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舊文】佐薰;神戀

  【類型】:自創

  【背景】:自創

  【時代】:架空

  【配對】:應佐玿 X 遠木薰


------

  『是時候了……』張開眼,一雙淺紫色的眼眸只有淡然的情緒,站起身,她一身白紗曳然落地。

  連身的白紗在白色大理石地上輕滑,沒有一絲突兀,她信步走出屬於自己的那間祈禱室。

  來到外殿堂,有許多城民聚集在薩尼那司聖殿,似乎是等著讓祭司、神官排解事端,她沒多看一眼人潮,也沒理會從人們身上而來的注目禮,只是往城外的洛布卡森林走。

  曳地的白紗沒帶走一絲草地上的塵土,一頭深紫色的髮被風緩緩吹拂,最後她白皙的右手與透進森林的日光一同,敲上了木屋上的門扉。

  木屋裡的人沒有多加招呼,直接讓木門打開,門外的遠木薰也習以為常地走進屋內,「襄長老。」

  她淡然的嗓音與屋內坐著的身影示意,拿著羽毛筆書寫的襄開了口,「妳來啦~」

  身為客人的遠木薰,從懷裡拿出一疊紙箋,放下筆的襄看著那疊『會議記議』,她很難不嘆口氣…

  「真搞不懂神殿裡的他們,一直開會到底有什麼意思?」根本就害人不淺嘛!

  雖然也不是很理解眾長老的行為,可是身為二級祭司,遠木薰選擇緘默,「那我開始宣讀了。」

  明明,長老是薩尼那司聖殿裡職位最高的一階,理應也該待在聖殿裡終老,可是就有這一個『例外』,老愛往洛布卡森林裡跑,現在甚至是賴在這裡不肯走了。

  而聖殿裡的其他長老也無可奈何襄長老拗起來的脾氣,只能任著她,而聖殿的事宜他們也就極少經手,而由遠木薰在固定的時間通報。

  收起了念妥的紙箋,她實在不知道襄有沒有認真地聽自己說話,只是又如何呢,聽不聽其實並不那麼重要…

  「就這樣,」將紙箋收回懷裡,遠木薰亦不想多留,「那我…」

  她未竟的話停在襄長老的動作,她拿起桌上安放已久的茶壺,倒出的茶卻仍冒著煙,「坐一下,喝杯茶吧!知道妳要來,我才煮了水。」

  遠木薰還在思考去留之際,襄長老又開了口,「妳最近有幫自己占過卜嗎?」

  占卜,是聖殿裡的大家都會的事,只是看精不精準而已,以能力來說,除了長老們,最強的就算是遠木薰了…

  「襄長老應該也知道,我們不能替自已卜卦。」那,是占卜師的大忌,除非是不小心看見自已的結果,絕不能是刻意的安排。

  襄定定地看著遠木薰,爾後輕聲,「今年的坡莫斯節,別只是待在聖殿裡。」

  對於襄長老突然而來的建議,她有些不解,不過還是放在心裡,「我知道了。那…我還是先走了。」她點頭致意後,便如來時,輕輕地走去…

  在遠木薰離開後,襄逕自拿起了茶杯,「就知道她不留下來共飲了。」



  『坡莫斯節呀…』回到聖殿裡,遠木薰想著的還是襄長老的那句話,本來她是不想參與這次活動的…『要改變嗎?』她問著自己。

  就在這時,一名二級神官走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一疊記錄,「這次的坡莫斯節妳要留守聖殿嗎?」

  「嗯。」她一如往常地答應,但在想到襄長老的話後,補充,「兩天。」這樣應該夠了吧。

  他翻了翻前後的記錄後,向遠木薰確定,「那第一、二天,好嗎?」

  對於時間,她沒有什麼意見,在點了頭後,那名二級神官才走開,問其他人的意願。

  『這五天假日要做什麼呢?』她還是沒有答案。

  坡莫斯節是克瑪拉雅城最大的節日有許多習俗以及慶祝活動,而重頭戲莫過於第一天的撞鐘和最後一天的祈福。

  撞鐘的這天,城民會帶著自製的燈籠、火把齊聚薩尼那司聖殿,待到午夜,聖殿的大鐘就會被明年將滿二十歲的年輕人合力敲十二響,代表災厄遠去、幸福到來。

  其中的五天,則有著各種小型的慶祝,大多是由城裡的市集攤販組成的委員會,策劃一些活動,吸引城民以及遊客的。當然也會到親朋好友家串門子或是至聯合墓地祭組!

  最後一天,則是有長老們在卡拉札廣場為大家舉行祈福儀式,並以美麗的煙火作為節慶的結束。



  第一天留守在聖殿裡的人極少,相對於聖殿前空地的熱鬧,遠木薰處於未被火把點亮的地方更顯幽靜。

  加上聖殿裡被長老們設下的安全結界,不只是能抵禦法術的攻擊,就隔音來說,也有不錯的功效,不過那是指聖殿外。

  遠木薰突然聽到的重物撞擊聲,很明顯是發生在聖殿裡,她往廣場望去,大家還在跳團圓舞,時間點不對,所以也不可能是敲鐘的聲音…她決定不再猜測,往聲音的起源處尋找…

  最後,她在聖殿的後面發現了一個倒下的身影,受著明顯外傷、倒地不起的身影,她將醫療部的單架召喚過來,在搬他上去的同時,還發現他的穿著及配護,很明顯地就是一個『榮譽劍士』。

  榮譽劍士,在克瑪拉雅城是一個難得的職務,只有極為少數的劍士能夠得到這份榮耀,那是只有首席大長老,才能頒布、策封的名諱。通常是有什麼大功的人,才能得到這項殊榮的,那麼他究竟是為何受傷的?

  幫他把頭盔取掉方便躺在擔架上,她才發現其下的面貌是多麼不凡,墨藍的髮絲、白皙的膚色、緊閉的雙眸、薄可是偏蒼白的唇。

  如果恢復了精神,這應該會是很能吸引別人目光的容貌,噙著嘴著一抹淺笑,遠木薰開始她祭司的工作,救人。

  而他終究不是什麼平常人物,在遠木薰一整晚的照料後,他的狀況已趨穩定,撫了撫在自己幫助下已不復存在的傷口,「下次小心一點。」她輕喃,他不會聽見。

  在鐘響十二聲的那刻,她有為他祈禱,希望他這個榮譽劍士,能夠光耀克瑪拉雅城,也能夠為了克瑪拉雅城保全他自己。

  這樣應該就夠了吧?

  她知道他就快起來,憑著她的技術,還有他的傲骨,他不會有事。

  這樣就夠了!

  她起身離開醫療部,開始她留守神殿的第二天…



  第二天晚上,她沒有上街,因為她喜歡把自己置身在『熱鬧』之外,她喜歡享受一個人的沉靜,所以親自下廚做了頓簡單的晚餐。

  飯後,她翻了翻自己喜愛的典籍,已經很久沒有這種輕鬆的感覺!在她決定要成為一名祭司後。

  或許她總是把太多的壓力壓在自己身上…又或許這是個性使然…

  躺在床上,在意識渙散之前,她想明天或許可以走上街頭,雖然她沒有什麼親戚可拜訪,可是她想看看大家,在節慶氣氛下,快樂的表情。

  日近中午,遠木薰在打掃過之後才出門,走上街,她看到大家人手一張工讀生發的傳單,而且熱烈地討論著。

  當她走過發送員的旁邊,而他一臉笑意地遞給她時,她搖了搖頭。

  在市集晃了幾圈後,她選了一個位置坐下,『吃完午餐就差不多該回去了…』反正她不是很喜歡熱鬧。

  倒是送餐來的媽媽很意外地看著她,「妳…是二級祭司,遠木薰對不對?」

  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認出來?她還是禮貌地點著頭,「妳好。」對著這張不熟悉的臉,她還是不覺得她們曾經見過…

  「妳真的很漂亮欸!」把餐點放下,那個媽媽開心地說道~

  這個深紫色長髮、擁有白皙無暇的肌膚、淡紫色水汪汪大眼、還有著成熟又冷淡的氣質的祭司,照片就已經很漂亮了,沒想到本人更漂亮。「這餐哦,就我請妳啦!妳要加油哦~」

  吃著莫名得來的午餐,籽薰其實相當疑惑,『這樣讓那個媽媽吃虧,好嗎?』



  再度出門,已經是第四個夜晚,本來不想出門的她,卻被卡拉札廣場上的人聲,拉了出來,那讓她靜不了心!或許這就是委員會策劃的活動吧!

  思及此,籽薰決定走出來參與這個活動。

  廣場上架著一個簡易的舞台,在兩台轎子間站著一個拿著麥克風的男子,「大家都投好票了嗎?」他指了指兩旁收集了一堆紙張的透明盒子。

  「那在開票之前,再次提醒大家!這次比賽所票選的『克瑪拉雅先生』和『克瑪拉雅小姐』在確定勝選會,可以乘上魔法控制的『華麗飄浮轎』遊行克瑪拉雅城一周。現在正式開票~」在主持人說完之後,便開始以魔法計票。

  在主持人啦咧的同時,票已經開好,而且結果已經送到主持人的手中…

  『乘轎啊……怎麼覺得好熟悉,好像之前曾經有過相似的經歷……』在遠木薰思考之際,主持人已介紹到最後,「現在只剩第一名囉!我們一起提示、一起宣布、一起請他們搭上我們的轎子。還是一樣,女士優先,我敢說神殿要出頭囉~她可是一位祭司哦~男生的部份,是個劍士,卻不是個一般的劍士,大家說是誰呀?」

  這次台下的聲音更清楚了,主持人也順應大家所喊,「請二級祭司遠木薰、榮譽劍士應佐玿,上台!」

  本來只是湊熱鬧的遠木薰,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就這麼受了獎,只是榮譽劍士……乍聽這個職務,她腦海突然閃過了一個藍髮的身影。

  另外一端的應佐玿也同樣意外,他什麼時候報名過這次的選秀了?只是是她欸…

  直到轎子駛離了廣場,遠木薰還是一副莫名其妙,雖然確定了身邊的他,真的是她救過的他,看來…沒事了。

  應佐玿本來強迫自己看風景,卻忍不住看向身邊的轎子,「妳還記得嗎…」甚至開口…

  聽到他的聲音,遠木薰回頭,完全不知道他會說什麼,他應該不知道是自己救了她吧…

  「在妳小時候,隔壁住了一個小男孩,從小,他就是一個人孤零零地長大,除了當上第一劍士外沒有別的目標,大家都笑他太狂妄,只有妳相信,只有妳會在他練習受傷的時候,替他塗抹藥膏。」

  她想起來了!小時候總是有個人與自己在一起,雖然兩個人都不愛講話,可是這讓她捨棄了自己的天份選擇當個祭司…

  「小時候,朋友們也曾經玩過這個遊戲,用竹編的小轎子,抬著最高票的兩個人辛苦遊行,那時候就是妳和他佔著這個位子。他為了成為劍士到城外修練,闖出名堂後回來就找不到妳了,在他能成為榮譽劍士的那一場戰役中,他受了嚴重的傷,那時候又是妳救他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妳過得很好。」

  聽到這裡,遠木薰回過了頭,與應佐玿的眼神交會…「那個男孩……是你吧?」


  遠處,襄喝著茶…「她總算想起來了,這種一成不變的生活,果然害人不淺呢…」

  她輕笑,雖然不提示遠木薰,他們仍舊有相見的一天,只是早一點遇到的他們,會比較幸福…





【文末雜念】 舊文略修後重發,這個故事是以後連載文的原有文章,背景大致上是對的,可是在連載文中還是會有所變動,太久沒寫文章了,實在是有夠累.....雖然這只是修文orz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