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短篇】靈感作。Rock & Roll


  【類型】:自創

  【背景】:自創

  【時代】:現代

  【配對】:無(?!)


------

  她討厭搖滾樂。

  尤其是那種震耳欲聾,心跳都要隨之舞動的感覺。

  但她櫃上卻有幾張樂團專輯,從美國大團、日本視覺系到台灣耳熟能詳的。

  相機裡也有幾個主唱嘶吼的錄影片段。

  但,她真的討厭搖滾樂。

  此刻,她蹲在屋簷下,跑著雙腿,想著。

  「嗨,妳沒事吧?」眼前一個身影擋去了路燈的橘光。

  她抬頭,無法估算眼前的人究竟多高。

  「妳不舒服嗎?」

  他關心地蹲下身,她才看清了他本來因反光而暗糊的臉孔,還是認不出他。

  她搖搖頭。

  「我不是壞人,」說著,他彷彿發現自己此地無銀三百兩,「我是xx大學的學生。」

  「xx大學……」她順應著他的話,覆誦。

  「妳跟我同校吧?」這次,他的話似乎多帶了一點肯定。

  她點頭。

  「我就覺得我好像在學校看過妳,」他輕笑,語氣中帶著如釋重負,「妳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這次,她終於正面回答。

  「那就快回家吧,晚上這邊有點危險哦。」說著他站起身,然後一手伸向她,「要我送妳回家嗎?」

  「不用了,謝謝。」她自己站了起來,右轉而去。



  隔了幾天她才發現,原來他們同屆同系。

  兩班的課程不同,她又不擅長記人,縱使他有將近200公分的身高,她依舊沒留下印象。

  然後她發現,他們有一堂系上共同課,也選了同一班的必修國文。

  那堂課後,他走向她的座位,「妳看起來好多了。」

  那刻,她抬起頭,驚訝地看著他。



  後來,他們漸漸熟了起來。

  不會特別相約,可是在走廊相遇時,不會只打聲招呼就各自走開。

  在校園同路時,也會隔著一段不遠的距離,話題不斷。

  看起來,也許就只是兩個再普通不過的朋友。

  但是,他卻是她唯一能如此相聊的異性朋友。

  之後她才想起來,那邊是著名的夜店街,她是因為茫失方向一路走著,累了才停在那裡,那麼他呢?

  「你今天沒去上課。」她只是陳述事實,並非指責。

  「昨天去夜唱,實在起不來。」就連現在,他還是哈欠連連。

  大學生最愛夜唱、夜衝、看日出,但那些她都沒有參與過。

  「今天的講義跟上次的作文。」她從包包裡拿出來摺疊整齊的紙張,「下次上課前要念完。」

  「謝啦。」他收下。

  她沒說的是,當她代收那份作業時,同學們的奇怪反應,她想,他只會笑笑而過,沒有反應。

  只是班上卻沒什麼人知道,在系上與社團都活躍的他,竟會與處事低調孤僻的她,有所交集。

  「對了,妳下禮拜三有空嗎?」

  她愣了下,他們從來就沒有特意約過對方,「怎麼了嗎?」

  「熱音社成果展呀,我第一次上台表演哦。」

  「……熱音社?」

  大學生瘋社團的人依舊很多,她只是沒想過他居然……

  「嗯,有很多組表演哦,」他善盡介紹之責。

  「對不起,我討厭搖滾樂。」說完,她幾乎是快速地奔跑離開。




  從那之後,他有一陣子沒見過她了。

  不同教室的課,他沒在系館裡見到她,相同教室的課,她也坐得遙遠,然後詢問老師或火速離開。

  他完全不知道她怎麼了。

  他只知道成果展後,屆近期末考,忙社團的他平時沒空念書,現在也靜不下心念書。

  必須做些什麼才行。



  揀了個期末考,他快速地寫完考卷,在教室外等著。

  跟陸續交卷的同學打過招呼後,他終於等到她的出現。

  看著她驚嚇的眼色,他依舊移步向她,「妳都考完了嗎?」

  縱使訝異,她還是點了點頭。

  「那妳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這陣子都躲著我了吧?」

  她倒吸了一口氣,然後心虛地移開目光。

  怕影響考區裡的學生,他拉了她往角落而去,但心中情緒卻未平復,「妳至少要告訴我是那裡做錯了吧?」

  他真的討厭這樣不明不白的景況。

  「沒有。」她依舊不願正眼看他,只是淡淡回答。

  他輕嘆口氣,實在不知道還能怎麼勸說,「有些話妳不說,別人是永遠不會懂的。」

  也許是這句話說動了她,她終於正眼向他,問,「你為什麼會喜歡搖滾?」

  這句話問來突然,也恰好觸碰到他一個心結,但自己都這麼勸她了,似乎也沒什麼好隱瞞,「我曾經很愛體育。」

  將近200公分的身高,籃球隊、排球隊都曾經網羅過他,但那時他選擇了跳遠,高中之前他幾乎傾盡所有心力練習,「但從我腳傷之後,就算復建也沒有辦法再練習了,然後我遇上搖滾樂。」

  那時候的他一度什麼都不想做,直到偶然聽到了首歌,他決定投注心力在打鼓上,運動需要和諧性打鼓也是,考上大學後,他就開始在外上課、加入社團。「練鼓的時候,我只聽得到自己和我們樂團的聲音,其他什麼都不必想。」

  說著,他彎下身直視著他,「跌倒了不爬起來,那妳還是只能在地上。」

  他不知道是什麼困囿著她,他只希望她能走出那道胡同。



  放寒假了,住在不同縣市的他們,當然沒有聯絡。

  他意外的是,開學後的第一次相見居然會是在熱音社辦。

  她走了進來,走向他們樂團,卻在他們主唱面前停下。

  主唱跟了她走了出去,他們的團練也被迫暫停,他壓抑住偷聽的心情卻怎麼也無法專注於團員的笑鬧話語。

  在主唱回來之後,他藉口廁所,連忙出去找她。

  一出走廊,他就在轉角處看見她,「妳認識我們主唱?」

  「之前高中的時候,我曾經暗戀過他三年,」她說得坦白,他卻聽得詫異,「入學的時候我來過熱音社的期初社大,那是我最接近他的一次。可是他入學後早就交了女朋友,知道之後我有點打擊,才會蹲在路邊,認識你。」

  「所以妳現在還……」他小心翼翼地問,後面三個字卻又問不出口。

  她卻聽明白地搖了搖頭,「我只是想為自己做過一次努力,有些話不說別人是永遠不會懂的,對吧?」語畢,她輕輕笑著,抬頭看向他。

  「所以妳才會在我邀妳來看成果展以後,躲著我囉?」根據她今日所說,他推論。

  「嗯。」她有些害羞地點了點頭。

  那時候的她不敢觸碰任何關於主唱、關於搖滾的任何事情。

  「那如果我再邀妳一次,妳還願意來嗎?」

  「咦?」她先是一愣,然後怯怯地闆,「我還可以來嗎?」

  他笑了,「當然可以呀!」



  其實搖滾不像她想的那樣,只是嘶吼、只是重金屬,也有屬於他們的情歌。

  如同愛情。





【文末雜念】很懶惰地連名字都懶得取了(掩面)又是一場夢,夢裡有200cm、跳遠、也是鼓手,不過男女主角是在一起的,不過因為前男友也在熱音社裡,女主角有點想要分手,卻又決定還是照談戀愛在說,總的而言,女主角個性其實被改變了許多。很久沒發文了,慶幸這是個週末作的夢,不然我也沒空打出來了XP 一如往常的淡淡風,改天我作個甜夢,也許就能影響我的文風了XDDDD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