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四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他曾經聽說過,六年前癒長老曾經破例收了一位徒弟,當時她很受矚目,許多人都去偷看她的修練情況,想知道她有何過人之處。

  後來長老們怕影響到她,讓她先在長老才能進入的區域內修練,等到風波過後才讓她回到屬於祭司的寢室,從此她成為除了三級外唯一獨居的殿員。

  但那時的他忙於修練,並沒有跟上那波流行,對於『癒的徒弟』只有耳聞。這次任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

  她一頭深紫的長髮襯著白皙的肌膚顯得格外迷人,淡紫色的眼睛透露出『冷淡』的眸光,彷彿什麼事都影響不了她。

  從被薩長老帶去認識她那刻起,只有在提到她師父:襄的時候,她眼底才出現情緒波動。

  此刻,她換上祭師的外出服,長袍不再曳地,不規則的絲布隨著風,更增添了飄逸的美感。

  纖細的手腕繫著條串鍊,雖然他看不出那蘊含什麼功效,但感覺與稍早祀長老所交給她的東西相當類似。

  她很美。

  雖然他與殿內的祭司、神官沒什麼交集,戰士中男性又佔了多數,他最常相處的女人除了武就是衛,實在沒什麼可以比較的對象,但他依舊這麼認為。

  但她越美,應佐玿就越害怕,她的美麗與柔弱,讓自己必須真的把他當作一個女人看待,不能像對待其他女戰士一樣,他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該如何跟生命中少數的女性相處,更沒有與祭司共同出任務的經驗,所以他選擇『當作不存在』。

  「等一下不論發生什麼,妳只需要顧好妳自己,在我的戰鬥過程中,不需要進行任何治療,妳保留實力到進入瓦越族的領地。」

  他與她交代任務分工,她點了點頭,沒多說話。

  他們兩個都不是擅於交際的人,剩下的路程皆是沉默……



  離開主道後,他們往洛布卡森林而去,沿途除了趕跑幾隻來攻擊他們的魔獸之外,並沒有遭遇什麼困難。

  因為沒有對談,他們前進的速度極快,連趕了兩天的路後,他發現雖然她沒有拖慢自己的速度,但臉上已出現不適的神態。

  正想著要在此紮營之際,應佐玿看到有另一隊橫越森林的隊伍,不論對方是誰,為了避免這場提早的硬戰,他下意識將遠木薰拉往樹後,藉由樹影掩敝兩人的行蹤。

  「那個方向是……」應佐玿低喃,猜測著那一行人的目的。

  「他們看起來似乎不是瓦越族民。」在知道這次任務之後,遠木薰除了準備必需品外,也研讀了關於瓦越族的典籍。

  雖然瓦越族民並沒有明顯的外表特徵或者特定的穿著,但在合理的狀況下,絕對沒有人會穿著一身黑又神經緊張的在自己村落附近徘徊。

  那群人的行事特徵,反而讓她想到了另外一群人,「我懷疑他們是暗術師。」

  暗術師,分居於此大陸中,而其中一支即居於洛布卡森林,他們是一群有著戰鬥與醫療能力,心卻朝向反派的人。

  暗術師與瓦越族同為無神論者,但他們更為激進,他們想盡辦法增加自己的實力並攻擊各個神殿,希望擴展無神信仰。

  雖然各神殿皆視暗術師為敵,但名為正派的他們卻不能沒有名目的興兵,暗術師們也趁勢更加坐大。

  如果他們真是暗術師的話,必定是在籌策著什麼吧,「要跟上去嗎?」也許能夠阻止他們。

  但遠木薰搖了搖首,一來他們這次的任務與暗術師沒有關係,二來他們只有兩個人也無法有何實際作為。

  對於暗術師,他們其實了解得不深,就連她也只是從襄房裡的典籍才能夠勉強猜出他們的身份,在不清楚對方的實力的狀況下,這樣實在太冒險。

  既然如此,他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吧,「那我們就在這裡紮營吧!」

  「不,我覺得這裡距……」遠木薰正想勸應佐玿稍微撤遠一些再休息時,有一隻著火的箭羽射了過來。

  應佐玿快速地抽出佩劍,將火箭打到左側的樹叢中,迎面再來三隻箭時,遠木薰已經即時架起了防護結界,本來只能勉強護住兩人的結界因為戒指的加成,讓應佐玿還有足夠的伸展空間。

  三隻箭在撞上了結界後,應聲落地,但箭尖上的火焰卻在結界上的延燒,別人也許會覺得在空中漫燒的火海很怪異,但施術者遠木薰相當明白,這道火焰不單純。

  她在結界被燒毀之前,以右指在左掌上畫著陣形,加強結界的威力,「我想他們就是瓦越族。」

  祭司的防護結界能抵擋絕大多數的攻擊,但對於他們並不熟悉的魔法卻沒有抵禦能力,因此那道火焰應該是瓦越族的魔法。

  也看出她的結界不如以往管用的應佐玿,把遠木薰拉到旁邊,「那就交給我吧。」只有兩個人,應該不難應付。

  她的確不擅長戰鬥,待在這裡可能只會干擾到他,「嗯。」在首肯的同時,她在他身上加上了輔助神術:增加防禦的聖光護體、增加速度的神翼術以及增加攻擊力的神聖祝福。

  對方發現他們能夠格擋物理攻擊後,使出火箭術由空擊下,這次連箭羽都是魔法因子,絕對能破除他們的結界。

  應佐玿看出了他們的計量,揚劍將凌空的箭枝全部掃除,還很細心地全部揮至遠木薰的反方向。

  「我們是薩尼那斯神殿派來的使者……」應佐玿還想著要理性溝通,卻被一道沖至眼前的水柱打斷,他側身閃過,看來只能先動手在再說,他憑著神翼術而來的速度,閃到對方的身後……

  魔法族群的確不習慣近身戰,遠木薰邊讚賞應佐玿的戰略,邊想著有什麼神術能夠干擾對方之時,兩聲哀叫讓她將注意力又放回戰場。

  應佐玿已經打趴了那兩人,「我們是代表薩尼那斯神殿來的,可以帶我們去見你們的首領嗎?」

  「不可能。」地上二人把頭撇向一邊,無法忍受這樣的屈辱。

  遠木薰從藏身的地方走來,「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跟你們瓦越族一起維護洛布卡森林的和平。」說著,她蹲下身伸出右手,想要幫助兩人治療由應佐玿造成的傷口。

  但她的治療術還沒發出來,不遠處卻傳來一陣轟隆聲,搖晃之中,泥地甚至從他們站立的地方開始裂開。

  遠木薰連忙起身迴避,同時,應佐玿已經一手一個的救走了兩位傷民,「發生什麼事了?」他們對看一眼,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是一道冷冽的嗓音……「你們來這裡幹嘛?」





【文末雜念】除了兩位主角之外又出現了一個新角色囉!雖然目前戲份只有一句話(欠揍)在一堆靈感作之後,Glory終於回歸,啊其實這篇很久之前就寫好了(小聲)只是慣性暗藏個兩篇在口袋裡,在後面難產的狀況下,這集就很晚才跟大家見面.....希望大家還沒忘記它XDD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