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五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少首領。」倒臥在地上的兩人恭敬地對著那道嗓音的主人說。

  他微抬下巴,無視兩位族民的傷勢,看著眼前陌生的兩道身影。

  他一頭豔紅色的短髮襯著白膚更加顯眼,灰綠色的眼眸寫著一絲冷意,一身大地色系的服裝,方便戰鬥又不失他身份的尊貴。

  他,是瓦越族現任首領之子,凜愛侓。

  應佐玿與遠木薰對看了一眼,沒想到他們尋找的人居然自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如果與他順利溝通的話,應該就可以免去入城時的那一場硬戰。

  思及此,應佐玿再次介紹,「我們是薩尼那斯神殿派來的使者,希望能與你們……」

  但他話還末說完就被截斷,「我不在乎你們是誰。」凜愛侓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但我要你們知道,擅入瓦越族的領地,就別想活著回去。」

  應佐玿見狀右手迅速抽出利劍,左手護著遠木薰的方向,「妳先避去旁邊。」

  「嗯。」確認過應佐玿身上的神術都還維持著功效,她應允並扶走那兩位瓦越族民。

  跟在凜愛侓身邊的人也看出應佐玿想要公平競爭而退開兩步,將戰場留給劍拔弩張的兩人。

  「薩尼那斯神殿是來向瓦越族釋出善意的。」在正式動手前,應佐玿還試圖想要口頭勸說,他感覺得出來,眼前的人並不像剛剛那兩個能夠輕易打發。

  「我不想聽。」瓦越族血液中的高傲族性,使他果斷地拒絕,另一份好戰性也催促著自己與眼前實力深不可側的人一較高下。

  話才說完,凜愛侓以左拳擊向泥地,隆起的土丘便往應佐玿的方向而去。

  看來,凜愛侓是一個擅用土系的魔法師。

  應佐玿舉起配劍,高高地劈下,也一道劍氣直直地往凜愛侓而去,他動也沒動,就有一道砂霧組合的牆擋在凜愛侓面前,抵去了劍氣。

  凜愛侓搖了搖頭,「如果你只有這樣的實力,那我可要失望了。」

  「我才怕我會失望呢。」升上三級戰士後,應佐玿已經很久沒遇到像樣的比試對手了,他的嘴角亦揚了起來。

  魔法師不擅長近距離戰鬥,這點應佐玿和凜愛侓都知道。

  所以應佐玿想盡辦法要逼近對方,而凜愛侓以各項法術把他越擋越遠。

  又跳過一個土坡,應佐玿又加了一成功力劈出另一道劍氣,落地時,他險些跳進凜愛侓施法弄出的流砂,他把劍刺向未遭波及的草地,借力使力地跳上旁邊的大石上。

  他差點就中了埋伏,不能再這樣被壓著打,他旋劍與氣流互動,使出一道混合劍氣與強烈風速的旋流,朝他擊去。

  這回,砂霧沒能擋下,被這道劍氣給擊潰,但凜愛侓已即時跳離旋流的攻擊範圍內,將一切損傷留給身後的樹林。

  應佐玿本就沒想過此擊會傷到凜愛侓,他只是不想見他如此安逸,在看出他欲閃躲的方向後,他以遠木薰所加持的神術,快速衝向凜愛侓的身後!

  他持劍指向他的心窩,點到即止的收了勢,同時他的身後另有砂作的大掌已做出捉拿之勢……

  瞬間,他們都停了動作。

  應佐玿沒有辦法再突進手中之劍,迫他撤去法術。

  凜愛侓沒有辦法再控制砂製巨掌,使他骨幹盡碎。

  那刻,凜愛侓似乎還感受到一股寒意。

  須臾,他們又恢復了動作,但缺乏力量支撐的利劍與法力支援的巨掌,同時垂下、化塵。

  「有人來了。」遠木薰在旁,輕聲提醒仍面面相覷的眾人。

  只有應佐玿發現,她額上似乎沁上一層薄汗,剛剛使出防護陣與神術時,都未見她如此失態。

  急促的腳步聲隨後響起,兩人停在凜愛侓身後不遠處,「少首領。」

  知道身後的人必有急事找自己,凜愛侓移開在應佐玿身上的視線,轉過身詢問,「什麼事?」

  「暗術師來犯,在後城,已動員極力抵抗。」

  就知道他們這陣子的安份是不懷好意,凜愛侓下令,「趕過去。」

  走了兩步後,又回頭看向應佐玿,「我們日後再戰。」眼神中還處處寫滿對於方才戰況的懷疑。

  在應佐玿點頭應允後,他才又加速前進。

  「少首領,那我們?」兩位負傷的族民,在他們兩人打鬥的期間已經被遠木薰治療完成。

  凜愛侓頭也不回地盡量前進,見他如此,一直跟著他身邊的那人才開口,「把這裡恢復原狀。」

  洛布卡森林是他們的家,即使每次修練或戰鬥都會有所受損,但他們還是盡力地維護這個地方。

  「是。」他們無奈地應允。

  瓦越族重視力量與血統,所有戰敗的人,都不再被賦與重責,他們也只能認命地收拾殘局。

  見現場只剩兩人,遠木薰問,「要跟上去嗎?」

  應佐玿雖是點頭,但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件更好奇的事,「妳知道剛發生了什麼事吧!」

  「是空間陣。」薩尼那斯神殿仍在開發中的陣型,要不是師父喜歡協助祀開發新陣型,她也不會意外習得。

  「這陣型能凍結時間?」他不免訝異,他從未想過祭司居然可以操弄時間。

  她搖了搖頭,「只能稍微控制,且要不是有戒指與水魔法石,我也做不到。」多虧這兩樣強大的道具,不然她也無法在這樣危急時刻,即時阻止。

  「妳很厲害。」雖然她語氣謙虛,應佐玿還是如此認為,身為癒長老的徒弟卻能如此精通祀長老的專才,她的實力不在話下。

  雖然這次任務尚未結束,但他已發現自己不僅是不了解瓦越族,甚至連神殿中的祭司、神官也多是誤解。

  這就是薩長老派自己出任務,並且派她同行的原因嗎?

  這一刻,應佐玿看見了自己的渺小。





【文末雜念】距離上一篇文章又是好久的時間,這段日子忙著搬宿舍&物品歸位,實在是超疲憊,而且還不小心飆了兩萬多字要到月底才能貼出來的小說,請大家屆時靜待佳音:)寫到第五集,終於寫到了重點,也終於有了打鬥戲,總覺得我一直在無限制地加強祭司的能力,我承認我最愛她(掩面)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