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六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當應佐玿與遠木薰繞過森林來到瓦越後城時,現場一片狼藉,明顯是戰鬥過後的景況。

  一名看似守衛長的人站在凜愛侓面前,低垂著頭,「是我們失職,誤信返城的族民,不知他們竟刻意引來暗術師……」

  他似乎還有意接續,但凜愛侓舉手止住,雖然看得出他經歷了場戰役,但不至狼狽,「組織隊伍救回族民,其餘的回來再議。」

  語畢,瓦越族民便動員了起來,分配著留守及進攻的人力。

  應佐玿與遠木薰交換了一個眼神,看來暗術師的入侵擄走了瓦越族民。

  雖然瓦越族蹺勇善戰,但暗術師實力也不弱,如此貿進暗術師的聚落還是太過危險了。

  他們此次任務雖然只是為與瓦越族簽訂共同防禦條約,但本意即為保護瓦越族民不受各國各城侵擾,如果暗術師當真明白了瓦越族的魔法秘密,那麼不僅瓦越族可能慘遭滅族,各國也不會安寧。

  且就算除去了任務不看,他們也不樂見,所以在此種狀況下,他們都認為有必要貢獻己力。

  思及此,應佐玿走向了凜愛侓,但只是兩步就被叫了住,「你們為何又擅闖此地?」

  「我們此次前來便是代薩尼那斯神殿相談合作事宜,希望共組隊伍。」應佐玿不失氣度地說著。

  但凜愛侓依舊不領情,「瓦越族事不需外人插手。」

  「但方才的戰事已讓瓦越族元氣大傷,至少應先行治療。」遠木薰以專業的眼光勸服。

  「最後一次,不必。」凜愛侓說畢便轉身離去。

  雖然凜愛侓這麼說,他們還是放心不下,只能繼續藏蹤尾隨了。



  當應佐玿和遠木薰保持距離迂迴地到達暗術師的領地時,城牆已被瓦越族民召來的大石打毀。

  瓦越族民在凜愛侓的帶領之下,與暗術師陷入一片混戰。

  這是他們二人第一次與暗術師接觸,也發現這裡的暗術師真如傳聞所說,分居於數塊領地,與眾信仰抗衡。

  瓦越族與暗術師的人數與實力都還算相當。

  「應該暫時還不需要我們出手。」看著眼前的狀況,應佐玿評估著。

  「那我們便趁隙救人吧!」此行瓦越族的首要目的是救回族民,同時一報暗術師潛入他們家園的仇恨。

  但以他二人的立場,實在不想擴大戰端,如果先行救回人質,瓦越族應該較有可能撤退,那也才是他們樂見的。

  「嗯,我們走吧!」有了共識的兩人先攀上了樹,打算先找出藏匿的地點。

  聚落中少有在路上晃盪之人,暗術師們不是躲在家中便是參與戰鬥,除了三支在出入口巡邏的隊伍外,僅餘一塔尚有人員佇留。

  「應該就是那裡了。」他們絕大人力都跟瓦越族纏鬥著,應該無暇使調虎離山之類的伎倆。

  估量著巡邏隊伍的行進與速率,他們快速地討論出一條最可行的路徑,幾個跳躍翻過城郭後,他們在屋宇間繞著。

  終至高塔之前,應佐玿將遠木薰拉到看守者的視線死角處,「妳有什麼適合的陣型嗎?」如果可以,他想避免正面衝突。

  遠木薰剎是意外地回望著他,這似乎是這趟任務中,他第一次開口要自己做些什麼,而不像前幾日,只是把她當作個可有可無的角色。

  「我可以迷昏他們。」治療型的祭司,為了自保,除了藥亦擅毒,或者該說藥本就是毒的一種。

  在應佐玿吞下藥丸後,他發現眼前的空氣開始變得混濁,在遠木薰的周身好像外散了些成霧的粉末。

  「盡量別開口。」當遠木薰提醒之時,那層霧也已經讓察覺不對勁的看守者們倒下,等待藥性完全發作後,他們才踏入塔中。

  塔裡是一座樓梯,一方向上一方向下,「要分開找嗎?」現在他們需要爭取時間。

  但應佐玿搖了搖頭,「先向下吧。」

  「嗯。」遠木薰面目無改亦不多言地跟上。看來,是她想多了,他依舊把祭司當作一個無法自主的角色。

  才踏下樓梯,就有一把匕首朝他們射來。

  應佐玿連忙回身將遠木薰推離攻擊範圍,看來這座塔被盜賊埋過陷阱。

  「架防護陣通過這裡?」他們無法猜出對方的邏輯以及機關,於是遠木薰提出一個最安全的建議。

  「撞到防護陣的暗器可能會誤傷到人質。」原軌道的暗器應該會避開人質,但反射過後的卻難防。

  應佐玿邊說邊以指節輕敲牆面,「直接毀掉那些暗器吧!」牆上一定有個放置機關的暗層,只是要控制力道,不能波及外牆、引人注目。

  「如果牆上也設有機關呢?」貿然一轟,不知道會引來什麼結果。

  兩人對看了一眼,既然想不到好辦法就只能耗時間慢慢實驗了,應佐玿撬下石塔牆上的一塊石頭,稍稍使力將它捏作數小塊,後一一擲向各處。

  他們觸發了幾處機關,並交叉比對了軌跡,對照出相對安全的地方,也就是人質可能被安置之處。

  測試過後,遠木薰架起防護陣,兩人一起往推估的向向而去,途中任何可能反射至人質處的暗器則由應佐玿打下。

  就在他們即將離開這層樓時,突有一陣腳步聲從下而上傳來,看來是樓下的侍衛終於發現了這裡的動靜。

  兩人正想著要如何同時對付暗器跟敵人之時,暗器已然停下,應該是他們自己也怕被波及。

  這樣就簡單多了,應佐玿邊想著邊將遠木薰推到一旁,「幫我加神術吧!」

  「嗯。」神翼術、聖光護體、神聖祝福連下,大幅增強了他的攻擊及防禦,應佐玿出征。





【文末雜言】昨天不小心(?)一開了word就一口氣寫了兩集,所以今天就乖乖來貼文了,啦啦啦我現在有點詞窮,因為這段文章其實是學期還沒結束的時候就寫了,現在完全忘了我當初在想什麼orz 反正劇情終於越來越走向重點了~~大家就期待吧(根本詞都重覆X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