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七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在避開了陷阱並提前解決侍衛後,他們暢行無阻,再下了一層塔後,是一道孱弱的女音,「你們是誰?」

  望向聲音的來源,她們看到一個中年婦女全身僵直地躺在床上,旁有一男一女兩位孩童,儘管害怕微抖還是護在床前。 

  即使年幼也要護住親屬,如此全民皆兵的風格,符合瓦越族的特徵,「我們是薩尼那斯神殿派來的使者,前來救護瓦越人質。」

  「瓦越一族並無與克瑪拉雅城結盟的打算。」姑且不論此身份是真是假,她都不願接受。

  「瓦越族戰士現在已和暗術師在村口交戰,我們不希望兩軍損傷擴大,才自請前來。」應佐玿繼續解釋,「相信你們也聽見了打鬥聲,若我們真是暗術師大可不必如此勞師動眾。」

  中年婦女略思了下,全身動彈不得的她,也無法藉由他的眼神判斷,「既然瓦越族民已至,就不麻煩二位了。」

  聽出她聲音中的虛弱,遠木薰她拿下脖子上的項鍊,「這上頭刻著薩尼那斯神的徽記,也是我手上最能證明我身份的東西,」她遞給床前的女童,「請妳先替我保管。」

  轉過手的女孩好奇地翻看著,才在提醒下,放到婦人視線所及的地方。

  這作工的確不像臨時趕出來之物,但她對族外事務並不了解,無法妄信,再想出言趕走兩人時,遠木薰又走近了男童,「這是你防身的刀嗎?」

  一向高傲的他,在她的目光下,突湧上了股說不出的感覺,然後下意識點頭。

  她就著他的手扶著利刃到自己脖間。

  男童畏懼地抖了一下,但沒有傷到她。

  本來想放任她去作的應佐玿瞬間把手放至劍柄,警戒地觀望著。

  婦女雖因角度沒有看清兩人動作,但聽到女童倒抽了一口氣後,還是問出口,「妳想做什麼?」

  「我是薩尼那斯神殿的醫療祭司,可以讓我抵著這把刀,醫治妳嗎?」她猜想暗術師為了避免他們叛逃,一定重傷了婦女,只打算留下這兩童研究。

  婦女考慮了下,還是打算拒絕之時,女童已經央求出聲,「婆婆,妳就讓她治吧,我不想見婆婆因我們而死。」

  瞬間,她軟下心來,「若祭司真願救我,也是我一人欠下薩尼那斯神殿情份,與瓦越族無關。」

  若他們趁此打劫,她就是萬死難辭其咎。

  「這是當然。」遠木薰的語氣中總算透了一絲輕鬆,聽至此,應佐玿的的手又稍離遠了些。

  大略檢視過婦女後,遠木薰就幾個傷處醫治、包紮,但婦女還是未能移動。

  確認過她未被下毒,遠木薰再測了測婦女的呼吸、心跳與脈動,將手停在她的腕上,「我聽聞暗術師有人精通東方武術,看來並不假,我要試著用氣流疏通妳的氣血,如果有任何不適,請妳立刻告訴我。」

  扶起了婦女後,她示意應佐玿前來,「我的功力不足,需要請他幫忙。」解釋後,她讓應佐玿坐到婦女身後,並且指示了幾個動作。

  她只感到一絲暖意,後便逐漸可移動,在應佐玿收了勢後,婦女才回頭首次正視兩人,「多謝。」

  看到婆婆又能恢復行動,兩位孩童興奮了喊著「謝謝哥哥、姐姐」,只要婆婆痊癒,他們就能逃離這裡了!

  「不用放在心上。」醫療祭司本就該救助天下不分信仰,面對他們的道謝,遠木薰有些難為情。

  應佐玿則逕自調息運氣,沒打算解救她。

  婦女看著這番情景,決定稍卸心防,「請兩位帶路,讓我們與瓦越族戰士會合,結束此役。」

  於是,應佐玿領著兩位孩童在前,遠木薰殿於婦女之後,一行人終於離塔。



  忍了數層樓,終於在即將踏回草地那刻,婦女還是回頭開了口,「我可以問妳為何身上有這麼濃烈的水屬性嗎?」

  除了瓦越族民,她從未在外人身上看過此點。

  水屬性嗎?遠木薰略思了下,拿出懷中的水魔法石,「我想是因為這個,這是精煉師煉出來的魔法石,以補足其他人對於屬性的不足。」她想魔法民族一定不需要也不了解此物,才詳細地解釋。

  婦女正想借來觀察時,前方遭受了攻擊。

  塔外那些被遠木薰毒昏的侍衛尚未醒來,應是那三隊巡邏人馬發現了這邊的異狀後趕來。

  應佐玿把兩個小孩往遠木薰的方向推來,自己衝向前應戰。

  他身上的神術都還在,但卻比塔中戰鬥時吃力,看來不只是人數變多,方才的助療也削弱了他的體力。

  想使毒,卻又擔心應佐玿也遭受波及,她從未試過讓神術與毒藥互駁,就算能即時為她解毒,也怕再削弱他的基底,難以應付村口大戰。

  就在遠木薰想著能用什麼方式既幫助他退敵,又不會傷及身邊三人時,婦女開了口,「用魔法石吧!」

  魔法石?她看向正在手上閃耀的寶藍色。

  雖說稍早的結界,她曾使用成功,但祭司在使用魔法石時,總是不若戰士嵌上武器即可的方便,她其實很難掌握。

  看出她的難色,婦女又開了口,「就當作是我回報妳吧!」

  她按著婦女說的步驟,先想著與水屬性相關的物質,再想想現下她所能找到的水元素,將那些元素聚集於眼前的魔法石,然後再投射至目標的。 

  聽來很空泛,但在使用醫療術時,她也曾受過冥想訓練,不同的是這次是以石頭取代手為媒介。

  專心望著魔法石的她,未聞週遭突有幾聲異響,只發現石頭少去了大半,而除了及時跳逃至樹上的應佐玿外,侍衛皆被突現的巨冰纏在地上,且還有攀附而上之勢。

  是了,她剛所想的就是草地上的濕氣與空氣上的水氣,而未想到樹上。

  難得看見魔法施展的應佐玿跳下樹,下意識地看向三位瓦越族民,「這是怎麼回事?」

  他也發現那兩名幼童瞠目結舌的程度不下於自己,婦人的臉上震驚之情小於玩味之色,而遠木薰則比尋常呆了一些。

  半晌,她才回覆,「應該是因為魔法石吧。」





【卷末雜言】遠木薰我愛妳!!!!>/////<(趁亂告白)作者整個偏心偏超大,都不認真寫應佐玿這個想挑戰最強劍士&凜愛侓這個受族人期待的魔法師,就一直偏心在我最愛的女角上面XDDD我就是偏心的討厭鬼(欠揍)距離上次發文默默就一個禮拜了(驚)可見我這禮拜又多沒有產量呀orz麻煩大家久等了(雖然我懷疑有沒有人在發摟)orz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