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中篇】色誘 .回一 舞姬


  【類型】:自創

  【背景】:自創

  【時代】:架空古代

  【配對】:烏諒鳴 X 櫻 / 梁煜 X 櫻


------

  「妳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名字,大家都叫我丫丫。」

  「這裡櫻色開得極好,就喚妳櫻吧。」


  中原以麗江為界,分作兩國各治天下。

  麗江以南,是奈悟國,權勢掌於奈王手上;麗江以北,為宇垠國,政事由宇王所控。

  西方邊陲小國只能臣服於二,不敢妄為。

  但兩國間的平衡在新任宇王繼位時出現變化。

  宇王剛柔並濟整合了宇垠國眾臣,並且積極練兵,企圖心十足。

  反觀奈王荒淫無度,日夜沉浸於後宮佳麗,無心政事。

  人人都猜想著宇垠國在囤備足夠的糧草後,將揮兵南下,併了奈悟國。

  但西方小國為避免宇垠國一國作大並順勢滅去各國,都想方設法阻其發展。

  可又苦於宇王無隙可趁,他勤政愛民、身強體壯、不耽於玩樂,朝中最忌的黨爭也在冊立宇后後,兩派制衡。

  也許就是如此,使得宇王不敢得罪宇后,後宮僅一人,可他對她亦不疼寵,兩人相敬如賓,除了請安用膳並無其他。

  民間私傳此代宇王許有斷袖之癖,此也成為他繼位以來在萬民心中唯一的不完美。



  但他並不相信。

  美人多嬌,多少英雄為其心折。

  別說奈王後宮佳麗破百,連他這小國之主也獨擁三四十位有餘。

  他相信宇王也非柳下惠,只是受制於宇后之妒。

  現在國國都想與宇垠國攀上關係,如果他能奉上第一位寵姬,地位自然能有所抬升。

  站在宇王避暑的別苑外,在等候進貢的陣中,他這麼想著。

  「西晉王參見宇王。」他單膝落地,雙手抱拳於胸前,恭敬地說。

  「起吧。」年輕俊秀的宇王面上不怒而威,揮手示意。

  「謝宇王。」他站起身,雙手仍維持抱拳姿態,「聽聞宇王初來西處避暑,本王便自許東道主,讓宇王體驗西境風情。」說著他暗自抬頭觀其神情,才繼續說道,「西晉與宇垠國邊界的駐寧城近來有一舞姬頗具盛名,千金難買一舞,本王今日特奉上此舞姬。」

  「傳。」宇王面上喜悅,卻未傳至眼底。



  被置於側殿小門外,她穿著寬袖束腰的紗質舞衣與同色系的覆面紗。

  在有人引她入內後,她才得以窺見殿上景貌。

  五格階上豎有一大桌,一男子慵懶又不失氣度地坐在正中央,右側設有一小桌,一名扮相尊貴的女子正襟危坐於後。

  初見,他相貌出眾、少年得志,她相貌清秀、不失氣質。

  殿之左右另設有幾副桌椅,原是親王與妃嬪之位,但現下只有男子上座。

  收回不明顯的眼神探查,她俯下身軀與宇王宇后示意,未置一詞,待到樂音奏下,她才有所動作。

  她舞的是前朝最具盛名的水袖舞,除要抖動雙臂外,還有大量轉圈的動作。

  雖然紗綢掩去半臉,但眼波流轉,更加引人入勝。

  仿如蝴蝶翩然於殿上起舞,再現風華。

  一曲舞畢,在眾人驚嘆聲中,她俯回殿前,「參見宇王、參見宇后。」就連嗓音亦清脆動聽。

  許是對她表演上了心,宇王問道,「妳喚何名?」

  「舞姬名,櫻。」她動作未改答道。

  「舞姬果不負盛名。」鼓著掌,西晉王面上難掩得意地回到殿上,「望宇王還喜歡本王之禮。」

  「這是自然,宇垠國可沒這麼出色的舞姬呢。」右方席間突有聲讚道,聲音聽來爽朗,她卻不敢放膽望去。

  「賜禮。」宇王再道,並無斥責擅自發話之人的意思。

  見宇王這般縱容,應也對這舞姬有所好感,西晉王滿意地續言,「若宇王歡喜,本王願奉上此舞姬。」

  隔著紗綢亦不能違禮抬頭的她,忍不住揪緊呼吸細數著無話的時間,半晌總算聽見了應允,「賜座、賜禮。」

  在另一小王欲上前進貢前,她被殿上女侍領到一處不大但佈置亦不俗的空房,塞過一玉釵道謝後,她掩起房門,取下紗綢。

  白皙無暇的肌膚、一雙水般美眸、小巧的鼻與鮮嫩紅唇,襯著為了舞蹈而梳起的髮式,再再說明了她擁有不下舞技的美豔。

  她隨手將紗綢放在桌上,看著這全然宇垠國的裝飾,她才發現自己一雙手居然微微抖著。

  她終於來到這裡。



  但未想,她居然月餘後才得再見宇王一面。

  從遭賜的那天後,她就被帶來這個房間,除了稍後遣來服侍的女侍外,再無旁人進入。

  為了避免有任何不得體的行為外傳,她與女侍並無任何深入互動,也不敢藉其打聽房外事務。

  日日就只是在房中閒晃,或者鍛練舞技,並無他事。

  煩悶的日子一日日地過了,在她越加不耐之前,女侍總算通報了宇王到來。

  她順了順衣襬,從容地步至前廳,在門大開地那刻,她恭敬地跪下,「舞姬參見……」正要說出宇王的那刻,已經被他扶了起來。

  「別拘禮了,起來吧。」爽朗的嗓音且大而化之的舉動,完全不若她前次的印象與素來傳聞。

  她抬起頭來,眼前的人卻不像她記憶中那般。

  一樣的大眼,他的眸光卻透出朝氣,嘴角也不如殿上的緊抿而是愉快上揚,黑色長髮髻也未若上次拘謹。

  眉宇間是頗似宇王,卻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可上回只是一瞥,會否錯記也未可知。

  在他之後又踏入了一人,是了,這個人比較如他印象中那般,但看著眼前有些相似的兩人,她卻又不敢確定。

  「見到宇王還不請安。」後者身旁的女侍語中帶著高傲與斥責。

  果然如她印象一般,她連忙跪下請安,「舞姬參見宇王。」

  他一揮手「起吧,」然後轉向身旁,「妳先下去。」甫登基的新王都要以跪拜請安的方式添加威望,但他實在不喜此道。

  「是。」她禮貌示意後,不忘掩上門離去。

  看著那扇門,她還想著與宇王久違的會面後他會說些什麼,不料倒是那名俊朗男子先開了口。

  「還沒跟妳介紹呢,我是烏諒鳴,」烏氏,想必是宇垠國的親王或王戚,「日王。」

  她記得日王是現下少數居於宇垠國首都的親王,似是先帝之弟的幼子,也是現任宇王的堂弟。

  「舞姬眼拙,」她再次行禮,「參見日王。」

  他沒好氣地一笑再扶,「就說別拘禮了。」

  「謝宇王,謝日王。」她重新站挺後,將視線投至宇王身上,卻不敢正對其視線。

  「上次尚未稱讚妳的舞技。」初始,宇王先是客套。

  「這倒是,席上的我們都看得很滿意呢。」搶話的日王則顯得真誠。

  雖然聽出兩者差別,她還是得體地應禮,「謝宇王,謝日王。」

  「就如日王所說,別再拘謹。」聽她絲毫未改的台詞,宇王終究開口。

  「是。」櫻再次行禮應諾的同時,日王又扶了她一把,「別又來了。」

  看日王比自己更無奈的神色,宇王決定迅速切入重點,「朕今次前來,是因明日便要送別西域諸王,望妳一舞臨別曲。」

  舞技本就是她的專長與籌碼,她自是歡喜接下,「舞姬必不負宇王所託。」

  「那朕便拭目以待。」語畢,宇王旋身即離。

  日王則笑著與她話別,「那我明日就等著瞧啦,加油。」

  「舞姬恭送宇王、恭送日王。」再行個禮送走兩人後,櫻即開始思索著明日的舞蹈巧思與裝扮。

  她定要再次驚豔全場。



  縱然又隔起那片紗幕,舞中的她的魅力不減半分,再次引來全場讚嘆。

  在樂音乍止的那刻,眾人才醒覺過來,熱烈的掌聲不絕。

  稍稍止歇後,櫻才收回最後一個動作,然後走向前兩步俯身,「舞姬櫻特獻此舞於宇王、宇后。」

  宇后只是盈盈一笑,宇王則在輕拍兩下手掌後開口,「好舞,賞。」

  「謝宇王、謝宇后。」答禮後,她根據先前女侍所述走到偏殿等待。

  臨走前她側眼瞄到宇王示意眾人拿起酒杯相送。

  在偏殿沒多久,只聽得殿外一陣騷動,似有數人離席,半晌,宇王便偕同宇后、日王到來。

  「今天表現得真是太好了。」日王開心的大笑臉湊到她的面前。

  就只有日王一人能與宇王、宇后同進退進入側廳,可見他的權勢的確非凡不能得罪,她亦回笑,「多謝日王讚賞。」

  不遠處的宇后守在宇王右後方處,面上表情依舊如殿上一般,沉靜端雅。

  櫻聽著日王的滔滔與稱讚,眼角卻偷偷觀察著宇王宇后的相處情形,果真如同傳言,相敬如賓不起波瀾。

  半晌,始終未發一語的宇后總算開口,「臣妾不擾宇王議事,先行告退。」

  「去吧。」宇王簡單應答,眼神都未停留在她身上。

  櫻的心思則琢磨在『議事』二字,想必是要安排自己的去處,「恭送宇后。」

  「起吧。」宇后行禮後,即退出側殿大門,此話是宇王所述,「明日朕便要攜臣返宮,妳該去哪便去哪吧。」

  該去哪便去哪?她不是應該隨入宇垠宮嗎?

  看出她面上的驚訝,宇王解釋著,「既然千金難買一舞,就不要為政事折煞自己風骨。」

  女人入宮,就如同折了翅膀的金絲雀,從小到大,他看了太多,他不願自己也成為父親、祖父那樣的人,再害了更多母親。

  所以他不沉溺後宮,雖然依舊無法免除對宇后的束縛,但他已經盡力克制。

  「這……」一發聲,她便噤口,如果央求著入宮,一定會被質疑動機,她所作的努力也將都盡棄。

  她不願,卻無計可施。

  看出她臉上的為難,日王也一同勸道,「宮裡的生活,可不像妳所想的快樂呢。」雖然笑容不改,但還是聽得出些許悲苦無奈,但太多人總是羨其光鮮。

  她從來就未曾奢想過宮中生活會是快樂的,但她不能逃避,現下最有可能為她說話的就是日王,她只能面色愁苦地繼續望向他。

  見她這模樣,他猜測,「是不是西晉王拿妳家人作脅,讓妳進宮?」

  據他所猜,她順應而下,「此事與西晉王無關,是舞姬……」又偽作開不了口。

  「我就知道西晉王不懷好意!」見她這模樣,日王突上心火,面對宇王,「王兄,這西晉王侍寵而驕。」

  宇王伸手按捺住日王的怒氣,「此時尚不得張揚。」

  見宇王這反應,日王也撇開頭沒再接續,頓時,竟陷入一片沉默。

  「無論如何,暫時不能讓櫻回去。」率先開口的仍是日王。

  櫻眸中寫著感謝之意,宇王卻未開口,兩人仍是沉默。

  一陣思緒轉動,日王總算想到個辦法,漾起微笑,走到櫻的面前,伸出手,「妳要跟我走嗎?」


                                    《續》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啊啊啊 這種文 我絕對寫不出來
會死 絕對會
一個字打了都困難˙

所以 這就是你最近在寫的古文啊 =ˇ=++
很不錯呦呦~ 期待下一篇
那個日王 是陽光少年 與 宇王的冷凍冰箱嗎?XDDD
真是 這種感覺真好
(想哪去了XDDDDD)

然後容許我說一句話
我眼睛快瞎了!!! 恨小字 恨沒斷行
就這樣ˇXDDD 別介意

奇時一開始 你貼噗浪時的標題 我還以為你居然打了色誘文XDDD

蕓夜 | URL | 2012-07-17(Tue)16:54 [編輯]


Re: No title

是因為古文口吻嗎XD
其實是先在腦中想一遍措辭,打上去之後再看過一遍才能這麼古。
應該是最近真的看了不少古代背景的小說的關係吧!

是呀,七月就是古文連發。
日王如果跟宇王一樣個性的話,我想我故事應該發展不下去XD
不過請相信,日王和宇王之間是非常清白的。

所以妳比較喜歡一句話空一行那樣哦?
我也是可以從善如流更改一下,小字就.....我是直接用內建的設定說

我是很久很久以前(應該是高中)就取了這個名字,
剛剛key上來的時候,也忍不住會想到色誘之術跟色誘中毒這樣XD

傅。允洛 | URL | 2012-07-17(Tue)18:07 [編輯]


No title

嗯 我覺得以我國文甚淺的能力 用想的就先頭爆掉了 就別說什麼打上去 還讀一半了(哭哭)
它不適合我
等我哪天有想要討戰古文 我在去叨擾你XDDDD
(其實國中時 我有一篇火影是古代篇的連載 CP是佐哀+水怡的三角戀)

冷漠的人就是要配陽光的人 戲才演的下去
(怎麼畫從我嘴裡說出 好像都會變成奇怪的方向? XDD
明明沒那個意思 哈哈 至少這裡沒有)打滾

對阿 我喜歡一句話空行 因為 我自己看的時候 才不會錯室 一直看錯行 和一直重複看到同一行亂接很累的
我眼睛很差的 真的 不要挑戰我的眼睛XDDD
字的大小不用變啦 我只希望可以空行(打滾)
這種字的大小比較美

撲,還色誘之術哩!!! 好笑←完全沒想到XDDD

蕓夜 | URL | 2012-07-17(Tue)19:20 [編輯]


Re: No title

好窩 如果妳需要互相激勵古文式的中文的話再來找我!!
(佐哀、水怡......有夠久遠的角色們XD
而且我還忘記哀的名字.....我只記得我很喜歡)

陽光的人自己存在於一本小說的話,會讓我很不耐煩、很寫不下去。
而冷漠的人自己存在於一本小說的話,對話框應該會嚴重地少於OS跟文章敘述。
所以依作者的立場而言,我們還是必須走中庸之道XDDDDD

字密密麻麻的是比較看不懂啦,PC時期我也會乖乖空行。
不過後來我就依據標準限制,空兩格、正確的標點,也就沒空行了!
(大字真的很難看,連空格都不一樣大的感覺)
總之我改過來了,我真是乖 : )

傅。允洛 | URL | 2012-07-17(Tue)19:57 [編輯]


No title

哦哦 真是太好了 可愛的空格xddd

嗯 哀的名字 叫 凝 話哀
(我還記得這是你取的xddd)
麻 我想應該會有雞會 (大概xddd)
(自創文 我目前只想進行一篇現代黑道愛情 以及 奇幻穿越文 但是 是奇幻 不是古代xddd)

蕓夜 | URL | 2012-07-18(Wed)12:06 [編輯]


Re: No title

所以我就說我超乖的嘛!

原來是這個名字!

我只記得我很喜歡但是完全忘記是我取的啦XDDDDD
比較好奇現代黑道愛情是不是正常向哈哈,
奇幻穿越文是指像是Glory那樣的背景而不是這個吼
我也蠻喜歡奇幻風的,期待囉 : )

傅。允洛 | URL | 2012-07-18(Wed)13:25 [編輯]


No title

是正常像沒錯喔!! (微笑)
他事一篇 在我腦袋最久的文章
所以 要打初原本敢橘的味道出來 其實我覺得很困難 他已經草稿被我槓掉三種版本了xddd

嗯~ 也不是西方神話的那種感覺
就是奇幻麻 奇幻的魔法世界 耶耶!!!
安排奇幻 才會有 超友誼的發展(不要抹黑焦點xddd)
哈哈 反正 我的自創 還沒有一篇bl的啦 你只要先記得這點就好了(雅雅是慢慢成長的人xddd)

蕓夜 | URL | 2012-07-19(Thu)12:30 [編輯]


Re: No title

太好了,這樣我就放心了(欠揍)
我也有一些在腦中成形很久的文章耶(國中,所以應該8、9年了吧)
雖說也不是沒靈感但就一直很難下定決心寫下去,
不過我還是把它砍了一半,然後列進我那11篇的清單裡了。

我的意思不是神話啦,
舉Glory為例是想說一樣是『架空背景』吧!
不過超友誼發展到底又是什麼意思呢.......
太好了,可以放心看妳的自創文了 :)

(好像只要一提到性向呀,我就很容易出現超欠揍的回言XDD)

傅。允洛 | URL | 2012-07-19(Thu)14:29 [編輯]


No title

你被我連環BL同人文給嚇到了
所以 我原諒你那一連串的回音XDDD

麻 我的溫度 一直都在清單裡面 從沒砍掉過 (攤手)
我是真的很想把他公出來見人
可是 還需要等等XDDD (我骸是沒想好他的第一章開頭到底要用怎樣子出來)嘆氣

嗯 是架空沒錯 雖然最後還是會回到21世紀的年代 = ˇ = + (有套上穿越麻 顆顆)
超友誼的展開就是.....我沒有女主角這種鬼東西啊我說!!!
看奇幻小說 我很討厭有女主角 女配角到是有
所以 是 第一男主角 跟第二男主角 的冒險旅程(眨眼)
啊 像碎之聲 雖然也是奇幻小說 但 我設定了女主角進去 (但我這人很糟糕又偏心 讓第一男配角很有戲XDDD)
這跟我喜不喜歡BL沒關係了 只是覺得奇幻小說有女主角感覺有點煩....= =

蕓夜 | URL | 2012-07-19(Thu)20:43 [編輯]


Re: No title

所以我上次看到的清單裡就有它囉?
是被壓在底的那幾篇嗎?
看妳的解釋我也有點想看,妳快點生出來啦!!!

不過我發現我提問的前提真的都以為有女主角耶,刻版印象(掩面)
所以說就像是利奧拉跟凱司那樣,女配就是冰絲莉、藍瑟琪之類的嘛!
如果是我寫,一定還是會加感情戲,所以還是會有女主角啦,
妳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歡寫一個強度不弱於男主角的女生嘛,
所以奇幻小說裡不是那種專門踩陷阱&拖油瓶的話,我是可以接受有女主角的~

傅。允洛 | URL | 2012-07-19(Thu)21:04 [編輯]


No title

嗯 這兩篇都有壓在清單裡面 這樣 =ˇ=++
就是打自創文的那些麻 三篇 (另一篇是接龍)
啊......我努力(我朋友看過我第一個版本的劇情 已經寫三張了 所以 他也一直狂敲我碗xddd) = =
很不人道的卡在 某個會心癢癢的地方xdddd

哈哈 就是沒女主角 耶耶
嗯 就如同你舉立不殺那樣 非常正確(拇指)
那種拖油瓶 真的是很煩 (扶額) 雖然最後偶爾還是會開外掛
我看過有女主角的 我有接受的算是.......零度領域嗎? (思考)
但 他是遊戲感覺跟奇幻也不一樣 這種東西我就接受女角
(看來真正奇幻我還是完全無法接受 那種性格冷酷厲害的女生 通常也都是配角 )

蕓夜 | URL | 2012-07-20(Fri)19:19 [編輯]


Re: No title

卡在心癢癢的地方真是太不人道了!
所以我通常都會在寫完了或者寫到某一個階段才會給別人看,
雖說如此,長連載還是很難完成這個目標啦,
像是前後歷經兩年才寫完的逆轉童話(燦)

就算最後偶爾開外掛,我還是無法忍受拖油餅前面90%的表現。
零度領域是女生為主角的小說吧,感覺就不太在我們的討論範圍內,
如果連主角都不被喜歡,應該就不會看了吧XDDDDDD
我們討厭的應該是以男生為第一主角,女生為第二主角的那種女生。
在這種定義中的話,1/2王子算是什麼呢XDDDDDDDD(我愛性格冷酷又厲害的人,不論男女>////<)

傅。允洛 | URL | 2012-07-20(Fri)19:38 [編輯]


No title

要說相隔最久的時間 應該是我的復活祭典(扶額)
虧我還有能力把他劃下end我實在太厲害了(別自誇xddd)

零度領域 我想我們講了不一樣的? (我講的作者是貓邏)
不是以 女生 為主的小說 他只是 是以女主角來寫的 是個跟王子一樣厲害的女生 一直都是公會會長 (男主角是可愛的....冷漠呆呆男孩?)←單純只是不懂人情世故而已 (生活一直關在實驗室)
是跟 1/2王子同種類的 線上遊戲奇幻類xddd
他們就是屬於 onine 類吧!?

蕓夜 | URL | 2012-07-20(Fri)21:22 [編輯]


Re: No title

我們說的沒有不一樣呀,我有看過!
我不是說這本是給女生看的,我是說『最重要的角色是女生』。
所以這一篇不太可能符合『傻傻的女生』的特性呀,不然她就不會主角了。
所以覺得跟『最重要的角色是一對男女』或『最重要的角色是一個(或更多的)男生』還是不能拿來一起比較。
這個類別應該是被稱作《網遊型小說》吧XD

傅。允洛 | URL | 2012-07-20(Fri)22:05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