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贈禹】點文;Sideshow Bob

  【類型】:自創

  【背景】:自創

  【時代】:現代

  【配對】:范冬葵 X 尹雛恩


------

  不知道從那一年開始,但數年來,大學指考的學校分發就是在父親節這天。

  還有新聞稱呼說這是一個給父親的禮物,不過對她爸爸而言應該是個不好的禮物吧……

  她,填錯志願了。

  「冬葵,怎麼辦?」一看到結果,她就趕緊離開家,然後抓來住在隔壁巷子與自己同屆又一起長大的范冬葵窩在速食店。

  吸了口可樂,他比她看得開多了,「就去念呀!不然妳要重考嗎?」

  「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家或者住校呀!」她用吸管轉了轉飲料,卻沒有喝的心情。

  「高雄跟屏東又不遠,妳想回家還是很方便呀。」他還是不明白她到底在煩惱什麼。

  「還是有差嘛!這樣我就不能想找你就找你耶。」從她有記憶以來,兩家的感情就很好,她實在無法想像沒有他教數學跟夜自習一起回家的日子。

  他勾唇笑說,「可是就算妳還在屏東,我也不在。」她根本就沒搞清楚嘛!

  聽到此,她才驚訝地大叫,「你上那間學校?」

  「我要去台北念書。」

  「台北?!」台北跟屏東也差太遠了吧!「你有填台北的學校?」

  「應該說我只填台北的學校。」再喝一口可樂,他果然看到她意外又委屈的表情,「其他地方的資源還是跟台北不能比。」他有個夢想一定要在台北完成。

  「蛤……可是……」她的心思頓時從自己要到高雄念書轉至他要北上求學。

  「妳幹嘛那個臉呀,」他伸手抓亂她的髮,「又不是我去台北念書,就四年不回來了?」

  她也不是不知道有寒暑假的存在,可是平常距離就是這麼遠呀,「去台北以後不可以忘記我哦?」

  看她越嘟越高的嘴巴,他忍不住笑了,「就算我想忘了妳,妳也會煩我煩得非記得不可吧?」

  「那倒也是!」不過她還是幼稚地伸出手,「打勾勾?」

  「妳真的越活越回去耶。」但他還是回握。



  經過搬宿、新生訓練、身體檢查的預備週後,正式開學了。

  聽了四天課,讓自己去習慣大學講師與高中班導的不同,她最期待的還是週末放假。

  可是……「范冬葵都不接電話!」連打了兩通,想他應該是在忙,所以沒再撥打,但還是不免責怪他都不回電。

  「雛恩,明天晚上要一起去看電影嗎?」室友突然湊來她位置問道。

  雖然覺得不跟室友維持好關係不太好,但……「我明天就要回家咧。」

  「也對,妳是屏東人,想回家就可以回家。」不像她,光坐個車就要五六個小時,還是在高雄找尋娛樂比較實在。

  「台北真的很好嗎?」她想起室友是台北人,忍不住想知道冬葵現在所生活的究竟是什麼環境。

  她只有在畢旅的時候去過台北,但是跟著行程走也沒什麼感覺,其他就只看過新聞報導或網站上的一些資訊。

  室友略思了一下,「交通吧,出了台北不會騎車真的很麻煩,不過高雄也還算不錯啦。」

  那為什麼冬葵不選擇在高雄呢……『鈴鈴鈴』她手機響了,看了一眼營幕上顯示的名字,「等我一下哦,」然後縮到一邊接通,「喂?」

  室友見她這般,忍不住笑了句『戀愛的女人啊』邊回到位子上。

  《怎麼了?妳找我找很急。》

  聽著這久違的嗓音,她忍不住打從心底笑開,「問你有沒有要回屏東呀。」

  《才開學一個禮拜耶,小恩~我不可能每個禮拜都回去。》

  就是知道不可能她才會先問嘛,「那你如果要回來要先跟我說哦。」

  《好。》

  「啊對了,你要不要申請Skype呀?」她聽室友們說才知道有這個視訊軟體,這樣雖然隔著電腦,她也可以見到他!

  《我沒有網路攝影機呀,妳忘囉?》

  她趁他還在屏東的時候,要他幫她挑筆電,那時候他就提過為了功能性他會買桌機。

  「也可以只聽聲音呀,麥克風和耳機你總有吧!」他這麼愛音樂的人,才不會錯過這兩項產品。

  《好啦,我再去申請。》

  聽到他的承諾,即使這禮拜回屏東看不到他,也無所謂了,「那我等一下就傳給你帳號哦!」她笑著。



  禮拜五中午上完課後,她就抓起行李趕回屏東客運站。

  系上教授因為進度不彰都延後期中考,所謂週考都要變成月考,下禮拜還有兩科大考,本來說好要跟室友一起留
在高雄K書,但一接到他要回屏東的消息她就臨陣脫逃了。

  室友忿忿不平地說她『見色忘友』,但都是友呀,哪來的色。

  只是兩個月沒見到范冬葵,她真的真的真的很不習慣,才會沒問班次也要來車站等候。

  每班台北發車的遊覽車到站後,她就會興奮地站起來,一個乘客數過一個乘客,一直到第三班車,才見到他!

  「范冬葵!」

  她大喊他的名字,衝了過去,正想要來一個重逢的擁抱時,他向後退了兩步,「尹雛恩?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想要早一點看到你嘛!」雖然都等了兩個月,但她還是不想再等。

  范冬葵看了看她,還有放在腳邊的行李,腦中一轉,說出口的卻是,「妳學會騎車了嗎?」

  「還沒。」她的平衡感極差,怎麼學怎麼摔,實在是怕了。

  「那妳既然不能載我回家,我也不可能讓妳提行李,那妳來接我幹嘛?」他邊說,邊習慣性地用拇指刮了刮下巴。

  開口又閉上又開口,她才發現自己真的無法反駁。

  「所以下次就先回家,不要在這邊等我。」說著,他拉起行李就走。

  又一次在關心她以後害臊,他真的是,尹雛恩忍不住笑意地跟在後面,「哎唷,你等等我啦!」



  但從那之後,她就很久沒看到他了。

  他找了份工作,平常週末不說,就連寒暑假也沒怎麼休息。

  她習慣早睡,他下班的時候她早就已經好夢酣甜,唯一的聯絡,就是網路上的訊息往返,但也總延個幾天才回覆。

  在他忙的幾天,通訊軟體上甚至只有社團活動廣告,她問過他是什麼工作,他也只說是餐廳工讀,就沒有細究。

  這樣難有音訊的日子過了一個寒假,她就趁了某天有空拐他申辦了社群網路的帳號。

  可是他還是很少發表近況。

  頂多只能看到一些打卡或者被標記的照片,雖然與她的初衷有異,但終究聊勝於無。

  像是今天,就有個女生放了一張照片並寫著,『來捧范冬葵的場,他唱起歌來真是又帥又好聽!』

  照片裡的他隔了一段距離在小小的舞台上拿著麥克風,投入地閉上眼睛。

  看了看她標注的地點去搜尋,是一間台北的駐唱餐廳,冬葵去當駐唱歌手?她怎麼都不知道?

  看著這張照片,她發呆了良久、良久。

  但沒想到幾天後,居然有另一個更大的驚喜!

  一樣是打卡,一樣是標記,地點卻是攝影棚,『第一次參加錄影,我們是范冬葵的小粉絲!』

  錄影?看著標記上的節目名稱,是這個月開播並廣受討論的歌唱選秀節目,冬葵參加選秀節目?

  她記得室友有在看那個節目,連忙走到她桌邊,「妳是不是有看那什麼節目呀?妳知道有誰參賽嗎?」

  她一臉疑惑,「現在還有三四十個人耶,不會記得啦。」

  「他叫范冬葵,妳有印象嗎?」

  范冬葵?不是雛恩的青梅竹馬嗎?可她看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我找一下哦。」她連忙去搜尋,沒多久就複製了一個網址給她,「是這個?」

  那是一個網友剪輯的節目片段,左下角也寫著他的姓名與年齡,按下播放鍵後,他抱著吉他唱著一首陌生但悅耳,他自己寫的歌。

  曲畢,是滿滿的掌聲。

  影片戛然停止,留下她靜在電腦前。

  那個人,真的是范冬葵嗎?是自己認識了十八年的人嗎?

  明明是那麼熟悉的人,怎麼現在會覺得滿是陌生……

  「雛恩!妳認識范冬葵哦?」另一個室友聽到他們的討論,跑來湊熱鬧。

  看雛恩還對著電腦發愣,好心室友連忙把她拉開,「先別講這個啦。」然後回到位置上。

  當她回過神時,營幕還停在影片的最後,她縮小視窗改開通訊軟體及社群網站,他果然都不在線上。

  稍微思考了下,還是決定打電話給范冬葵,就算不提自己的意外跟委屈,也可以說聲祝福吧,加強自己的信心後,她按下特別保留的通訊錄第一位。

  但,沒通。

  放下手機,雙目再移回電腦時,室友已經傳來訊息,《范冬葵沒告訴妳?》

  看了看坐在不遠處的室友,她是給自己一個不回答也無所謂的台階吧,《沒有》。

  《也沒接妳電話?》

  她苦笑了下《沒有。》

  《他真的很誇張耶!每次都讓妳空等。什麼男朋友嘛!》

  他們並不是那個關係,但她現在並無力解釋那些難以說明的東西。

  隔壁傳來的鍵盤聲漸大《直接去台北找他了啦!》傳完這句話,室友開了抽屜拿了東西就走過來。

  「這給妳。」尹雛恩翻著手中的卡片不知道是什麼,「這是悠遊卡,下客運以後呀,有它轉捷運或公車都可以。」

  真的要去台北找他嗎?她真的想見他,可是不說一句就去是不是不太好?「可是現在都這麼晚了……」

  「就是晚才好呀!我現在載妳去坐客運,天亮了妳剛好到台北呀。我記得妳說過他是那間學校的,我幫妳查捷運。」

  室友的熱心助人,讓她想不到藉口拒絕,那麼就順從自己的想法,任性一次吧。



  一直到范冬葵的大學校園裡,她還是有些不知所措,下客運的那刻她就很想再坐上車回高雄,不過想著一路上室友所勸告的,她還是坐上捷運來到這裡。

  看了看錶,現在還那麼早應該會吵到他……

  然後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去年的這個時候他們還相約早起念書呢,明明才不到一年,怎麼感覺把過去十八年的情份全部耗盡。

  不對,他們的友情才沒那麼容易打敗,她相信他一定只是太忙而已,然後撥下電話。

  《喂?》那端的聲音居然不是剛睡醒的沙啞。

  「喂,我是小恩,那個……」

  《小恩?》他的聲音突然遠了些,應該是去確認時間跟營幕字樣,《妳怎麼這麼早打來?》

  「那個你家住在xx巷xx號這邊對不對?」看了看紙條上的記錄,她再次確認。

  《小恩,妳……》

  感覺他快猜出來了,她乾脆先招認,「我在你家樓下。」

  直到把尹雛恩帶進房間關上門,他才問道,「妳怎麼會突然跑來找我?」

  她沒答話,只是看著他電腦處散落的五線譜,和隨手放下的吉他、耳機,「你寫曲寫到現在?」

  「我最近真的很忙。」他用這句話便解決她的問句與更多沒說出口的疑惑。

  「我知道,參加節目應該壓力很大吧!」她隨口說著,同時承認自己已經知道此事。

  他靜了會,「我不是刻意不說,只是也沒想過會晉級。」邊說,邊習慣性地用拇指刮了刮下巴。

  從小看到大的動作,現在看起來還是這麼陌生。

  如果說在路程上她曾經為他想過數百個理由,那這就是她最不想要的那個,聽起來合理,卻最生疏。

  一開始報名時候不說是怕丟臉,是不把她當自己人,後來經歷了層層關卡,卻不談任何一次成功,就是漠視了。

  「冬葵,我真的很高興耶,你終於往你的夢想邁進了。」雖然他不在她的身邊,談論這個夢想了。

  「所以妳上來是為了……?」

  「朋友約來台北玩呀,我等一下要去跟他們會合了,只是想說都來台北不找你一下好像很奇怪。」她盡可能地輕描淡寫。

  「那……要我載妳過去會合嗎?」這句他說來帶些心虛,為了那句來了台北就該找他。

  她聽來卻帶著刺耳,就好像是趕她走一樣,「不用啦,時間差不多,我先走囉。」

  她快速打開門,掩上,背靠在鐵門上的那刻,淚便流下。

  她可以說服自己,他忙著課業、忙著打工駐唱、忙著寫詞作曲、忘著練歌彩排才會晚回訊息、不接電話。

  但她卻又難以相信,一個『有心』的人,怎麼會連按開網頁,鍵下簡單幾個字的時間都沒有。

  說穿了,是無心,可悲的是,單就『青梅竹馬』這個身分,她連計較、吃醋的權利都沒有。

  原來她真的傻了這麼多年,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他這麼久、這麼深。

  以往的事,她都可以用『朋友關懷』、『一起長大感情好』作為說詞,但那卻解釋不了為什麼她現在這麼難過、如此心碎。

  原來,她愛他,在發現他並不那麼在乎自己的時候。



  一路上,她的眼淚怎麼也止不住,她不打算忍,只是怕會嚇到路上趕著上課上班的行人,所以淨揀小路走。

  繞著繞著,她的眼淚漸漸停了,也覺得有些累了。

  突然抬頭看到一個招牌寫著,『襄信輕食館』,透出溫暖的感受,她走進小庭院,推開門───

  「不好意思,我們……」還在整理店裡的我,其實還沒開始營業,但一抬頭看到她明顯哭過的痕跡,我又收回口,「先坐吧,櫃檯好嗎?」

  「謝謝。」尹雛恩點頭,坐上位置。

  放下抹布後,我回到工作區,「因為還沒備好料,幫妳作三明治好嗎?」一向都讓人隨意點餐,我這樣也不太好意思。

  她沒有開口,只是點點頭,所以我先微波了一杯牛奶給她後,走回廚房。

  餐廳裡只剩一人,她又陷入落寞。

  門外就是台北,曾經她以為自己距離這裡很遙遠,如今到了這裡,感覺卻好不真實。

  想著,餐廳音樂突然入耳,


    不是有話不說 是有些痛處只能微笑以對 現在過得不錯 只是有些夢想遺失了
    Hey dear, it's just a joke 我不停對自己說
    沈默,是我的心意 讓你真能做你自己


  等到我端著鮪魚培垠三明治出來後,她突然問我,「這是什麼歌?」

  她一問,我才發現我沒有把自己打發時間的音樂關掉,「這是Tizzy Bac 的Sideshow Bob,我有個同學說台灣樂團不能只聽五月天,所以介紹我學姐團還給我一張精選輯,」解釋完畢我又問,「妳有想聽什麼歌嗎,可以換一首~」

  「沒關係,就這首吧。」她笑了笑,拿起三明治,她回去之後應該會搜尋一下這首歌詞。



  反正課都蹺了,她乾脆先回一趟屏東再回高雄。

  雖然在屏東種種都會想到她跟范冬葵的事情,有點自虐,不過終究還是回家開心。

  等待了好幾天,室友一見到她就急著問後續,「能怎麼樣,就連生氣的資格都沒有啊。」

  看她這樣,她好心疼耶!「吼唷,妳不要這樣強顏歡笑嘛!」

  聞言,尹雛恩輕輕微笑,「我是說真的。」

  「不要理他了啦!我陪妳一起哭啦。」邊說,她給了她一個擁抱。

  好溫暖的感覺,她是不是不該在拘泥過去,好好認識這個地方,「那妳帶我去高雄名勝吧,都來一學期,我還沒有認真玩過耶!」

  「好,我馬上去安排。」說著,室友又回到電腦前面。



  其實說她不介意跟不難過當然是騙人的。

  只是回家好好想了想以後,她突然覺得他們兩個其實只是訴求不同。

  她喜歡時時膩在一起的感覺,但他卻有夢想要追尋。

  她想給他好多陪伴好多關懷,去忽略兩人的距離,可是他需要的卻正是空間與獨處。

  後來她想也許,學會獨立,才是距離他最近的,地方。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zq5BnZeiGU
Hey dear, it's just a joke 這是我獨有的幽默 想把快樂都傳染給你 忘了你其實不想遊戲
不是有話不說 是有些痛處只能微笑以對 現在過得不錯 只是有些夢想遺失了
Hey dear, it's just a joke 我不停對自己說 沈默,是我的心意 讓你真能做你自己
我可以大聲歌唱 可以去我想去的異國餐廳 自由地看場電影 只是到哪兒都想起你
Hey dear, am I a joke? 我太天真過了頭 總以為要付出才對 忘了你再不用我陪
啊 我天生勞碌的命 適合演獨腳戲 要證明給你我真的可以
當排練記憶花了太多時間 自我會變得透明 這故事讓我傻了眼 開始結束都在一瞬間
也知道別再勉強 除了你這世上還有好人 偏我愛提醒自己 和孤單早有了約定
當排練記憶花了太多時間 自我會變得透明 你怎麼一溜煙就逃得遠 又剩我一個人要做結尾




【卷末雜言】這是貼出來的第一篇點文,明明我跟這首歌最不熟,沒想到默默就寫出來了(其實嫿嫿的更早寫完,只是配合時間一直壓著XD)前一陣子因為看小說的關係,很想寫寫看明明是青梅竹馬,卻越來越覺得對面很陌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認識還是不認識這一個人的感受。因為不想要多一篇文債,就在本人的首肯之下寫出了這篇作品,算起來應該還是比較貼近歌詞而不是我的妄想吧?麻煩妳留言談談囉:)BTW.文中貢獻CD的同學當然就是暗指點文者囉XD雖然現實中她只是貼連結給我.....最後小小抱怨一下,單看歌詞,這首歌的副歌真難抓:(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還蠻喜歡這篇的感覺 雖然 我也沒聽過那首歌 噗噗>口<
啊啊,只能說目前現在是 分開時後 我只能自行補腦他們的未來了XDDD
(我雖然喜歡悲文←只要沒在一起或一方掛掉 就是悲XDD 但 實際上我喜歡的先悲後喜的結局= =)
畢竟全悲的話 實在很令人鬱卒 (我喜歡自虐 但我1不喜歡心情不好XDDD)

蕓夜 | URL | 2012-07-22(Sun)21:44 [編輯]


Re: No title

沒想到第一個留言的居然是參謀大人(久遠的名詞XD)
辛苦妳看自創文啦,妳說過會眼花,雖然我已經乖乖地空行了~

想聽歌的話,網址複製貼上就是youtube了,其實這首還不錯聽耶,可以推薦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這對腦補的話,我反而不會想再把她們湊在一起。
反而會想寫他們各自遇到別人的喬段(咦咦怎麼瞬間寫完就對男女主角沒有愛了哈哈)

除了當時驚天地泣鬼神的【慶週年】,我好像不太常寫悲文耶。
逆轉童話也只有一對沒成而已.......
或許說好像除了佐薰&慶週,其他對對都是Happy Ending。
我人實在是太耐斯(?)了!

傅。允洛 | URL | 2012-07-22(Sun)23:28 [編輯]


No title

啊啊 真的很久違 = ˇ = +
嘛 只要有空行 我還ok

其實不在意起的劇情也可以接受
只要在各自過的幸福就好了 那種淡淡的歡喜悲 我ok 可以說是喜歡(嗯.......)
反正 還是喜歡HE 但 我自己寫 就不一定是喜歡寫HE了(亦有所指)
我通常自己喜不喜歡看 完全不能代表我喜不喜歡寫XDDD
就像我喜歡的腳色 絕不會讓他們太好過 是一樣的XDDD
(這到底是S還是M?)

蕓夜 | URL | 2012-07-23(Mon)13:50 [編輯]


Re: No title

就是說嘛,誰規定男女主角一定會是彼此的對的人?
除非一個人只交兩個男女朋友就結婚(且不離婚)
不然感情失敗的機率遠比成功的機率高的!
也不會幾乎所有抒情歌都是以哭死人為最高訴求了XDDDDD
雖然說我們總是習慣把小說夢想化:)

認真地覺得妳是S也是M,
但無論如何最可憐的還是妳的讀者,被妳騙去一堆眼淚哈哈
遙想奇犽、卡卡西,還是不要被妳喜歡比較好!(認真)

傅。允洛 | URL | 2012-07-23(Mon)17:48 [編輯]


No title

就因為是如此熟悉彼此,多年來的相處默契可能將要消逝,難道不覺得無力,不想要緊緊握住嗎?像以前一樣吧,像以前就可以了,只是這樣打算。

但在時間地點的隔閡下,等見面才發現,也疑惑著為什麼變了?

由於太瞭解對方,所以藏在言行舉止下的真意都能清楚感受,頓時才可笑地醒悟默契依舊不變,只是心的方向不一致。
然後是……或許自己要的太多了。

如果都到了這個地步,實在是太靠近了,所以不得不自己往後退開,才能好好省思這段關係與感情 還有那個人。

女孩子啊,總是得在感情路委屈一次自己才能有所成長。
只有在沒意識到已經愛上對方才能有這樣的衝勁 那麼坦率,以朋友之名。





情節安排我還滿喜歡的啊,都讓我會心一笑,也想到以前 還有這首歌。


很認真的打了心得呢我~

| URL | 2012-07-24(Tue)01:34 [編輯]


Re: No title

妳怎麼幫我把內心戲都給補完了XDDDDDDD還這麼完整!

其實我寫的時候還挺矛盾的。
因為我沒有腦補那過去十八年,所以一直在想他們這時候的反應到底是不是對的。
還有女主角真的這麼晚晚晚才發現自己喜歡他嗎? 之類。
一度越想越不順這樣。

不過,妳這句話倒是點醒了我,
> 只有在沒意識到已經愛上對方才能有這樣的衝勁 那麼坦率,以朋友之名。
原來我寫作是靠直覺不是靠想法XDDDDDDD

妳的心得超認真的!
不過妳這麼一說才讓我想起有影射的危機.......
我不是那個意思呀~~~(至少本來沒有。
該不會比《兄妹》更貼切吧?

傅。允洛 | URL | 2012-07-24(Tue)02:25 [編輯]


No title

>不過妳這麼一說才讓我想起有影射的危機

嘛~人總習慣去尋找與自己相似的事物,讓自己感到熟悉親切 應該是這樣的感覺吧



>還有女主角真的這麼晚晚晚才發現自己喜歡他嗎? 之類。

在這裡小恩這麼慢發現也不是不可能的~
之前被薄紗遮蓋的隱隱約約明白的事實,因為此事被披露到需要正視的程度而已。
不過說來可能僅僅是對“朋友”的付出得不到期待的回應,而有所不甘也說不定啊(笑

| URL | 2012-07-24(Tue)16:24 [編輯]


Re: No title

對於妳的回言我只能說贊同。

不過就是看個小說,妳怎麼都留言留得這麼有邏輯?
這是個人因素還是美術系的薰陶呢?

傅。允洛 | URL | 2012-07-24(Tue)16:35 [編輯]


No title

哈哈 看你想選哪個答案
1.因為要學著寫論文了,想重新培養自己的筆力orz
2.最近比較閒到處看文留言練出來的?!
3.因為看到不錯的文總是讓我認真想寫感想(而且還是給我的w
4.以上皆是(-∀-`*)

| URL | 2012-07-24(Tue)17:04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