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贈嫿】認識週年;三寸天堂〔下)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火影忍者

  【時代】:架空古代

  【配對】:我愛羅 X 微語懷


------

  這場冊封大典在朝政與殿中都鬧得沸沸揚揚,擇定婚期後,還各派了兩位嬤嬤與大臣負責。

  雖然這段時間來殿議事的人變得比較多,但對微語懷而言,生活其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她依舊日日備茶、備墨、備膳、備服、備浴,就連兩人之間專研繪畫的時間也沒有更動。

  要不是日子一天天地靠近,殿外其他女侍、護衛經過更多排練,但就王上與她二人,其實根本看不出立后大典將屆。

  典後,王后將另居一殿,此殿僅作王上議事、理務之用,若是忙得過晚時偶爾的夜宿,她的工作量不增反減。

  為此,她或者該期待未來的生活,但她發現,她其實很難想像。

  直至那日,一早更衣的工作由另外兩位嬤嬤取代,一樣黃袍加身,樣式卻更加華麗豐富。

  王上特別囑咐她一整天可以好好休憩,不必隨伺在側。

  突然空下的時間,讓她更不習慣早朝後仍是獨身的寢殿。

  此刻,應該正在筵席吧,她望向殿中慣來舉宴的方向,王上在那高居於首的姿態,卻無法想像他的身邊竟會有人相陪。

  直至破曉,他都沒有回來,她亦終夜未眠,第一次發現這個寢殿原來這麼空曠、這般……寂寞。



  正打算從側門踏進殿中,卻發現正門處有些騷動,她放下手中的東西,從外面繞了過去,正準備提醒侍衛時,有另一道尖銳的嗓音先至,「見了王后,還不下跪請安!」

  原來眼前這個高抬著下巴,一身華貴打扮的美麗女人,就是新冊封的王后,這是她們首次相見。

  策禮後第二天,王上派人轉告她再休息一日,第三日王上便回到寢殿重新著手政務並夜寢於此,第四天也就是今日,她才終於見到她。

  「王后。」她從善如流地單膝跪下。

  「王上正在此殿吧?」此聲又是王后的隨伺女官代她發話。

  「是,但王上現正午憩。」雖然王上向來冷靜自持,但他相當討厭睡覺時遭擾吵醒。

  這點在她初上任時可覺相當棘手,好不容易清楚了王上的作息後,她便聰明地不多加打擾。

  「我要見王上還需要妳允許嗎?妳不過就只是個女官。」王后不滿地說著,嬌縱的程度比起女官果然有過之而無不及。

  「王后在殿中當然可來去自如,但……」微語懷還想繼續勸說之時,王后已經一眼瞪住她接續的話語。

  「讓開。」再瞪向一左一右也試圖攔住自己的侍衛。

  「微語小姐~」在王后與其女官先後入殿後,兩名侍衛一張苦臉地望著她,王上定會怪罪他們辦事不力,但他們怎麼擋得住王后?

  因此他們只能可憐兮兮地看著唯一能在王上面前說得上話的微語小姐。

  聽著裡面的動靜,微語懷對兩人投去安撫的眼光,還是固守本份地由側門繞回殿中。

  床榻上的王上,應該是她入殿以來少數見到其不悅卻又隱忍不發的模樣,不喜歡手臂處王后的拉扯,卻又無法使力拉開。

  一見到微語懷,他的眼中似乎瞬間出現了『得救』的訊息,然後轉怒。

  發現此眼神的含意,微語懷連忙跪下,「王上。」

  「我不是說過不讓人入殿擾眠嗎?」不能對王后發出的怒氣此刻一覽無遺。

  「臣女力有未逮,請王上責罰。」不多加辯解,微語懷全部承擔。

  但王后還是未順勢而下,「我只是想見你嘛!」一副撒嬌的模樣與方才刻薄以待的模樣全然不同。

  「王后,請注意措辭,」他皺了皺眉,「日後若要進入本殿還是請侍衛通報一聲,若在議事時如此闖入實在不妥。」

  「我───」還想說著什麼,但在王上的眼神之下,她按捺住心中的不滿勉強應答,「是。」

  然後他又將視線挪回微語懷身上,「妳瀆職,就罰妳在此跪上一日。」

  「是。」微語懷斂下眼答道,不去在意王后面上瞬間得意的表情。

  「妳,」王上又看向另名女官,「扶王后回殿休息。」

  「是。」瞬間又垮下臉的王后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了兩步,又回頭問道,「那王上今晚會來嗎?」

  「王后先回去休息吧。」王上並不願正面回答,確定一行人都離開寢殿了,他才站起身扶起微語懷。

  「王上?」懲罰的時限還未到。

  「為我著衣吧!」其實王后來到殿前時,他就因騷動而清醒,所有經過自然也都聽下了。

  只是在王后面前他不能過於維護她,這只會讓她之後的日子更難過。

  「是。」她拿起以往的黃衫,替他扣上頸邊的扣子。



  娶親當娶同心,在經過這陣子的生活後,他有了這樣的體認。

  這陣子的繪畫時間都在王后的阻撓下無法進行,不是夜夜來訪,便是相邀向母親請安,亦或偽病派人來請。

  不論他堅持回寢殿獨眠與否,夜宵後的時間都被佔得滿滿。

  為此他實在不免對微語懷感到抱歉,她為了自己精讀許多美術典籍,他卻無暇聽取,倒像是對她的捉弄。

  還想著今日定要排除萬難,回到寢殿時卻未見那道熟悉的身影。

  問過侍衛才得知稍早王后派人請走了微語懷,猜測著應是要讓王后身邊的女官學習御前女官的應盡事項,他就未再多想,取來奏章。

  午膳時,她未回,膳房另遣侍者擺盤,果然不若微語懷切合自己的習慣,他伸手想略為調整時,嚇壞了侍者,亦發現自己竟排不出那所謂習慣。

  直至晚膳時,殿內還是只有他一人。

  他決定擺宴至王后的寢殿,還想著這該不會是王后迫自己前去的新法。

  殿前的恭迎、膳邊的隨伺,他都未見到她的身影……

  在王后邊挾來一道蹄膀邊說著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擺宴時,他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御前女官呢?」

  「她呀,被我罰著呢。」又挾來一道美膳,品嘗過後她才回答。

  「罰?」

  「只是叫她奉杯茶又說了太溫要她換過,她居然就報復似地換了一杯超燙的茶壺,你瞧還紅著呢。」她獻寶似地放下筷子,亮著並無異狀的右掌。

  見王上沒有自己預期中的反應,她才又嘟著嘴說道,「王上都不心疼嗎?那個賤婢先是惹惱了王上又傷了我,不如把她趕出殿吧!」

  他面色不善地迅速解決晚膳,「我的女官自己處罰便是,妳日後別操心了。」說著他便招來一人,問到微語懷受罰的位置後邁步而去。

  他從未見過這麼落魄的她,一整天跪在碎石子路上,無膳無飲,連手上被燙傷的部分都尚未處理,膝上又染了血跡。

  登基以來,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無力。

  「王上。」看見那抹熟悉的身影,她硬撐著請安,聲音卻顯出無力。

  他扶住她,讓她得以移動自己僵抖的雙足,「為何要來?」自微語懷擋王后於外的那天起,她便處處針對她,其中或多或少藏了女人的嫉妒,她怨自己不能常待王上的寢殿而微語懷能。

  「王后命令,不能不從。」

  「那為何不讓人找我求救?」他從未想過,自己只是覺得不習慣的時間,她居然都被罰著。

  「王上總是盡力忍著不與王后衝突,我不能破壞宮中的和平。」因為明白王上為何這般勉強自己,她更不能這麼做。

  「為何要這樣為我著想?」御前女官所該做的只是服侍他的生活,但此刻她卻讓他的心,好暖。

  「因為我是『您』的女官。」這是她在殿中的驕傲,不為了御前的至高無上而是因為服侍著他。

  聽出她不同於以往的稱呼,他突然更加後悔。

  為何自己要自私地一一駁回為微語懷請婚的奏章,如果他知道她必須經歷這場磨難,他寧願讓她早些離殿,而非為自己承擔王后的妒意。

  「妳想離殿嗎?」如她當年所述,這次他再詢問她的意見。

  而她的答案依舊───「不。」

  上次的回答也許摻了些自私,但這次她更加堅定。

  王上的身邊向來都沒有別人,朝中眾臣的年齡都高了他一截,難有交心時刻,侍殿也總在殿外,只有自己一直處在他的生命中。

  她其實也知道,王后拼了命想扳倒自己,就是想在殿中安插自己的人力,方能與她裡應外合,所以她更不能在這個時刻離開,不能。

  「又是為了我嗎?」他問著,邊親暱地撥開她頰邊汗濕的髮。

  「也許我……」真的喜歡上王上了……

  她未竟的話倒在他的懷中,未完。



  再次睜開眼時,她已經回到自己榻上。

  換過衣服,膝上的擦傷與手上的燙湯都已經上過藥、包紮完成。

  微語懷虛弱地看了眼手上的傷勢後,才發現坐在床舖邊看顧自己的竟是王上,她連忙起身要行禮卻不慎壓到傷手。

  「躺下吧,別拘禮了。」明知道她看到自己時會是這個反應,他還是執意在床邊照護。

  「謝王上。」輕抬起傷手,她躺回個舒服的姿勢後,再好好地放回。

  「先用粥,再喝藥。」從昨日早膳後就不再進食的她,睡夢中還醒了幾次要水,但食物卻未嚥下。

  「是。」神智清明後,她也沒有再賴床的想法,在王上的幫助下坐正後,她伸手欲接過碗匙,他卻未給,「王上這般不妥。」

  隔牆有耳,王后若知道此景,一定會更加氣惱。

  「放心吧,殿內外都是我的人手。」他當然知道王后的技倆,他不會讓此事外流的。

  「那王上沒有政務要處理嗎?」雖說如此,她還是覺得難為情。

  「可先擱著。」他邊說邊杓起一匙魚粥吹涼。

  王上該不會要親口餵自己吧?向來總是服侍別人,而少被人服侍的微語懷大不習慣,「還是喚個女侍過來吧?」她真的擔待不起。

  「平日我病著的時候,不都是妳顧著我的。」現下交換一下也不為過吧。

  那是職責所在呀……雖然很想這般回覆,但湯匙已送來唇前,她也只能張口喝下。

  用著極緩的速度,她終於吃完一碗粥又喝下一品藥膳。

  在王上還貼心地拿來一方帕子後,她接過來擦了擦嘴,「謝王上。」

  「日後,沒有我的允許,妳不須理會王后的傳喚。」如果他的保護或疏遠都會招來王后的妒忌,那他自然選擇保護。

  「臣女不要特權。」如果此例一下,王后一定只會更加忌憚自己,更想趕跑自己而已。

  該說早猜到她的推托嗎?他本就不認為她會接受,「那至少在妳傷癒之前,推病不要出殿,就算王后前來,我也會讓侍衛替妳擋著。」

  「是,謝王上。」這回她便欣然接受,她現下實也沒有體力與王后斡旋。

  「好好休息,我晚些再來看妳。」王上摸了摸她的頭後,轉身回去處理那疊高堆的奏章。

  她伸手摸了摸還餘留王上掌溫的地方,同時看向王上的背影。

  冊立王后後,他們兩人的關係變了許多,她雖然喜歡這樣的轉變,卻心疼王上日漸消瘦的身影。

  但怎麼都不可能回到沒有王后的那段時日了……



  可他們怎麼也沒料到,即使微語懷不出殿,麻煩事還是會找到她頭上。

  一早王后才至寢殿恭送王上巡視礦坑,一刻鐘不到,她便宣稱由母后親贈的珠釵遺失於此。

  尋遍了王后今日所經之處皆未果後,她便懷疑起殿內女侍,一一搜過各護衛、女侍的房間依舊無所以然。

  爾後在王后隨伺女官的提醒下,她們將目標轉至微語懷身上。

  被懲罰後心生不滿的說詞一扣,讓她也找不出藉口推辭,反正她心中坦蕩也未踏出閨房,完全不怕搜查。

  可珠釵卻似插了翅般出現在她房中。

  她不想去懷疑誰被王后買通組織了這場戲,她只想笑自己,在殿中小心謹慎了三年有餘,卻敗在這種初階的栽贓之上。

  她不為自己辯解,淡然地接受了幽禁於此待王上發落的判決,不去看她面上得意的笑容。

  當王上接著消息趕回時,微語懷已被幽禁一日一夜,也被餓了一日夜。

  請過安的她難得直視著他的臉龐,「王上面容怎如此愁苦?」

  像是寫滿了自責,「我惱我保不了妳。」

  她不在乎自己會有什麼責罰,她只在意這個問題,「王上相信臣女嗎?」

  「信。」殿中他僅相信她是真心為自己而不為賞賜。

  但僅有他信卻沒用,他若不責罰她,王后與眾臣皆不會善了。

  甚至會有臣訴請要貶下她御前女官的身份,但只要她離開自己寢殿,他更不知道要如何袒護她。

  就算這次他想辦法還她清白,他們也不知道下次王后還會如何反制。

  洛錫曆制向採一王一后制,不可冊妃,雖說可另立美人,但其權力卻遠在王后之下,且此時若納她為美人極可能激怒了尚日將軍一派。

  見他緊鎖的眉頭以及對自己的信任,她便心滿意足,她大膽地伸手撫向他的眉頭,「王上便罰吧,臣女不懼。」

  伸手握住了她停留在自己臉上的手,最後他還是只有這個選擇,「出宮吧。」

  「臣女不願。」怎樣都好,她只盼留在他身邊。

  「唯有妳出宮,才能降低尚日一族的戒心,而且我不願妳再受任何委屈。」身為一國之王,他不能自私更不能冒險。

  所以他不能為了她放棄這場與尚日將軍角力許久的棋盤,他也不能放下蒼生不管,任性地擁抱她。

  他誓會鬥垮尚日一族,但不是現在。他能等,但他不願她等。

  隨侍王上身邊多年,縱使不涉足政事,她也知道甫登基來,尚日將軍始終是王上心中的一根刺。

  他欲去之而後快,卻不能選擇會影響民生的方法,綁手綁腳。

  她知道自己出殿是現下最好的方法,但她實在不願捨下他,也不願漠視心中滿滿的離愁。

  理智上最好的選擇,總是違逆著感性。

  她牙一咬,看向王上的眼,點了頭,「臣女悉聽王上安排。」

  從未這般看清她眼中情緒的他,忍不住一把拉過她,緊緊擁住懷中,「無論妳要什麼,我能給的我都會給。」

  「臣女不要任何賞賜,只有一個請求。」她稍稍拉開兩人距離,右手停在他的臉頰,「我……我愛羅。」她一直都想直呼一次他的名字,這般便足夠。

  他再次擁抱住她,緊緊,「懷。」

  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般親暱地喚著她。

  多希望時間就留在這一刻,再也不需前進……



  王后失物最終完璧歸趙,王上念及御前女官三年來無微不至的照顧,僅將其貶出殿外,未多加責罰,但罪及其父,連貶微語官員兩品,驅逐京外,轉任南方小郡縣官,無詔不得回京。


------


  獨身走在路上,微語懷看著天空灑下的陽光,不覺炎熱,只是直直望著。

  『不知道王上過得好不好,殿中是否也這般炎熱。』邊想著,她卻笑了,笑自己的入戲。

  不知道是不是看了太多穿越或宮廷小說,這些日子來她都作著一個關於一個王上與女官的夢。

  每晚只要閉上眼,情節就會浮現。

  隔了一日,情境仍會接續昨晚的段落,持續演繹下去。

  剛開始她對自己的夢境感到奇怪,後來她卻不希望這場夢結束。

  真的只是夢嗎?她不知道。

  但如果真的是夢,為何一場一景每張臉孔都清晰地讓她忘也忘不掉。

  但如果這不是夢,在歷史上她又找不到任何一段相符的朝代背景。

  她不再願意評價這是真是偽,也不願與人分享,就自己保留著這個故事。

  太陽又烈了些,她選了一條看起來較涼爽的路。

  繞著繞著,突有一個招牌吸引了她的目光,『襄信輕食館』。

  看著裡面溫馨的裝潢,與自己不趕的行程,她推開門進了去。

  「歡迎光臨。」我在櫃檯邊招呼著,指引她入住吧檯的位置後再問,「請問要用些什麼呢?」

  「有菜單嗎?」就如同每一個踏進來的客人,她問。

  我也一如往常地回覆,「襄信輕食館沒有菜單,只要妳說得出來的菜色,我都有提供。」

  聽我這麼說,她輕皺眉頭,似乎不太相信我能端出什麼高品質的東西,「就冰咖啡吧。」選了一個最入門的飲品。

  我也沒多說什麼,迅速沖泡後發現她還在座位上發愣,「想聽什麼歌嗎?」奉上飲品後,我問著。

  「都好。」她的回答還是如此簡捷。

  想了想,我開始播放最近正瘋的劇集原聲帶……


    停在這裡不敢走下去 讓悲傷無法上演 下一頁你親手寫上的離別 由不得我拒絕
    這條路我們走得太匆忙 擁抱著並不真實的欲望 來不及等不及回頭欣賞 木蘭香遮不住傷


  先是被旋律吸引,然後她細細地聽著歌詞,眼淚突然不停歇地顆顆落下。

  我抽了幾張面紙給她,正想換首音樂時,被她止住,「沒關係。」她吸了吸鼻子又問,「這是什麼歌?」

  「嚴藝丹的《三寸天堂》,」怕大家不太熟悉這位歌手,我再補充,「是《步步驚心》的插曲。」

  步步驚心嗎?她曾經看過那部小說,也聽說過大陸打算翻拍成戲劇,但向來對翻拍劇沒什麼信心的她沒有接觸,自然也沒聽過這首歌。所以也就錯過了這首與她的心境竟如此貼合的作品。

  「想聊聊嗎?」見她平靜了些,我問。

  「也沒什麼,」她還是沒說關於整場夢的前因後果,「只是突然想起了一個眼神。」只是聽著這首歌,她突然想起與王上訣別的那刻,他即使不說,卻掩不住悲哀的眼。

  那雙即使不願,還得親手寫下離別的眼神,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突然,門口的風鈴聲,阻斷了她的思維。

  順著我的目光,微語懷看向了玻璃門處,那是一個一頭紅髮的男人,還帶著一雙她熟悉的眼……

                                    《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ejFFLHPg7I
停在這裡不敢走下去 讓悲傷無法上演 下一頁你親手寫上的離別 由不得我拒絕
這條路我們走得太匆忙 擁抱著並不真實的欲望 來不及等不及回頭欣賞 木蘭香遮不住傷
不再看 天上太陽透過雲彩的光 不再找 約定了的天堂
不再嘆 你說過的人間世事無常 借不到 的 三寸日光 那天堂 是 我愛過你的 地方




《卷末雜言》認識了六年了耶!!!!!!!!!!!好久:)


相關作品;

  三寸天堂(上) http://sinonwso.blog.fc2.com/blog-entry-19.html

  囚困      http://sinonwso.blog.fc2.com/blog-entry-21.html

  自由      http://sinonwso.blog.fc2.com/blog-entry-22.html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NOOOO我都沒發現,原來我們認識有六年了嗎(驚恐
雖然好像我高中畢業後就很少連絡,連信件往來都只剩下聖誕賀卡,但灰色系果然還是灰色系,感覺好像完全沒有斷過一樣,好感動,希望與你們的友情能夠一直繼續下去,好愛你們。

不知道該怎麼評論這篇贈文,我現在能夠說出來的感想都非常膚淺,可是整篇看完第一個感覺就是-
「啊,是小襄襄的文呢。」
這種淡而扣人心弦的感覺,沒有寫出來卻流露在字裡行間的情感,是久違的小襄襄的文章呢。
最後也留給了我無限想像的空間,更回想起當年的襄信輕食館系列,這篇文章與過去的我們都帶給我些許感傷,參雜著絲絲甜蜜,謝謝小襄襄的贈文喔 : )

抱歉拖了這麼久才來,總覺得這些東西離我有些遠了,開始提不起勁閱覽與回覆,但是我還是支持你跟小雅雅喔/
期待你們的創作,以後也請你們一直陪在我身旁吧。(抱

嫿 | URL | 2012-09-10(Mon)18:33 [編輯]


Re: No title

妳現在才發現我們已經認識六年了嗎????????????
當年妳國三,現在都出社會翻滾這麼多年了呢,妳看看。
(btw.再兩個月,我跟雅就要認識七年了呢!所以六年其實也還好)

跟那邊回的一樣...........對不起,我就是不知長進。
所以認識妳第一個月&認識妳六年,我還是都寫出差不多的東西(遠目)
不過如果有扣到妳的心弦,我還是可以感動一下>//////<

我前一陣子有回去看襄信輕食館,
看到妳幾乎每一篇都有留言,還抱怨我一直騙妳眼淚真是太可愛了!
不過我關台以後這些就只有我自己才看得到了(←我超自私)

我知道妳現在只有寫信&玩噗的功能,居然我說一聲就來回覆,真是太愛妳了(抱

傅。允洛 | URL | 2012-09-10(Mon)20:20 [編輯]


六年很多了說,以我認識到現在的網友們來看的話。
當年國三、線在在社會上翻滾什麼的,哇喔聽起來超久遠其實也還好啊。

也不是不知長進,應該說你的風格沒有改變太多,但是總的來說,小襄襄的文章架構跟用字遣詞等等,都有lv up啊!
簡單點來說就是,小襄襄是把原先的技能升等,小雅雅感覺是去點了新的技能。(什麼爛比喻
整體看起來可能感覺差不多,畢竟都還是維持的淡淡的文風,可是認真看的話就會發現,現在的劇情完整度比以前高多了,文章修飾的也比以前好,還是有成長的呀!

快!開!台!啊!
我想關關不起來多悽慘啊!

我其實好懶的回覆,其實用噗浪聊天也常常會很懶,尤其是像是說一些很重要(譬如未來阿之類的)的事情,我很不喜歡用那種聊天式的東西去留,而且也不能確定對方在不在線/有沒有在看,重點是!就算用了噗浪備分,要回頭找到這個噗、翻到這個話題也超級麻煩,真的不比以前用PC留言板洗留言的時期...
不過既然用都用了就繼續囉,只得祈禱我以後還會記得我曾經跟你們討論過什麼XD
而且我這麼懶!就算要用其他的聊我也不一定勤勞的起來啦!哈哈哈哈哈!(被打爆

嫿 | URL | 2012-09-11(Tue)17:28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雖然小嫿嫿說真的比喻很爛,但我覺得簡單明瞭耶!!!!!!!
完全明白妳想說的意思了~~(是遊戲狂的意思嗎XD
謝謝妳的留言,讓我瞬間又增添了許多信心,自己看自己終究會有盲點呀,
而且在PC台的時候就是接受一堆人的謬讚(?)FC2又沒有人來留言,
好久沒有人針對我的文筆來說幾句中肯的話了~~
(雖然大學寫劇本的時候都會受人評論,但多半是劇情相關,不是文筆相關,所以更覺得文筆是個虛無縹渺、難以描述的東西)
雖然小嫿嫿一直說自己變懶了、寫不出東西了,可是還是講出這些很有條理的東西呀,妳還是很棒的 :)

就是因為現在人都懶,所以才流行這種微網誌、互動式的東西,
雖然說方便、容易和他人接觸,但心靈跟深度就少了很多~~
之前PC的好處應該是就算對方不在線上,因為是指名道姓,還是一定會回覆,
而噗浪,如果不是私噗的話,根本無法預期誰會來。
所以有溫暖窩真好呢~~~~~~~
然後小嫿嫿如果不小心忘記我們聊過什麼也沒關係,
我跟小雅雅都自恃自己記憶力超好,而且專記一些不重要的小事情,
所以灰色系所以枝微末節的事情,我們都會記得然後提醒妳的唷~~~~~ :)

P.S. 無論要用什麼聊都好說,不要逼我用RC或SKYPE就好,我依舊愧對我的聲音(掩面逃)

傅。允洛 | URL | 2012-09-12(Wed)01:29 [編輯]


No title

讓我撲抱你們,結束這回合!!!

原本是有要打留言的,但莫名的看著小襄的回言後,突然覺得什麼都被他講完,而且講的很美好,沒有我出場的必要了,所以還是抱一個好了!!!!
真是,你們兩個的言論怎麼可以如此動聽WWWW (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狂抱)

蕓夜 | URL | 2012-09-12(Wed)01:52 [編輯]


哈哈哈,對吧我走簡潔明瞭風>_O(並不是好嗎
嘛不是遊戲狂啦,就是有沒有玩遊戲都會懂的意思咩,讚啦w

謬讚那真的是...嗯...都沒人留言也很灰心,可是只是一堆沒頭沒腦的讚美也是讓人很困擾,果然還是需要來個評論中肯的人吧!
不過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中肯啦,就只是照我自己個人的感覺來說而已,如果能幫助到你們就好囉!
嘿嘿,我現在就是那個廣告說的「只剩一張嘴」,張口吃飯喝水然後講講自己做不來的評論而已啦,真的要我自己寫什麼的,我才不行咧w
所以小襄襄跟小雅雅真的超棒的,能夠把所想的化為文字、組成文章,好羨慕!

沒錯,心靈深度少超多,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嘛,所以就是以懶為要點在進化,所以......
相比起來,我真的真的真的很不喜歡FB說,一開始會覺得可以找到一些以前的同學,好像還不錯,可是用了一陣子(我高中用過),就完全打翻我之前的想法欸,尤其現在非常、完全不會想再使用= =+
可能是因為我算是很在意自己隱私的人吧,也不是喜歡拍照po上去分享給人看的,FB整個讓我很沒安全感,好像誰都可以查到我的資料(人肉真的好可怕),而且有好多人我都不想加,可是也不想被問為什麼不給加之類的,權宜之下我還是脫離FB了......
可是身邊用的人真的好多,我前幾天回去看,也有好多人在上面祝我生日快樂,問題是介面什麼的我已經完全看不懂啦哈哈哈哈,就讓我回個謝謝然後再度結束這回合吧(扶額

我真的覺得我現在越來越老人化了,很多事情都會很容易忘記,雖然學生時代也曾經會忘記一些重要的事情,但感覺現在很少動腦(咦)就變的更笨了XDDDDD
那就麻煩你們幫我記得那些不重要的小事情吧!
越說就越想聚會,而且一直想像未來的我們會怎麼樣之類的ww

用MSN也可以的,RC/SK其實也可以打字聊,或是你打字我跟小雅講話(爆笑

最後!小雅雅來撲抱吧!

嫿 | URL | 2012-09-13(Thu)11:37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也不知道是不是謬讚啦,但之前在PC的時候,就真的一堆人說我文筆好好、文筆好好,但是沒跟我說是哪裡好,我也不覺得我好,所以就很容易覺得別人是謬讚呀~
小嫿嫿應該也不能算是中肯吧,畢竟妳這麼愛我們>//////<
不過還是可以讓我們看到妳的感受呀~~

FB我最愛的就是社團功能,其他也是越來越沒FU。
連來連去的感覺誰都看得到我的消息或什麼的,
所以我也越來越少在FB上發表訊息(除了TAG人)
但是社團只有自己人看得到,也算是躲在自己的小世界啦XDDDD
然後也因為不愛用了,只要有聽過名字的我就加呀,反正我都不CARE了是吧~

未來的我們嗎......其實我連下個月都無法想像了(遠目)

啊其實我電腦因為6月重載,現在即時通、MSN、SKYPE、RC語音全部都沒有!
因為我前一陣子都用FB訊息取代其他聊天系統,就都懶得下載了XDDD

傅。允洛 | URL | 2012-09-13(Thu)15:55 [編輯]


No title

FB 什麼的 我也很不喜歡這種過於公告隱私的東西
我大概只會在那邊看朋友有提到我的狀態 或者 瞄到有興趣的話提問題 就會留言而已
我自己到是不會發文 (頂多是那種沒什麼意義 發出來也無傷大雅的東西WWW)
反正 我的發文和心情 全都是噗浪上吧WWW
FB上 有太多我不認識的人 還有我討厭的人 所以 我不太喜歡發WWW
然後這暑假也了解了社團的好處XDDD 反正 比較要好的 就是在私底下自己討論搂(就跟我們的私噗一樣)

不太認識的人 卻又想對我們加油打氣,講的話當然就比較簡略 真正會對文者評論的都是比較認識的人嘛 = ˇ =+
所以,其實我不太在乎這個 我只要知道 自己的文可以讓別人開心喜歡就好了WWW
如果真的需要評價 我就會找朋友 還有你們告訴我 指點指點 這樣
像以前我記得 小嫿、小襄糾正我的文裡面有很多贅字什麼的,我那時候 也都一一改掉了 現在更是比較不太會出現WWW

我希望我的技能 可以除了 文也能圖
(淦,我明明是設計科的啊!!←至從學了一堆電腦軟體廣告什麼之類的 還有周遭人都好強後 就一整個不太喜歡畫圖)XDD
雖然 還是有在練 但一整個還是想絕望的地步

襄兒,不忍對你說,你也太懶了 你連灌一個的動力都沒有 超想把你砍掉重練哦哦哦!!!
雖然我確實有了噗浪和FB後 其他聊天軟體都沒在用 就放任他們在那邊開著發霉XDD

(撲抱)
愛你們WWW

蕓夜 | URL | 2012-09-14(Fri)13:54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