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後記】洛錫王朝暨番外

  好久沒有寫後記這種東西了,

  好啦,我知道是太久沒寫出完結的東西了,不需要提醒我……(遠目)

  不過呢,好歹洛錫王朝(那來的系列名XD)也有四篇而且環環相扣,就一起寫一寫囉~

  不過為了避免暴雷,還是先寫一下洛錫王朝的成員好了。

  
    愛懷:三寸天堂(上)、(下)
    佐薰:囚困、自由

  靈感之初,就是點文囉,雅雅突然跟小嫿提到了友情週年賀文(而且明明是8月的事,怎麼6月就在提)

  也讓我想起了忽略好幾年的友週,又想起我與小嫿的紀念日是近在咫尺的7/26,就在噗浪開了一篇點文

  當時小嫿就給了我這一首歌《三寸天堂》,但不給我配對……= =


  應該是受《步步驚心》(三寸天堂是這部劇的原聲帶,文裡也有提到)的影響,總覺得這首歌就應該配古文,而且還是宮廷古文(我承認我很愛致敬XDDD)

  雖然沒有預設配對,但想到是小嫿點的文,愛懷這配對就這麼浮上來了,她之前是頭號粉絲嘛(雖然我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

  因為是風影之子的關係,我愛羅一直給我一種leader的形象,而微語懷因為她的初設定(應該說是登場作,不過那篇一直都沒寫出來,我也早就放棄了)是秘書型的角色,所以我便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王上與女官的關係


  再來,這首的歌詞這麼地悲傷,當然也要讓我的角色痛苦一下呀,不過王上這麼有權威的角色,要怎麼得不到愛情?我可不想像《步步驚心》一樣寫出一堆阿哥呀,所以只好來一個白目壞女人:尚日一族

  這靈感其實算是來自於《甄嬛傳》的華妃&年將軍吧:恃寵而嬌必自斃(亂湊成的詞,而且其實根本沒有寵)

  配合歌詞,故事一定要以悲劇收場,所以微語懷也一定得離宮,可是小嫿是一個超怕看悲劇的人,總不能慶祝人家生日還故意踩人家雷嘛

  所以我寫了11000字的夢,感覺就很欠揍&值得翻桌

  為了不要讓自己這麼討人厭,我決定以這個背景,寫另外一篇文章偷偷地補足尚日家的敗亡&微語懷的回歸

  然後我看到了這篇舊文:囚困。


  之前就有打算把一些報告上的文章改寫重貼在fc2上,也列了三篇,而這篇背景,根本就超符合呀!

  舊作裡的囚困其實是將軍&副將(是鳴人)現在修改成王上&將軍,

  也為了配合王上崇高的性格(為了民生都不要愛情,怎麼可能會胡亂興戰?)而新增了罌粟梗


  舊版囚困的留言裡一堆人跟我敲續集,可是我本來真的打算就讓籽薰這樣死一死呀!

  可是為了寫出新舊版的不同,我還是生出續集囉~順便以夢的形式,解說上篇中所謂的私心(我真的很愛夢)

  只是最後一段實在寫得不太好,就請大家笑納了,總之不會有續集再續集這種事啦!


  角色們性格與原作完全不像,我知道,反正這是古文嘛,不像是合理的(咦)

  我都已經那麼久沒寫同人了,大家就忍耐一下吧

  為此我也一直以王上&將軍在敘述兩位男主角,看著看著就請忘記他們叫什麼名字,也忘記這篇是同人吧(欠揍)

  總之洛錫王朝就是這樣誕生囉(歡呼)!!!!




番外:《在故事之間》


  「父親,女兒實在愧對你的期待。」即使已經遠遷至南方小郡許久,她對父親還是有說不出口的抱歉。

  「沒事,是我不該讓妳入殿,讓妳苦了這些年。」當初因他和相爺是同鄉,相爺膝下又無女,他才會在相談過後答應,從此即使逢年過節也難再相見,他其實已經後悔許久。

  「父親,女兒不悔。」相反地,她很慶幸自己曾經身為御前女官,還能待在王上身邊。

  「其實這裡景致很好,也不用像京中日日早朝,爹也樂得輕鬆。」亦不需提心吊膽,擔心又會遭誰陷害。

  爬得越高,跌得越深,尚日一族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嘛。

  如果父親看得開便好,「女兒為父親備茶吧。」

  「別忙,」他抬手止勢,「我還有事到縣衙呢。」

  「是。」她將父親送出廳後,回頭拿起筆墨與論畫的技冊,著手作畫。

  那段日子,她日夜研讀典籍,也添了興趣。

  受王上影響她亦考慮許久後才勾下一筆,畫才半成,木門便遭人叩上兩響。

  是父親回來了麼?她放下畫筆,打開門扉,抬眼,竟是他。

  她瞪大了眼,嘴半張著。

  他怎會前來?他怎能離京?太多的問號在心中,卻是無聲。

  而他也是靜靜地立在階外,半晌方開口,「我終於,能來見妳了。」



番外:《在故事之外》


  在許久之後,她才終於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我說明白。

  但我心中卻滿滿疑惑,「既然是happy ending妳那時候在哭什麼?」在放《三寸天堂》時她的眼淚真是嚇傻我了。

  還以為我又不小心地某首歌讓某個人心碎了,這種缺德事我也不想做太多次呀。

  「我那時候還沒夢到後半段嘛。」卡在這個段落,她當初也鬱悶了許久。

  我不得不覺得她很厲害,睡場覺、作個夢,也可以這麼有故事性,「那妳說後面還出現一個神女?」根本有種超展開的感覺。

  「是呀,將軍帶回來的。」

  「那後來神女怎麼樣啦?」神女耶,怎麼聽怎麼酷的名字,多年來擅說故事的我,不免好奇後段發展,神女應該會猶豫於兩國之間,不知道如何抉擇吧。

  「其實我跟她不太熟識,將軍帶她回國不久,她就選個兩國邊界之處住下,後來將軍也就在那囤營練兵,有要事才會回京。」

  「妳夢真的記很熟耶。」我忍不住再次讚歎。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好啦,其實我自己有稍微捏造一點點啦,有些地方是用猜的。」

  果然呀,想著,我視線看向門外,那個人,不是微語懷第一次來店裡時遇到的人嗎,她那時候還超激動,「那他是?」

  「他長得很像我夢中的那個人。」邊說,她臉上其實有些害羞。

  我看看在門外等待的他,又看看她臉上的表情,不是吧!「既然是happy ending,你們怎麼還會遇上?」

  她看看門外,甜甜地說「他說,應該是因為他是個良君吧。」

  等等,他說?這代表他也知道或者作過這場夢囉?也、太、犯、規、了、吧!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