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贈雅】點文;找尋自己


  【類型】:同人

  【背景】: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時代】:當代,11集後

  【配對】:常陸院光 X 常陸院馨(親情向)


------

  『哎呀呀!今天怎麼也這麼可愛呢!好像洋娃娃呢!綁藍色緞帶的是光,粉紅色的是馨,對不對?』

  『才不是呢!都已經這麼大了,還一天到晚搞錯,真笨。』

  『對不起呀,你們兩個實在太像了……』

  『嗯,姑姑倒是跟青蛙很像。(呱呱)』


  那些人到現在還分不出我們誰是誰耶!誰是光,誰是馨,我們卻從來不會弄錯!噗,大人好蠢哦。

  「所以你是光還是馨呢?」從小到大,不知道被問過幾次,不論是難得獨處的時候,還是兩個人膩在一起的時候。

  不是我那個人就是光,不是光那個人就是我,這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那些一直發問的人,真的試過辨認出我們,不然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不過算了,認不得也無所謂,我們不在乎,我們的世界只要有對方就夠了。

  那些想跟我們家套關係的笨蛋,刪除。自以為善解人意、施恩行善的笨女生也刪除。只會看外表的蠢大人,全部腦內刪除。

  其他人就只是玩具,都不重要。

  果然沒有任何一個玩具能在『猜猜誰是光』的遊戲中勝出,算了反正我們從來沒指望過那些笨蛋。

  「那為什麼你們還會流露出悲傷的樣子呢?」初二那年,懶得繼續與殿下遊戲,也以為他會就此放棄邀我們共創什麼男公關部的想法,沒想到他竟然再次出現,還說出這麼一句話。

  我們就是這麼矛盾,明明渴望別人能夠分辨我們,卻又害怕以個別的個體獨立,所以一次次玩著『猜猜誰是光』的遊戲,卻從不願意給別人肯定的答覆。

  直到我們鼓起勇氣,說服自己只是玩玩而已地打開那扇門、櫻蘭高校男公關部的大門───



  南校舍的最高層,北側走廊的盡頭,第三音樂室,推開門就是一個愛情殿堂。

  擁有充足財力、時間和美貌的六名高等部男子,以及因為欠債而被迫加入的一名庶民女子,在這裡日日優雅地招待女生們的一種華麗遊戲。

  不過現在休業胡鬧中,雖然不休業的時候他們也是在胡鬧……鳳鏡夜(2-A,副部長、店長暨實際運作核心)手上邊抄寫邊想著,完全不受角落鬧劇的打擾。

  常陸院光(1-A)、常陸院馨(1-A)一左一右地搭在藤岡治斐(1-A)肩上,「這學期治斐想選什麼課呢?」光先開口「反正都要選了就選一樣的吧,」馨再補上,「因為我們是同班同學呀!」光、馨同聲,雖然是跟治斐說話視線卻停留在須王環(2-A,部長)身上。

  「選藝術鑑賞課如何?」受家族影響而擅長美術的光建議。

  「完全不行。」治斐擺擺手,她不擅長美術更別說是鑑賞了,這種課果然是這種有錢學校才開得出來。

  「不然法語會話課如何?」馨看著待選表格,再指出一個選擇。

  「那種課程我教就可以了,我不只是治斐的爸爸也可以當治斐的老師哦。」環湊在治斐的面前,興奮地推銷自己。

  「不用了。」治斐退後一步,伸手把越湊越近的環推遠一些,法文太麻煩又不實用,對於考取律師沒有幫助也就不想費心。

  「不然我們也選一樣的課吧。」環不屈不撓地改湊到馨手上的清單,馨卻快速抽走並塞進等待的光的手裡。

  「殿下可是學長,就算選一樣的課也不同班哦~所以治斐就交給我們吧。」光跟馨一邊說,還故意貼近治斐的耳朵。

  「為什麼我親愛的女兒是跟這兩個惡魔同班呢?」環邊說邊想盡辦法拉開越越黏越緊的雙胞胎,他們卻抓著治斐整間教室地跑。

  一旁的椅子上,埴之塚光邦(3-A)又挖了一大口蛋糕,「今天部裡還是一樣熱鬧吶,崇~」

  「嗯。」銛之塚崇(3-A)邊應允,邊又為他倒了一杯紅茶。



  原先封閉的他們因為男公關部開闊了很多,尤其是在同班但沒有往來的治斐闖入又打碎了花瓶後,有了更劇烈變化。

  剛開始會刻意親近她只是因為殿下實在太誇張,只要對治斐作出親暱一點的舉動,或者重述一次他們不同屆的事實,就可以看到殿下一下哭一下笑一下躲到角落種香菇的可笑模樣。

  可是在不知不覺間,治斐竟變得比他們想像的還重要。

  他們會為了能參觀治斐家而假裝吵架,為了不刺激她的庶民身份就戰戰兢兢連話都不敢亂說,甚至發明了好幾個以她為題的遊戲與殿下競爭。

  治斐突然變得太重要,重要到可能破壞男公關部的平衡,殿下一定也是發現了這點,才會以家族設定作為預防。

  但光顯然就沒發覺,所以在輕井澤民宿裡,他才會這麼幼稚又直接地表達出自己的不滿。

  是時候了,該讓自己和光的世界更擴展一些,所以他設計了一場光和治斐的初次約會。

  『你這個用意是很好,但如果因此開啟了光的戀愛自覺怎麼辦?』鏡夜學長的那句話,著實讓他苦思了好一陣子。

  『以光而言,還早吧。』雖然當時他開朗地這麼回答,心裡還是有著不安。

  會在雷雨夜因為吃醋而拋下治斐的光、會在試膽大會上不顧一切尋找著自己的光,要有自覺,還早呢!

  但他還是日日猜著,如果光終於發現了會怎麼樣?

  以往他們總是喜歡同樣的事物,喜歡的東西再多買一個或者一人一半就好,可是獨一無二的人呢?

  如果光發現他喜歡治斐,更發現自己也喜歡治斐時,該怎麼辦呢?



  在體育祭後,光因為治斐越來越在意殿下時開始感到生氣與疑惑。

  終於還是發現了呀……馨邊這麼想著邊告訴他是因為他喜歡上治斐而嫉妒殿下。

  沒想到光大受打擊不敢置信,馨為此自責不已只能躲去埴埴學長家,光也順勢躲去銛銛學長家,然後才驚覺自己也許太過任性,甚至沒發現馨的心思。

  各自沉澱了一夜後,他們在學校的互動還是很尷尬,光甚至不想傷了兩人和氣地說要把治斐認作養女,這樣他們依舊可以三個人好好地生活在一起。

  然後讓自己日日看著光現在這樣虛偽又退讓的笑容嗎……馨想著,開口的卻是另一番話,「我不要,如果光的感情這麼隨便的話,絕對不要讓給你。」

  聽完這句話的光,跑回家後行李收收就又躲到銛銛學長家了。

  而馨則又回想起埴埴學長問過的那個問題,『先不要考慮光光和環環,馨馨想怎麼做?』

  他做了決定,也刻意和治斐一起疏離了光幾天───

  「埴埴學長,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飯後又吃了兩個大蛋糕的埴埴學長在馨的叫喚下抬頭,最近為了光和馨的事情煩惱,讓他食慾不振地少吃了一個蛋糕。「明天幫我帶光到庶民遊樂園好嗎?」

  距離馨所承諾的日子只剩一天,所以「馨馨已經決定要怎麼做了吶?」大略和埴埴學長解釋計劃後,他的表情並不認同,「馨馨不是說會為了自己好好做決定吶?」

  「我是為了自己啊,因為我不想再看到光傷心了,我想讓光正視他自己的心情,也跟治斐把一切都說清楚。」

  他喜歡治斐沒錯,但光更重要,只要光能夠開心,也會是他最快樂的事,他並不是在退讓,而是個選擇。

  「馨馨!」埴埴學長突然撲了過來,熱淚盈眶地摸著他的頭。

  雖然他並不認同這個方式,可是這是馨絞盡腦汁才想出來的結果,他一定會盡力幫馨完成。

  馨愣了一下,其實並不習慣被別人這樣摸頭,尤其是看起來比任何人都年幼、可愛的埴埴學長。

  可是經過這一次,他才發覺埴埴真的是學長呢,他是這樣地包容自己、關心自己,有個學長真好,「謝謝你,埴埴學長,而且還打擾你這麼多天。」

  「下次還要再來哦,跟光光一次來吃蛋糕。」



  跟治斐告白並且解釋完一切,再送治斐回家後,馨終於來到銛銛學長家。

  站在門口,他其實有些緊張,為了要讓他們兩個人更獨立,並且讓光不再顧慮自己地勇敢追求治斐,他用了一種近乎破壞的方式。

  就算被討厭、被恨都無所謂,只要光能展開他自己的羽翼就夠了!

  雖然是這麼想,但踏進這裡、面對一切還是要有勇氣呀……怕再也回不到過去的樣子。

  和埴埴學長、銛銛學長打過招呼後,他打開光這幾日借住房間的拉門。

  「你來做什麼?」獨坐在黑暗中,光才瞄了一眼門口就又別開臉。

  「我來和好的。」他果然沒好氣……「還有,」他突然親了一下光的臉頰,「分你一點失戀經驗。」

  光又驚嚇又狐疑地看著馨,「光,我向治斐告白……失敗了。所以接下來光要好好加油哦!」

  「……你在說什麼呀?」光先是不解,然後突然想起來不久前那片馨讓給他吃的餅乾,「難道你都是假裝的,好讓我沒有顧慮地去追求治斐?」

  光看馨沒有否認,更是生氣地拎起他的領子,「開什麼玩笑!你以為我這樣做就會高興嘛!為了自己方便就利用治斐嗎?你這樣才叫做隨便!」

  「你說得對……我是喜歡治斐,但是沒有那麼強烈,」馨邊說著,光便漸漸收開了掌勁,「看到殿下跟治斐在一起,我不會生氣但我會關心你,看到你跟治斐在一起,我也不會生氣反而會為你開心。所以,加油,光,我支持你。」

  光力竭地抱住馨,因為兩人心結終於解開而放下心,但對馨而言,卻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有解決……

  先向埴埴學長、銛銛學長道謝與道別後,馨拉著光離開銛銛學長家後才開口,「回到家後,來洗個好久沒一起洗的澡吧!穿一樣的睡衣,把枕頭排在一起,一起睡吧!然後……從明天起,就一人一間房哦?」

  「馨!」光不解又生氣地喊了一聲。

  單看這表情,馨就知道光是疑惑又害怕自己還記掛著剛才的事,「光,我想這是一個好機會。我一直在想,我們其中之一要是有了重要的東西,就該這麼做……我們要拓展世界,讓更多的人能夠分辨我們,要學習自立,即使單獨一人也能好好地過。」看出光想要反駁這個說法,馨才急忙將話題轉至光正煩惱的戀愛問題。

  隔夜,當馨起床,光已經染了一頭墨藍色的髮。「我早上想到的主意,就自己一個人染了,算是染得不錯吧!」

  「為什麼?」除了那次假裝吵架,他們其實都沒換過髮色。

  「馨,如果要讓別人能夠分辨我們是獨立的第一步,就只要像這樣改變外表就行了。過去我們總是怪別人,但其實是我們沒有努力讓別人能夠分辨吧,以後要分房間或分別接客都可以,但是,就算這樣我們身為雙胞胎的事實也不會改變!」想了一晚上,光終於想清楚馨的想法以及要如何應對,「如果我們一直依賴對方,根本不會有人把我們看在眼裡,但是強迫自己分開生活就算獨立嗎?我們不要依賴,之後只要互相影響就好了。」

  一刻馨落淚了,煩惱又強迫了自己這麼久,卻沒有光這一番話來得明瞭。雖然他破壞了很多,但他們懂得了更多。

  他們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但是他們之間的連結強勁無比,誰說這樣的他們,不獨立?



  學期即將結束,相賀和清(1-A,班長)、倉賀野百華(1-A,副班長)又在講臺上主持並票選本學期結業典禮後的班級企劃。

  徹底談開之後,馨決定要擔任光的戀愛顧問,增加他跟治斐的相處機會。可是都要放寒假了,假期一但開始光的優勢就會瞬間被殿下追上,在這個關鍵時刻還是設計個能讓他們更親近的遊戲吧。

  「我們來舉辦趣味競賽吧,」馨舉起手提議,「設計一些有趣又有互動性的遊戲項目。」

  聽完馨的提議幾個同學議論紛紛,「可是這樣不是跟上次體育祭很像嗎?」、「我運動神經很不發達耶……」

  雖然光也投去個疑惑的眼神,但還是默契地配合,「上次用座號分組硬把我們拆開,實在太不盡興了。」

  「我一直好希望能跟光同一隊,玩這些遊戲。」馨看向一邊,刻意故作嬌羞。

  光則快速走到馨的面前,一把抱住他,「我跟馨永遠都不分開。」

  「喂喂。」坐在兩人之間的治斐,佔盡了最好的角度,卻翻了白眼,制止聲也淹沒於群起的尖叫聲裡。

  《男公關部出差服務中!》

  因此在全班女同學的同意與脅迫之下,1-A還是採取這個班級企劃。

  但是為了避免與體育祭太過雷同,改設計成野蠻遊戲,每一關卡都有不同任務,以組別方式闖關,完成任務則擲骰子決定下一關,最先到達終點者獲勝,是一個兼具實力與運氣的遊戲。

  而因為同學要一半分作關主、一半分作闖關者,競爭性比較不足,班長還特地找1-C合作,為了這少數能贏過1-A的機會,他們當然答應了。

  「我還是選關主好了。」在倉賀野詢問每個人的意向時,治斐就這麼毫無衝勁地回答。

  「治斐當然要跟我們一隊闖關呀。」光的大掌又搭上治斐的肩,然後是馨的,「對呀,我們三個人感情最好了。」

  治斐本來還是想拒絕,但看著眼前越湊越近的兩張臉,就算拒絕了,他們還是會演戲或假裝吵架地自己不得不答應吧……

  在她認份地打算答應之時,光馨又提出了一項『利誘』暨『威脅』。

  「聽說這項遊戲勝利的話,可以吃到金槍魚中段壽司呢。」

  「你知道嗎?居然有人沒吃過金槍魚呢,實在是太落伍了吧。」

  在光馨的嚷嚷之下,幾位女同學眼露同情的眸光,「真的嗎?治斐同學也太可憐了吧。」、「如果是治斐同學來闖關的話,我一定會讓你輕鬆過關。」、「治斐同學來我這關吧~」、「來我這關、來我這關。」

  在這種狀況之下……「好啦,我答應。」她也只有這個選項。

  「治斐果然拒絕不了金槍魚呀!」光馨得逞地擊了個掌,開心地笑著。

  「並不是好嗎?」但治斐的這句,已經沒有人理會了。



  「我真的不能參與嗎?」結業典禮後,環可憐兮兮地看著治斐。

  擋著治斐前面,光搶著說,「當然不行呀,殿下又不是我們班上的。」不是自私地不讓環接近治斐,而是已經習慣這樣的互動。

  馨也一樣沒打算改變態度,「殿下明年留級當我們同學再說吧!」

  「殿下就去參加自己班上的活動,我們先走囉。」然後兩人一前一後地拉走治斐。

  叫不回他們,環只能回頭裝可憐,「媽媽,兒子要拐走女兒啦~」

  鏡夜依舊在手邊的本子寫了寫,然後笑著開口,「今天的班級活動是你提議要一起做捏麵人,我才請來這麼多師父的,你應該沒忘記吧?」但眼神中透露的警告含意讓環不寒而慄。

  「我、我、我當然記得呀,我們回教室吧。」



  光馨治斐三人的闖關比想像中順利,不管同學們──尤其是女同學們──原先設定了什麼,只要看到治斐的笑容、或者雙胞胎的禁斷戲碼,就會瘋狂尖叫,然後把過關條件設成喝杯茶、吃塊蛋糕就能通過。

  雖然輕鬆簡單,但就是容易內急,趁治斐又跑一次廁所,馨連忙找光串通,「等一下我會想辦法溜掉,你自己好好把握。」

  「啊?」光愣了一下,「把握什麼?」

  「當然是跟治斐的相處時間呀,」光就算有了自覺還是好呆呀,馨忍不住感慨,「記得不要再隨便拋下人家,還要好好照顧她哦。」

  前科累累的他實在沒有臉駁斥,「嗯。」

  等到治斐回來,他們才繼續往前走,下一關是1-A兩位男同學負責。

  「只要玩完兩人三腳障礙賽就可以通過這關。」簡單解釋後,他們忍不住感嘆,「光和馨玩太犯規了啦,根本輕而易舉。」

  他在等的就是這個!「欸,抱歉,我突然很想上廁所。」一說馨就快速地走原路回去。

  「奇怪,如果想上廁所,剛剛幹嘛不一起呀?」對著馨的背影,治斐不免有些疑惑。

  「是呀。」馨這招這麼明顯,怎麼可能不會曝光呢……他忍不住撫額。

  「那我們就等一下吧。」不然她跟光手腳長度差那麼多,也玩不起來吧。

  所以當馨回來時,看到的就是別組在闖關而光和治斐靠在牆邊等待的樣子,幸好他還預備了一招。

  他裝作右腳微跛,一拐一拐地走回兩人身邊。

  「馨,你怎麼了?」光連忙著急地趨上前去,不是只是找藉口離開嗎?怎麼一回來就受傷了。

  「剛剛急著回來,不小心跌了一下。」邊說,他邊暗示了光一個表情。

  「那不管遊戲了,我們扶你回去休息吧。」治斐一向不是個重勝負的人。

  「不行~」早就猜到治斐會有的反應,馨從容不迫地應道,「我們都要贏了,不可以隨便放棄。終點那裡有醫護室,班長也在那邊留守,我去包紮一下馬上找你們會合。」

  治斐看他這樣,忍不住心裡有些懷疑,「馨,你要快點回來,我們在下一關等你。」但既然光都這麼說了……「小心一點哦。」

  「嗯。」說完,馨又繼續一跛一跛地離去。

  目送馨的背影離去,治斐拿過綁腳繩幫兩個人繫上,「咦,妳要玩哦?」他還以為治斐不會這麼好說服。

  「我是不知道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不過看在你們才剛吵過架的份上,算了。」就配合他們吧。



  本來只想隨便找個地方打發時間,可是怕治斐等一下問,還是去找班長吧,不過裝跛實在太累了,他換作手傷還灑上隨身攜帶的假血。

  果然才出現在總部,班長就嚇白了臉,「馨,你怎麼了?」光換了髮色以後,就鮮少有人將他們錯認,「鳳學長家的醫院來了幾位醫生,先去包紮吧!」

  跟鏡夜學長扯上關係的話,殿下就會知道,也瞞不住治斐,雖然裝受傷過好幾次,但這次不方便交代理由,還是算了。

  「還是,我家的家庭醫生有來待命,讓他幫你好嗎?」1-C的委員長也是部裡的常客,關心地問著。

  「沒關係,」身為小惡魔代表,馨不需要特別笑容可掬,「校醫在,就不用麻煩他們了。」

  一直以來,光馨可以說是跟第一保健室的校醫可以說是合作愉快。

  不過,看看旁邊設置的特別醫護棚,是第三保健室呀……他應該也沒那麼不識時務吧。

  掀開臨時搭成但奢華依舊的帳棚門簾,內部還架起了空調,舒服地在這裡久待也不成問題。

  辦公桌後只坐了一個年輕女生,還穿著櫻蘭高中部的制服,而本來恬靜的她一見到他的傷勢就緊張地站起身。

  她拿出一雙衛生手套,「校醫等一下就回來,我先幫你止血。」

  「不用了。」他走到旁邊的洗手台,將假血全數洗淨,「可以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看了他一眼,她將拋棄式手套丟進垃圾桶中,坐回座位,「登記就可以。」

  坐回她眼前的位置,等她拿出紙筆登記的同時,他瞄到桌上寫著『1-C 樺森虹』看來應該是C班派出的醫療志工吧。

  「姓名?」

  自從光染了髮後,其實已經很少人問過這個問題,「常陸院馨。」

  「班級是1-A?」

  「嗯。」

  登記好時間後,她再問,「受傷的部位是?」根據傷口實在難以判斷。

  「右腳。」他笑嘻嘻地回答,很期待她的反應,是緊張地再來檢查傷口,還是終於發現自己在騙人。

  不過,她只是筆尖在紙上停了一個略大的墨漬,然後依字寫下。



  假期開始,寒假期間部員各自旅遊,也有相約去治斐家突擊檢查,然後新的學期又開始。

  走在走廊上,馨的腳步拖得很慢,「馨───」走廊前端有一張格外燦爛的笑臉,和大幅搖擺的揮手姿勢。

  突然有一種很不想承認認識他的感覺……不過他還是跟著走廊全體同學的視線一起來到他面前,「嗨,殿下。」

  「你們換教室呀?」然後開始前看、後看,「咦,光呢?」

  「光跟治斐在一起,我東西忘了回教室拿。」不過當然是藉口。

  什麼?女兒居然跟光獨處,這樣根本是羊入虎口啊!!!!女兒,快回來~不過馨在好像也沒有比較好,女兒怎麼會跟這對惡魔雙胞胎同班呢~~~~

  「喂,你都說出來了。」看殿下又在角落上演著腦中小劇場,馨阻止不了只希望鏡夜學長能夠出現帶走他。

  但大家只是圍繞在旁邊,沒有人有辦法阻止環,更沒人想錯過這齣戲碼。

  只有一個人,只投了一眼,腳下的速度卻絲毫未減地離去,那張臉有點眼熟,冷靜的樣子也不陌生,記得是1-C、1-C的……他想不起來名字。

  「是朋友嗎?」回過神後的環,看馨觀察了他許久,但以他自詡的超強記憶力,並不記得她踏入過男公關部。

  只是寒假前的班級活動上見過,好奇一下她的名字,不記得也就算了,「不是。」

  但在聽到馨的回覆前,環天生的公關魂已經燃起,「這位美麗的小姐,願意收下這朵玫瑰嗎?雖然它比起妳的美麗還是失色太多。」

  她看了看左右,確定環是跟自己說話以後才回看向他,「有什麼事嗎?」卻未收下那枝玫瑰。

  「請收下我的心意吧。」他再把玫瑰湊至她眼前。

  她還是覺得莫名其妙,「請問你是?」為什麼要在這普通的日子送花給她。

  「我是妳一直在等待的王子。」

  她愣了一下,決定乾脆把玫瑰推了回去,「我沒有在等待的人。」

  看到這裡,馨才感了興趣,「他是男公關部的殿下,須王環。」

  「男公關部?」她還是微笑搖了搖頭,「抱歉,我還是不知道。」

  見環因為體認了這個事實,而震驚地僵在一旁,馨忍不住落井下石,「殿下還說要迷倒全校女生呢,根本就不可能。」

  直到見到不遠處閃著鏡片而來的男子,他才噙著眼淚跑了過去,「媽媽,居然還有人不知道男公關部,而且她還不收我的玫瑰。」

  「我們的普及度本來就沒那麼高。」鏡夜調了調眼鏡,這方面他早就已經作過調查,「快上課了,回去教室吧。」

  「媽媽!」環拉了拉鏡夜的衣角,十足可憐兮兮。

  「知道了,我會專程請她來公關部一趟的。」還好他剛剛已經從側影認出了她的身份,想個名目並不困難,倒是馨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他轉頭看向他。

  「殿下就交給你了,鏡夜學長。」終於可以擺脫殿下了,他樂得輕鬆,「我先去上課了。」



  「樺森虹,高等部1年C班,父親曾經是鳳家的醫生,約莫十年前獨立執業,母親是位新銳畫家但已經過世。」鏡夜在調查後向大家解釋。

  在白板上安排好一切後,環總算奪回主導地位,「對於這次的計劃還有問題嗎?」

  「沒有。」混合了幾個聲音和不同情緒,但全體部員的目標一致。

  約在教室門口,在見到樺森虹的那刻,鏡夜笑臉盈盈,「麻煩妳了,樺森小姐。」

  「沒有,是我要謝謝你們邀請我。」雖然她聽到這個社團名稱時愣了一下,也不知道為什麼能成立。

  她是高中後才轉來櫻蘭,為了練畫每天下課就趕著回家,沒有參與過社團活動也不怎麼跟同學往來。

  不過來邀請自己的鳳家她聽過,父親之前曾經在那裡工作,也提醒過她鳳家三子正就讀櫻蘭高校二年級,如果遇上了絕對不能失禮。

  「今天我們停止部上活動,請妳為我們每位部員各畫一張肖象畫。」用這個方式讓她願意到公關部,後續就看環怎麼展現魅力了。

  「好的。」

  跟鏡夜一起踏入男公關部後,即使沒有營業,現場還是不知道從哪裡飄來很多玫瑰花。

  坐在單人沙發上,環領著全體部員,「歡迎光臨男公關部。」

  「呃……你們好。」

  「妳就是小虹嗎?」一個嬌小又可愛的男生,蹦蹦跳跳地來到她面前,「妳要先吃蛋糕嗎?」

  本想著來工作的她,愣了一下,小虹……蛋糕……?「不用了,謝謝。」

  「妳不喜歡蛋糕嗎?好可惜哦……」一聽到她的拒絕,埴埴學長馬上嘟起嘴巴、泫然欲泣。

  不知道是不忍心,還是後面那個高大男子不小心目露兇光,樺森虹連忙改口,「一塊好了,謝謝。」

  優雅地吃完蛋糕後,她拿了手帕擦擦嘴後,開始整理起今天特意帶來的畫具與畫架。

  「請問是由誰……」本來想回頭問鏡夜,該由誰開始作畫,但才回頭就看到沙發椅上有人已經開始搔首弄姿。

  「這個姿勢好嗎?還是這個,」連擺了幾個姿勢後,他忍不住以手背靠在額上,「難道太帥也是一種過錯嗎?」

  「不過殿下,人家根本沒有在看你。」光不大不小的音量正好讓環聽見。

  「而且這樣的陽光、髮色、笑臉,搭配起來好像有點刺眼哦。」馨以專業的口吻評論。

  「該怎麼說呢?」治斐在旁邊也思考了一陣,「啊,就是太容易膩了。」

  大受打擊的環,忍不住向鏡夜尋求慰藉,「媽媽───」他卻只是在旁邊的桌椅上認真寫著東西沒理會這邊的情況,所以他只能將希望改放到還低著頭的樺森虹身上。

  才抬起頭,她就感覺到狀況好像不太對,看看左右,她還是決定不要淌入渾水、拿起畫筆,「換個姿勢好嗎?」

  畫完環以後,他們請治斐陪一陪樺森虹,就拿著畫作閃到角落去。

  「很帥吧。」環繼續擺著自己剛才的姿勢,與畫作對照。

  「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吶?」認真地看了看,埴埴學長還是這麼認為,銛銛學長也有同感,「嗯。」

  「好像畫得不太像殿下。」雖然身形跟姿勢是殿下剛剛的樣子,不過神韻那些差多了。

  在光之後,馨繼續苦思但還是沒什麼想法,「但又像在哪裡看過。」

  「馨也這麼認為嗎?」聽到他這麼說,光又重新開始思索。

  鏡夜不知道什麼放下筆記本,改而拿過一台筆記型電腦敲打著,「樺森青燕,一名過世的新銳畫家,也是樺森虹的母親,你們看看這幅畫。」他轉過營幕分享給大家。

  「這個構圖還有畫風,」最擅美術的雙胞胎簡單地比對一下,「根本和殿下這張一模一樣呀。」

  「所以說小虹是在抄襲吶?」埴埴學長抱著小兔說。

  但鏡夜搖了搖頭,「不如說是仿畫,據我所知,她父親似乎相當懷念亡妻,一直想把女兒培養成像妻子一樣的畫家。」他移回電腦又搜尋了項東西,「這是樺森青燕的照片。」

  「長得好像小虹。」不只是母女間的遺傳,就連打扮也是一樣。

  「她一定備受期待、壓力很大吧!」看著鏡夜搜尋出來的東西,環忍不住感慨,「各位───」

  就在鏡夜以為環又要下令大家進行什麼作戰時,馨突然打斷,「殿下,我有個計劃。」

  「馨一定很想幫助她吧。」光伸掌拍了拍馨的肩膀。

  樺森虹跟過去的他們好像,過度依賴親人甚至失去自我。

  「那就看你們的吧。」



  「嗨,我是常陸院馨,」中午時,他特地走到南校舍的1-C找樺森虹,「還記得我嗎?」

  「嗯。」她點點頭,不只是男公關部部員的身份,班級企劃那天的事她也還記得。

  「為了感謝妳上次的幫忙,請妳今天放學後再到第三音樂室。」企劃已經安排完成,所以來邀請她。

  上次才畫完環,他們就請她回去休息,其他作品再另外約時間,還以為是不滿意她的作品,「可是我今天沒帶畫具。」

  「今天不需要,那我們就說定囉。」才說完,馨就趕快離開,免得被她想到什麼理由回絕。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她的確是來不及拒絕,只能赴約了。

  再一次爬到南校舍的最高層、北側走廊的最盡頭,要不是這兩次邀約,即使在南校舍念了兩學期的書,她也不會爬上樓來。

  在教室前,只有治斐一個人在外面等著,「樺森小姐。」她點頭致意。

  「你好。」

  雙方打過招呼之後,治斐又繼續解說,「為了感謝妳對男公關部的幫助,裡面已經設計好三道關卡,只要成功通過就可以獲得我們精心準備的禮物。」

  治斐的語氣好像在背書呢,雖然不明所以,她還是首肯,「我知道了。」

  推開大門,裡面擺了三組桌椅,還寫上了數字。她依照順序,先走向了一號桌,坐著的是請她吃蛋糕以及不小心面露兇光的兩位男子,不過她記得上次他們並不是兩位都是黃髮。

  「猜猜誰是honey學長?」一稚嫩一成熟的聲音同時說著。

  身高、長相都差別這麼多的他們怎麼可能會被錯認,雖然她對公關部的成員不是那麼認識,不過上次吃蛋糕時曾經聊上幾句,「是你吧。」她指向不滿150公分的那位。

  「答對囉,要吃一塊蛋糕嗎?」被指的那人再次興奮地邀請。

  「謝謝。」這次她也學會不再拒絕。

  吃完蛋糕,她走向第二號桌椅,坐著的兩人都扮成鳳家三子的模樣,他們的身高相近,兩位也都戴上眼鏡,「猜猜誰是須王環?」

  刻意都扮成鏡夜卻要猜誰是環?雖然乍看之下有些難認,不過眼神差別太多了,鏡夜精明而環太過單純。

  「是這位。」她指出上次的作畫對象。

  不知道環從那裡又變出一朵玫瑰花,「收下就可以到下一關囉。」

  「謝謝。」她繼續往下一關前進。

  「現在來玩猜猜誰是光的遊戲~」光刻意染回了跟馨一樣的頭髮,又講出慣例的台詞。

  最後一關是要猜出雙胞胎嗎?沒有相處過其實很難。

  她認真地看著兩個人,甚至麻煩他們再多說幾句話,可能是沒想要刁難她,他們真的乖乖配合。

  認真地看著他們講話的神情,雖然對兩個人都不熟悉,但一個是全然地陌生、一個卻曾經幾次與自己互動,也許她該慶幸自己只跟其中一人來往。

  「你是馨嗎?」她指著站在左邊的那個。

  「咦。」光不小心發出聲來,本來想說無論她猜誰,都要裝作答對的,沒想到她真的猜對了。

  「恭喜妳答對了。」在馨宣布答案的時候,另外五人也就集合過來,銛銛學長手上還拿著一個大大的畫框。

  環代表大家開口,「謝謝妳,這是我們送給妳的禮物。」

  當銛銛學長翻回正面時,上面畫了一名黑髮女子,「這是樺森青燕女士的《自畫像》,角落還有真跡署名。」

  在鏡夜的介紹之下,樺森虹走近了兩步,是媽媽的作品,「謝謝你們。」雖然家裡有幾幅,但大部分的畫作還是落於各個收藏家手中。

  這時雙胞胎走向樺森虹的身旁,「妳是少數能分出我和馨的人。」

  「我也是最近才懂得,世界上沒有哪一個人是和另一個人完全一樣的,我和光不是,妳和妳母親當然也不是。」

  「你們發現了?」明明只畫過一幅畫,怎麼這麼輕易就被看穿。

  「對照妳過去的畫作,其實不難發現。」為了證實他們的猜測,鏡夜又作了一番搜尋。

  「沒有誰能取代誰的吶~」看她這模樣,埴埴學長不禁有些心疼。

  「我知道我永遠也不可能變成母親,」只是父親的期待,以及她自己對於母親的思念,讓她總是下意識地模仿,「我只是覺得如果不這麼做,母親就真的會消失了。」

  為首的環卻搖了搖頭,「不會消失的,妳母親會永遠活在妳和妳父親心裡。」就像他失蹤的母親一般……

  「其實我媽媽也很早就過世了,」站在她身後的治斐突然開頭,讓她轉了個身凝聽,「我也跟妳一樣想繼承媽媽的職業,成為一個律師,但我從來沒想過要跟媽媽一模一樣,媽媽是媽媽,我是我,就算選擇同個職業,我們還是會走出不同的路。我想妳母親一定也很希望妳能夠依據妳自己的喜好選擇自己的路。」

  光和馨攬著對方,笑容燦爛地說著「就像我們兩個,雖然我們喜好、個性都很像,但我們還是有各自擅長的事情,也會有不同選擇,順從自己的想法比較重要吧。」

  選擇自己的路、再順從自己的想法嗎?「我知道了,謝謝你們,還有這一幅畫。」



  幾天後,1-A。

  「光,你看到了嗎?」打開置物櫃,馨拿到了一張有趣的紙張。

  「什麼東西呀?」光湊了上去,那是張以漫畫為風格,畫著他們全體部員的禮物。

  「殿下真的好刺眼哦」、「銛銛學長有這麼兇嗎?」、「哈真的好像浣熊哦~」

  「可以不要在人家面前這樣說嗎?」話題主角在兩人中間忍不住白眼。

  原來漫畫才是樺森虹真正的興趣,不過……「馨,你好像被畫得比較帥哦。」




《文末雜言》不知道拖了多久終於把點文完成,感謝雅雅的耐心等待,還接受我把《等你》這首歌完全拿掉,但這首歌真的情感太強烈了,好不適合兄弟情呀.......為了寫這篇文,重新看了一遍櫻蘭,因為一直很喜歡雙胞胎認知的橋段,所以我很不要臉地照抄上來了(被毆飛)尤其是換髮色那段,但還是有一點點小改變啦。後段馨就是小天使了~而且因為我跟雅雅都比較喜歡馨,所以我也讓馨當了後面事件的觸發者,也讓其他部員們一起出來佔字數。會創造『樺森虹』這個角色,就是為了『自我認同』因為雙胞胎才剛經歷過這關,所以他們難得超NICE地解決了別人的煩惱,一樣是『猜猜誰是光』但我想他們兩個還是成長了~~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你爆字的真相

很歡喜的讓我等到了我的胱馨WWW
雖然歌沒了,但我不介意XDDD
(只要不是我的光馨沒了就好,但有沒友想過補一篇等你給我XDD(去死))

是說,小襄你這篇根本就是分 前言提要 跟 正文開始 的兩大段嘛!!
(如果我前陣子沒把櫻蘭重看一遍 也許我會覺得那些台詞畫面什麼的好懷念,但可惜東西還沒淡現在又在補足了XDD)←意思前半部晃很快

終於到正文後,一度在內心哀嚎該死的光斐和環!!! (←其實完全忘了有創角這回事)
然後那位女創角,裡當是這篇的女主角 但一整個很薄弱 (算了,反正我要的只有我的兄弟愛)
可是,我的兄弟愛怎麼、怎麼、怎麼這麼不滿足我貪圖的心靈!!!!!!!
下次可以在糾結、依賴、保護一點嗎???(沒有下次了)
雖然 我也喜歡他們要活出各自的道路那集,但其實我還是更喜歡前面他們過於依賴彼此的橋段www
不過,人都要向前看!!
所以設定在他們總算不在只糾結彼此這裡,然後創出一個不管父親還是自己都希望成為母親的創角,讓雙胞胎也可以成為幫助別人的角色ww(以原做來說 從來沒有一次是雙胞胎在幫人解決問題的XDD)
不過,這位創角也呼應了環跟治斐對母親的狀況,這實在一舉數得XDDD (一竿子打了四個人www)
然後,我喜歡結局得對話!!! 哈哈wwww
最後的,是微微擦出火花的前兆 (但我了解你對這創角沒感情,不會想在讓他出場的心情XDDD)
感覺就像個路人(踹)
不過,我覺得馨要在找到另一半是很困難的,不忍說
馨的心比較難以接受其他女孩,因為比起光對馨的在乎,馨更無法將光排在第二位(打滾)
我覺得拉~ 雖然馨很溫柔(陶醉)
但 這一切都自行補腦想像,哇哈哈哈哈!! (哦~馨我愛你)←趁機廚一下WWWW

嘛,謝謝小襄的點點文,開學前收到了,好開心WWWW
接下來就等11/7的友週文了(打滾)
我還不知道要對你點什麼 (你有什麼特別想寫的? 還是懷念的漫畫咩?)
把問題丟給你(吐舌)

蕓夜 | URL | 2012-09-14(Fri)01:56 [編輯]


Re: 你爆字的真相

看到妳的標題很感興趣,但是妳根本沒說真相是什麼呀......好啦八成是前情提要過長orz

其實我很喜歡《等你》這首歌呀,不過配光馨史上最難,我可以把這個難題迴向給妳身上嗎?
不然就是11/7or12/12的時候再送妳一次《等你》,至於配對嘛......嗯。
是說我前兩天發現,我們某一年的友週是選了同一本漫畫然後各選了一個配對來寫呢,
而且更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辣妹當家:和美+麗綾》,難怪我當初一直懷疑送妳這個配對幹嘛XDDDD

要不是我重看了一輪,我應該也不會寫前情提要寫得這麼詳盡。
這大概是我史上最認真看的一次漫畫了,還記了三、四頁的筆記呢!
不過邊寫其實也很心虛,因為我覺得自己實在很像是在抄襲呀,也過了心裡好大一關orz
但事實證明,要不是前情提這一段,就不能掛光馨,只能是馨獨白了XDDDD

為什麼要哀嚎該死的環呢????他只是在被欺負呀,完全沒有寫出任何一點點治斐對環不好的地方XD
然後其實我一直沒有把樺森虹當作女主角耶,我覺得她比較像一個來男公關部且心理有障礙的客人,就像是蓮華來強迫大家改變性格的角色意義一樣,
然後為了要讓馨這個其實不愛去解決問題的人當主角,只好幫他們量身打造這個女生。

兄弟愛都被我用文字帶過,而不是情節詮釋,所以當然很薄弱XDDD
而且因為我一開始曾經抱持過要寫馨創的想法,就先想了馨要如何遇上女主角這件事,
除了要湊合光斐,我也沒辦法讓他落單呀,
但就如同我曾經說過的這女主角又不太得我的緣,加上如你所說,馨其實很難愛上別人,
所以戀愛情結寫不下去呀,不然我猜應該要萬八吧orz

其實一開始的虹比較偏激,她會跟馨說你被當作跟哥哥一樣又如何,我像的卻是個死人。
不過最後還是決定讓她冷靜冷靜再冷靜!
像治斐&最後讓治悲勸說是設定中的事,不過環倒是寫著寫著才突然發現的~~(看我多不care殿下)

雙胞胎每次當主角都是在假鬧脾氣呀什麼的,要不然就是起鬨,
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想去幫光邦跟靖睦,結果不是外星人他們就放棄落跑了XD
我也很喜歡「馨,你被畫得比較帥哦」這句話,當作是小小小小的粉紅泡泡哈哈。

友週文的話,還是plurk討論吧,從10月初開始討論,應該還是討論得出來吧?
感覺用留言太沒有效率了XDDDDDDDDDDDD

傅。允洛 | URL | 2012-09-14(Fri)02:32 [編輯]


No title

對啊,你的真像就是前言太長 (拍頭)

什麼!!(驚訝) 用等你寫光馨嘛!! 這實在... (你在挑戰我 害我激起M屬性的想接受(淦))
如果我有FU 我在來點接受鍵XDDD
覺得每次都死在配對XDDD
我們的友週不是都選同漫畫不同配對來寫嗎(偏頭)
那篇我還記得哦,我記得第二次好像是櫻蘭的 不過我寫了兩次給你 就是了

不,我是哀嚎 該死的 光、治斐、殿下!!!
因為他們讓我家的馨很悲傷QQ 只能當小天使(好啦 是我看的很悲傷
(從之前就已經怨恨為什麼是光斐了 雖然我也沒有意思要馨斐 但我就是是是是糾結 不可理喻的想著作者欺負我家的馨喔喔喔喔)←請自重)

就整個很路人的角色WWW 我相信 他們也不會有什麼火花XDD
雖然 喜歡最後一句話,但 感覺就真的只是客人而已(攤手)

其實小襄的文中,偶爾也需要個很偏激的角色 你家的創角 通常都過於冷靜
大概 看到就是 "啊 是小襄風格式的創角" 的感覺 這樣WWW
不過 也是因為你喜歡這種女角的原因
(環又再次悲劇了)

嘛,好吧 我們的討論 大概又要沖刷小窩了
(之前才說冷落小窩 不過才不到五天的時間 小窩就要換新了XDDD)
更新率也挺高的WWWW

蕓夜 | URL | 2012-09-14(Fri)13:26 [編輯]


Re: No title

等妳慢慢考慮要不要接受XDDDD
可是我剛剛認真地去查,我送過妳的友週就只有一週年那次的辣妹當家耶!
生日賀文那種我們不會挑一樣的吧,畢竟也是差了三個月耶。
我是記得妳寫過馨斐給我,而且還有兩版,不過我回的是什麼我卻想不起來了~

> 其實小襄的文中,偶爾也需要個很偏激的角色 你家的創角 通常都過於冷靜
我完全無法反駁這句話!!!!!!!!!! 而且連在嫿嫿那裡留言也念念不忘XDD
不過剛不小心往上拉到隔壁《三寸天堂》的白目王妃,她就很偏激呀,雖然這種人就作不成主角哈哈

小窩是什麼(歪頭)
不過前兩天是有在說我們fc2停滯很久了,只能感謝小嫿嫿帶動了我們~~

傅。允洛 | URL | 2012-09-14(Fri)17:23 [編輯]


小窩就是溫馨小窩咩!!

第二次你寫的事 境創給我啊!
你忘了嗎0ˇ0
(快去你家翻出來XDD)
嗯...不用想起來了 反正我就是寫了兩個版本給你XDD

你根本對那種角色很有意見和討厭WWW
不過 你可以試著慢慢脫離冷靜在冷靜的女主角行列 慢慢讓他們變的內心比較糾結和矛盾一點那種WWW

確實,帶動了,可是 不知道為啥文章回應讓我很有腦洞的感覺
我詞窮的很厲害....

蕓夜 | URL | 2012-09-14(Fri)18:35 [編輯]


Re: 小窩就是溫馨小窩咩!!

小窩就是溫馨小窩 ←指plurk第四號嗎?

我很認真地翻終於翻到了,不過不是鏡創(我的鏡創是鏡夜生日賀文)
送給妳的是崇創啦~~ 妳一直忘記我本來很愛崇的,所以其實我在寫這篇的時候,
一直在想說,我為什麼還是不給崇戲份XDDDD還一直讓他當目光兇狠的人~

我的確很討厭那些過份開朗的角色呀,
雖然鏡創那個女孩被我寫得有一點像女環(好很多的女環)
但除了愛庶民文化以外,她好像還是有點冷靜.....
其實除了冷靜以外,我也會寫自卑的女主角吧!
而且我一直不覺得懷是個多冷靜的人耶,她是溫柔、薰是冷淡。
不過說到不冷靜,【Sideshow Bob】應該就不太冷靜吧!色誘女主角則是強迫自己冷靜。

傅。允洛 | URL | 2012-09-14(Fri)23:14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