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短篇】櫻蘭鏡創;浪費(上)

  【類型】:同人

  【背景】: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時代】:當代,完結後

  【配對】:鳳鏡夜 x 嵐未理央

  【備註】:本文對話為日文或英文,僅有歌詞為中文
       為創作速度及閱讀方便,本文皆以中文呈現


------

  來到波士頓幾天後,其他部員不像須王環(櫻蘭高等部,3-A)必須在藤崗治斐(櫻蘭高等部,2-A)面前裝作獨立,都各自從別墅調了人手打掃、擺設。

  甚至每天會請廚師為他們準備三餐,再趁夜搭車回別墅待命。

  今天就是雙子別墅的廚師到來,介紹完每樣原料產地後,「請品嘗甜點。」

  「吶吶,還有其他的嗎?」埴之塚光邦(櫻蘭大學部,理工學院)拉了拉廚師的衣角,就算銛之塚崇(櫻蘭大學部,法學院)已經撥給了他一半,他還是不滿足。

  那瞬間,他因為他可愛的笑容而閃了下,「是,我馬上去拿。」昨天的廚師特地交代過,原來是這個用意。

  「欸,我說,」雖然蛋糕很好吃,但是,「出國留學不就是應該要培養獨立生活的能力嗎?」治斐白著眼說著。

  「有呀,比起在日本的時候我們已經收斂很多囉。」堂陸院光(櫻蘭高等部,2-A)邊吃著甜點邊答道。

  「反正廚師們在別墅也都是待命,偶爾來一下也無所謂吧。」常陸院馨(櫻蘭高等部,2-A)依舊跟哥哥意見相同。

  他們決定要留學時,僕人管家還請他們住在別墅再每天開飛機接送呢。

  「對呀,治斐,明天輪到我們家的廚師過來,請他作金槍魚好嗎?」環也就是治斐的現任男友又湊到她面前,「還是妳想念日本的什麼食物,我都可以馬上叫飛機直送過來。」

  就算關係改變,其實她還是很不習慣……「不用了。」來了美國以後,除了每天跟部員的相處時間變多以外,根本就沒什麼差別呀。

  「看妳這表情應該是覺得,我們的出現還是影響了妳的學業吧。」鳳鏡夜(櫻蘭高等部,3-A)一邊喝著現磨的咖啡一邊狀似無害地喝著。

  「……沒有呀。」如果在美國表現不好,她的獎學金很可能會被取消,雖然爸爸媽媽為她存了足夠的教育基金,但她的大嬸心態不允許這種浪費。

  見狀,鏡夜勾了個微笑,「那就好。」

  這個腹黑魔人……總是這樣笑裡藏刀!想著,門突然敲了兩下,今天是在光馨的房間聚會,但她並不期待這群大少爺會動作,「稍等一下。」當她趕到玄關處打開門時,門外站著一位女子。

  她穿著一件洋裝,一頭深褐色的長髮、髮尾微捲,皮膚白皙、淡色的眼眸及高挑的身材,構出她的美麗、優雅與成熟,「妳好。」笑起來又透著溫暖。

  看著她的笑,治斐愣了一下才把門打得更開,「請問妳……」才正想要問她找誰時,環已經興沖沖地跟過來。

  一見到是個女生,還是在美國難見的亞裔女子,男公關魂又燃燒,「妳是從日本追隨我過來的嗎?」自滿之餘還獻上一束玫瑰。

  「比起玫瑰我更喜歡桔梗,」她收花之餘,還聞了聞花香,「不過還是謝謝你,須王環。」

  「原來她是殿下的朋友呀。」跟在環後面,光跟馨也來湊熱鬧,「沒想到最早有朋友找來美國的是殿下呀,真不好玩。」

  「不過治斐,」馨壞心眼地靠在治斐肩上,「妳看起來怎麼一點都不介意,都不會吃醋嗎?」

  「吃醋?」治斐愣愣地複述這兩個字,「不會呀,看慣了。」認識環以來,他不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緊張偷聽的環終於鬆了口氣,「你們這對惡魔雙胞胎不要在那邊危言聳聽。」

  「喂喂,殿下似乎沒發現,不吃醋比較慘吧,」雙胞胎再次惡質地笑了,「這代表治斐沒、那、麼、喜、歡、你、哦。」

  一聽完這句話,環馬上去纏了治斐,「真的嗎?治斐只是看上我這張臉,不是真的愛我嗎?」

  為什麼雙胞胎搗的蛋卻要她善後呢,她垂下臉,忍不住悲情地想,與雙胞胎的笑臉呈完全反比。

  「你們一定是光和馨吧,」那名女子改對著笑瞇了眼的兩人說著,「要不是光換了髮色,我一定認不出來你們誰是誰。」

  「妳也認識我們?」不過他們對她沒有任何印象呀,該不會是國中時期那些來告白又被惡整的人吧。

  她笑而未答,又走到被環纏著的治斐面前,「妳一定就是治斐吧,我一直很想認識妳呢。」

  聽到這裡,原本跟甜點難分難捨的光邦和崇也好奇地湊過來,餐桌處只剩鏡夜,「好像沒在男公關部看過妳吶?」

  「抱歉,我好像忘記自我介紹,我叫嵐未理央,我是找小鏡的。」

  小鏡???鏡夜!!!他們全都驚訝地回頭看向還喝著咖啡的那位。

  「不對,」光看著旁邊最驚訝的環,「殿下也不認識她嗎?」環愣愣地搖了搖頭,馨又抓緊機會落井下石,「虧殿下還說自己最了解鏡夜學長了,」光跟著附合,「看來根本不是這樣。」

  「媽媽,你怎麼可以有事瞞我呢───」環又換了個人騷擾。

  崇在角落對著反應最小的光邦問著,「你好像不怎麼意外?」

  「因為她有點眼熟吶。」記憶力最好的光邦再次發揮實力。



  「這位是嵐未理央,我們兩家是合作夥伴。」全員重新坐回餐桌後,鏡夜才再次介紹。

  「我跟小鏡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哦。」未理央的宣告,讓全體又愣了一下。

  「還以為鏡夜學長只會認識九瀨學長或滿山學姐那種人呢。」回過神後的雙胞胎才小聲地互相討論,「不然也就只有蓮華那個想法怪異的人。」

  聽他們這麼一說,環才醒悟過來,「鏡夜你怎麼都只認識這麼特別的人呀?」

  「你們還漏說了一個毫無自覺的熱血白痴,跟只會落井下石的雙胞胎哦。」鏡夜狀似無害地笑道,卻讓發話的三人不寒而慄。

  「你們也認識九瀨跟滿山學妹呀?」未理央聽到這兩個名字,臉上充滿懷念,「九瀨應該還是一樣拿著柳橙說能鎮靜情緒吧!」

  「是呀,他之前每天都會帶柳橙來班上分送吶。」自初等部就和九瀨猛(櫻蘭大學部)同班的光邦答著,崇也一如往常地在旁邊輕應了聲。

  治斐聽著卻感覺不對,「嵐小姐也讀過櫻蘭嗎?妳稱呼滿山學姐為學妹呢!」想當一名律師,敏銳度相當重要。

  「對,我之前也是櫻蘭的學生,比小鏡大兩屆。」

  「之前?」聽到這兩個字,治斐忍不住複述。

  「我念完國中部就來美國留學了,很遺憾還沒機會去看看男公關部就長期休業了。」居然在她離開學校兩年後,才出現這麼有趣的東西。

  「那妳怎麼會知道男公關部呢?」雙胞胎忍不住好奇。

  「一定是我的魅力無遠弗屆,才會讓學姐在海外也深受我們吸引吧。」環又一副沉醉於己身魅力的模樣。

  在雙胞胎與治斐的懷疑眼神中,未理央倒是滿滿激賞,「是啊,而且你們成員所有的寫真集和限量商品我都有哦!」

  她順手拿出一堆珍藏品,幾乎網頁上所有商品都齊全了,他們不免有些驚訝,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忠實的粉絲,而且居然還在海外。

  「順帶一提,這些商品都是免費的哦。」

  「怎麼可能!!!!」今天所有的新消息裡,就屬這一項就讓他們驚訝,唯利是圖並以利益為第一優先的鏡夜,居然會免費贈送商品?他不是無論朋友或者敵人,都只談利用的嗎?!

  又喝了一口咖啡,鏡夜才輕描淡寫地說,「因為是她點醒我,還有這個方式可以營利。」

  眾人再次訝異地將視線移向未理央,難不成他們是追求利益的同道中人!!又是一個外表無害,但實際上……嗯……的人嗎?

  「對了,環,」她敲了敲他眼前的桌面,讓他回神,「謝謝你這三年照顧小鏡。」因為他,鏡夜改變很多呢。

  「這不算什麼。」環很快又回復成自詡為瀟灑的模樣。

  鏡夜調了調眼鏡沒說話,但全體部員的想法卻和他一致,『拜託……是誰在照顧誰呀……』



  出了雙胞胎的房間大門後,對面就是鏡夜的房間,未理央看了看屋內擺設,果然如她猜測,「果然都用傢俱擋住了。」尤其是兩戶之間相連的那道門。

  「不然讓那對雙胞胎一直過來騷擾我嗎?」他可是相當注重個人隱私及生活品質的。

  為了配合治斐,環特別選了棟格局簡單的宿舍,他們也就沒有選擇地只能搬進這棟。

  玄關、客廳、廚房、臥房、廁所、小陽台,張眼所及就能看完整間格局。

  「這就是你房間吧?」站在一扇門前,她禮貌性地詢問。

  「嗯。」他轉開門把,沒拒絕她的參觀。

  主臥房裡的擺設與他在日本的房間相差不大,一牆的書櫃、一牆的衣櫥,各擺了桌上型與筆記型電腦的L型辦公桌、舒適的電腦椅,與一張特別加大尺寸的雙人床。

  她素手撫過床單,起床時容易低血壓因此格外重視睡眠品質的他果然在美國也不忘準備一張king size的床,「你的習慣都沒變。」

  鏡夜沒有答話,只是拉來電腦椅讓她坐,自己則換回家居服後才坐到床上,「妳剛為什麼要感謝環?」……他又想起部員們那副忍笑的樣子了。

  「因為他讓妳改變也成長了很多呀,環真厲害,作到了我一直以來都作不到的。」說起來,她還有些羨慕呢,男
人的友誼。

  成長?!好吧,「一直幫他收拾爛攤子也許也算是種成長吧。」

  「不是,」她看著他搖搖頭,「我是說你的個性。」

  討論了這個問題好幾次,他也知道自己最為她詬病的是什麼,「我沒有變,還是一樣以利益為優先。」如何在受限制的狀況下獲得最大利益,可是他最感興趣也最想挑戰的議題。

  「體育祭呀。」除了公關部的商品、週週與鏡夜通信外,她還是有其他門路知道櫻蘭的最新消息。

  就知道什麼事都瞞不過她……「一來,那不是父母會來參觀的活動,不需要做面子給誰;二來,我只是想換個方式去抗議環的多管閒事。」

  「無論背後原因如何,你不是都放棄了利益考量,只為了爭一口氣嗎?」跟鏡夜爭論了這麼多次,她的要求其實也逐次降低。

  「事實上那次紅白隊的交鋒,讓網站上的全部商品都再版還銷售一空。」趁勢推出的幾樣商品也都大獲好評。

  「那你闖進理事長辦公室那次呢?結果還讓男公關部被迫停止營業。」先補了後句,讓他沒得找藉口。

  她就不相信那次不是友誼,及衝動成分為重。

  「從環搬回日本開始,我父親就一直要我跟須王家建立友誼,而且公關部的客人最吃的就是親情和友情那套,就算無法營業,網上的銷量反而更佳。」

  「那留學的事呢?你本來不是大學才要出國的嗎?」他們曾經討論過好幾次彼此的未來,但如今卻為了和公關部員同進退而提前到來。

  「早一年來可以提早適應這裡的環境,這樣對我的大學生涯也有幫助。」

  就算當下衝動,他事後還是想得到好說詞呀……「說實話有這麼難嗎?」未里央再度投降,「好想念小鏡小時候坦率又直接的樣子。」

  「我可沒有那種時期。」鏡夜馬上否認,「我從小就算計著用什麼方式去面對什麼人最好。」

  在玩伴面前裝天真、在長輩面前裝乖巧、在客戶面前裝親切,只要能獲得利益都是家常便飯。

  但她卻笑了,「小鏡還是一樣可愛,現在最流行這種不坦率的性格了。」

  「……」鏡夜別開眼睛,雖然和上次跟馨在體育祭前討論時一樣,有千百個能轉開話題的方法,但他沉默著什麼都沒說。



  到了晚餐時間,全體部員包括鏡夜和未理央,都齊聚在環家的餐桌上,「歡迎各位,今天是我們一週一度的───庶民體驗日。」

  「也是蛋糕之夜吶~~~」搶在環的話後,光邦也開心地宣佈,「我今天有多準備哦!」

  看著桌上擺著的第四個大蛋糕,「我們不用了。」雙胞胎趕忙拒絕,他們可不想因為糟蹋美食而被光邦過肩摔,或者崇代為執行。

  遺憾的表情只出現一秒,他就又幸福地說,「那我只好自己吃完了。」

  四……四個大蛋糕嗎?治斐愣了一下,還是決定不表達意見。
  「吃完蛋糕記得要刷牙。」即使到了美國,崇也不會放寬標準。

  「好了各位,」環再抓回主導權,「這是個相當重要的學術研究,請維持嚴肅的態度,我們將要就讀的不再是貴族學校,為了避免傷害庶民同學們,我們一定要更加了解庶民文化,所以今天要探討的主題就是───」

  「有人想訂外送嗎?」完全不想參與這個議題的鏡夜,拿著電話詢問。

  治斐真的很想叫鏡夜算她一份,她一點都不想參與什麼庶民體驗的活動,但無論再怎麼反對,她也只會被環抓去當老師。

  「小鏡,你怎麼可以這樣?」未里央的眼中寫著不認同。

  環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是她率先為自己說話,「只有妳懂我呀~」語氣中還充滿了感動。

  「我跟同學去過幾次超市,可是都不知道架上為什麼要賣那些東西。」問過管家跟傭人幾次,他們都只說小姐不需要懂那些。

  「那些都是庶民的智慧呀,像是這個庶民泡麵,只要沖水泡上三分鐘,就可以吃囉,還有庶民咖啡,裡面居然還同時結合了糖跟奶精。」看到有人捧場,環說得更是激動,「其實要不是有治斐當老師,我們也不會知道庶民是多麼忙碌卻又有智慧。」

  順著環的話,未理央看向治斐,笑了,「謝謝妳。」

  看著她真誠的笑容,「不客氣。」以往被當作庶民老師時,她總是無奈又不滿,但是對上她的笑,她生氣不起來。

  「連治斐都對學姐沒輒耶,」在光之後,馨也接續,「殿下對治斐的吸引力實在不足。」

  「喂,你們不要亂講,我跟治斐感情很好的。」說完,環像抱著熊玩偶一樣地抱著治斐,而她卻像在思索什麼地沒有推開他。

  看他們這樣放閃,雙胞胎只能沒好氣地坐回位置上,不好玩~

  「啊,」治斐終於想到正解,指著未理央,「學姐的笑容就像是比較不煩人的環。」燦爛溫暖又不像環容易過火。

  『煩』這個大字敲上環的頭,讓他鬆開了手,呈現一副灰白無神的樣子。

  趁著這個安靜的空檔,未理央對治斐和雙胞胎說,「你們不要叫我學姐啦,叫我名字就好,不然也可以跟小鏡一樣叫我央央。」

  「央、央?」連吃蛋糕的光邦和崇也一起複述了這個詞,這麼可愛的詞跟鏡夜……完全不搭嘛!

  感受到大家質疑的眼神,掛掉點餐電話的鏡夜,以笑容回覆,「有什麼疑問嗎?」但眼神的殺氣依舊十足。

  全體受到這明顯地壓迫感,都正襟危坐、目不斜視。

  只有明明坐在鏡夜旁邊卻遠離暴風圈的未里央還好奇地問,「這是什麼?」

  果然跟鏡夜一起長大的人,都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眾人在心中下了這個結論。



  吃完外送的食物後,鏡夜觀察了下席間氣氛。

  「這是庶民泡麵的進化版,會變成泡飯哦。」最認真的依舊是環和未里央。

  他們兩個居然挺合的,不過也是,他們的性格本來就很像,一樣瞬息萬變、不按牌理出牌、又愛嘗試新鮮事物。

  要不是和未理央一起長大,也許當初遇到環的時候,就不會這麼得心應手。雖然當時他還是氣憤地揍了環幾拳,但在環和自己,下意識或刻意地與眾人交好之下,他們還是成為對方難以取代的朋友。

  看他們的研習似乎短時間內不會結束,他就上樓拿了筆記型電腦再窩回環客廳的沙發上。

  埋頭於電腦數據的他,也就沒有發現,在擺上幾支法國帶回來的香檳後,庶民研習早就已經結束。

  「我呀,一直覺得小鏡是個相當熱情又溫柔的人,只是平常都裝作冷靜。」喝了幾杯香檳後,未里央突然這麼說。

  「妳也這麼認為嗎?看來我們很合呢!」環一臉遇到知音的模樣,又再倒了兩杯香檳。

  他們認識的鏡夜不像他們說的那樣呀……至少大多時候不是,不過他們還是聰明地保持沉默。

  「我一直希望小鏡不要再為了利益捨去自己真的想要的,就算只有一次也好。」所以她才會每次見到他就追問行事動機。

  「所以我體育祭的時候才會努力激發他的鬥志,可是和他為敵的後果真的好可怕……」環邊說,聲音還有點抖。

  但未里央很沒良心地笑了,「你是說兜襠布嗎?小鏡有mail照片給我看。」

  人家明明在同一個房間,這樣非議他真的好嗎?部員們想著,還是決定再喝一杯香檳。

  於是鏡夜注意到餐桌這邊的狀況時,已經醉倒一片,除了顧著吃蛋糕沒怎麼碰香檳的光邦,和覺得香檳太貴不敢喝太多的治斐。

  「鏡夜學長?」治斐詢問地叫喚,他們已經習慣任何事都由鏡夜發號施令。

  一群人都睡死,只留下他們這三個……環真的很會找麻煩,「治斐妳先整理一下環境。」到處都是酒瓶、杯子跟庶民食品。

  雖然光邦是武術高手,但身材也不適合搬運他們,所以,「埴埴學長,用什麼方法都沒關係,把他們全部轟醒吧,」最討厭被人吵起床的他,一點也沒有同理心,「不然就讓他們睡在這裡。」

  才說完,崇就迷迷糊糊地醒了,「治斐,可以給我一杯熱茶嗎?」練武練出的警戒心,讓他聽到聲音就起床。

  「好的。」她倒了一杯讓他醒酒。

  「那先交給你們了。」鏡夜說完,就抱起未理央先上樓休息,而那動作是他們從未見過的輕柔。

  打橫抱著未理央,她不重,又有電梯,要上去兩層並不困難,開了門後,他一直走到臥室才把她放下,拉妥了棉被,開了夜燈才又下樓幫忙。

  暈黃的燈光下,她突然睜開眼,攏了攏棉被,「是小鏡的床呢。」喃喃。



  「早安!」未里央一醒來,門口處就傳來一個朝氣又可愛的嗓音。

  「早啊,埴埴。」剛開始雖然愣了一下,但認出他後,她就親切地打招呼。

  他走到床邊,「這些是鏡鏡要我拿給妳的。」他手上是盥洗用品。

  「謝謝。」接過並且梳洗過後,她又回到房間,光邦還坐在床上等她,「小鏡呢?」她剛瞄了一下但沒看到人。

  「鏡鏡還縮在沙發裡吶~」光邦回答的同時,還有些想笑,「昨天鏡鏡睡在我那邊,怕妳起來的時候沒人在這裡,調了好幾個鬧鐘吶。」但上了樓還是昏昏沉沉,雖然光邦起床時也會低血壓,但向來早起的他並沒有被吵到。

  「真是麻煩你們了。」她本來想找個旅館或者趕回附近的別墅的,沒想到居然佔了鏡夜的床。

  「欸欸小央,妳是不是喜歡鏡鏡吶───?」

  聽到光邦直接的問話,她突然愣住,腦中也轉過了好幾個回答,最後還是選擇誠實以對,「很明顯嗎?」

  「我也是猜的,」沒想到她居然這麼好套話,「不過那些無自覺弟弟,應該不會發覺吧……」

  「無自覺?」聽著光邦的用詞,未理央不是很明白。

  「就是……」光邦想著要怎麼解釋,突然想到另一件更值得分享的事,「小斐和環環交往之前,其實光光和馨馨都喜歡治斐,我一度還以為鏡鏡也是吶。」

  小鏡喜歡治斐……?雖然聽來還是有些受傷,但她不是不能理解……

  「所以我曾經問過鏡鏡是不是根本沒發現他對小斐的感情,不過他說他只會選擇對鳳家有利的對象,而且他很珍惜男公關部,根本不想破壞這一切。」說實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為他心疼。

  「是嗎?」雖然還是會覺得受傷,不過如果鏡夜選擇了治斐這樣的對象,才算是真正為他自己而活吧。

  「為什麼小央不告訴鏡鏡呢?小央應該符合鏡鏡所設的條件吧!」兩家本來就是合作關係、一起長大,未里央關心鏡夜,鏡夜對未里央的態度也與眾不同,說不定早就是雙家父母內定的訂婚對象了。

  「但我想要的是全心全意,我一直都希望小鏡能夠不為利益而活,我怎麼可以自己破壞呢?」而且真暗示了父親,恐怕對象也是年齡更適宜的鳳秋人吧。

  雖然他們也是一起長大,但她實在不喜歡他的個性,鏡夜的優秀是他努力的後果,但秋人卻因為嫉妒而態度惡劣。

  但光邦實在有點擔心,「可是如果不告訴鏡鏡的話,他可能不會發現哦。」雖然鏡夜平常很聰明,但戀愛方面……

  「我就是不希望他發現,」原本鏡夜可能會顧慮她的幸福而不打她的主意,但如果他知道了,也許他會想要個『雙贏』,但那不是她要的,「我想啊,我的魅力應該也沒那麼差吧。」她會等到他愛上自己的。

  「現在的小央就很漂亮吶───」他最喜歡努力克服自己不擅長事物的女生了,「啊,我要去吃午餐的蛋糕了!」

  光邦溜出房門,果然看到鏡夜已經站在門口,就覺得門外有人嘛,這樣還拐未理央說出那些話,應該不會太壞吧?「蛋糕、蛋糕───」沒跟鏡夜打招呼,他只是邊喊著邊回樓下。

  延了一段時間,他才又進入臥室,「央央。」喊她的時候,她戴著耳機,唇邊跟著喃喃。

  就連他坐到床上她也沒有發覺,於是他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啊,小鏡。」她連忙拔下耳機。

  「頭會痛嗎?」昨天她畢竟喝醉了,應該會有些不適。

  「沒事。」昨天不小心跟環聊得太慶幸了,才會喝了這麼多杯。

  沒事就好!「以後不要再喝那麼多了,」待她點頭後,他才又開口,「妳剛在聽什麼?」居然連他進來都沒發現。

  「我華人同學介紹給我聽的,是中文歌。」她還蠻喜歡那個旋律,還專程去查了歌詞含義,從此更列進愛歌名單。

  接過遞來的單耳耳機,他一聽有些意外,「是庶民音樂?」從小都是聽交響樂或現場演奏,那些流行音樂不在他們的涉獵範圍。

  「先聽嘛!」一開始就抱持拒絕的態度的話,可是會錯過很多東西的。

  「好吧。」他專注地聽著……


   沒關係你也不用給我機會 反正我還有一生可以浪費
   我就是剩這麼一點點倔 稱得上我的優點
   沒關係你也不用對我慚愧 也許我根本喜歡被你浪費
   就算我再去努力愛上誰 到頭來也是白費 不如永遠跟你耗 來得快樂 對不對


  「這歌詞是什麼意思?」聽完最後一個音符,鏡夜才問。

  未理央愣了一下,然後否認,「我查過就忘了耶,反正旋律好聽嘛!」

  「是呀,沒想到庶民音樂也蠻好聽的。」他還回耳機並稱讚,沒說出口的是她近乎說謊的反應,和他曾經自習過華語的事實。

                                    《續》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