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短篇】櫻蘭鏡創;浪費(下)

  【類型】:同人

  【背景】: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時代】:當代,完結後

  【配對】:鳳鏡夜 x 嵐未理央

  【備註】:本文對話為日文或英文,僅有歌詞為中文
       為創作速度及閱讀方便,本文皆以中文呈現

------

  「鏡夜學長在忙什麼呀?」隔了一小段距離,光疑惑地問。

  「最近學長好像都很晚回來卻莫名早起。」之前他可是專程等到中午,肚子都餓了,鏡夜才起床呢。

  「該不會鏡夜也被外星人附身了吧?」環湊到雙胞胎之間,發表奇怪言論。

  「我們又不是在講埴埴學長。」雙胞胎一說完,就又想起埴之塚靖睦曾經說過的言論,他們終於也經歷了所謂的蛋糕之夜……

  「你們在說什麼吶?」吃著早餐和午餐間的蛋糕,光邦拿著叉子問著。

  呃……是兇器,雙胞胎警覺地抓了環再移遠幾步,「殿下,說認真的,你知不知道鏡夜學長怎麼了?」

  環陷入了深思,「是因為我叫鏡夜建一個全年的暖爐嗎?還是因為我想要體驗看看美洲的俱樂部?還是因為我想知道新學校怎麼創建社團?還是因為……」

  「等等,殿下,你也麻煩鏡夜學長做太多事了吧!」環根本是鏡夜忙碌生活的源頭。

  「會嗎?可是我每天忙著陪治斐學習,根本沒時間處理嘛。」然後越說越小聲,「而且我做過的事情又都會被鏡夜駁回重做呀……」

  『果然是忙碌生活的源頭。』雙胞胎雖然沒說出口,眼中的訊息卻明顯不過。

  今天是銛之塚家的廚房負責午餐,所以治斐沒有什麼要忙,「環,你不是有件事要跟大家說嗎?」

  「也是,」他走到房子中間,「各位,今天晚上又到了庶民體驗會的時間,這次我們要體驗庶民百貨公司,看看跟日本的有什麼不同,而且今天……」

  「我不去。」敲著鍵盤的鏡夜沒等環把話說完就拒絕。

  「可是……未里央小姐也會來呢。」後來未里央又來了幾次,可是鏡夜剛好都會出門,他才特地跟她約好。

  但鏡夜的態度卻沒動搖,「還是不行。」

  「鏡夜,她可是你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呢,不可以為了她拋下工作嗎?」環試圖勸說,卻讓他更加不滿。

  「是誰說想在開學日那天順勢開部,吸引更多客人的?是誰覺得校內環境都不適合,要我另覓地點的?是誰擔心客戶品質良莠不齊,要另闢邀請卡模式的?」鏡夜每說一句話,環就越縮越小、越縮越小。

  「我只是提出疑惑,那些解決方案都……」都不是他想的呀,他很無辜耶!

  「你是對我提出的方案有什麼意見嗎?」調了調眼鏡,鏡夜笑得燦爛。

  看這樣子,誰還敢有意見呀,環只好左右左右左右地大幅度搖著頭,連帶那對雙胞胎也縮在角落不再有意見。

  「那我先出門了。」收起筆電,鏡夜踏出崇的家門。

  「路上小心吶───」只有光邦吃著蛋糕還不忘送別。

  一直沉默的崇這才坐到光邦身旁的座位,「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句末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再吃了口蛋糕,光邦才點頭,「鏡鏡不是沒有感覺的吶。」



  拖到了凌晨,鏡夜才回到房間,刻意晚回來,就是不想遇到其他部員,尤其是環不知道會嘰嘰喳喳多久。

  那些關於未理央的事,他暫時不想聽。

  電腦裡也多了幾封她傳來的信,他沒回沒看也沒刪,就只是放著。

  洗完澡後,他回到床上,就是在這個地方,他聽到那首歌。

  怕自己中文能力不夠強的他,特意記下了幾個關鍵字,再找了個有日文翻譯的連結重聽一次。

  果然和他聽到的一樣……

  原本在聽到她的心意時,他也曾想過就這樣互相成全,但是聽過這首歌,一切就不一樣了。

  如果那些歌詞真的是她的心聲,他怎麼忍心讓她如此浪費卻得不到回應。

  就算真的與她訂婚,他也只是為了利益,他對待不起她的真心。

  所以就由他結束吧。

  不回信也避不見面,未理央這般了解自己,應該會懂得他的意思。

  隔日,他放縱自己大睡一場,抓了手機來看,已經十一點半,想著這幾天都沒睡好,就再繼續睡吧,他放回手機又躺了下去。

  「你還不起來呀?」在另半邊的棉被上,突然傳來一句話。

  誰呀?他找了眼鏡來看,「怎麼又是你?」上次賴在他床上的也是馨。

  「因為你的床很舒服嘛!」為了增加說服力,馨還順勢磨了磨棉被。

  「喜歡的話,我可以介紹這個品牌給你,現在起來。」他抖了抖棉被,睡意被他擾得一點也不剩。

  乖乖地爬下床後,馨也說了實話,「其實我有事找你,但又不知道你幾點會起床出門?」現在他的行程太難抓了。

  不過他是怎麼進來的?鏡夜想著,走出臥室就看到那道相通的門被打了開,他當初真應該封死的,「先去客廳等我一下。」

  梳洗過後,他才坐上沙發,「什麼事?」

  「就昨天未里央學姐來沒看到你有點失望,本來殿下還要我跟光一起去哄哄她,沒想到她倒是先問了庶民紙牌怎麼玩。」刻意講出昨天的狀況,馨想試探一下他的反應。

  那就是未理央的個性,不會讓誰為她煩惱……「所以你就是來說這個的?」

  「不是,」他的反應真不好玩,「是有東西託我轉交啦,」應該說託給環,可是那個十點入睡的乖寶寶根本熬不到鏡夜回來的時刻,才會落到他手上。

  鏡夜接過那張紙,逐字讀著:

  『新學期要開始了,小鏡要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得很好的。
   我接下來也會很忙,沒時間再去打擾你們,但我知道我會過得很好的。
                                                嵐 未理央』

  簡單兩行字,他就知道未理央懂的。

  「其實我有點疑惑,」等到鏡夜看完信,馨才開口詢問,「雖然鏡夜學長你時常用一些很心機的方法,也一直暗算人,不過你不是都會笑著跟人家把一切解釋清楚的嗎?」雖然有時候會變成威脅,「怎麼這次很不一樣。」

  因為是未理央啊……他不捨得和她說那些狠話,他不忍看到她受傷的神情,所以只要她懂得他的意思,就夠了。

  「你以後不要再爬上我的床了。」



  開學那天公關部又開始營業,為了避免邀請函制度讓某些客人心生不滿,鏡夜從別墅調來了幾個鳳家警備院的成員來看守。

  每位部員在上完課後,都必須趕到公關部進行籌備工作,其實與在日本時差別不大,就只是趕到第三音樂室與校外的差別。

  一開始鏡夜想了許多行銷策略,怕美洲的顧客不習慣亞洲的面孔,但環的混血外表與華麗、獨特的裝飾,還是讓一切上了軌道,甚至還有幾位交換生跟櫻蘭的學生還不遠千里而來。

  而鏡夜則忙於運行部務,暫停接待客人,治斐也在環和雙胞胎的堅持下,不再假扮男公關,只擔任服務員。

  雖然在進行扮裝遊戲時,他們兩個也會參與,但,「只有五個不會太少嗎?」而且雙胞胎和二位學長都是共同接客,只能算是三組。

  面對治斐的疑惑,鏡夜甚至連視線都沒移動,「沒關係,每次來部上的同學都是預約制,時間上調配得剛好。」

  好吧,如果鏡夜能放心的話,她也不用掛念了。

  「鏡夜───」親送一位客人離去後,環大揮手地喊著,吸引他的注意。

  知道環這樣一吵就不會罷休,他拿起桌上的記事本,走去。

  「你看是誰來了?」鏡夜走到定位後,環才讓到一邊,身後的人是未理央。

  她怎麼會來?鏡夜愣了一下,沒開口,環就已經給了解答。

  「未里央一直很想看看公關部嘛,我就給了她一張邀請函,」說著,他才想起鏡夜安排的預約系統,「埴埴學長說他這時段還空著,所以我就請她過來了。」

  原來連光邦也湊一腳呀……還想著該以朋友或者顧客的態度對待她時,未里央已經走了過來,並禮貌性地點了頭,然後走遠。

  「坐這邊吶───」不遠處,光邦呼喊著她,她打了個招呼,坐下。

  環又去招呼別位客人,只留下鏡夜一個人還立在原地,這樣簡單的反應,不就是他當初所希望的,難道還奢望她什麼都不計較,笑著繼續叫聲小鏡嗎?

  於是,他走向那桌,在崇端上一盤草莓蛋糕時,開口,「這位客人喜歡的是苦甜巧克力佐酒釀櫻桃蛋糕。」

  「是嗎?那這塊蛋糕就我吃吧。」光邦開心地接手後,崇又再去拿了一塊鏡夜指定的蛋糕。

  「記住每位客人的口味,是我們最基本的服務,祝福妳今天玩得愉快。」帶著商業笑容說完以後,鏡夜就離開了。

  不過他並未回到原本的位置,而是到陽臺處透透氣,沒想到竟遇上在外面偷閒的治斐,「小僕人,可以這樣打混的嗎?」

  「我這次又沒輸掉遊戲。」幹嘛這樣叫她呀!

  「因為妳不能幫公關部製造更多的利益呀。」這樣不叫小僕人叫什麼。

  「我已經把工作作完了。」客人還在,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些,說完,治斐打量了鏡夜一會兒,「你心情不好嗎?」

  「妳怎麼會知道?」這小狐狸怎麼會知道他是心情不好才鬧她兩句?

  「猜的。」只是覺得他跟平常不太一樣。

  原來這麼明顯,那麼未理央一定更清楚吧……

  「我是不知道學長你在煩什麼,」事實上他們有錢人的煩惱也與她大不相同,「不過學長這麼能幹,應該什麼都辦得到吧。」她對於他那些心機的手段更是佩服不已。

  是呀,他什麼都該辦得到。



  「我想我還是先離開吧。」才坐了一會兒,未理央就想著離開。

  「再吃一塊蛋糕吶~」光邦邀約的同時,崇在旁邊也點了頭。

  看著還留了些殘渣的蛋糕盤,她才剛吃完一塊呢,「不用了。」

  「小央不想跟我一起吃蛋糕嗎?」光邦一副可憐的樣子,任誰也拒絕不了,所以她再要了一杯茶,「小央很介意鏡鏡剛剛的反應吧!」

  喝了一口茶,她放下杯子,才點了頭,雖然她很想看看男公關部,但今天踏進來的感覺,卻跟想像中的大不相同。

  也許最大的不同,就是她還無法接受這麼生疏的鏡夜。

  「其實鏡夜雖然聰明,卻是個沒有自覺的孩子,妳要等等他哦。」他相信鏡夜想著想著總會明白的。

  等了這麼多年,她是等到了他的明白,卻也等來了疏遠,再來會等到什麼?她一點也不期待了。

  「謝謝你們今天的招待。」喝完最後一口茶,她放下杯子,起身離開。

  從陽台回來的鏡夜正好看到她要離開,「我送妳吧。」

  沒想到鏡夜居然會走向自己,她愣了一下,也許這也是服務之一吧,然後才點了頭,「謝謝。」

  走出公關部的門口,遇上了待命的司機,正想與鏡夜道別的那刻,他突然交代了聲,「你先去開車,我們再通知你地點。」

  認得鏡夜的司機,聽話地離去,但未里央卻一頭霧水,留她下來應該是有話要說吧,怎麼才說了句「附近繞繞」就沒再開口。

  沉默了一會,她還是先開了口,「新學校適應得還好嗎?」

  「還不錯,」他甚至還有把握再拿到榜首,「妳呢?」

  「還不就是一直作實驗。」這應該就是念生命科技的悲哀吧,不過她的家業和興趣都在此,也不算太勉強自己。

  聽完她的回覆,鏡夜又不知道該回些什麼,好像有很多話可以說,他卻又不知道到底該說些什麼。

  見未理央像是為了逃避尷尬地往前快走了幾步,那一刻他衝動地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掌在秋夜顯得很涼,但在對上她回首的視線時,他還是沉默了。

  能說什麼,希望她眼底的傷少一些嗎?但那傷卻是他造成的。希望再變回朋友嗎?但他不能再讓她抱持著『浪費』的想法。

  儘管治斐說他什麼都做得到,他卻第一次感到無力,因為膽怯。

  回了頭的未理央見他再次靜默,自己打了圓場,「謝謝你提醒我,差點都忘了要叫司機來。」

  她撥了號,約了地點,上車的那刻才又開了口,「應該暫時不會再見面了,小鏡,祝你在波士頓一切順利。」

  然後她的身影,消失在車上,遠揚於街景。

  那刻,他竟不願放開她的手,但他,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一年後。

  在公關部辦了一個惜別派對後,部員們又到了環家續攤。

  「又過了一年了吶───」吃著蛋糕,光邦有些感慨自己回到日本竟然就要變成大二生。

  「嗯。」崇不管過了幾年,都不會改變他沉默的性格。

  「先說好今天不准喝酒。」要開始聚會前,鏡夜先跟大家約法三章。

  「可是不喝酒很不過癮耶。」環兩隻食指互戳,裝著可憐。

  此舉讓鏡夜又亮了個微笑,「你知道上次醉倒在這邊有多麻煩我們嗎?」

  「殿下真是長不大呢。」光在一旁幸災樂禍,「而且還害人不淺。」馨一如往常地補槍。

  但這次治斐卻沒站在他們這邊,「你們兩個也一樣。」那晚善後真是累壞他們了。

  「那我們就一起喝醉一起睡倒在這裡,大家都不用煩惱。」環又提了個自以為皆大歡喜的意見。

  「才不要。」但鏡夜馬上否決,「在這種地方誰睡得著。」

  「就是說吶───」起床時同樣有低血壓的光邦,立刻贊同鏡夜所說。

  「好嘛,不喝就不喝。」環才不敢同時惹惡魔之目和怪獸之目,而且惹到光邦的意思和惹崇是一樣的。

  「雖然這裡比不上家裡舒服,不過還是有點捨不得。」光看著周圍,雖然不是自己的那間,但格局相同,意思也差不多。

  「而且以後應該沒有辦法三餐都聚在一起了吧。」馨也有些感傷,畢竟回國以後,就只剩他們兩個和治斐是高中部了。

  「回去以後,男公關部也就會解散了吧。」在大學部的部員都比較多了,怎麼可能還跨部參加。

  「改在大學部成立吧!」環早就已經有了打算,「只是治斐和雙子還是得跨部參加哦。」就跟他們國三時一樣。

  「可是環你不是還得準備接手須王集團的事,鏡夜學長上了大學應該也有不同規劃吧!」就像光邦和崇當初那樣,不能投入太多時間在社團。

  「如果不要每天營業呢?」馨提出個方案,「選個特定的日子或者是固定週末開部。」這樣應該可以減去很多負擔吧!

  當這個意見獲得大家的讚賞時,只有光邦發現了怪異之處,「鏡鏡怎麼都不說話吶?」

  平常胡思亂想、天馬行空的都是環,而制止他或者幫他策劃一切的都是鏡夜,今天他怎麼會這麼安靜?

  「因為我要留在美國讀大學。」既然不能再參與男公關,就應該放開手讓他們決定部裡的未來。

  「鏡夜學長不回日本了?」治斐第一個表示意外,部員們都跟來波士頓的那天起,她就以為大家都不願意再分開。

  光邦放下了刀叉,想起鏡夜曾說過的話,「鏡鏡本來就打算大學要留學吶?」

  「嗯。」崇也記得鏡夜說過。

  「我本來就計畫要出國念經營學。」近幾個月也已經完成申請手續,只是一直還沒有告訴他們。

  「那這樣公關部要怎麼辦?」光不免擔心,鏡夜可是社團的運作中心,缺了任何人都不比他嚴重。

  「如果真的交給殿下的話,一定會破產的。」馨說的更是直接,但難得的環居然完全沒有辯駁。

  「營運就交給你了,馨。」體育祭的時候、追查須王企業的時候,他都把他帶在身邊,也相當清楚他的能力。

  他?馨搖了搖頭,「我辦不到。」平常他在社團就是跟光玩來鬧去,無聊的時候還會一起耍大家,怎麼做得來這些事。

  「你不一定要按照我的方式,就做你想做的就好。」男公關部也到了該有所變化的時候。

  見鏡夜真的退意十足,光連忙搬救兵,「殿下你也說說話吧!」環最懂得如何說服或影響鏡夜了。

  「如果這就是鏡夜的選擇,那就留下吧。」從認識鏡夜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充滿野心,想超越他兩位兄長,所以才棄醫學就經營,另闢一條道路,既然如此,他就不能阻止他。

  既然殿下都這麼說了……「好吧,可是鏡夜學長有空就要回日本哦,」光只好妥協,但馨又補了句,「不然就換我們來騷擾學長囉。」

  「知道了。」鏡夜點點頭,並不難猜到他們最終會是這個反應。

  「那大家一起吃蛋糕吶───」光邦把大蛋糕推到餐桌中央,跟大家分享。

  而環又開始嚷嚷著,「那我們更該喝酒啦~」雙胞胎也附合著,「喝酒喝酒。」

  縱然是離別,男公關部依然熱鬧。



美國,芝加哥

  未理央昨天作實驗到深夜,才回到房間休息幾小時,管家就來敲她的房門。

  掙扎了半刻,她才說服自己起身,「什麼事?」

  「小姐,有客人來拜訪。」

  拜訪?從她來到美國後,就很少人會來家裡找她了,「請他在客廳稍等。」然後她才起身梳洗、下樓。

  但她怎麼也沒想到會是他,「小鏡?」上次一別,她連mail都沒再寫。

  「妳氣色不太好。」臉上的黑眼圈似乎有些深。

  她沒有回答,只是算了算時間,「你是來道別的?」學期已經結束,他也該回去日本了。

  「我會回去日本,不過兩個月後又會回來。」他來最主要就是要告訴她這件事。

  還會回來……?「你要在美國念大學?」她還以為他會避開自己,選擇歐洲其他國家。

  「嗯,我今天也順道來這裡探查環境。」既然要長居四年,就乾脆在這裡再置一項房產,父親與他是這麼決議的。

  探查環境?「你要念芝加哥大學?」他們學校以生物學和經濟學兩者研究並重,的確很適合鏡夜。
  「嗯。」芝加哥大學的研究領域是他考量的主要原因,但除此之外,還有一項私人因素。

  「真不愧是小鏡,」既然要選就要選擇最好的,完全不受他們的關係影響,「如果有需要,我再帶你認識校園。」

  「嗯,」他點點頭,「我還有一句話想跟妳說,只要繼續努力就永遠不算浪費。」

  「啊?」他突然冒出的那句話,她聽不明白意思。

  「妳自己去想吧。」但他卻別過臉,沒有解釋的打算。

  那反應,是鏡夜害羞時候必有的舉動,但她都不知道多久沒看到了,他突然害羞什麼?

  等等,他剛剛說了浪費二字吧,是跟那首歌有關係嗎?但鏡夜卻沒給她思考的時間,「對了,秋人哥哥要訂婚了。」

  「真的嗎?什麼時候啊?我怎麼都沒有聽父親提過。」鳳家和嵐家幾乎可以算是世交,這種大事她一定得回國參加的。

  「我一知道就告訴妳了。」說著,鏡夜還露出那種『這樣妳就可以放心了』的表情。

  這表情和剛剛的反應一樣怪異,綜合起來想,好像有些符合她一直在猜測的事,「我喝醉那天,你是不是有聽到我和埴埴談的話?」他們之間也是從那天開始起變化的。

  「有些事情就算沒聽到,我也猜得出來的。」他可是既聰明又了解她。

  「騙人,」但未理央馬上就吐嘈,「如果你猜得出來,那前五年……」驚覺自己說溜嘴後,她連忙噤聲。

  但早就來不及了,「原來那麼久啦。」鏡夜的聲音中帶了些笑意。

  他最擅長的就是套人話了啦,所以她賭氣地不再回話。

  「央央,」他再喊一聲,這次的語氣充滿認真,「妳要等我。」

  他花了整整一年去釐清自己的心情,他不允許自己有任何一絲的不確定,所以今天他才敢過來。

  過去,她已經跑得太遠,但是沒關係,她要等他,他會追上她,他不要再讓她愛得那麼委屈。

  「啊?」等什麼?她愣了一下,但還是把一切都連了起來,他是要跟自己說所有的付出都不會白費,等他,換他來付出吧,「嗯,我等你。」

  坐在沙發的兩端,他們笑著。

                                    《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CA6ho32vPM
多久了 我都沒變 愛妳這回事 整整六年 妳最好 做好準備 我沒有打算 停止一切
想說我沒有志願 也沒有事情好消遣 有一個人能去愛 多珍貴
沒關係妳也不用給我機會 反正我還有一生可以浪費 我就是剩這麼一點點倔 稱得上 我的優點
沒關係妳也不用對我慚愧 也許我根本喜歡被妳浪費 隨便妳今天拼命愛上誰 我都會 坦然面對
即使要我跟妳再耗個十年 無所謂
妳和他 沒有如願 短短半年內 開始分裂 我的愛 依舊沒變 連我自己都 對我欽佩
有的是很多資源 我有的是很多時間 不去愛才是浪費 多不對
沒關係妳也不用給我機會 反正我還有一生可以浪費 我就是剩這麼一點點倔 稱得上 我的優點
沒關係妳也不用對我慚愧 也許我根本喜歡被妳浪費 就算我再去努力愛上誰 到頭來 也是白費
不如永遠跟妳耗 來得快樂 對不對




《文末雜言》
  哎呀,剛剛一如往常地潤稿時發現,不才寫手我又不小心爛尾了orz 明明篇幅就很長了呀....而且明明上篇字數比較多,但發生的事情卻比較少(頂多算一天一夜)啊下篇就突然進度一直飆一直飆,所以字數還是很重要的(咦,不是)坦承在寫這篇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很想pass感情戲,一直覺得環被大家欺負&光邦、馨出來當小天使的感覺好可愛,然後女主角就很可憐,雖然我還蠻喜歡她的。把她設計成一個很獨立、堅持、有想法、又不讓人擔心的好女孩,但好像就不那麼像鏡夜評價中的『女環』了吼!但至少跟其他千金比起來,她應該有點像吧.....
  其實很喜歡這首歌,是林宥嘉的《浪費》,當初聽說這張專輯的名字叫《大/小說家》的時候,就覺得專輯裡面每一首歌都超有戲的!還想要10首全寫,但終究只是痴人說夢,最後連抒情第一主打都被我刪掉 另外因為這首歌詞實在太強烈,所以玩了一下語言梗,不然央央應該不敢在小鏡面前聽這首歌吧,一定再沒自覺也會被洞悉!另外不得不佩服這對青梅竹馬,敢情兩位是有情電感應嗎?互動時,說出來的話永遠比腦內補完的少,是有這麼省口水外加覺得對方一定懂嗎?(翻桌)知不知道作者我寫你們的互動很累,多一分台詞也不對,少一分台詞也不對的!(←還不是妳自己設定的!)
  最後來介紹一下美國地理,『波士頓』是原作的留學地點,查了一下地圖後決定讓未理央讀一間有點遠(不會每天都跑去)又不會太遠(在大陸兩側的話應該不會太常去)的距離,然後又順勢選了個聽過的城市就決定是『芝加哥』了,但寫到後面又覺得,精明如鏡夜學校一定不會亂選,該不會現在要我亂掰校名的,就又去查了一下,發現『波士頓就是哈佛&麻省理工學院』那州,難怪作者會選這裡嘛!,心裡正苦惱之際,發現居然真的有『芝加哥大學』而且經濟學是全美第一!wow真是太適合鏡夜了,就很穩當地寫了下去,雖然一切都是無心的巧合,但覺得實在太妙,還是跟大家分享一下:)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