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題庫三作;沙地上的城堡、夕、浮花

  【題源】:《創作30題》【028】沙地上的城堡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Tsubasa 翼

  【時代】:當代

  【配對】:翼狼 X 翼櫻

  【備註】:此篇題目本為『沙灘上的城堡』,但為貼切題目並追求個人美感,異動一字為『沙地上的城堡』。


------

  藉口要回來調查遺跡的他,已經來到玖樓國七年。

  期間走訪各國,想解除小櫻身上的死亡印記但始終遍尋不著,他真的害怕會來不及……

  拿到從當地國家圖書館借出來的文獻後,他決定先返家再審慎地選擇下一個地點,那也許是他最後一個機會。

  脫下防風沙的旅行用斗蓬,他依照往例,先對照片裡的父母交代這次旅行的狀況,照片中的父親與自己長得極為相似。
  父親曾經說過,在異世界會有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擁有相同靈魂的人,要他如果在這裡見到了誰也別太驚訝。

  所以在見到像是外公、外婆的國王、王后,還有從父執輩變作哥哥的桃矢、雪兔時,他都盡力忍住了訝異。

  事實上,發生在這裡的太多事情,也已經讓他學會見怪不怪。

  門上突被敲了兩響,總是能第一時間發現自己回來的也就只有她了吧,「你回來啦,小狼。」

  那張與母親極為肖似的臉,出現在他面前,「嗯,小櫻。」

  關心了下他的旅途後,她才提到這次急著找他的事,「小狼,你看過海嗎?」

  「看過呀!」玖樓國是個建立於沙漠上的綠洲國,離海洋很遠,但他遊歷各國、見多識廣,而且七歲之前他待在香港,三面環海。

  說著,她滿臉羨慕的神情,「海很漂亮嗎?」

  他點了點頭,然後看出她這般詢問的背後含意,「妳想看嗎?」

  「對呀,我之前從來沒有看過比遺跡裡面更多的水。」從小她就很喜歡水,而且她還聽哥哥說海水不像遺跡那樣靜止不動。

  雖然這裡沒有海,但那樣或許可行,「我帶妳去吧!」說著,他抓起她的手往外面跑過去,跑過住宅區,來到遺跡附近的沙地。

  在他停下的那刻,她先是期待地左右觀望,遍尋不著後才失了望,這裡只有一片沙,沒有海呀。

  「我之前的國家那裡,去海邊的人不只是看海、游泳,還會在旁邊的沙灘堆城堡哦!」這裡沒有海,也只能帶她玩沙了。

  「海旁邊也有沙嗎?」她還以為沙跟海是毫無關聯的,見他點了頭,她又繼續問,「那沙灘上的城堡就像王宮嗎?」

  他順著她的指,看著不遠處的華麗建築,「不是,我先作給妳看。」

  然後他教她一點點作出城堡的雛型,還去舀些水讓城堡更加穩固。

  「我之前從來沒有這樣玩過耶。」臉上沾了些灰,小櫻還是開心地笑著。

  「而且在這裡作城堡更好,還不會有海浪打壞城堡。」之前在沙灘的時候,總是邊堆還要邊躲著海浪。

  「海浪?」又聽到一個全新的名詞,她疑惑的臉貼他貼得好近。

  被這般直視的小狼有些害臊,退開了一點,才解釋了月亮引力跟潮汐之間的關係。

  「小狼真的知道好多事情哦!」又學了一項新知識的他,眼中都寫著對他的崇拜,「對了,下個月我們生日,你要記得空出時間,不可以又跑出去囉!」

  「嗯。」但看著她身上的死亡印記,他其實不知道他們能不能等到那一刻。

  「那時候我們再一起來看,這座城堡還在不在吧?」



  一個月後,當他對她說出生日快樂的那刻,她果然被印記吞噬。

  在王妃停下時間後,他許下時光倒流的心願,而被飛王抓走作為代價時,他居然忘了張眼看看,那座城堡。



  再一次回到這個家,雖然在回復世道後,只是幾天,但對他而言已經隔了好些年。

  那些經歷了許多痛苦與抉擇的年歲。

  這個家看似什麼也沒變,但其實什麼也都變了,尤其是他特地帶來的相框裡,只剩自己一個。

  現在他連自己為何存在都難以斷定,只能在一個個異世界裡遊盪,尋找恢復另一個小狼和另一個小櫻的方法。

  「小狼。」打開了房門,小櫻來到他身邊,昨天才互相告白過的兩人,現在看到對方,臉上還有些潮紅。                                                        「小櫻,妳跟摩可拿他們道別了嗎?」因為『夢見』的能力,她選擇不跟他們繼續旅行。

  「嗯。」雖然她從未實際與他們相處過,但透過另一個小櫻,他們還是有太多難以割捨的情感,「對了,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們一路走到遺跡附近,映入他眼簾的是他們一起堆的那座城堡,只是……

  「我來的時候,城堡已經被吹倒了,我很努力想要回復原狀,可是……」她終究只作得出這般歪斜的成果。

  他揚起微笑,「沒關係,我來吧。」他一直都比她擅長這些的。

  「在你旅行的時候,我會跟母后好好學習,我會努力保護這座城堡的。」就跟遺跡裡那些水一樣,她會用魔力,維持這一座城堡。

  上次旅行他忙著追上另一個自己,並沒有空閒時間,但這次……「下次,我會帶海洋的照片回來,那時候再一起來看城堡吧。」

  「再一起來吧!」

  雖然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再次回到玖樓國,但一定會有那天的。

                                    《完》






  【題源】:《一般50題》【043】夕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Tsubasa 翼

  【時代】:當代

  【配對】:複製人狼 X 複製人櫻


------

  從她有記憶以來,她就清楚自己出生前曾經發生過的事。

  曾經身為別人複製人的事、曾經在喜歡的人身邊化幻花瓣的事、曾經在次元魔女面前許願來生的事。

  還有魔女那句,『會在相同的次元、相同的世界、相同的時間誕生,你們一定會重逢。』

  所以,她一直等著他。



  從他有記憶以來,他就清楚自己出生前曾經發生過的事。

  家裡和最強魔法師庫洛有著血緣,本來就擁有與眾不同的能力,父母是這麼告訴他的,還要他別和外人提起。

  但他知道不是這樣的,他會記得不是因為自己繼承或者遺傳了什麼,而是他為了能夠重逢的選擇。

  所以,他一直等著她。



  「小櫻,妳看起來好累哦,還好嗎?」課堂上昏昏欲睡,好不容易終於打鐘下課,才想迎向夢鄉的她就被關心的同學叫住了。

  「哎呀,她每個禮拜一都這樣啦!」鄰座的同學早就已經見慣不慣了,這就是所謂Blue Monday吧。

  「妳該不會昨天又出遠門了吧?」另一位同學這麼猜測著。

  「嗯,我剛從九州回來。」趴在桌上,她點了點頭。

  雖然次元魔女說了他們會在同樣的世界裡,但是日本好大這個世界更大,所以她要主動出擊!

  小時候,先在住家附近,一個町一個町找,再到鄰縣,直到升上高中,她父母才同意她每個週末到更遠的地方去。

  現在她幾乎找遍了整個日本,等到高中畢業後,她還打算出國找他。

  「小櫻,妳到底跑去那些地方幹嘛呀?」她已經好奇了很久,尤其是小櫻那比他人成熟的『尋找的眼神』。

  但每次談到這裡,她總是不會回答,「真的好累哦,我先瞇一下哦。」

  她知道的,他們總有一天會相遇,但她才不想拖得太久,所以她要在每個地方一直找,不然會錯過的。



  「大情聖,你又拒絕人家告白啦?」不小心撞見以後,他就躲在旁邊,等著第一時間挖苦他。

  但他沒有回話,還因為自己又踐踏一個人的心意而眉頭深鎖。

  「既然這麼不忍心,就接受人家嘛!」明明最不懂得拒絕,卻還是一直拒絕,他有時候真的不懂他在想什麼。

  「不行。」但在這方面,他又說什麼都不能讓步,

  「因為我(你)有一個在等的人。」早就習慣小狼會回答什麼,所以他順著說出,幾乎一字不差。

  但明明全校女生也都知道這件事,卻還是一個個前仆後繼,只能說這就是他的魅力嗎?

  「不跟你聊,我要先回家了。」沒理會搭在自己身上的友人,小狼轉個身就準備離開學校。

  「喂,足球隊想找你去踢友誼賽!」體育課上的優良表現,已經讓他吸引了好幾個運動社團的目光。

  但前方的背影卻無一絲停頓,「我不去。」

  他才不要浪費時間,他還有很多事想做,他要練劍、學咒、還要作料理,那些對於他和她和未來都有幫助。

  所以他不能多花時間在學校,更不能招惹那些女生。

  他知道的,她受不了等待,就像之前都是她來城外找他一樣,所以他要在原處一直等,不然會錯過的。



  終於,修業旅行時,她來到香港,而他在回家途經的那座公園遇上她。

  他快步下了樓梯,接住她飛撲而來的身軀,緊緊抱著、抱著。

  那一刻太陽西掛,是夕。



  他們的愛情像夕一般美麗。

  旅行中,每個自由活動時間,他們都會相約,不用特別去什麼景點,或者吃什麼美食,只要兩個人坐在一起,手握著手就是幸福。

  在她要回日本的那刻,他到機場送機,她的眼淚一顆一顆地落下,「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他一顆一顆地幫她拭去,「沒關係,我會等妳。」都已經等她等了十八年,再等半年,沒關係的。

  高中學期一結束,一申請到香港的學校,她就坐上飛機,回來這裡。

  拋下生活了十八年的日本沒關係,那裡有他,那裡就是她的家。

  在雙方父母的堅持下,他們等到大學課程結束才結婚,她的家人還有幾位朋友,專程來到日本祝福他們。

  爸爸將小櫻的手交給小狼,還要他一輩子好好照顧她,他呵護地接過,誠懇地說著,「我會作到的,爸。」

  那一刻───雖然桃矢哥哥在座位上多麼不滿地說著「這小子!」雪兔哥哥又是多努力地安撫著───她還是覺得自己很幸福。

  如果,她能不作那場夢的話…………



  他們的愛情像夕一般美麗,卻短暫。

  再作一次產檢,確定肚裡的孩子是個男孩,李家人都開心不已,只有她的表情像是強顏歡笑。

  在人前他沒有戳破她,回了房他才知道這個消息……

  「妳說,這孩子是……?」他摸著妻子還不明顯的肚子,再次確認。

  「嗯。」之前侑子小姐曾經說過,他們終會遇見另一個自己,但他們從未料過竟然會是以這種方式。

  沒想到居然是自己賦與自己的本體生命,這種毫無邏輯、毫無因果的事情,就是他們身為有情感的複製人,該得到的報應嗎?

  「妳覺得要怎麼做?」提早『夢見』這項訊息的她,應該已經苦思了許久。

  「如果是你,會捨得不遇見另一個我,不救另一個我嗎?」

  他搖了搖頭,不然他當初也不會毅然決然地踏上尋找羽毛的冒險了。

  「那麼,我們也只能讓孩子回到玖樓國了。」回到事件之初,他們兩個也才有被創造和生存的機會。

  「我知道,我會把一切都教給孩子的。」讓他即使沒有雙親,也可以好好地在異國生存。

  「然後我們就去求侑子小姐,讓事情結束吧。」為了孩子,為了另一個自己,就算要犧牲,他們也要離開這個環,不能讓飛王再利用他們下去。

  小狼緊緊地握住小櫻的手,一起覆在她的肚子之上,「我贊成妳的決定。」

  他們的相守,倒數七年,但心會永遠在一起───

                                    《完》






  【題源】:《一般50題》【014】浮花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Tsubasa 翼

  【時代】:當代

  【配對】:翼狼 X 複製人櫻

  【備註】:文中的視角主要為真狼,除了心中獨白外提及複製狼時會以『另一人』之類的字眼註明,而櫻獨白時,『他』為真狼,他為假狼,希望這一篇最後不要像原作一樣讓人看不懂……

------

  他一直看著。

  看著她又回到當年相遇的時刻,看著他以別的身分回到她身邊。

  看著他們一天一天長大,卻又逃不過那般命運。

  看著他為了尋回她記憶,願意捨去兩人之間的『關係性』。

  看著他們遇上另外三個人,在旅行中危險、歡笑、成長。

  他多想參與其中,但他只能看著。



  在「東京」一戰後,他終於如願來到他們身邊。

  代價卻是大打一架,雖然得回自己的左眼和心,卻讓另一人失去理智、讓法伊失去魔力、讓公主失去歡笑。

  他知道自己不受歡迎,即使擁有相同的外貌、相同的經歷、相同的習慣,他卻不是他們想要的那個。

  「會喝酒嗎?」在一片低迷中,同坐在沙發上的黑鋼拿了一瓶酒問他。

  「如果另外一個我會的話,我就會。」從來沒有嘗試過這件事,他也只能從『他人經驗』中判斷。

  反正他們什麼都是一樣的,但或許在他們眼中,他們什麼都不一樣吧。

  但黑綱只是皺起眉頭,「我問的是你。」

  『我』?他搖搖頭,「我不知道。」

  「那就試試看吧!」他把酒瓶遞到他面前,摩可拿則一口氣拿了三個杯子過來,「我來倒酒吧。」

  沒喝過酒的他,才幾杯就顯得昏沉,但在失去意識前他似乎聽到一句……

  「你是你,他是他,我想要揍一頓的小鬼是他不是你,但這並不代表,我不喜歡你。」

  他想,若不是他喝了這幾杯,黑綱一定不好意思說出這種溫柔的話。



  他們之中最早接納他的人就是黑綱。

  尤其是走過幾個世界,發現另一個小狼為了羽毛大肆破壞,而當地居民都把怒火轉嫁在他身上時,總是黑綱在前面護著他,好讓摩可拿再一次時空轉移。

  他想,待在次元魔女身邊的摩可拿應該知道一切的。

  知道他多麼自私,還擁有那種逆轉世界的禁忌想法,也該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必須付出的代價。

  但摩可拿卻只是跳上他的肩膀,為他多年來只能看著卻什麼都不能作的無奈而不捨。

  「他們都在房裡嗎?」獨自出門採買必需品的黑綱,一進門就問著。

  「嗯。」

  法伊無法諒解枉顧自己意願讓自己成為吸血鬼的黑綱,加上他想完成小櫻的心願,所以很少與他們獨處,大多陪在小櫻身邊。

  而小櫻雖然在大家面前與以往沒有太大不同,但總會下意識避開他的眼神。他發現了,卻不能多說什麼,也不能作出什麼異樣。

  因為他確實知曉,她要的不是自己。



  從她在異世界醒來的那一刻,她腦海裡就常常一片空白。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跟這三個完全不認識的人以及那個神奇生物一起旅行。

  那時候一個笑得特別溫柔的人說,她的記憶全部化作羽毛消散於各個世界,而他會幫她全部找回來。

  稍晚,一片羽毛的回歸讓她陷入昏迷,在夢裡她看到自己的過去,看過國王哥哥、祭司哥哥,和籠罩於黑暗中的一個人。

  她不知道他是誰,只想著下一片羽毛也許就能讓她憶起。

  她什麼都不記得,但她決定相信笑得特別溫柔的小狼先生,她喜歡他的笑,不喜歡他皺眉頭。

  但她最不喜歡的一定是他無情的眼神。

  另一位『小狼』先生趕來「東京」和他大戰了一場,一樣的戰技、一樣的長相,一切卻變得不一樣。

  聽到自己喊住手時,停下動作的是『小狼』先生卻不是小狼先生。

  『小狼』先生因為自己受了傷,小狼先生則強塞了根羽毛給她,即不顧自己的挽留。

  清醒過來的她看著『小狼』先生身上那道傷,卻無法再面對他,即使他還是對自己無微不至。

  但她實在無法面對擁有這張臉、這雙眼、這顆心,像他卻又不是他的人,尤其在她取回這次記憶,更察覺了他的反應之後。

  她知道的,他要的也不是自己。



  靈魂如願來到夢中之後,她就一直在等待。

  一切一定會如同自己『夢見』的那般,小狼與『小狼』在這裡相遇。

  她很擔心『他』,因為他已經失去理智,不像『他』有所顧忌,不像『他』害怕兩個人的戰鬥會傷到兩難的她。

  但她更擔心他,他受人控制、身不由已,萬一誤傷了『他』,那麼一切就真的結束了。

  她不希望『結束』,但縱然如此,時光還是漸漸推進,來到了那刻───



  從夢中的世界,打到現實中的「日本國」,他其實沒想過小櫻會護著自己。

  意識模糊的那段時間,她撫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雙手,她肩上迸出的熱血,那溫度他不會忘記。

  僵持不下的兩人,一起跳至空中想奪下羽毛,他快了一步,但對方為了避免讓他拿下,居然又刺來一劍。

  來不及格擋的他,眼前竟出現了另一道身影,是小櫻。

  在她被刺中的那刻,櫻花樹彷彿落下眼淚一般,為她祭禱。

  「我不是,你的小櫻。」在另一人的劍下,她回過頭,對他說道,「你早就知道了吧?」

  在一群人的驚訝眼神中,他只是斂下眼來,他確實知道,但他沒想到她已經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更清楚他瞞著她的事實。

  他的小櫻,真正的小櫻,還停留在撫子皇后拼死封印的瞬間,在她被死亡刻印吞噬的那刻。

  時光倒轉後,小櫻的時間還是停留在那刻,而他亦被飛王封印在容器之中,跟著他們旅行的,一直是飛王為達成願望的複製狼和複製櫻。

  清醒後,他會來尋找他們,只是害怕無心的複製狼會不小心傷害到誰,而讓她難過。

  無論是真小櫻或複製櫻,他都希望達成她們的心願,他都希望她們快樂,即使她眼中的小狼由始至終都不是自己也無所謂。

  但他真的沒想過,她會為自己犧牲。

  眼前花瓣越落越豔,一瓣一瓣由她的心口處幻化開來,他才知道原來這片花雨不是櫻花樹的眼淚,而是她凋零而未成的心願。

  他沒聽到她最後在另一個小狼耳邊說些什麼,只看到櫻花花瓣順著風在身邊越飄越散。

  這是他見過最美的,浮花。

                                    《完》






《文末雜言》
  因為朋友貼出《創作30題》時,我點了《翼》,跟風之餘我還很有道義地回去看了這部漫畫,終於看懂每個人的生存關係後,讓我很好奇每個人之間的情感,就一口氣套了三個題目來書寫!其實本來想寫四篇,不過基於複製狼與真小櫻完全沒有獨處過,縱使再想亂掰也難為無米之炊,就只寫了三篇。關於翼的故事背景與瘋狂複製就先不議也不解釋了,如果搞不懂背景的話,歡迎留言XDDD
  第一篇故事前段是發生在真小狼與真小櫻相伴的時光,後來時光倒流然後blahblahblah一切恢復原狀來到後半段恢復秩序的時空。第二篇故事是重生的複製狼複製櫻尋找及等待對方的故事,但基本上如果他們生下的不是真小狼,我想一切會變得簡單而且好看很多.....第三篇是原作情節,但因為『他/她等的人不是我』這句台詞實在太有fu,而且複製櫻死去時候那片花實在很美,所以我就重述了這段。以上三個題庫希望大家喜歡:)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第一篇

其實我還是忍不住想該
你應該寫的唯美一點,因為沙漠的沙就算用水也對不起城堡的樣子(?)砂太細、太陽太乾旱
很快就垮惹,所以應該要讓他成為美麗虛幻的記憶WWWW
(好啦,我覺得執著於這點很煩,這是我為什麼沒回言的原因之一)
另一個...........
我現在忘了我當初在糾結什麼劇情
哦哦,我想起來了XDDD

第二篇

單純只想釐清一下,小櫻小狼應該有三個齁!?
庫洛魔法使的狼櫻,一開始在瓶子裡的(還有照片裡真正的父母)
但在這裡設定的也是旅行中的複製人
以及本篇真正的主角狼櫻(也就是雙方真名叫翼的兩人)
因時間停止 一個在飛王那和實際的現實中
而創造出來的複製人狼櫻 也就是一直在旅行的那對(真是麻煩的劇情)
而複製人重新在別的國家生活找尋對方 不過 他們好像都不記得他們要找誰,只知道要找人,直到互相看見對方 才想起一切
然後故事就這樣 循環XDDDD
哦 好啦,糾結這種事很煩 (尤其很久沒溫習) 以上這段 你可以不用認真回答我 其實XDD
因為很麻煩(攤)
(這就是為什麼我沒留言的理由之二)
講到最後一整個已經不知道要說啥了,所以才想對這篇裝死

第三篇倒是覺得最沒糾結的一篇
也是很喜歡的片段WWW 超有感覺 感人WWW

(如同後記所言吧 他就是瘋狂的故事背景XDD)
第二篇的實際循環 讓人頭痛(攤)

然後,不去理會它實際的劇情的話
小襄寫得很有感覺阿WWWW 畫面都有到 很美 也哀愁
(阿阿,我最喜歡這種甜甜虐虐的感覺WWW)

總之就這樣
(我這麼想對這篇裝死,為啥不讓我死呢? 硬要把我挖起來)

蕓夜 | URL | 2012-10-10(Wed)18:52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好啦,其實在妳提出之前,我完全沒想過會無法成型這件事情!
不過我還是想到一個理由去牽托XDDDDD
某一集有提到櫻玖國的祭司的法力可以維持遺址裡的水,所以我想小櫻應該也有辦法抽出水來保護它吧!
再不然的話,我只能說我選了一個錯誤的題庫來寫了.........

對,庫洛魔法使的狼櫻是獨立的,
其他就跟妳說的一樣!
然後我之前有看一位神人把所有狼櫻們的身份都解釋得非常詳盡,如果妳需要的話我可以給妳網址!

第三篇我也很愛~~~~~~~
在PC寫的那篇就已經提過這段了,現在還是很想繼續寫這一個背景!
尤其是知道翼狼明明知道這個是複製櫻,還是堅持要為她付出的時候~~
而且不得不說,複製櫻死去的那刻真美(拇指)一看到浮花這個題目馬上想到!也是我三篇裡面最早下筆的。

謝謝雅雅的稱讚,就是為了這個才把妳挖起來(誤)
因為我也有跟妳點狼櫻呀!所以當然會想知道妳對於我的狼櫻的想法。
死神那篇也是因為是贈給妳的~~
以後如果不再互相點文的話,妳就可以逃過了(燦)

傅。允洛 | URL | 2012-10-10(Wed)19:36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