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賀文】舊家台慶

愛懷。那天堂,是我愛過你的地方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火影忍者

  【時代】:現代,續《三寸天堂》及其番外

  【配對】:我愛羅 X 微語懷


------

  他和他女朋友是在一間餐廳認識的。

  那間餐廳叫『襄信輕食館』,老闆人很開朗,愛跟客人聊天,而全店最具特色的便是他們店裡沒有菜單。

  無論你想吃什麼,只要點了,老闆就做得出來。

  或許是喜歡這種隨心所欲的感覺,又或者是要紀念他們的初識,總之他們時常在此見面。

  今天他才踏進店裡,就被女朋友抓了過去,「小愛,你說句公道話嘛!」

  說什麼?他還一頭霧水,又被老闆搶話,「他一定站在妳那邊的呀,最好公正得起來。」

  「這麼沒信心就認輸呀。」微語懷一點都不介意是以人數優勢獲勝。

  但夾在其中的他根本不知道他們吵了些什麼,「先告訴我妳們到底在吵什麼吧!」

  「就《步步驚心》呀!」這是齣熱播的陸劇他知道,不過有什麼好吵的?「我們在爭論到底哪一個男主角最好。」

  所以現在的狀況是,他的女人為了一群男人跟另一個女人爭吵,很好,他懂了。

  「我沒看這部戲,妳們討論妳們的吧。」他只知道那是部康熙末年幾個皇子爭奪皇位的愛情故事,僅此而已。

  於是,老闆從善如流,「為什麼妳會喜歡男主角呢?皇位是他的,女主角也愛他,根本讓人產生不了同理心嘛!」

  「誰說的,他媽媽一點都不疼他,也沒見到女主角的最後一面……」看到那裡,她眼淚流都流不止。

  「父親的最後一面沒見到,母親的最後一面也沒見到,大將軍變守墓人,明明就十四比較可憐。」

  「我也是覺得十四不錯啦,不過還是四爺。」微語懷的堅定不改,連老闆也懶得再跟她爭論。

  倒是他突然感到好奇,「為什麼?」獨愛一個角色總該有原因的。

  靜了靜她才開口「因為木蘭花,因為四爺愛木蘭。」

  「啊?」他不記得她對木蘭有這種偏執。

  離開餐廳、回到車上,她才播了那首歌給他聽,


    停在這裡不敢走下去 讓悲傷無法上演 下一頁你親手寫上的離別 由不得我拒絕
    這條路我們走得太匆忙 擁抱著並不真實的欲望
    來不及等不及回頭欣賞 木蘭香遮不住傷


  「只有四爺符合這首歌,」原來重點居然是在歌上,「欸你覺得歌詞裡的『你』是個怎樣的人呀?」

  他再認真聽了下,不算『我們』的話,歌裡裡出現過兩次『你』,是『你親手寫上的離別』和『你說過的人間世事無常』。

  「應該是不得不親手捨下心愛之人的無奈吧。」他大略猜著。

  「所以他痛嗎?」她看著仍播放中的手機,他看不見她的表情。

  「我想是的。」就算她不諒解,他還是得這般堅持,「但只要唱著歌的人懂就夠了。」他伸手摸了摸她低垂的頭頂。

  我懂就夠了……「小愛,我們今天去歷史博物館好嗎?」

  或許是受那些戲劇影響吧,他女朋友真的好愛歷史文物,「嗯。」他收回手發車、打檔、出發。

  「這幅畫好漂亮。」站在古畫面前,她先是稱讚,然後逐張解釋起技法及安排目的。

  「妳修過相關的課嗎?」她最厲害的地方不只是說得出技法,而且那些言辭還很文言。

  「沒有,我是看書看來的。」先是作夢,後來是真的去研讀。

  然後他們又看了些筆墨、茶具,那一刻他真的從她眼裡看到了懷念。



  那天起,他時常作一個夢,夢裡他是位王子。

  父親戰死沙場後,他毫無準備就接下王位,若非仰賴強將,他無法凱旋。

  因此,他手握眾臣之女為質,並計畫著讓官員全面改朝換代……



  「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妳是不是說妳常作一個夢?」

  今天他們沒出門,就約在他家見面,雖然女友又轉了那個頻道,看著不知道第幾次的重播,基於他另有女友可抱的狀況下,他決定保持緘默。

  微語懷坐在他兩腿間的沙發,背亦熨著他,他則把下巴輕放在他頭上,十足寵溺之姿。

  「對呀。」剛開始她和他提過,但既然他毫無印象,她也就當作是夢,反正這也不是個多麼開心的故事。

  不過似乎就是在這樣的想法後,她才續夢了後頭情節。

  「對了,他就是四爺。」指了指電視裡的人,她另一方面也是想尋個盟友。

  依言,看了看營幕,「他是偶像團體出身嗎?」都過了那麼多年,他怎麼看起來沒什麼變。

  「是呀,不過他演技進步很多,」她也不是只盲目地關心木蘭花,「完全看得出那種不得不放手,為了那個王位究竟得放棄多少呢?」

  說著,電視進了廣告,又播著主題曲……

  『下一頁你親手寫下的離別,由不得我拒絕……』

  『不得不放手……為了那個王位究竟得放棄多少……』

  『唯有妳出宮,才能降低尚日一族的戒心,而且我不願妳再受任何委屈。』

  『無論妳要什麼,我能給的我都會給。』

  戲劇、歌曲、夢境,一幕幕畫面出現在他的腦際,爭先恐後、亂無章法,一片紊亂的他,手勁下意識地收緊。

  「怎麼了?」坐落懷中的微語懷,自然也第一個發覺,急忙回頭。

  「頭有點暈。」邊說,他揉了揉額角。

  「那要不要躺著休……」微語懷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一雙唇完全堵上。

  先是輕觸、啃咬、吸吮,後唇舌相依,直到微語懷都要喘不過氣那刻,他才放開她。

  她的唇紅紅灩灩,頰上也帶著紅暈,「你根本故意嚇我嘛!」

  他沒有反駁她的話,只是深情地執起她的手,「這一世,我不會再隨便放開妳的手了。」

  他說的是,這一世……所以他也……

  「這可是你說的,要說到作到唷!」她回過頭來,緊緊、緊緊地抱住他。




佐薰。將軍夫人的送別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火影忍者

  【時代】:架空古代,續《囚困》、《自由》

  【配對】:宇智波佐助 X 遠星籽薰


------

  洛錫國、夜染國邊境小城。

  自從搬來此處定居後,她就試著讓自己當個正常人,打理家務並學著洗手作羹湯。

  日子仿如回到他們困於結界時的兩人相依,但卻又比那時更幸福。

  「妳相公也是明日出征吧!」市集上,兩位婦人邊買菜買聊著。

  「是呀,真是令人擔憂。」男人離開家鄉去打仗,女人卻只能留在家裡,忍著離愁,隨時害怕傳回不好的消息。

  上戰場的男人,需要勇氣才能禦敵,但在家等待的女人,又何嘗不需?

  「不過是宇智波將軍帶兵,總是讓人放心了些。」

  聽到那關鍵的五個字,她才專注地聽著她們談論了些什麼。

  「但哪場戰役能不損一兵一將呢?」以往看著鄰家痛苦,她總害怕、她總猜想,什麼時候這不幸是否也會落著她頭上?

  「妳呀,在外頭說說就算了,回家時可別表現出來讓妳相公牽掛。」裝作堅強,是眾士兵的家人必學之事。

  她嘆了口氣,「陪我去廟裡求個平安符好嗎?」燒香拜佛,這也是她們唯一的寄託了。

  一路聽著,她竟也一路跟來廟宇,她抬首看向廟中的木雕神像,她怎麼會跟來這,她怎能相信洛錫的神,她,可是夜釀國的神女。

  但,這確實是她第一次感到無助。



  在營裡練兵完畢後,他仍一身戎裝地返回家中。

  但今日卻不同以往,宅裡竟未點燭火。

  先就近點了根蠟燭,他拿著走近她,「怎麼了?」之前返家時,她都會備妥晚膳,在家等著他歸來,但此刻,她卻一言不發,呆坐於塌上,「薰?」

  本來茫然望著地板的她在聽到他聲音時才抬起頭,一見是他,她只說得出一直縈繞於心頭的話,「危險嗎?」

  原來她是擔心明日的出征,他安撫地揚唇,「沒事,只是剿寇。」洛錫國強力越盛,就越有人覬覦。

  「怎麼會沒事?」無論大小總是場戰役,雖然她過去待在神宮與世隔絕,但那回事她還是懂的。「不管,我要和你一塊上戰場。」

  她已經受夠了無能為力的日子,她無法和那些虔誠的婦女一般,笑著說『家裡有我照料,你別牽掛』,她要跟著他,無論何處。

  「妳不是說過不干涉的?」當初從師父處接回她時就討論過,她身為夜釀神女,雖不願回國,亦不願投靠他國。

  他們為此搬到兩國邊界,也把軍營移至此處,軍壓邊境可抑止他國侵略,王上也就沒反對。

  「我……」是,根據她的立場,確實不該隨軍。

  見她還是愁眉不展,他伸手撫了撫她的髮,「妳放心,雖然曾經遭妳困住,但我武藝沒那麼弱。」算來他也是身經百戰,只是當時從未想過會遭遇神術。

  「我明白,但你就愛身先士卒枉顧自身安危。」她要不是看出這點當時也無法困住他。

  他自幼學的便是武,自然也懂得俠義精神,官場上那套他學不來,自然也無法躲於人後、逃避責任。

  但這些只是讓她擔憂,他便不想多說。

  趁著他此番安靜,她走近他身邊,揚掌,幾個起落、幾個迴圈,她在他身上施了個咒。

  「這咒什麼作用?」施咒完畢後,他抓住她的手問。

  「護身回復咒,保你戰場平安。」她輕描淡寫地說著,沒打算多解釋。

  但為她讀過幾卷術法典籍的他怎會不明白,「撤掉。」一般的防護咒,是在身邊上下覆層膜,能擋去一定程度的攻擊,但有時效性。

  她會現在下咒,只有一種可能性,「我不要妳以身護我。」此咒之所以能護他無虞,必只是將傷痛轉移至施咒者身上罷了。

  但她只是別過頭拒絕,「我已經不再受全民期待,我現在要護的就只有你,」只要他好,她什麼也無所謂,「你知道,我在洛錫國什麼也沒有,只有你了。」

  他是她留在這裡的唯一理由,她也只能用這種說詞讓他牽掛,她要他知道,這裡有一個人一直等著他,所以他一定要回來。

  「我知道,也答應妳會盡力保全自己,但在戰場上,我還是不能自私。」多少性命背負在他身上,他絕不能只顧全自己。

  「自私……?天下最自私,不就是那些王室?隨便一令,就能讓多少人為他們拼命。」

  「我們出征並不是為了王上,而是為了那些實際受苦的國民。」也許她將王上視為對夜釀國的傾略者,但在遊歷各國的他眼中,王上的確作到了為民著想。

  她知道洛錫王上與他師出同門,拉拔他成為將軍,既不計他攻夜釀國時的失利,並允許他遷移軍營,但她心中依舊滿是不悅。

  「薰,撤咒吧!」

  知道不撤,他定不會罷休,她即使心有埋怨,還是動手,「如你所願。」然後撇過頭去。

  感覺出加附於身上的那股力量消失後,他才移步至她眼前,再坐下,「薰,我知道有個術法適用這情況。」

  他懂的怎會比得她多,只是哄哄她吧……所以她只是懶懶地抬目,「何種術法?」

  「閉上眼吧。」

  雖然她不知道他究竟打什麼主意,她還是閉上眼睛。

  然後,他輕輕地吻上她的眉心、一雙眼睫、一對耳垂、鼻頭,最後是珠唇,細細地吻著,闡述相思。

  她不知道他說的術法效用是何,但心情總算是和緩了些。

  「我帶走妳的思念、妳的視線、妳的氣息、妳的話語,所以我一定會順著妳的心願,把這些都帶回來還你。」再多的承諾他作不出,只能用這種方式安撫。

  她動容地看著他,她知道他定會說到作到,「若是心願,那還漏了一處。」說著,她伸手脫掉他的外衫。

  「薰,不……」帶兵出征的前一晚,男子不得與女子有肌膚之親,縱然不迷信,他依舊守著這規矩。

  她沒理他的話,仍依原定計畫,除去外衫而留下單衣,然後在他心口處印下一吻,「就此約定了。」

  「嗯。」他伸手攬住她,總算放寬心,明日也能毫無罣礙地啟程。

  「但你還要答應我件事?」頰貼在他的肩窩,眷戀之餘,她還有個想法。

  「嗯?」以指順了順她的長髮,他知道這次她不會再為難自己。

  她從懷中拿出兩顆玻璃珠子,以二指在他眉心與珠子間幾次比劃,然後給了他一顆,「這個帶著。」

  他接過,透著光看了看,依舊不明所以,但兩者卻同時從透明變作綠光,「這是什麼?」

  「這二珠連線,代表你的身體狀況,你若出了什麼事,我都能就這珠子第一時間察覺。」

  她可以不跟隨上陣,也可以不自私地只護他一人周全,但她卻不能容許自己獨在家鄉,萬般資訊皆不得。

  縱然不能在他身邊和他一同面對,她也不要當最後一個知情之人。

  「我定會好生收著。」就如同呵護她的心願一般。

  「那麼,我先去準備晚膳,早些就寢,明日還要出征呢。」說著,她便起身往廚房過去。

  「我一起幫忙吧。」挽起衣袖,他一同走向廚房。


  這是她第一次,在戰前送走宇智波將軍,卻不是最後一次,日後,她再不曾這般胡鬧,只是祭壇為他祝福。

  她不再嚷著自己的牽掛,他卻牢牢記在心中。




堤實。合照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色誘中毒

  【時代】:當代

  【配對】:堤郁依 X 永藤實羽


------

  『回到朋友關係吧,像2年前的夏天那樣……和千千三個人,還是朋友的那個時候一樣………回到那時候吧,我們再一起放煙火,然後───』
  『可以放煙火……這麼說的話……卻不能接吻囉?』

  『那個……實羽……我們不要再打電話,也不要通e-mail了,我覺得很痛苦,我打算看著前方往前進。…所以,實羽,妳也快點忘了我吧!

  『我有話要說……我喜歡妳。我喜歡妳,實羽……還有…啊,糟糕…我只說得出「我喜歡妳」,明明想了很多的啊!我在幹什麼───』
  『我……可是是你自己放開我的啊……我、我一直很喜歡你……小郁。』


  曾經,他們一吻結束了戀情,卻藕斷絲連。

  曾經,他們強迫自己斬斷這條線,但又難忍心動地重新牽了手。

  現在,他們一起到了德國,邊進修邊遊歷,雖然離開親友們三年有些不捨,但充實又快樂。


  『我想要多碰碰妳,光是那個吻根本不夠。妳呢?』
  『……我、我也……』
  『既然這樣,如果因為顧慮到千千而壓抑自己的話,反而很對不起他哦!』


  那一刻,他覆上她的手,這一刻,她睜開眼。

  那時候剛好是他們跟秋山千洋三個人第一次工作上的合作,她努力在他面前保持自然的微笑,堤郁依則連句話都沒跟他說。

  他們真的很害怕會失去這個朋友,幸好最後他遇上了有田莓,還約好了一回國就要在河堤見面,她才放下心來。

  確定那只是夢,而不是現在的煩惱後,她翻了個身,抱著棉被又閉上眼睛。

  『喀嚓』一聽到這聲音,永藤實羽就醒了過來,還下意識擺了個專業表情。

  雖然堤郁依還是隔著鏡頭看她,但沒按下快門,而是伸出左手食指輕彈一下額頭,「呆!」

  「我以為我是工作到不小心睡著了嘛!」雙手撫著額頭,她輕喊,「是小郁你怎麼愛拍我睡覺的樣子。」

  雖然她目前看到的成品都還好,但她也很害怕會留下什麼流口水或者露肚子睡覺的照片呀。

  其實有,只是他都會先抽掉再補上別張不給她看,不過他當然不會告訴她,就像他不會告訴她,她睡覺的樣子很可愛一樣,「因為很白痴呀!」

  「小郁最討厭了啦!」永藤實羽嘟著嘴說完,就掀開棉被下床。

  「生氣囉?」即使拿著相機,堤郁依還是準確無誤地抓住了她的手。

  「沒有,」堤郁依最愛的就是欺負人,她才懶得跟他計較,「我只是要整理一下家裡,都要回日本了,總要看看什麼該寄,什麼都丟吧!」

  也是,他在這裡的攝影課程也到一段落了,「那,再拍一張吧!」沒等她反應過來,他就按下快門,然後放開手。

  習慣了他隨手就拍,所以她得了自由就開始動手整理,先打開窗戶、拉開窗簾讓陽光透進來。

  雖然已經到了春天,但德國還是有些冷,能曬曬太陽就是種幸福。

  「關起來嘛,好冷。」雖然有日照,但偶爾強勁的風,還是讓怕冷的堤郁依受不了。

  「你還不習慣呀?」都已經在這裡待了三年,而且要離開了呢。

  「這樣就習慣了。」說著,他張臂由背後抱住永藤實羽,她的體溫,是他最好的袪寒方式,調整了下位置,下巴靠在她肩上,共看德國街景,這是他們最契合的角度。

  斜眼剛好瞄到她頰上的紅暈,他側了角度,輕敲她的頭,「臉怎麼那麼紅?」

  有些事雖然習慣、也不排斥,但還是很難沒有反應嘛!「真的跟小那說的一樣……」

  「什麼?」她怎麼會突然提起蕪木那伽?

  「色情QQ頭~」她小小聲地沒想讓他聽見,免得他應景地配合這句話,「你有收到小那的mail嗎?」

  他點了點頭,「都籌備得差不多了,就等我們回去。」

  「所以我們要趕快整理呀。」永藤實羽邊說邊掙扎著想繼續動作。

  但堤郁依可沒想這麼快放開她,「再讓我抱一下。」

  「那五分鐘?」她隨便選了個時間。

  「嗯。」他的聲音埋在她的肩裡,但當永藤實羽重新著手家務時,其實已經午餐之後……

  大致整理過相機後,堤郁依又不甘寂寞地來鬧她,「妳在幹嘛?」

  「把你這三年的照片整理整理呀。」三年時間本來就不短,更何況他相機幾乎不離手,相片張數都數不清了。

  拿過幾個她手製的盒子,每個都隔出相片沖洗後的大小,方便收納,「怎麼分這麼多盒?」

  「先分類,回日本以後再裝進相冊裡。」不然那麼多本也不方便寄送,「這是你的作業、這是旅遊的、那是隨手拍的。」永藤實羽一一數著,「不過我今天整理才發現,怎麼都是我一個人的照片呀。」

  而堤郁依則答得理所當然,「我拍的,當然都是妳呀。」如果作業上沒有限定,他最想拍的都是這個模特兒。

  「可是這樣感覺很寂寞耶。」每一盒都只有她一個人,男朋友是攝影師的壞處,應該就是沒有合照吧。

  「只要妳眼裡看的是我,這些照片裡就有我。」只要她看的不是工作,而是他,他就不介意。

  「小郁……」她又想起過去那件傷他極深的事。

  他伸手抓亂了她的頭髮,他會提起是因為已經諒解,而不是指責,「這一盒又是什麼?」他隨便指了一個特別小的,吸引她注意。

  「那是……」在她還想找個理由時,他已經動手打開。

  裡面一整疊都是他拍攝上不小心失手晃到的作品,「妳收這個幹嘛!」他還從中找到當初珠苑《New Generation》那張。

  「編輯長說要送我的。」小郁的緊張那麼難得,她怎麼可以不好好珍藏,而且她之後難得再找到幾張失誤照,程度也都沒這麼誇張,但她還是看得出來,那幾張她笑得特別美麗。

  「妳故意想拆我這個天才攝影師的檯呀。」他再伸指敲了她額頭一記,但勁道極輕。

  「我才不管小郁是不是天才,我就是喜歡小郁拍出來的所有東西。」

  張臂,他再次緊緊抱著她,無論成為多麼有名的攝影師,都不及有這麼一個人懂自己的人來得幸福。

  枕在堤郁依的肩上,她突然想起還有件事忘了說,才把他推遠一點點,他又抓回來,「還沒。」

  「我是要說件正事嘛!」她求情。

  「這樣說就可以。」他拒絕得很霸道。

  跟人講話不是就該面對面嘛,他禮貌一定沒學好!「是編輯長,他說上次sin的銷售很好,問你要不要拿我們在德國的照片再出一本寫真。」

  「不要。」但堤馬上就拒絕。

  「為什麼?」她退開並直視著他,當作修業三年的成長紀錄不是很好嗎?

  「回國以後跟著團隊要去哪裡拍幾張照片都可以,這些不行。」那些是私下的永藤實羽,是他的私藏,他才不想跟誰分享。

  因為是隨手拍拍的所以不好嗎?永藤實羽猜不出堤郁依的想法,「可是這三年旅行都把錢花完了,趁這機會賺一些回來不好嗎?」

  看到她這樣,他有些想笑,「你知道嗎,我之前聽過一種說法,」見她被自己吸引,他才續口,「一個女人如果會為男人省吃儉用、開源節流,代表她真的很愛他,想當他老婆。」看她的臉漸紅,他更故意地貼近她,幾乎連鼻頭都要相觸,「妳說是嗎,堤實羽?」

  聽到這句,她的臉更是通紅,「我……我不是……」

  「回日本後,我們結婚吧。」他微傾,額頭互靠。

  「嗯,結婚吧!」雖然臉上潮紅未退,但她笑得燦爛。

  「對了,妳不是想拍張不寂寞的照片嗎?」堤郁依突然想起他們剛討論的,婚禮上的確不能只放她的獨照。

  永藤實羽誠實地點了點頭,「可是那個不方便自拍吧?」手機的畫質跟攝影效果,他們則是不太喜歡。

  「這可以調定時定焦拍攝。」他伸長手,拿來放在不遠處的相機,「妳先去床那邊。」

  床?坐著一起拍嗎?雖然覺得有些詫異,她還是乖乖地坐過去,然後依照他的要求,向左一些、坐低一些。

  「維持這個姿勢。」按下快門後,他才走過去,爬上床,然後,就地撲倒,而且還把她退後的距離算得精準,沒出鏡。

  鏡頭連閃了幾下,先是他的得逞、她的驚嚇,再是他的深情、她的愛意,最後那張,他覆上她的唇。



  《Charming Junkie》

  「所以這就是你們那時候的合照嗎?」秋山千洋拿著那一疊照片,已經完全不介意。

  「這根本是性騷擾嘛!」連男朋友秋山千洋喊她一聲小莓都會讓她臉紅心跳不已的有田莓,根本無法接受這種尺度。

  「真不愧是色情天然捲攝影師,」就連長期受色婆婆魔掌的蕪木那伽都忍不住驚呼,然後還衝到堤實羽面前給了她個讚,「而且小實好好好好好厲害,居居居然那麼快就習慣了性性性性騷擾了,我到現現現現在都還不習慣。」說著,又單手單腳趴上牆。

  「喂,妳在說什麼?」梶原海連忙遮住她的嘴巴,不要讓她再自曝什麼閨房秘辛。

  但堤郁依卻硬要誤解梶原海的反應,「小海果然很愛我,居然還會吃醋,但我已經是實羽的人。」

  「堤郁依,你說什麼!!!!」就算三年不見,梶原海的情緒還是輕鬆地受他挑撥。

  「對了各位,」但堤郁依沒想要搭理他的意思,「我在德國有遇到無緣的岳父大人,他給了我幾張有趣的照片呢。」

  「無緣的岳父,誰呀?」有田花楓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也沒人想回答他。

  在場的其他人則都很清楚堤郁依為了維護梶原海女模特兒身份時刻意鬧的緋聞,所以一定是指梶原陽了。

  但沒想到,居然會看梶原海五歲時就穿著女裝的模樣,「小海小時候也一樣可愛哦!」之類的稱讚不斷,尤其是秋山千洋最大聲。

  「堤郁依,你根本是故意的!!!!」女裝模特兒都幾年前的事,就他老愛舊事重提。

  「梶原的女裝癖果然是從小養成的。」不,看來宇津木遊佐未來也會是一個熱愛欺負他的角色。






《文末雜言》
  2005-09-25,我在高中同學的影響之下,開了一個《PC新聞台》,剛開始只是寫寫日記,後來放上了些創作,在那裡認識了很多朋友,也更認真、更有動力地創作了三年,升上大學之後也許是為了忙社團,筆桿放下了、報台關閉了,一直到大四下才閒了,又聯絡起以前的朋友、重拾寫作欲望,然後因為舊文章堪稱黑歷史、也不想再寫同人文,而另闢了fc2,也就是這個家。但在2012-09-25的現在,我還是很感念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於是在此慶祝,並且順勢重開舊家【襄信 x Believe】,為了避免撞名,這裡就更改了,但是要重申一次:以前文章寫得很爛(雖然現在也沒多好)請連過去看的人不要揍我謝謝!
  因為之前一直寫連載或暴文,所以最近想改走短而美的路線,所以近兩篇都是三合一XDD 而且之前在【文風問卷】看到朋友說自己always淡文,因此毅然決然地跟糖販打個交情,一口氣找了三對情侶出來放閃光。《合照》是因為當時剛重看完色誘中毒,然後覺得攝影師都沒有照片好可憐,而決定給他們個紀念不然結婚典禮上都沒照片怎麼辦??雖然我覺得這幾張最後應該還是不會放,然後他們就一直放閃放閃放閃。《將軍夫人的道別》是之前在看《少年楊家將》時就想寫的東西,私以為每個士兵妻子在送行時,都背負著說不出的痛苦卻又要佯作堅強吧,所以身為神女的她當然是任性又獨斷了些XDDD至於《那天堂,是我愛過你的地方》是寫出來湊字數的(咦)畢竟之前的雙台柱是佐薰跟愛懷,舊台慶不拉出來同歡好像不太對,所以就以這個背景又寫了篇番外,我只能說我真的太想推廣洛錫王朝了(無誤)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請容我看完第一對後直接跳後記,恭喜你也突破恥度,這樣我也不用再想著要去PC客服要密碼關台了(遮臉

順便回你再噗浪說的FC2版型很少,你如果用過天空你就會知道,FC2已經算很多了~~
天空現在又刪減掉很多舊的,換來換去都那幾個超可憐啊!
話說你這版型的字好大好黑看的好清楚,好感動。

恭喜你與糖販的交情上升2點,有淡甜味了!
那兩個人坐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那姿勢真是令人羨慕!
你成功啦,你有新技能了,灑糖LV1~

是說我最近實在不想看古文(喂
所以你快點出Glory不要在藏口袋了啦好壞。
我實在是被那步步驚心給驚心了。

SHua. | URL | 2012-09-25(Tue)20:55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是說我會決定突破恥度也是妳們兩個害的呀,妳們明明在文風問卷那裡不斷要求吧XDDDD
而且每聊到我的舊文章一次,就會提到要我重開一次吧哈哈

不就幸好我沒用天空,我覺得我還蠻挑版型的耶,尤其是色彩繽紛跟粉紅的都先PASS(我是個暗淡女!
然後還要看其他部分喜不喜歡,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太懶只看了一半就關掉,先嫌它少
應該不能說她少,而是該說我喜歡的很少。
不過這版我不喜歡它的字太擠,有些比較多筆劃的字我看起來就覺得糊糊的,就用新細明體不好嗎?

原來這樣才2點,而且只是淡甜......看來我跟糖販的交情怎麼樣都好不起來。
雖然我覺得這次的愛懷,與其說在放閃光,不如說在推廣步步驚心XDDDDDD

那個姿勢我也超喜歡的耶,基本上我寫的劇都一定會有這種『背抱』或是『倚靠』的動作,
覺得這個姿勢比起正抱那些更有fu~~
感覺像是"支持"而且"不是看著對方,而是兩個人看著同一個方向"

愛懷這篇不是古文呀,第二篇佐薰才是,妳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才只看到第一篇吧=口=
會晚出glory就是為了先把這篇貼掉呀,它卡準了9/25我也覺得很困擾,
因為我不喜歡只貼了一篇連載就斷掉貼別篇的感覺。
目前手邊的存貨只剩下8集glory,所以暫時不會貼其他東西了哈哈哈哈

但還是請親愛的妳,改天努力看完下完兩篇好嗎,我想知道我的灑糖技能有沒有上升到lv.2
不要只停在我寫來湊數的那一篇上面

傅。允洛 | URL | 2012-09-25(Tue)22:08 [編輯]


完蛋了 我現在看完的感想居然是怎 麼 沒 有 做!!(爆笑 最近真是太壓抑忙昏頭了orz

轉移傷痛這招好棒噢 超有愛超自虐的 我喜歡


咳咳咳不停 | URL | 2012-09-28(Fri)14:17 [編輯]


請多保重身體

我從淡文轉18禁的話也一下轉太大了吧XDDDDD

好啦,如果妳真的想看的話,哪天我蓋上棉被快轉隔天的時候再通知妳一聲~

本來setting是一人痛一半、感情不會散,但我後來懶得解釋了,反正這只是男主角的猜測(笑)

傅。允洛 | URL | 2012-09-28(Fri)16:43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