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八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接下來的路途,他們沒再遭受阻礙。

  接近村口時,兩方的鬥爭聲便大作,應佐玿跳上一棵樹觀察戰情後,「情況不太樂觀。瓦越族寡不敵眾,已經有幾名傷患。」

  他看了遠木薰一眼,他記得襄長老最擅長的便是戰中醫護,現在的情況要讓瓦越族全身而退也仰賴她的醫術。

  但他實在不願讓她獨上戰場,也不能輕易放下三位傷幼人質。

  「我必須過去。」一直以來總尊重他的意見的遠木薰,難得堅持地提出,既然人質已經救出,身為醫者,她不願再見到無謂的傷亡。

  而且接連的戰鬥,就算應佐玿有她的神術護體也是吃力,「我不會與他們硬碰硬。」她再下一城保證。

  看出兩人之間眼神的角力,婦人開口,「兩位都去吧,我會顧好一切的。」剛被解開禁錮的她,的確是三人中最不適戰鬥之人,她只能按捺住瓦越族的天性不去戰鬥,但依舊無法接受讓人保護。

  「妳目前的身體狀況……」應佐玿問得委婉,怕說得再多就是不敬。

  「不勞費心。」果然婦人的語氣又見高傲,瓦越族長年善戰,不容質疑。

  能如願上場,遠木薰也就不再堅持要應佐玿暫休一場,再次補足了他身上的神術,待會她應該無法再顧著他。


  凜愛侓現正與三位暗術師激烈對戰著。

  膽敢潛入瓦越族的他們當然知道戰場上舉足輕重的是誰,還加強攻擊他的心腹,讓他不只要攻擊、防禦還要掩護。

  縱使瓦越族的魔法再強、首領之子的能力再高,也難以應付這種狀況。

  但他咬著牙,還是得撐下去。

  他剛才已經派員回去找後援,只有撐下去,瓦越族才有全身而退的機會。

  又擊出一道土丘擋去攻擊,想著戰術的同時,又瞄見前方族民的敗退,一個閃神,一把劍鋒直往眼前而來……

  他來不及使出砂霧、也來不及退出攻擊範圍,只能先避開要害。

  打算等劍氣襲來時就要側翻並伺機重發砂霧的他卻什麼都沒等到,抬起眼是一道纖細的背影,更遠方是一把在空中停滯住的劍,敵方奮力砍了下還是什麼動靜也無。

  他知道那道空氣──這麼說也許不貼切──必不簡單,那個紫髮女子他記得也是薩尼那斯神殿的一員,他甚至懷疑稍早阻止那場爭鬥的也是她。

  在那名同屬薩尼那斯殿的藍髮劍士接手與那三人的戰鬥後,她才旋過身來到他身邊。

  那一刻凜愛侓才意識到:這是第一次有人護在他面前。

  身為首領之子,從懂事的那一刻,他就修煉著武術與魔法,每個人都期盼他成為瓦越族下一個支柱。

  父親、老師、親屬、族民,總是守在一段距離外,是驕傲、是敬畏,是要他學會獨立、是以他馬首是瞻。

  他從來就只能走在眾人之首,就算前偶有父親的背影,父親卻也不曾為他放慢腳步。

  「還好吧?」遠木薰見他失了神,猜想是傷勢所致。

  聽到她的聲音,他才恢復了理智,「沒事。」避開她欲扶來的掌,他自己坐正。

  沒想到他竟是個比應佐玿還逞強的人,「我是克瑪拉雅城的祭司,讓我為你療傷好嗎?」

  「不必。」他撐著手臂欲站起身。

  善戰的瓦越族雖然沒有太多醫藥方面的人才,但基本的知識還是不缺,他回村再行療傷,不願就此欠下人情。

  「我們已經救出人質,現在他們正在森林裡,如果不把握時間撤回瓦越村,一切就白費了。」早猜到他會拒絕,她也想好了應對方式。

  「救出了?」他語氣中充滿了懷疑。

  「是一位年約五十的婉約婦女,和一對年約七、八歲的男女童吧。」她簡略述說著三者的特徵。

  見她樣貌沉靜又誠懇,凜愛侓姑且相信人質的安全,後接著問,「你們到底有何目的?」

  瓦越族真的很多疑,連外人想幫助都不理,但根據他們的族史也的確該懷疑,遠木薰想著,「現在我們只想你們平安撤回,這件事情不會變成我們相談的籌碼。」

  凜愛侓又看了遠木薰一眼,雖然瓦越族屬無神論者,但為了避免被侵略,對數大信仰的組成都有所認識,所以他也猜得到眼前這名女子能被派來這裡,必有一定的能力與品德,「替我療傷吧。」

  總算等到他的首肯,她連忙將手覆在他的傷處之上,他氣色完全恢復後,她才收回手,發現凜愛侓仍閉目調息著氣息,沒有提防自己的動作,她略思了會,還是替他補了聖光護體的神術。

  在收回勢後,她突覺一陣暈眩,凜愛侓及時張眼扶住了她,「妳……」開了口又不知道如何接續,他少有關心人的時刻。

  「我沒事。」她坐正,兩指按了額角。

  凜愛侓看了下她,亦看見不遠處應佐玿不明顯地頓了下動作,似乎發現了這裡的舉動。

  想著遠木薰終究幫過自己,他招來已經尋獲人質的心腹,「把她一起帶回村裡,我率一小支族民斷後。」

  雖然想要留下來關心戰事,但她此時的確累贅,「謝謝。」她也只能任人扶去,重回人質身邊。

  指引著有餘力者接手戰鬥,並確認傷重者也已撤至人質處後,凜愛侓來到了應佐玿身邊。

  邊與眼前人過招,應佐玿邊問,「遠木薰她……」是他奉命把她帶來這裡,如果受傷了,他難以向神殿交代。

  「我已經遣人將她帶去休息。」同樣邊作戰邊答話的他,意外地發現體力的確恢復許多。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有個戰技可以執行……

  平常他都是與那名心腹合作此招,但應佐玿的攻擊方式也許更為適合。

  以土丘將兩人正對戰的暗術師各自逼遠,凜愛侓湊到應佐玿的耳邊,「你要與我合作嗎?」




《卷末雜言》我相信,應該沒有人記得第七集的最後劇情寫到哪裡了,因為我自己也忘記了 幸好當初是先把瓦越族這個任務寫到了一個段落我才暫時棄坑,不然我現在應該填不回來吧!上次貼glory距今已經兩個半月了,中間經歷了一堆同人文&《色誘》,我只能說活該被催文催得這副德性......近期發文會以glory為主軸,間差幾個小短篇,請大家重拾對這部連載的記憶吧!謝謝: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