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贈雅】題庫作品:365朵玫瑰

  【題源】:《創作30題》【019】365朵玫瑰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死神Bleach

  【時代】:當代

  【配對】:朽木白哉 X 朽木緋真


------

  他,朽木白哉,屍魂界四大貴族之首───朽木家第二十八代繼承人,從小就被預言為朽木歷代最強的當家。

  在真央靈術院學業優異,進入護廷十三隊後也一路升遷,他一直是朽木家的驕傲,唯一的叛逆就是,愛上她。

  一個出身於流魂街南七十八區戌吊的女子,緋真。

  流魂街分作東南西北及下八十區塊,依據和瀞靈廷的距離編號,越偏遠處的生活物質也越缺乏。

  他和她,是雲與泥的差別。

  為了追捕一位在瀞靈廷犯罪的人,他帶隊來到流魂街。

  身為貴族的他,其實很少來到這裡,不然也只是在幾個治安良好的區域稍作逗留,草鹿跟更木對他而言只是個地理名詞跟罪犯源頭。

  他不可能認識或跟出身於此的居民交往,百餘年來,他都是這麼被教導的。

  在他的命令下,他和幾個隊員進行圍捕的動作,終於把犯人困在一條街上,總算能結束工作時,他突然朝一位隊員灑了什麼,又從那個空隙跑了出去。

  真是刁鑽!朽木白哉心想,不然也不會要他們調用那麼多人,但他絕對不會讓他逃走。

  他率先往那個方向追去,其他隊員則在決定誰照顧傷兵後也跟了上來。

  犯人腳下速度越來越快,彷彿體力永不枯竭,但朽木白哉平日訓練確實又搶得先機,即使身後眾人都跟不上,他還是窮追不捨。

  眼見到了與下一區的交界處,此地人煙稀少,他終於拔出腰間的斬魄刀,對付這犯人連始解都不需。

  似乎就在拔刀的那刻,陣陣白煙突然襲了出來,犯人不可能有機會部屬,是他誤觸陷阱還是有人接應?

  但無論結果是何,來一個就抓一個,來兩個就抓一雙,他用刀氣和靈壓揮了一刀,把煙霧一舉劈散,眼前卻仍是迷濛。

  他從嗅覺和觸覺能夠知道煙已然散去,但左手撫上了眼睫,還是什麼都沒能見到,這是有害視覺的毒煙嗎?

  想著,他察覺前方有人走來,以為他沒了視線就什麼都作不到嗎?他揚刀一刺,正停在來人的鼻尖上。

  「啊!」他聽到一個女子的驚呼聲。

  「你沒事吧?」、「我有傷到妳嗎?」是他們同聲。



  那是他第一次遇到緋真。

  他在她的照顧下恢復了視力,犯人與同夥也被稍後趕到的隊員們綁走。

  他第一次與死神或貴族以外的人來往,也才知道原來『身世背景』對一個人有多麼重要。

  那些流魂街的人並不是作惡,只是想要『生存』。

  從小養尊處優,只需要練刀練鬼道的他,好像並沒有資格斥責那些努力生活的人。

  所以他也第一次利用自己貴族的身份,替緋真在治安最為良好的潤林安區找了一份工作。

  也利用自己職務及貴族之便,想辦法推動一些法案讓流魂街的居民能夠有更安定的生活。

  「喜歡什麼花嗎?」下班後來花店找緋真的朽木白哉,聊了幾句話後突然被問了這個問題。

  認真地想一想後,他搖頭,「沒有。」他學過花道也學過其他藝術,而卻沒有任何特殊喜好。

  她想了想,放下手邊正包裹的花束,領他到了室外,然後突然很沒形象地對著一棵花樹跳呀跳的。

  朽木白哉沒多問她想要幹嘛,只是體貼地把一枝離她最近的樹枝拉到她眼前。

  她唇角揚著溫柔的笑,擷下開得最美的一株,「那試試看這個吧。」

  他接過,看了看,他知道這是春天開得最盛的櫻花,但……

  「跟你斬魄刀同名,我想你會喜歡。」然後她露出一抹心虛的笑,「居然不是跟你推銷產品,等一下老闆娘一定會罵我的。」

  捧著那朵櫻花、看著緋真,那是第一次他心中有特別關愛之物,是它也是她。

  那年秋天,他就不顧家族反對,娶了緋真為妻。

  本來她也持反對意見地勸說他,但在他那一句『從此以後妳不再無根無源,妳跟我一樣就姓朽木』後,她噤了聲。

  她一直渴望有一個家。



  她愛他,他知道,但他更清楚的是,她不快樂。

  是又被其他族民為難嗎?還有隊上的事要忙,他不能時時住在家裡護著她。

  但幸好她沒有架子,侍奉著她的下人個個都喜歡她,縱然她總是絕口不提她的處境,他還是能夠略知一二。

  「白哉大人,你回來啦!」在嫁給他之後,她的稱呼反而更加生疏。

  「怎麼不先睡呢?」在緋真的服侍下,他換下死霸裝以及那些貴族裝飾,再罩上朽木家的外衫。

  「能每天看著白哉大人平安回來,就是緋真最大的幸福。」

  洗了手又洗過臉,他不免覺得本來溫柔中還帶著點朝氣的緋真,在朽木家把那絲活力扼殺掉了。

  「先別忙了,」白哉拉住正打算再去換盆水的緋真,「有個東西要給妳。」

  聞言,她坐正,傾聽後話。

  他到門後拿來一束已經插在瓶中、妥善照料的花,到她手上。

  摸了摸他送上的紫色花朵,「桔梗。」

  「嗯,這代表我的心意。」他把她納入懷中,輕聲地說著,沒多提他在花店一朵花語問過一朵的情形。

  把花放在一邊,不讓它有翻倒的可能,即使在白哉懷中,緋真還是盯著那朵花,永恆不變的愛嗎?

  連親情都無法永恆不變了,愛情呢……?

  「緋真,不喜歡桔梗嗎?」發現她愣了許久,白哉略移遠了一些,問著。

  她搖了搖頭,「我很喜歡。」她只是害怕自己配不上……

  「那就好。」



  今天家僕特地到護廷第六隊找他。

  本來埋頭於公務的白哉一聽到是緋真病倒的消息,才和副隊長交代了聲就急忙地趕回朽木宅。

  他和緋真的房裡擠滿了很多人,但和他對上眼的人卻全部別開,而緋真一臉蒼白,臉上似乎還帶著淚痕。

  「白哉大人,對不起。」他才坐下,緋真就強打著笑容、硬撐起身體。

  「先躺下。」白哉先扶妥她,然後望向朽木家的家庭醫生,但他也別開臉,不敢看他,「到底怎麼了?」

  「白哉大人,先讓他們各自休息吧,他們也累了。」緋真試著緩頰,但白哉只是更皺起眉頭,其餘人也不敢亂動。

  「白哉大人!」她再催促一聲,白哉才終於揮手放行。

  在家僕為他們拉上木門時,白哉才又替她拭淨了淚跡,「願意說了嗎?」

  「對、對不起,白哉大人,」她的淚又落到他的手上,「孩、子歿了。」

  孩子?他也是一愣,然後看向她的腹部,那裡曾經孕育著一個屬於他和她的結晶嗎?他怎麼完全不知道。

  「我只是有預感,但還沒確定,所以……」看著角落那瓶新插上的桔梗,她還是有忍不住的自責。

  這段期間,她的確比較虛弱、欲眠,但他沒想過是懷孕徵兆,如果她有過預感絕對不可能不注意的,所以……「是不是他們逼了妳什麼?」

  他知道她的出身在這貴族世界是尷尬了些,她也要求他不要坦護她,所以他就放任她自己處理,但……他是不是做錯了?

  「沒有,是我自己把身體搞壞了,還沒調養過來才……」

  她的語裡沒有一絲虛偽或者透出委屈,只有滿滿自責,但他還是對那些族人抱持保留態度。

  「沒關係,等身體調養好了再說,現在先休息一下吧!」他把手蓋在她的眼睛上,隔絕多餘的光線,讓她安心入眠。

  緋真沉默了一會兒又開口,「他……會恨我嗎?我讓他不能來到這個世上。」

  「不會,他知道妳不是刻意的。」雖然他對這個孩子也感到不捨,但不能連他都受此影響。

  「那……露琪亞呢?她會恨我嗎?」想著這離自己而去的孩子,那她不禁想起她狠心拋下的妹妹。

  「露琪亞?」白哉對這個名字完全沒有印象。

  「她是我一起生活在戌吊的妹妹,她很喜歡白玫瑰,我們買不起就只能繡在衣服上……」這是她第一次跟他提起露琪亞,卻不是最後一次。

  在調養過身體後,他才終於同意她去尋找妹妹。

  但緋真最終還是因為煩惱、流產的傷害和奔波各地的辛苦,病逝於床塌,與白哉不過相識五年。



  朽木緋真的墳前時時有一個黑色長髮的男人前來,不同於以往裝扮,他總會拿下貴族才能配戴,名為「牽星箝」的髮飾。

  更不同於於其他墓前的菊花,她墳前總是供著365朵玫瑰。

  「露琪亞過得很好,剛從靈術院畢業,應該會進入第十三番隊,緋真,這樣妳也就放心了吧!在那邊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在緋真拋下露琪亞後,她就不敢再看露琪亞最愛的玫瑰,他也直到認露琪亞為義妹的那刻,才敢把各色玫瑰奉在她墳前。

  「露琪亞最喜歡白色玫瑰,而妳應該是這個吧!」說著,白哉把一朵桔梗色的玫瑰放在最中間。

  365朵玫瑰,代表天天愛戀、天天想念,妳感受得到嗎?緋真。






《文末雜言》其實很久沒有看《死神》了,我也不知道現在他們在幹嘛,但當初30題時,不知道為何點出了這對,然後就被反點了.......然後玫瑰默默地被輕視,反而櫻花跟桔梗的戲份比較多(櫻花是因為斬魄刀:千本櫻,而wiki上說白哉喜歡桔梗,我想他會喜歡應該跟緋真有所關係吧)我不知道露琪亞喜不喜歡玫瑰,純粹是為了篇名寫的,所以才選了白色,至少跟袖白雪有一點關係XDDDDDD其實這篇的戲情很分散,主要就是用花串起這對夫妻的相處片段,總覺得應該要改個名叫《花花世界》(笑)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到底為什麼會寫到死神.....好像都你是你起的頭阿(遠目)
我也早就不知道死神在幹嘛了,連女主角的名字從你那得知叫緋 再來從我同學口中說出 他叫緋真 才完整的串連起來
但 不忍說他們的片段依舊為零 資料什麼我全都沒想起來 哇哈哈哈
文中什麼事真的什麼是衍生的 全不清楚 哈、哈、哈!!(踹)
我只知道這對感覺 很哀傷很不錯
反正就是老夫老妻XDDD
(死神到底多久遠了我說XDD 還是其實我根本就沒愛 沒再認真看)

然後 其實一開始我就覺得 你應該不會喜歡玫瑰的主題 說真的
最後事實也依我所想的如此XDD (真的是桔梗根本超搶戲WWWW)
(我個人倒是沒甚麼感覺 但 櫻花和桔梗確實 都比玫瑰喜歡就是了XDD)
然後,很有他們甜甜憂傷的感覺WWWWW
挺尬意欸~
(花花世界什麼的 請從你腦中拿掉謝謝)

蕓夜 | URL | 2012-10-10(Wed)18:03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沒辦法!點文當下我思想貧脊,妳又一直希望我點!(我剛有重翻)
因為櫻很適合點櫻為名的角色嘛!又滿腦子是火影跟網王,我才會硬找出千本櫻這個角色。
所以在寫文的時候,還是決定要把千本櫻跟櫻花之間的連結寫出來。

其實妳不記得片段是正常的,我專程回去翻過,劇情大約半回不到。
唯一的情節就是緋真在病床上拜託白哉找回妹妹,然後不要告訴露琪亞有她的存在,她沒資格被她稱作姐姐,她只希望能聽到露琪亞叫白哉一聲哥哥就好了!
我所衍生出來的就是他們的相識、緋真為什麼這麼體虛跟她第一次跟白哉提到露琪亞的事!
我想白哉應該不可能一開始就知道的,不然也不會緋真才死了一年還半年就找到露琪亞~~

桔梗很棒很棒呀!我久遠久遠久遠以前寫的【花言情語】,桔梗就是分給佐薰的!(由此就可以知道我有多麼偏愛了←欠揍)
而且我覺得在緋真這麼了解花語的情況下,白哉此舉根本是大大的告白,流產那幕角落那朵桔梗,更暗示了白哉把送這朵花當作閨房樂趣呀(誤)

最後小小抱怨,妳一直討厭我那些真正貼合文章主旨的篇名耶,例如《花花世界》和《經商日記》,這些名字真的有這麼糟糕嗎(笑倒)

傅。允洛 | URL | 2012-10-10(Wed)19:25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