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這次任務你有什麼收穫嗎?」

  來到議事廳與薩長老報告此次任務的結果後,他沒有責備或生氣,只是一臉有趣地問了他這個問題。

  他本以為薩會斥責自己當時的高傲,沒想到卻是這個問題,他略思了下,答道,「我發現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不論是對於祭司、瓦越族或暗術師,他原先都低估了。

  「能發現自己的脆弱,才是真正的強悍。」看著他自省的反應,薩長老剎是滿意的說出了這句話。

  「沒能完成長老的託付,我很抱歉。」雖然沒機會成為榮譽劍士,但他會繼續修煉,不會放棄。

  但其實應佐玿作的已經比他想像中的更好了,瓦越族若真的有那麼容易改變,也就不會被稱為族性了吧,「不必自責,我還會派其他使者前去協商。」

  看來他是拱手把這次良機讓給別人了吧,「是,那我先離開了。」說完,他便起身。

  「等等,」但卻被薩阻止,「這段期間隨便你要休息還是修煉,一週後這個時間來找我。」

  找他?應佐玿一臉疑惑,是這項任務還需要彙報嗎?

  看出他的困惑,薩還是一派慵懶,「你不會忘了,你的統領權還在我手上吧?」

  這代表,他還有繼續挑戰榮譽劍士的機會吧!「是,我會準時前來。」



  一踏出長老殿,在走廊上他就遇見從長老結界處走出來的遠木薰,對上他的視線,她點了頭當作招呼,沒有說話。

  倒是他移步到她的身邊,「還好嗎?」任務後,這是第一次見到她,不知道任務失敗後,她有沒有遭到為難。

  他們兩個並不是那種會噓寒問暖的關係,所以她也猜得出他在問什麼,「我的任務和你不同,只要我們都平安回來就好。」

  薩長老會派她同行,並不是要參與這項任務,共同說服瓦越族,只是要保護他而已。

  「沒影響到妳就好。」不然害她第一次任務就失敗,他也太過意不去了。

  「那你呢?」她知道他很重視這次的任務。

  「雖然失敗了,但還有機會。」

  他們就這麼不冷不熱地談著,直到一條叉路───

  「我要去修煉場。」 「我要出殿。」

  薩尼那司神殿的中心是長老殿與長老,前為廣場及大殿,開放信眾祭拜及大型祭祀,後臨森林及修煉場,左有資料室及圖書館,右是各級的教學場所及收藏室。

  實習生、祭司、神官、戰士,各居於四個角落的寢房,各房依職業另有不同作用,例如實習室亦設有正規教育的書籍及知識,祭司房亦可作為祈禱室。

  分住四地,課業上又少有往來,因此他們通常與其他職業的成員沒有太多接觸及交情,頂多就是任務關係。

  因此,「那再見(了)。」應該也不會再見。



  離開神殿後,她進入森林,來到癒長老獨居的宅邸。

  一如往常,她還未敲門之前,門就已經被裡面打開,「快進來吧,我今天還有準備點心。」

  聲音不是從門邊傳來,而是更遠的餐桌,她走進去,幫忙合上門後才開口,「老師今天似乎很開心?」

  「難得妳來卻不用談公事,我當然很開心呀!」從茶壺中倒出紅茶後,襄把杯子放到她眼前。

  不談公事嗎?文長老是沒託她帶來公文,但是……「祀長老要我帶這個給妳。」她拿出一顆海藍色的石頭,也就是她任務中帶著的那顆魔法石。

  「嫿說由我處置?」向遠木薰確認過後,她明快地表示,「那就留在妳那裡吧。」放在她身上會有用很多的。

  「老師哪天需要的話,我會帶來的。」妥善收好的同時,她補了這句話。

  「用掉就算了,沒關係。」襄回答得相當大方。

  果然是會用光的吧……「老師,我有點疑惑,」雖然襄曾經講解過殿內所有收藏品的功能,但對魔法石的涉獵不多,「魔法石會消耗得這麼快嗎?」

  「能不能牽動魔法石,其實和使用者的本質和潛力很有關聯,就算是攻擊力強的人比較容易驅動火屬性或火魔法石一般,我想應該是妳很適合水屬性吧。」

  所以水屬性代表治癒嗎?她想著那一次大規模的攻擊,並不能肯定……

  「這次任務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嗎?」襄最感興趣的當然是這一方面的事。

  「第一次實際遭遇瓦越族和暗術師的人,他們的確很符合書中描述,老師的收藏非常真實。」她也慶幸曾經讀過那些作品,不然很多事情應該都作不成。

  但襄看起來似乎並不滿意,「妳在神殿裡作過任務報告了吧。」

  「是,我已經向祀長老回報過。」所以當她想繳回魔法石時,祀長老才會說由癒長老決定。

  「那同樣的話幹嘛說兩遍呢?」那些該記錄成報告書的東西,讓嫿呀、蕓(文長老)呀去煩惱就好,「我要聽好玩的。」

  好玩的?這段任務有什麼算是有趣的部份嗎?大部分就是趕路、神術、戰鬥跟最後的治療而已呀。

  這個徒弟真的是很不開竅,「像是,妳跟妳的夥伴處得如何呀?」還是只能用一問一答的方式。

  「應佐玿,我是說這次的合作對象,他是一個很認真也很有自信的人,他本來並不相信我能幫助他什麼,」還叫她什麼都不用作,「不過後來也還好啦。」

  「改天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祭司很重要的好不好。

  聽著襄的回應,遠木薰倒是有些意外,「師父願意見他?」搬到殿外以後,除了長老和她之後,襄幾乎不跟誰接觸了。

  「就算不見到他,我還是有辦法的。」和神殿裡那些長老的交情,她可不是白白培養的。

  看師父笑得燦爛的表情,她突然覺得她好像不小心害了他……

  「對了,妳這兩天應該沒什麼事吧?」喝了口茶後,襄才問了句。

  嚥下口中點心後,她才搖頭,「沒事。」

  「那妳就順便幫我處理個小任務吧!」




《卷末雜言》回到了克瑪拉雅城,兩位主角各自檢討了下任務狀況!薩長老還是慵懶地一直笑一直笑,襄長老好像開始表現出自己有害的一面了(抖)接下來也會多多描寫幾位長老讓我們景仰的X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