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一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一個揮擊,劍氣所及處讓樹幹上多了許多刻痕,再一道橫劈,威力依舊,但他卻不滿意地搖搖頭,「不夠。」

  劍與火魔法石的契合度不夠,火魔法石的使用度更不夠。

  當初從祀長老手中拿到這塊魔法石時,他只是聊勝於無地放在寶劍的屬性區上,攻擊力也確實有所加乘。

  但在看到瓦越族後,他卻發覺自己想的太過簡單。

  先別論攻擊力及熟練度都相當驚人的首領之子,其他族民的魔法能力也夠讓他望塵莫及。

  難道這就是瓦越族的魔法天賦?

  他很想這般說服自己,但在想起遠木薰兩次使用的後果,他知道這顆魔法石並不那麼簡單。

  待會回城先問過鐵匠,然後再詢問熟悉兵器的武長老吧,特意來到洛布卡森林修鍊的應佐玿邊想著邊看了看天色。

  夜晚的森林更加危險,雖然他並不畏懼,但稍後還有行程,他不該逗留。

  才離開特地尋訪的場地幾步,他就感覺到不遠處有他人的氣息,這裡離克瑪拉雅城稍遠,也不是戰士守衛的主道。

  神殿裡只有三級職業以上的人,可以在非任務時自由出入洛布卡森林,但祭司、神官為避免魔獸傷己,多半結伴同行,而他現在感受到的,也不像那些彼此切磋慣的同僚熟悉。

  因此來人不是誤闖的城民,就是心懷不軌吧,思及此,他決定放下待辦的事項,先去會一會他。

  疾速奔馳、幾個起落,前方就是那個翩翩人影。

  只是沒想到祭司居然也敢獨身前來,更沒想到他們的再見居然這麼快成真,「又見面了。」

  手上拿著一張簡易地圖,聽到聲音遠木薰才抬頭,「你怎麼會在這?」

  「我來這裡修煉,」神殿裡的場地人太多,他也怕誤傷人,不過此刻他比較介意的是她方才的反應,「妳沒發現是我?」在森林裡還這麼沒有警覺性。

  「反正架著防護陣。」遇到攻擊時,還有足夠的反應時間,她現在比較憂心的是這個沒有比例尺的地圖。

  雖然師傅說她把『路線』畫得很清楚,但在森林裡根本沒有明確的『小徑』可循,她也只能憑方向和感覺。

  「妳要去哪?」居然還要看著地圖。

  「師父有件任務讓我完成。」

  癒長老的新居就在附近,之前他幫衛長老管理守衛事宜時才得知這件事,如果是長老親派的任務應該不輕鬆吧,「要陪妳去嗎?」

  需要地圖的她,一定不比自己熟悉這片森林,而且雖然她實力不差,但體力與攻擊力在這片森林格外重要。

  「我還應付得來。」基本上任務不難,只要她找得到地點就是。

  「上次妳幫我這次我幫妳,也算是扯平。」看出她還想反駁,於是他再補了句,「而且妳真的找得對地方嗎?」

  嗯……她還是接受他的協助好了,「可以的話,別打傷野獸。」是他們擅闖魔獸的地盤,並不是他們主動傷人。

  「嗯。」
  


  朝著地圖上記載的方向而去,途中經歷了幾隻魔獸,他們都只是打暈沒有多加傷害。

  不過現在他們卻疑惑地停下腳步,「你看過這個嗎?」遠木薰問著與魔獸較多對戰經驗的應佐玿。

  魔獸有群居有獨居,但基本上一個區域會出現的魔獸類型不多,而且牠們也尊崇弱肉強食,總是把較弱的品種趕至森林邊緣,這模式也剛好阻止人類誤闖後不幸重傷。

  「沒有。」同樣觀察了一陣,他還是沒有想法,「或許長大的有。」這隻看起來好像還在幼兒時期呀。

  米白色、毛茸茸又圓滾滾的身體,一雙幾乎被毛掩住的獸耳,一雙被毛遮得只剩些許的腳,幾乎佔了半個身軀的大眼睛,背後還有一雙迷你翅膀。

  神殿裡雖然有魔獸圖鑑,但收集依舊未完全,如果這時候文長老或行政研究型的神官在場,也許就會知道或者把牠抓回去了吧!

  「那我們……?」那現在是要打還是不打,是要闖還是繞路?

  揚起了劍,應佐玿呈現警戒的態度,「繞路吧。」他不想跟這個小傢伙動手,但也怕牠隨時發難。

  「嗯。」遠木薰才點了頭,就有一根竹箭射了過來。

  應佐玿反應快速地擋在她面前,持劍打掉了竹箭,然後他們一起疑惑地看,這隻魔獸有手射箭?

  藏在眼睛底下,的確有被遮住的五根短短手指頭,但是那長度一點都不符合持弓的人體工學。

  「你們不可以欺負小路!」他們一起抬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她有一頭才過肩膀的亞麻色捲髮,為了避免遮蓋視線,她把前面的髮都側梳成一束,一雙淡紅色的眼眸,和手製的十字弓,都表現出她的憤怒與堅定。

  長袖上衣及貼身膝上短褲垂了些撕裂的布條及破洞,手腳露出的部分有些包紮後的傷痕,臉上即便有些髒汙還是掩不住她的清麗。

  「我們……」遠木薰正想解釋他們並沒有惡意甚至不知道小路是誰時,又射來了兩箭。

  但應佐玿雖然一次揮到了兩把竹箭,但那箭卻彷如有生命地與他力量互搏,「狀況跟剛剛不太一樣!」

  又緊急加厚兩層防護陣後,她才開口,「沒關係,你讓箭過來。」

  應佐玿依言一放手,竹箭即直直射入防護陣內,卡死,「她怎麼突然變這麼強?」跟第一次相比差太多了。

  「你看牠。」在遠木薰的提醒下,他才注意到那隻毛茸茸的魔獸竟然嘴巴微開,還伸出兩指對著自己。

  所以是牠增長了她的力量,而且那不是魔獸而是寵物嗎?

  「小路快過來!」那女孩又喊了一聲,牠隨即收起手指、合起嘴巴、連眼睛都瞪得沒那麼大,蹦蹦跳跳地回到她的身邊。

  左手抱起了那邊魔獸後,她右手持續以弓對著他們,「趕快離開這裡!」

  但應佐玿卻向前站了一步,身為一名三級劍士,骨子裡總是好戰,他很想與她對戰,更想知道牠的實力。

  但身後的遠木薰卻沒讓他如願,走近兩步後開口,「妳是染毓懷,對吧?」




《卷末雜言》連載終於進入雙位數,還出現了一個新角色!除了名字很偷懶的諸位長老、男女主角&首領之字外,終於又來了個有名字的角色啦!(在此證明了我很討厭取名這件事)終於又出現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希望她能夠稍稍改變一下這部主角們幾乎都偏冷調的連載,帶來多一點活力囉!(I hope so.XDDDDDD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