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三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今天很謝謝你。」約定了再來一次的時間後,他們兩人就先回神殿了。

  「我並沒有作什麼。」應佐玿聳聳肩,他倒覺得他只是散步了一回。

  但你確實成為了染毓懷的憧憬,怕會影響他們兩個人未來的相處,所以這句話她藏著沒說。

  而方才聽她們對話聽得一知半解的他,好奇地問著,「所以妳的任務就只是帶她離開這裡?」

  「師父看她雖然有潛力,但一個人住在森林還是危險,師父最近又很少管神殿的事,才要我帶她回去。」

  原來癒長老住到神殿外,還可以順便吸收新生呀,當然他只是在心裡想想,不會亂說出口。

  想當初在他即將升任三級戰士前,衛長老曾經和他有過一段談話……



   「升上三級後,你會跟眾位長老有更多接觸,所以我先大致提醒你他們的性格,免得
 你不小心就惹禍上身。」

   「是的,衛長老。」他點頭。

   「無論如何,不要惹到薩長老和癒長老。」

   薩長老的真實性格,至今依舊深不可測,但他愛捉弄人這點卻相當有名,所以他不意
 外,但……「癒長老不是打算離殿嗎?」在她的徒弟升任二級後,她就要遷居洛布卡森林。

   「但就算她不在殿裡,她還是有辦法藉別人的手,去報復你。」

   看衛長老的神情感覺她就深受其害,所以他也就沒再細問。

   「祀長老悲天憫人又溫柔,基本上好好和她相處,有益而無害。文長老掌管神殿的運
 作,手上公務繁多,但偏偏她又喜歡自己增加工作量,常常累得不成人型。還好她只壓榨
 其他神官,你只要記得遇上文長老時她如果步伐快速,那麼打個招呼就好,不要礙她的路
 。」

   難怪他總是見到祀長老笑臉迎人,而文長老的黑眼圈越來越深。

   「祈長老不喜歡說話,見到點個頭就好,記得盡量別跟她深談,不然她說的話都會成
 真。」

   原先他還意外神官中少數能使『言靈』的祈長老怎麼不愛說話,原來是害怕自己的能
 力會影響到他人呀……

   「最後是武長老,她的個性隨和,也不喜歡你們太過拘謹,但是她一但認真下令,你
 還和她打哈哈的話,那你大概可以練劍練到不用睡覺了。」

   一一記下每個長老的特性後,他誠摯地說著,「謝謝妳,衛長老。」

   「沒什麼,我只是先講明規則,接下來才可以刑求。」處理任何事,她都習慣在法庭
 裡那一套。

   那一刻,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看他一副失神又疲憊的樣子,遠木薰拿出隨身攜帶的補氣藥丸給他,「抱歉,這麼麻煩你。」

  「沒有,我只是在想事情。」不只是衛長老兩年前曾跟自己說過的話,還有後來某些親身體驗,但他還是吞下藥丸,「對了,我家在城裡有棟房子,如果染毓懷不適應神殿,可以暫住在那裡。」

  她那種無拘無束的性格,也許並不適合神殿,要不是自己有著成為第一劍士的強烈信念,也無法在那些性格缺陷的長老們手下日漸茁壯。

  「我會再告訴她的。」在染毓懷適應神殿前,她都要負起照顧她的責任,「那麼我先和師父回報任務。

  目送她走向不遠處那道屬於癒長老的宅邸,他在她進門後才離去。



  把染毓懷帶回神殿以後,她先帶她走過供民眾參拜的大殿,看了幾個信民虔誠的模樣。

  右面的牆上用古文體刻著克瑪拉雅城與薩尼那斯神殿的幾段重要歷史或節慶,她沒讓她去看,只是簡單講解。

  「妳之前是在這座城裡念書嗎?」基本上每個八歲到十二歲的孩子,都必須受一般識字教育。

  「對,每天進城又回家。」花在交通上的時間雖然有點多,不過她還是喜歡山林裡的生活。

  那關於這座城的事,她就不用費心重提,「薩尼那斯神是這個城市最主要的信仰,剛開始只是泛指所有『光明和美好的事物』,但後來逐漸演變成神殿和神像的型式,但大部分城民還是會信仰跟讚嘆自然。」簡介完成後,她再補了一句,「說這些不是要強迫妳信仰,只是待在這個城市還是多少了解些的好。」

  如果真要在這裡委身的話,熟讀這些也是應該的,「我知道,薰姐姐。」

  聽著那與師父無輩份之別的稱呼,她有些不習慣,「不用這樣叫我,我們年紀應該差不多,妳幾歲呀?」

  「十七。」

  果然符合她青春無畏的模樣,「我今年十九。」

  她們才差兩歲嗎?「可是妳看起來好成熟,好像什麼事情都難不倒妳。」

  「可能是師父教得好吧。」才十三歲就跟權力中樞的幾位長老往來,她自然也學會了些老成的態度。

  所以也是這個神殿的功勞嗎?她環顧了下四周柱飾,「那可以叫妳薰嗎?」刪去了姐姐二字直接留用。

  遠木薰點了頭,帶她走了右側先進入治療室及祭司宿房,介紹了幾間課程教室後,來到長老們的議事廳。

  「妳在這邊先坐一下。」安置好她之後,她才拿出項鍊,進長老結界請示。

  每個不知道自己未來方向的城民在進入神殿時,都會先接受潛能測驗,但若心中想法篤定,也可以省去這關。

  今日之前,她曾經想過先帶幾本職業解說的書給染毓懷,但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使弓箭的戰士一職。

  所以她拿著癒長老親筆的信箋,直接來找武長老、衛長老。

  武長老應該是神殿中性格與形象最不符的人,一頭金色的長髮、碧色的眼眸、身材嬌小,像個娃娃般可愛,但卻身著白色戰甲、一雙銀色混有紅色塑飾的戰斧也背在身後。

  看來無害的她,卻在神殿中掌管戰士一職,而且還精通各項武器,今日揹戰斧、明日提雙刀。

  而拿著信箋的的衛長老相較下就『正常』得多,一頭銀色的短髮、暗紅色的眼眸、高挑又纖瘦,有人把她比作傳說中的精靈,但更常將她錯認為男性,裝備白色戰甲與銀色細劍的她同時精通各項刑具以嚴懲罪惡,完全符合那亦正亦邪亦雄亦雌的形象。

  「所以人帶來了嗎?」懶得看信的武長老:雅,只想知道結論。

  「現在在長老殿的議事廳裡。」

  衛長老:洛妥善收好了信箋,看向門外,「去看看襄帶什麼人給我們吧。」




《卷未雜言》洛長老好搶戲哦XDDDD 不論是前段或後段,這集第一次披露了各位長老的性格,以及掌管戰士的兩位長老的長相,等大家出場的差不多的時候,會再發一篇以各個角色為藍本的紙娃娃人設。而隨著長老們的戲份漸多,本來被描寫得很厲害(?)的男女主角也會逐漸弱掉的....畢竟一山還有一山高呀!(茶)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