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四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一見到遠木薰和兩位長老回來,染毓懷就恭敬地站起身等待。

  才到桌邊,遠木薰正打算介紹兩邊認識的時候,武長老已經耐不住性子地先開口,「坐下。」

  一聽到指令,染毓懷彈了一下立刻坐好,才發現比起另外兩人,她的反應實在太大了些。

  而發聲的武長老並未坐下,而是直接到她的身邊,「妳是染毓懷?」襄的信和她徒弟說的都太長,她懶得去看,只在入門前向她們確認了下名字。

  「是。」

  聽完她的答覆,她直接抄起她的雙手握了握看了看,「用弓的?」

  用功?染毓懷愣了一下才聽懂、回覆,「對。」

  「那種單手用的弓雖然方便,不過勁道和準度都不好,以後要改練雙手弓。」簡單交代完後,武長老即坐回對面的位置去。

  她才簡單三句話,就讓染毓懷佩服不已,居然一看自己的手就知道她用的是什麼武器,真不愧是長老。

  「染毓懷,十七歲,家住在洛布卡森林裡的小村,但村民陸續遷出只剩你們一家,兩個月前雙親受魔獸攻擊,當妳來神殿請求祭司回去幫忙時已經無力回天。在校就讀四年期間,成績中上,體育項目尤其田徑方面最是出色,常代表班級參與比賽。在克瑪拉雅城和薩尼那斯神殿都無工作紀錄。」即使手邊有著厚厚一疊紀錄,但講述時,衛長老並未作任何翻閱。

  而她只能在訝異之餘點著頭,「是。」並且懷疑也許她在讀書時哪天忘了選作業的事也都被記錄下來了。

  「請不要介意,我必須清楚每一位進入神殿的人的背景,才能確保神殿的安全。」這是她身為衛長老的職責,所以第一時間就託了人從資料庫裡找出紀錄。

  她搖了搖頭,「沒關係。」反正她當眾說出的也不是什麼秘密。

  「基本上妳的體育成績對於戰士的修煉很有幫助,但還是必須先進行基本的潛力開發、體術訓練和戰術研習。」

  「所以,我能留下來嗎?」突然轉向課程講解,讓她有點措手不及。

  「對。」

  「謝謝你們,要花多少時間都沒關係,我會好好努力的。」從告知遠木薰她要成為戰士的那刻起,不,或者該說在看到應佐玿的高超實力後,她就已經下定決心。

  衛長老讚賞地看著她,然後敲了敲桌面,在門外待命的應佐玿便開門走了進來,「在神殿裡有任何不適應,妳都可以告訴他,應佐玿,或者遠木薰,不要勉強自己。」

  等衛長老交代完這句,武長老就等不及地開口,「好啦,別拖了,修煉就是要講求效率。」

  「是,」站在一旁的應佐玿,知道她已經開始不耐煩,趕緊加快動作,「妳先跟我去實習場吧!」

  「好。」染毓懷快步起身,還不忘回頭,「謝謝兩位長老。」並給了一個遠木薰一個笑容。

  等到兩人的腳步聲漸遠,衛長老馬上一改剛才硬挺的坐姿,勾起嘴角要笑不笑地看著遠木薰,「妳家師父欠我們一次。」

  雖然知道這樣大不敬,但她也只能如實轉達,「師父說她不會還的。」

  「那個女人,」武長老不滿地拍了下桌子,桌上的擺設都跳了起來,還抬起右腳跨在椅上,「可以叫她稍微符合一下祭司的形象嗎?」

  醫療祭司,不是就該悲天憫人不求回報?怎麼癒長老會這麼斤斤計較又熱愛欺負人。

  「妳可以不要用這種臉作這種動作然後說這種話嗎?」雖然和她相處多年,也清楚她的本性,但有些話不得不說。

  「我那種臉?」可愛芭比臉又一個白眼過來。

  「妳才是長相和形象最不符合的人。」衛長老說完就離開議事廳,武長老也不服輸地追上去繼續爭辯。

  只留下最了解長老們最真實形象,卻又什麼也不能說的遠木薰還在原地。



  當遠木薰來到修煉場旁的實習場時,已經有幾位實習生在整理比試場。

  左右看了看,她才找到高站一旁的應佐玿,和拿著碼錶的實習班講師,「狀況如何?」

  「她正在進行晉級測驗。」

  聽他這麼說,她不免有些意外,神殿裡的晉級都有年限規定,例如實習班就規定要大於12歲並修業滿一年後經實習班講師同意才可晉為一級。

  但染毓懷入神殿才一天……看出遠木薰的疑惑,實習班講師便再解釋一次,「基本上是要一年才可以測驗,但只要有四位以上長老同意,則不受此限。」

  大概是師父看她有對抗魔獸的能力,不需要從潛能開發開始學起吧,不過四位長老,「師父、武長老、衛長老……」文長老一向不喜歡特例,而祈長老……

  「祀長老。」應佐玿為她補上第四個名額。

  一定是祀長老太好說話,所以才輕易讓師父說服的吧,「那現在?」

  「她剛和講師對打了一陣,實戰方面通過了,現在在進行體能測驗,看起來應該也沒問題。」雖然戰士的體能測驗規定比神官和祭司嚴苛,不過她現在狀況相當良好。

  「那筆試……?」筆試內容主要分作體內氣息及各屬性的流通理論,以及神殿架構、個人職責等,這些只受過正規教育的她應該都沒有把握才是。

  「等一下要考。」多少了解染毓懷狀況的應佐玿也擔心了起來。

  既然師父跟兩位長老都同意甚至說服祀長老,讓她作升級測驗,那結果也就相當清楚:染毓懷非過不可。

  師父都把她託給自己了,遠木薰只好開口求情,「體能測驗後可以延一小時再考筆試嗎?」好歹讓她多少講些事情,臨時抱個佛腳。

  如果他沒讓她如願升級的話,衛長老一定會冷嘲熱諷、武長老則會指派自己更多危險任務,他現在必須為了榮譽戰士的頭銜努力,不能多耗那些功夫,「可以也追加我一小時嗎?」

  實習班講師看了看眼前兩位調教過的得意門生,再想想他們兩人現在強硬的後台……為什麼他要為了才認識不到一小時的染毓懷開那麼多先例?




【卷末雜言】這集的重點是長老們!(咦 女二角表示:.....)洛跟雅長老都在扮演雙面人,前面是他們在大家面前的形象,後面的抬槓則稍稍地顯示出他們日常的模樣。洛跟雅是我很喜歡的一對長老組合,所以讓他們率先登場!(當然是不計襄跟薩)因為主角中有兩位戰士,預計他們之後還會再出來搶戲(茶)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