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五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你最近好像很忙?」到了約定的時間,薩長老坐在議事廳裡,悠閒地喝茶。

  點頭示意後,應佐玿坐到對面的位置答覆,「神殿裡新進了一位一級戰士,兩位長老吩咐我對她多加照料。」

  「沒想到,你也到了母雞帶小雞的年紀啦?」薩長老的語氣中,大有懷念過往的味道。

  母雞?他是進了神殿九年不錯,但他也不過大染毓懷兩歲呀……對於薩長老的話,他決定不予置評。

  「我記得她叫染毓懷吧?」在他點過頭後,薩長老才繼續開口,「我記得她好像長得不錯,我們並不禁止神殿戀愛唷。」

  他不阻止,薩就越說越離譜了……「薩長老,這次的任務是?」

  「拿去。」薩沒好氣地把牛皮紙袋推到他面前,原本還以為他有些變了,結果依舊是沉默寡言的無聊性格。

  袋裡就只有一張紙,應佐玿抽了出來,上面要他去尋找東方臨海小鎮的一個老者,下方只附了地圖。

  翻了翻背面,再看了看薩長老的表情,他確認地問,「就這樣?」

  薩長老笑笑地點了頭,「就這樣。」

  薩說的閒言閒語根本比正事多呀……「是那位老者的委託?」

  「嗯,不過他怕委託書被人截走,不敢在上面寫明。」還肯附上地圖,已經是他的極限。

  就是這樣不明不白的,才要派他去嗎?還是這名老者有什麼特殊身分……思慮的同時,他再詢問,「那我需要作什麼準備嗎?」

  既然他對任務內容這麼憂慮……「不然你去占卜吧!」



  「所以你才來找我?」站在長老結界前,遠木薰的神色帶些無奈。

  「薩長老說他懶得再製一份鑰匙。」占卜是神官所擅長之事,殿內幾位三級神官的能力都不錯,但終究不及文長老、祈長老。

  薩長老要他去找兩位長老卜算,卻託口外出不為他開啟結界、也懶得再製鎖鑰,只讓他去找了手握鑰匙兩年的遠木薰。

  拿起蘊含聖光的月亮項鍊,放到肉眼不可見的結界中心,拓寬的走廊與八道花雕的大門各立左右,她把項鍊收回衣服後方。

  這是他第一次進到長老結界之後,也未曾想像到竟是這般情景。

  見他還楞在原地,她拉了拉他的袖口,「走吧,」走沒兩步,她就停在其中一扇門前,「這是文長老的房間。」說著,她敲敲門,打開。

  文長老的房間窗明几淨、有條不紊,唯一的例外只有幾乎被淹沒的辦公桌,但主人依舊按照緩急將公文排得整整齊齊。

  「文長老。」他們兩人同聲打了招呼,但文長老沒有抬頭,眼上處理公事、嘴邊還可以和他們對話。

  「我現在很忙,等一下還要接見神殿分部的使者,無論妳找我什麼事,或者妳師父找我什麼事,我都沒有空處理。」又換了一份公文,她繼續說道,「記得叫妳師父不准記仇,不然我就把今年的外交特使全派到醫療祭司頭上,讓她也體會一下被公文追著跑的滋味。」

  文長老:蕓,一頭褐色的長髮,中分的髮際線不偏不倚,所有會擋到視線的髮都作了個髻綰在後頭,一雙紫紅色的眼睛因為疲勞透了些血絲,鼻樑上掛了個處理公文時才會出現的眼鏡。平時一絲不苟,只有在忙極的時候會撂下一些不可能實行的狠話。

  「不是師父託我前來,而且就算師父真處理了公文,文長老也不會放心吧。」同樣的威脅聽過數次,她也已經學會不再大驚小怪。

  連遠木薰也摸清自己嘴硬心軟的性格了嗎?但她還是覺得不平呀!為什麼只有自己要勞心勞力……
此時她才終於抬頭看看來人,遠木薰身旁的那個人是……憑藉她自豪的記憶力,她總算猜到他們所為何事,「去找釀吧。」

  「是,文長老別忘了休息,我們先走了。」道別過後,他們兩人即離開文長老的辦公室。

  才出房門,應佐玿就好奇地問道,「釀是誰啊?」看她剛才的回覆,應該是很熟悉那個人。

  「是祈長老,眾位長老裡只有薩長老在接任時捨棄自己的姓名,而其他六位雖然也多以職位稱呼,但長老間大多還是直呼名字。」

  剛跟在癒長老身邊的時候,她也時常混淆,但師父離開神殿後,她與其他長老的接觸機會也增加,自然就記下了。

  「祈長老嗎?我沒私底下與她接觸過。」當初衛長老警告的話,他有記住,即使路上偶遇,也多半不會開口,但其實他也不常遇到她就是。

  「當然,如果沒事的話,祈長老多半都待在房裡。」出了門就會遇見人,遇到人難免就得講話,所以她能避就避。

  平常就只和幾位長老往來,任何神官想見她或有事相求,都還得先行預約,不然她可不理人的。

  改走到祈長老的辦公室外,遠木薰敲了敲門,這次不敢再沒有回應就自己進去,「祈長老,我是遠木薰,薩長老和文長老派我帶三級戰士應佐玿過來。」

  「進來吧。」聽到首肯之後,她才打開房門。

  相較於剛才文長老的房間,這裡黑的可怕,片片黑色的窗簾都拉了起來擋著日光,室內唯一的光源是櫥櫃上的那三根蠟燭。

  「這樣傷眼睛,師父也說過這種傷她很難醫治。」醫療祭司擅長的是外傷,內傷終究得靠湯藥醫治。

  近幾年師父雖然認真研究,但終究要祈長老改掉這個習慣才是。

  「我剛是在占卜。」正常光源會擾亂她的思緒,知道癒長老不在也能派人對她碎碎念後,她已經不堪其擾、力求振作了。

  祈長老:釀,身著和文長老相同的白色帶領裙裝,但在其外,她另添了件黑色長袖的帶帽斗蓬,帽簷下只露出了些許暗紅的瀏海、與肩膀切齊的暗紅色短髮和一雙銀白色的眼眸。擅長占卜及罕見的言靈,不只能將古來的言靈咒句發揮得淋漓盡致,所有說出口的事情亦皆將成真。

  最符合她的四個字就是高深莫測吧,有一次遠木薰這麼與師父提到,但癒長老只是看了她一眼回道,她有時候只是在回想自己究竟吃過午飯了沒。

  「是你找我吧?」祈長老直接對待在門邊的應佐玿說話。

  「我想請問關於這次任務的事。」突然被點了名,他下意識站直了身軀。

  「三個人去,」她看了看應佐玿再看了看遠木薰,然後一指,「找她吧,而且你們需要封印的力量。」




《卷末雜言》長老閨房大解密!!!這次來參與此單元的是蕓和釀。(哪來的節目slogan感XDDDDD)才第一次正式出場+發言居然就被爆出一堆隱私。感覺蕓就是個紙老虎,一直叫嘯著要對付別人,但終究會自己一肩攬下的大M屬性(我絕對不是意有所指。)釀則是一個喜歡活在黑暗中,但卻被襄威脅必須離開她最愛的黑暗這樣XD 下次又會來到誰的房間呢?讓我們拭目以待!(開頭的薩完全被忽略了哈哈哈哈)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