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贈雅】認識週年;戰後一日

  【類型】:同人衍生

  【背景】:鋼之鍊金術師

  【時代】:當代

  【配對】:Roy Mustang羅伊.馬斯坦古 X Riza Hawkeye莉莎.霍克愛


------

  一片黑。

  即使耳邊那麼多的叫嘯、爭吵、諷刺,他還是什麼都入不了耳。

  視覺的最末處停留在莉莎.霍克愛(Riza Hawkeye)臉上那抹『如果你敢人體鍊成,我一定開槍斃了你』的神情。

  接著他就被現任大總統的養子,不,應該說是人造人『普萊德(Pride)』強壓在鍊成陣上。

  然後來到這裡。

  他隱約聽到愛力克(Elric)兄弟的聲音,但他什麼都不能做,即使現在不是他最討厭的雨天,他也還能感受到大氣中各種元素的組成,但他只能無能地匍伏在地上,什麼都不能做。

  焰之鍊金術師。

  是他考取國家鍊金術師後被賦與的封號。

  雖然在他成為軍人並決定報考時,師父相當不以為然,但他還是藉由師父的女兒莉莎.霍克愛背上刺著的暗號鍊成陣,學會了師父終其一生鑽研的火焰鍊成術。

  這個能力相當強大,是他獨具的武器也是他,羅伊.馬斯坦古(Roy Mustang)對於霍克愛父女的承諾。

  他誓命為人民服務,夢想是成為大總統創造一個更好的社會。

  雖然只要遇上水或雨,他就會被下屬們稱作無能,但終究還有打火機能拿來利用。

  可是這次他真的感受到,絕望。

  失去視力的他,陷入一個連火焰都無法照亮的黑暗中。



  在事情全部解決之後,霍克愛把他扶到一個安靜的房間裡休息。

  乍失視覺的他,無法經由方才行經的路線判斷出自己所在何處,而且在霍克愛身邊,他也無須這樣全神貫注。

  確定他已經坐穩在椅子上,霍克愛收回從戰場起就環抱住他的手,靜站在一旁。

  藉由氣味,他知道她還待在附近,但他不知道她在那個方位、作了什麼動作更別說是什麼表情。

  「我想我該換個工作了。」添了幾絲笑意,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朝對方向。

  「馬斯坦古大佐,現在不是說笑話的時候。」聲音從稍左一些的方向過來,話裡有她掩不住的指責。

  雖然剛才在戰場上,她盡責地扶持自己,並且逐一修正自己火焰的軌跡,但他知道她不過是在隱忍情緒而已。

  「我沒有進行人體鍊成,但進了真理之門後,我被奪走視力。」

  這個她知道,他被強迫入陣的時候,她也在現場,遭人挾持的她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消失。

  「賢者之石用完了,人造人也都死光了,這個國家再也不用遭受威脅了,所以我也算完成心願了。」

  雖然有些不敢置信,但這一段時間的震撼與提心吊膽,終究是告一段落。

  「所以我也是時候找另一份工作了。」

  他又把話引回這裡,軍人是一個充滿紀律的團隊,他等不了下肢癱瘓的下屬回來,其他人也無須等他。

  「霍克愛中尉,妳回應我一下吧!」他身處於黑暗中,她又不願意回話,實在讓他相當不安。

  「『無論怎樣都不能放棄』這句話是誰說的?」再度開口,她的語氣輕輕的、冷冷的。

  「是我,」他幾乎輕嘆了一口氣,「但這是真理之門的過路費,沒有辦法藉由復建有所好轉。」

  想不放棄都不行。

  聞言她沉默了,雖然她並未學習鍊金術,但從小還是在父親身邊耳濡目染,還算有所認識。

  「阿姆斯壯(Armstrong)少將不是很欣賞妳嗎?不過北方司令部有點冷。還是妳對那位的作風比較感興趣,我都可以幫妳引薦。」要離開軍職之前,他一定要把這群下屬都安排好。

  結果他掛心的還是他們嗎?總想著與下屬同甘共苦的他,不懂得明哲保身,很難爬上他夢想中的大總統之位。

  但卻讓所有下屬甘願為他鞠躬盡瘁。

  「馬斯坦古大佐,把自己未完成的目標轉嫁給別人,似乎不太負責任。」

  他也不想這樣,但只能再拉出一抹笑,「那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妳再告訴我。」

  「我會依照自己的意思,為我必須保護的人扣下扳機。這是我入伍時立下的目標,大佐,讓我繼續待在你身後吧!」

  聞言,他不能說他不感動,但他不能讓她就這樣被埋沒,「我已經不能再待在軍中了。」

  「我不是要作你的副官,而是你的眼睛。之前你都把背後的安全交給我了,現在不過是責任更大一點而已。」

  「中尉……」

  不想讓他勸退自己,霍克愛又接著說,「而且大佐你都已經夠無能了,如果沒有我就什麼都作不到哦。」

  雖然被損了一記,但馬斯坦古沒有時間自傷,只是朝霍克愛的聲源處伸出手,「那就讓我們一起想想,還能怎麼樣美化這個社會吧!」

  「嗯。」她伸長手,握住他的,「不過大佐從此就不能再看美女了。」

  「是有點可惜,但幸好我還能握到另一位美女的手。」他這次的笑意比起先前幾次的假裝,都更真實了些。

  「大佐!」她斥責了一聲,卻沒有把手收回來。

  「既然要退伍了,那妳也該改口了吧,」他刻放慢最後兩個音,「莉莎。」

  「馬、馬斯坦古。」雖然只是減去稱謂,但她講起來還是有些不順。

  「不對!是羅伊。」才說完,即使看不到,他還是能感受到她丟來一個白眼,而且氣氛立變,「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可以把槍收起來嗎?」



  扶著馬斯坦古坐上副駕駛座並繫好安全帶後,霍克愛才繞回駕駛座。

  這台是馬斯坦古的自用車,不大,還是機器人型態的阿爾馮斯.愛力克(Alphonse Elric)坐後座時,總會把愛德華.愛力克(Edward Elric)擠到窗邊。

  正要發動引擎的那刻,後座的窗戶被敲了兩下,她用中控系統,放下那扇窗戶,窗外是屈低身軀的亞力士.路易.阿姆斯壯(Alex Louis Armstrong)。

  「少佐。」霍克愛回過頭,和窗外那人打了招呼。

  「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去嗎?」

  他知道他們要去哪裡嗎?雖然有些疑惑,霍克愛還是將決定權交給馬斯坦古。

  「上來吧。」顯然他也認出了他的聲音。

  待阿姆斯壯坐上後座後,霍克愛再次發動了座車,一路往城外的方向開。

  車裡,則是一片沉默。

  阿姆斯壯幾次想問馬斯坦古有什麼打算,但還是怕傷害到他、問不出口。

  最後反而是馬斯坦古先問了,「少將回去北方了嗎?」

  他問的是他的姐姐奧莉薇.米拉.阿姆斯壯(Olivia Mira Armstrong),「她說她還是喜歡那裡的作風,就早早回去了,回去前她有句話託我轉告。」

  「嗯?」居然有話託給自己嗎?真不愧他送了這麼多花給她。

  「東方軍沒有大佐以後越來越弱,但她還是會不客氣地把勝利收下的。」北方軍與東方軍每年都會軍事演練,在馬斯坦古還在的時代,雙方還算旗鼓相當。

  所以還是對他的離開有些惋惜吧!不過……「少將應該不是這麼說的吧!」

  「……」他承認他是有美化一些,不過他怎麼好意思把姐姐說的話原音重現呢……

  「到了。」彎過最後一個彎道,霍克愛把車停在墓園前面。

  一座他們都來慣的墓園。

  墓上刻著『馬斯.休斯(Maes Hughes)』,生卒年顯示出他的英年早逝,而因公殉職連升二級的『准將』軍階,對於一個已然亡故以及身邊那些被留下的人來說,都沒有太大意義。

  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霍克愛正要扶出馬斯坦古時,先跑下車的阿姆斯壯已經興高采烈地打了個招呼。

  「誰也來了嗎,莉莎?」馬斯坦古在霍克愛耳邊問著。

  「是愛力克兄弟。」

  對於休斯的死,其他人是憤怒、不捨,但對那對兄弟而言,更多的是自責。

  難怪事情一結束,他們就來到這裡。

  「嗨,鋼!」在霍克愛的扶持下走近,他先打了招呼。

  早就知道阿姆斯壯是和誰一起來的愛德華,回頭看了他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已經習慣和他針鋒相對,實在不知道怎樣能稍稍撫平他乍失視覺的低落。

  一樣失去了鍊金術的自己,應該是最能理解他的人,但自己終究是自願,而他卻迫於無奈。

  「大佐,你好。」阿爾馮斯一如往常地鞠躬問好,「中尉,妳好。」

  「你好。」扶著馬斯坦古的霍克愛,不能鞠躬,只是點頭回覆。

  「阿爾已經恢復了吧?」馬斯坦古才伸出手,霍克愛就貼心地幫他移到他頭上,掌下不再是鐵鎧而是柔軟的髮絲,「真可惜看不到你現在的樣子,不過我想一定比鋼還要高吧!」

  身高一向是愛德華的痛腳,卻被馬斯坦古狠狠一踩,明明他現在就比阿爾馮斯高,雖然知道他看不到,愛德華還是忍不住暴跳如雷,「喂你說什麼你!」

  「沒辦法,你不讓我摸你的頭嘛!」當然比較不出個所以然來。

  「廢話,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所以哥哥再不喝牛奶的話,很快就會被我追過囉!」雖然剛恢復的時候有點失望,但一定是他營養不足的關係,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你不要每次都提牛奶好不好,那種噁心的東西。」他就是沒有辦法忍受那種腥膩的味道。

  「喝牛奶才會跟我一樣頭好壯壯哦。」阿姆斯壯插入話題的同時,又展示了幾番肌肉。

  但沒人搭理他,「牛奶很好喝!」

  「很噁心!」

  愛力克兄弟每次提到牛奶就會爭吵不休,挑起這次話題的大佐懶得搭理他們,示意霍克愛到墳前。

  指引他的手放到墓碑的頂部後,她才鬆開扶持的手,靜站在一步之遙的位置外,沒去打擾他們兩位好友敘舊。

  『馬斯,我知道你不會在乎報仇什麼,但恩維跟所有人造人都死了,賢者之石毀了,也換了一任大總統。雖然我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有點遜,但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妻小的,你就放心吧!』



  馬斯坦古在休斯墳前待上許久,傍晚時才回去棲身的地方。

  在離開之前,愛德華有些難為情地說著,『這個國家已經缺了一個鋼之鍊金術師了,再缺個焰好像有點可惜』。

  這句話足夠他回味好久,雖然沒能親眼看到這個表情實在扼腕。

  「我回來了。」準備晚餐進來的霍克愛,一進房就貼心地先自陳身份。
還以為自己回來時,看到的還會是馬斯坦古一副回味的模樣,但似乎哪裡不太對勁,椅子甚至有移動過的痕跡。

  她放下餐盤,站到他左手邊觸手可及的位置,才開口,「剛有人來過嗎?」馬斯坦古沒有回話,她投去一眼,又問,「你眼睛怎麼張著?」

  因為睜開眼也是什麼都見不到,又有風沙紮眼,所以他今天都閉著眼睛。

  「我不小心忘了。」畢竟多年都過著張眼的生活。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她還算能理解,「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同時,他也搶著開口,「莉莎,我餓了,可以吃飯了嗎?」

  為什麼要逃避她的問題?越來越覺得可疑的她,還是先張羅了晚餐,確定東西都方便入口後,才把碗和湯匙都拿給他。

  那刻,她又瞄到他快速閉上了眼睛。

  霍克愛這次沒有點破,只是坐在他旁邊,一邊幫著他一邊逕自用食。

  直到收拾餐具的時候,「你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在馬斯坦古一副被發現的表情後,她又接續,「或者乾脆先睜開眼睛?」

  「今天馬克醫生來找我,他給了我最後一小塊賢者之石,希望我能制定出有利於伊修瓦爾族的法規。」

  是猜過有人來,也猜想他恢復了視力,但她沒想過居然是馬克醫生。

  「你本來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該有的喜悅,在猜疑的同時滅了大半,她比較想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我沒打算瞞妳,莉莎,」略頓了下,他才續口,「我只是想看看妳照顧我的樣子。」

  「馬斯坦古…大佐,」今天在他的瘋狂洗腦下,她差點忘記要補上軍階,「我平常還不夠照顧你嗎?」

  雖然不是這樣隨伺在側、寢食全包,但他所有的命令、要求、甚至身家性命她哪裡沒有顧得好好的?

  「但感覺還是不太一樣。」不是他要鬧脾氣,但自願和被動就是有差呀!

  「大佐,我說過,我會依照自己的意思,為我必須保護的人扣下扳機。」無論就何種立場,他都是她必須保護的人。

  「那我可以繼續叫妳莉莎嗎?」

  多年之前他們似乎也曾經談論過這個話題,「……不穿軍服的時候。」

  馬斯坦古笑了笑,這次失明也許不全然是件壞事,至少他見到阿姆斯壯少將和愛德華難得的坦承。

  更有她,不計角色、全心全意的守候。

  「莉莎.霍克愛中尉,聽令,」她舉手敬禮,「隨我回歸軍中吧!」




《卷末雜言》
前一陣子重看了很多漫畫,【鋼之鍊金術師】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它超有補完的價值!雖然當時並不太有寫文的衝動,但既然都被指定了,就選了我最愛的大佐&霍克愛(據說這對是這部高支持度前三名中唯一的異性戀組合XDDDD)然後還把一堆配角都拉進來了,其中最私心的莫過於阿姆斯壯少將,真是個帥女人(姆指)
認識滿七年,真的是很久了~~雖然近四年稍微有些疏遠,但我們現在又完全接回來了!雖然認識這麼久,還遲遲沒見上面實在是太扯了!然後我不會趕妳貼友週文,但如果妳生日前還沒有產出,妳就沒有生日賀文了唷!!~~其實是害怕又被妳點了什麼罕見配對(笑) 希望妳會喜歡這篇,雖然我不知道它能不能被掛上佐霍這個配對,但我知道妳一定會嫌其他角色出現率太低,尤其是某豆X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唔哦哦哦!! 恭喜我們結婚紀念日七週年(不)
我是說 友情週歲七週年~
雖然中間有一段隔閡,但咱們友情之強大!!!(燦笑)
既以往的週歲文,今年是開冬第一年WWW
然後在此再說個N遍,對不起咱窗了XDDDD
但 我不會到我生賀還繼續窗著的XDDDD 畢竟我是有想法的(只是有點模糊)外加 對鋼鍊的腦袋已經不正常了!!!!!!←這句才是實話吧?

咳,好吧,我要哀號的萌點 在噗浪哀完了,所以又跑回來留言XDD (不然我控制不住我自己WWWW)
是說,讓我好奇個無聊的一點,為啥要加英文?(品質看起來比較高嗎????)
然後 我很喜歡結局的那句 『我可以繼續教你莉莎嗎?』
『.....不穿軍服的時候。』這台詞的對話WWWWW
佐莉真的很棒,然後我看出你大概很喜歡扣下板機那段台詞XDD(狂出現)
(雖然以我來寫的話 我大概還是比較喜歡寫豆溫 不知為啥)
然後,真的對這兩個互相扶持的一對 感到心酸甜蜜 不忍說WWWWW
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有甜美的結果WWWW(陶醉)
休斯那段 就請讓我PASS 謝謝(我相信你也很希望我PASS他)

然後,請等我狀況比較好一點,時間多一點的時候,再補上吧!!!
(我相信我的不務正業 還是會發作的)
就醬~
謝謝小襄的友週文WWWW (雖然 一度被我糟糕的腦袋遐想)
但 還是很美好!!!! 真的!!! 我有把佐莉的愛看進去!!!!

為了要有生賀看,為了不讓你傷腦筋,為了讓大家皆大歡喜,就鏡水的 洛夜吧!!!
我不會拖的!!! (我還希望有賀文看的WWW)

蕓夜 | URL | 2012-11-07(Wed)22:48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算是第三篇賀文,不過第三年我有寫了一篇極短篇散文這樣。
不過既然妳都窗了,就等妳C32寫完吧!
我只能說幸好我生日跟友週離很遠,不然妳絕對脫不了還要多加一件大衣。

對鋼鍊的劇情模糊是正常的吧,又不像我最近閒閒在重看。
雖然說妳似乎還是有在review動畫,是為了寫文嗎?
至於腦袋正不正常這件事就跟妳的休斯一起pass吧!跟妳互動的時候我會記得多按捺一些好奇心,以免嚇壞我自己的。(←生存之道)
畢竟我寫佐莎的句子都可以被妳胡亂帶入了,我還能說什麼呢(遠目

加英文的原因其實不是為了品質,而是因為我有時候看的是陸翻、有時候看的是台翻。
我怕我不小心搞錯大家的譯名,就想說英文一定不會錯,就附上來了。
而且試念一下英文再看看翻譯其實還蠻好玩的~~

這段我也蠻喜歡的,不過還是最愛「對不起我說錯話了,請收回槍好嗎?」這才是霍克愛該有的個性嘛!
不過如果她不稍微妥協一點、改變一點的話,我應該也沒臉標上這個配對了。
(是說因為初嘗試鋼鍊文,我完全不記得這一對是被稱為『佐莎』,感謝妳跟暮的提醒~)
因為那段台詞是霍克愛的座右銘吧!在搜尋她的資料的時候看到這句,真的覺得她一直依據這個想法。
而且也只有這點能解釋她為什麼會選擇跟著大佐,而不是繼續待在軍中吧!
我也相信,如果大佐真的無法復明的話,她會一直待在他身邊的~看到她扶著他報火焰角度讓他攻擊的時候,我真的超有愛的<3<3<3
(對豆溫就真的沒fu,難怪這配對會默默被大家pass)

好窩,洛夜!
但我覺得我寫不出純洛夜耶,請讓我耍賴變成洛夜襄。
我對於他們的畫面,還沒有深入到餐廳創立前的版本,而且我剛好也可以把員工旅遊的梗寫出來。
當然我不會讓洛襄放閃,讓夜晾在一旁的!我不是小嫿(燦)

傅。允洛 | URL | 2012-11-07(Wed)23:43 [編輯]


麻,擱在那我覺得很不舒爽,所以應該還是會...恩我就自己分配吧XDD (如果真的要我C32寫完,還加上休息期間,我看我到生日依舊窗戶他的XDDDD)
確實慶幸您的生日在明年的二月(但說真的,19 20 你生日、我朋友的生日 這些天我應該心情不會很好 我已經預知了)
所以我大概得一月寫完吧? (雖然一月的時候要考證照術科(讓我死!!))
三月以前 大概又會又一本新刊? (還是讓我死好了)

哦,對阿,為了寫文而重看幾集(但如果可以我還是比較想拿漫畫來看)←回家才能做的事情
我才不要被標上 ''你的休斯'' 是''你的佐豆''才對WWWW
啊哈哈!! 我喜歡訓練你的小心肝!!! 就讓它隨我一起變強大吧!!(拇指)
因為 鋼鍊很有愛!!!!!! 我有一段時間瘋狂地看佐豆文 所以我無法控制XDDDDD (他簡直是我LOVE)

麻,配對怎麼填...大概開心就好XDDD
(不過我好像是講 佐莉 )順口就好WWWW
不然 也可以變成羅莉(笑)
恩~ 莉莎那句確實是經典,雖然是跟溫莉講的,但這就表示他對大佐的愛WWWWWW
和他活下去的生存之道WWW
哦,如果真的瞎了,他確實會一直跟大佐在一起(在第一版的時候,就很清楚知道他們兩的感情,雖然大佐只瞎了一隻眼而已)可是莉莎還是把她照顧得很好WWWW
麻,大概是豆溫的感情可以寫得比較歡樂,而且還有婚後生活的美好(笑) 大家都喜歡甜食系的
佐莉的話,因為他們兩個感情是甜甜澀澀的曖昧,雖然還是超級有愛WWWW 不過 我想在鋼鍊這部大概還是多數喜歡男角的感情走向吧?
我倒是覺得 霍克愛會選擇待在軍中,等羅伊回來,堅信他 一定會回來 就像他跟哈博克說的一樣,他相信他會追上來,不管用任何方式。
而且,羅伊的野心是不死的啊!!!! 他是個完美天真的野心家!!! 就跟阿姆斯壯強悍的姐姐一樣WWWWW

恩,你發變怎麼寫就好惹,我坐等文就是了WWWW
嘿嘿

蕓夜 | URL | 2012-11-08(Thu)00:09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看了妳幾個月的忙碌狀況,我想不讓妳自己分配也不行了~~放那個月都會讓妳很痛苦XD
不過說到我的生日賀文也太早,妳點完了洛夜,我還不知道我能點什麼呀.....

妳不是愛佐休嗎?(我知道純粹指友情,跟冰夏一樣!
沒想到妳對佐豆的愛真的那麼強烈,還會去找文的那種。那難怪你會想歪了~~
是說為了尋找佐如何稱呼豆的,我也搜了一篇文章去看,結果.....嗯......
其實也不是排斥那些BL或激H的東西,只是不會主動去看更不會去想像,所以我的心臟應該夠強,只是沒愛(遠目

我完全不記得那句話出自哪一個篇章,還是用得很開心~~
應該說軍人如果沒有這樣的認知的話,是很難繼續堅持下去吧。
內戰那時候他們的心態都讓我思索了一下。

誰說他們兩個人不能跳接婚後生活XD 但我對甜食系真的還好,我想我哪天寫出了濃文(相對於淡)也許還是可能不甜不虐,只是起伏多了一些而已。
不過這樣一跳真的就是跳很大,尤其這位女主角的性格好像不太適合放閃。
頂多就是羅伊一直鬧她,最後她臉紅到不爽地反擊之類。

我覺得哈博克跟大佐的狀況又不太一樣了。
大佐適應新生活的時間應該會比哈博克久一點,時局也不太一樣。
而且我想大佐就算不當大佐,他找的新工作一定還是可以發揮他的野心,讓霍克愛也不至於悖離她的目標多遠。
但說真的,我覺得霍克愛的想法比大佐難抓很多。
所以我這篇才會選擇用大佐視角,前面也試圖寫出他看不到,只能猜想和聽,以及霍克愛毫無反應時的慌與逞強~~

傅。允洛 | URL | 2012-11-08(Thu)00:51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