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一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洛布卡森林,圍繞在克瑪拉雅城週圍的一片森林。

  此為克瑪拉雅城民出入的必經之路,但因為森林內危機四伏,城民大多只仰賴由文長老派員修築而成並由衛長老調派戰士顧守的主道。

  她走上主道,與看守的一級戰士點頭打過招呼後,便走向一條蜿延小徑,戰士也習以為常地沒多加勸導。

  曳地的長袍滑過翠綠的草地,卻沒帶走任何草屑、枝椏,而在這條罕有人至的小徑盡頭,是一棟裝潢簡單又不失溫馨的宅邸。

  敲了門後,她沒多花時間等待屋主的回應,直接開了門,「打擾了。」

  屋主眼都沒抬,逕自在桌邊擺上點心、倒著熱茶,「來陪我喝杯茶吧。」

  「癒長老,這是……」

  遠木薰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襄糾正,「妳不該這麼叫我吧!」

  是,她從善如流,「老師,這是文長老請我帶來的公文,等您看過之後要再帶回神殿。」

  但襄顯然很不想配合,「一定要這麼急著講公事嗎?一點都不惦念我們的師徒之情。」

  見她這個樣子,遠木薰就無奈,「如果老師願意回到神殿的話,我也不會一見到您就惹您不快。」

  邊聽襄邊皺起了眉頭,明明他們師徒關係就沒那麼差,裝什麼生疏呀,「是薩她們叫妳來當說客的嗎?」



  長老是薩尼那斯神殿裡職位最高的一階,理應也該待在聖殿裡終老,但就有癒長老這個『例外』,前幾年只是時不時地往洛布卡森林跑,兩年前更決定定居於此。

  更奇怪的是神殿裡的其他長老竟也沒有阻止她的意思,只是定期將癒長老所需要經手的公文,委託給她唯一的徒弟:遠木薰通報。

  「其他長老並沒有這麼吩咐,是徒弟認為洛布卡森林太過危險,想勸您回去神殿。」在遠木薰的修練過程中,總是只有她自己跟師父兩人,也發展出一段亦師亦友的關係,因此縱使她明白師父的實力,仍不免擔心。

  對此,襄只是笑了笑,「雖然我是很想退休,但我還沒有老到要妳操心。」這個徒弟什麼都好,除了有點冷漠就是太愛操煩了些,「既然妳這麼擔心,不如就去幫我當長老囉。」反正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工作職責。

  「師傅,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二級祭司。」離本殿癒長老的層級,可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妳早就可以當上三級祭司了,只是妳不願意而已。」要由二級祭司升任為三級祭司,需要兩位長老的首肯,而遠木薰幾乎獲得了七位長老的一片好評,甚至還有人很懊侮:怎麼沒搶到這個好徒弟……


    在遠木薰剛完成實習期的潛能開發課時,講師緊張地請來七位長老共議她的出處。
    「極具攻擊性的潛能又有足夠的智慧,她無法決定要成為戰士還是神官嗎?」祀長
  老在觀察遠木薰後判斷。
    『這種小事有什麼必要找我們來呀?』雖然沒有明說,但武長老臉上清楚地寫著。
    「不,妳們仔細看。」祈長老指著遠木薰控制法力的手,發現了與大家都忽略的地
  方。
    在她手中流動的除了每個人都共有的之外,還有一絲難以察覺但確實存在且富含攻
  擊性的不明屬性。
    「那是什麼?」就連專精攻擊屬性的衛長老,也無法辨識出來。
    下意識地,每個人都看向知識最淵博的文長老。她搖了搖頭,「抱歉,我也不知道
  。」
    就在眾人各自思索毫無作為之際,癒長老開口,「那她自己怎麼說呢?」
    「不如我們去問問她吧!」在薩長老的決議之下,她們由講師帶領,來到遠木薰的
  面前。
    當時才十三歲的她,看到幾個大人物走到自己面前,卻未顯驚慌,只是抬頭看向眼
  前的長老,「妳叫遠木薰吧?」
    「是。」
    「妳有參加分類測驗嗎?」每個無法決定要成為戰士、祭司或神官的城民,都可以
  在12歲的時候參加潛力測驗,藉此得知自己的能力指向。
    「沒有。」打從進入實習班之前,她就已經確立自己的志向。
    「所以妳已經有目標了?」癒長老從薩長老身後走了過來,直接對上她的眼睛。
    「我想當一個專門治療的祭司。」她沒迴避她的眼神。
    襄喜歡她這個眼神,她朝遠木薰伸出了手,「那我……」
    她的話還沒說完,文長老跟衛長老已經一人一手地拿住她,雖然沒有開口,眼神裡
  都是對於遠木薰『不明屬性』的警告與暗示。
    但薰拉開了她們,執意地將手放在遠木薰的面前,「那妳就當我的徒弟吧!」



  其實遠木薰會想要成為祭司,從來就不是為了升級或是名氣,「我只是為了一份承諾,老師妳知道的。」

  她就是知道才更覺得可惜呀,憑她的天分與努力,還有自己精益求精的教導方式,別說下一任癒長老,她甚至有可能成為薩長老。

  偏偏這個學生不只對升級沒有興趣,她連進入薩尼那斯神殿都不是為了信仰。

  「這樣吧,那天妳願意成為三級祭司,老師我就考慮回神殿去。」她非常奸詐的條件交換。

  「這……」別以為她沒聽到『考慮』這兩個字,老師的算盤實在打得太精了,薑不愧是老的辣……

  看了她的反應,襄笑了,「既然我們有共識,就一起喝茶吧!」襄把茶杯端至遠木薰的眼前,這次她乖乖地收下。

  即使她們對談許久,杯裡的茶仍絲毫沒有見涼。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