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六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離開了祈長老的房間,他們才開始談論,「妳真的要去?」這次任務的詳細資訊未明,她在神殿裡也還有其他事要忙。

  「既然祈長老開了口,就一定得去。」進門前,長老正在占卜,應該就是為了這件事吧!

  「所以要找第三個人還要找封印的力量?」要再調一個人手不難,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封印道具。

  聽他的說詞,他是把這件事情分作兩項來看待,但根據她對祈長老的認識,「是要找一個有封印力量的人,我想是神官。」

  「神官?」應佐玿跟著複誦了這個詞,但其實他對他們沒什麼好印象,尤其在出任務這方面。

  為了戰力考量,大部分的任務都是由多數的戰士及少數輔佐或治療的祭司組成隊伍,而神官於實戰中毫無助益。

  若要用一個詞去囊括神官,好聽些是兼容並蓄、有教無類,難聽些就是不挑,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神殿的分項測驗。

  通常未參與測驗的人都已經先選定目標,多半是戰士和祭司,而參與的人中,反應快、運動神經好的是戰士,細心、控制能力強的是祭司,其餘的人手神官多會接納。

  從實習班升為一級神官的人數最多、戰士次之、祭司最少,但後續升任二級、三級的卻是戰士最多、神官最少。

  沒有優秀卜算能力不能升級,但還是能以一級神官的身分待在神殿裡處理公文、聯絡分部。

  他並不是看不起這些運作神殿的力量,只是在任務場合上,神官能發揮什麼實力實在有待商榷。

  「其實我一直覺得神官很偉大,」無論是文書職或禱念職,如果沒有他們,神殿就無法運作,「尤其是文長老。」

  看過她的房間之後,他只覺得她是一個極度壓抑及壓榨自己的人。

  「其實文長老的占卜能力不輸祈長老,而且她也擁有言靈的力量。」

  聽著她的話,他不免意外,明明神殿中流傳的說法是文長老是公務及外交高手,而祈長老的言靈能力無人能及。

  「因為言靈很容易被世俗影響,而這能力是祈長老天生的本質,所以苦練而成的文長老放棄繼續鑽研,一肩扛起了文書工作。」全力支援祈老長,讓她無需煩惱管轄的神官,繼續維持她的能力。

  所以就是有神官們的支援,祭司與戰士才能繼續完成研究和任務,她想說的是這個吧?

  原來如此!但,「妳告訴我這些好嗎?」尤其是在長老結界裡說其中兩位長老的閒話。

  所以她才帶他進來這裡,「這是師父的房間,他們不會聽見的。」她邊說邊作一些簡單的清潔工作。

  相較之下,這間房間顯得人煙罕至,有些傢俱用防塵袋包著,角落一櫃醫療用品及藥材看來並無異樣,但一整牆的研究資料及書籍已是半空。

  遠木薰抽了一本書,翻閱一下後證實了自己的猜測,「神官的某些咒語有封印的效用。」這就是解答。

  「我知道了,我會去詢問一下有沒有適合的對象。」他與神官沒什麼交情,但讀書時的同窗好像有幾個也入了神殿。

  「我認識一位能力不錯的神官,」遠木薰解決了他的麻煩,「不過在找他之前,我還有一件事得做。」



  進神殿九年,他才終於獲准進入四位長老的房間,但說來也好笑,這四位竟都不是直接管轄戰士的武、衛長老,或者手握他暫時統領權的薩長老。

  祀長老的房間和文長老的一般整潔,藏書頗豐但尚不及癒長老,傢俱上還擺了些軟墊、檯布、小抱枕等增加溫馨感,整間房裡唯一的例外,應該就是半掩在隔間窗簾後,散落一地的書籍、紙張,以及石粉畫就的圖像。

  「妳怎麼會來?是襄又託付妳什麼了嗎?」坐在辦公椅上,祀的嘴角帶笑。

  「沒有,是我有事情要告訴長老。」

  這兩年幫師父代處理的那些事,好像讓她在長老之中的人緣越來越差,相較於其他長老聽到癒長老的反應,嫿長老顯得格外平靜與包容。

  這點連應佐玿都已經發現,的確,根據她櫃上放著的相框,就能知道她是個念舊情的人。

  常規學校的畢業照、晉級二級祭司的典禮照、拔任代長老的紀念照,還有目前主神殿七位長老的合照。

  照片中的他們,感覺年輕了些,但外表並沒有太大改變,祀長老依舊是一頭顯得溫柔的鵝黃色長髮,一雙海藍色的眼眸也總透出關懷。好脾氣又以和為貴的她,是各個長老意見不合時的潤滑劑,也是衛長老認為個性與外貌、職業和歷來傳聞等形象最相符的一人。

  照片中還有一人他不太熟悉,但刪刪算算也只可能是癒長老了,她一頭近乎深灰且長過腰臀的黑色秀髮,一雙眼眸則顯得烏亮,但她要避不避著鏡頭,讓他難以識明。

  「怎麼了嗎?」

  「薩長老指派給應佐玿一份任務,而經過祈長老指示,我也必須同行。」她簡單扼要地敘述剛才發生的重點事項。

  她思索了一會,然後強力支持,「那妳就放下神殿裡的事情去一趟吧,我會請其他祭司支援妳現在的工作的。」

  「謝謝祀長老。」得到她的允許,她才可以安心地離開神殿,但……「那我師父那邊?」她還記得上次師父知道時大吵一番,雖然等她回來後,師父只是笑嘻嘻地問著她的經歷。

  「如果是釀開的口,她就不會拒絕的。」真要說,祈長老應該是癒長老唯一會乖乖順從而不多加抱怨的對象。

  不對,應該說沒有人敢違逆釀說出來的話,也許就某方面而言,她就像是薩尼那斯神的化身呢。




《卷末雜言》文行至此,所有長老們的”真面目”都出來亮相了!也算是一個小段落的結束。問我薩呢?他連名字都沒有,又怎麼會有長相呢!!!!(大誤,但不良作者還是想留給大家想像空間)問我雅跟洛的房間呢?誰叫他們那麼早就要出來搶戲,來不及介紹就算了~~(咦)或許哪天有機會我再來披露一下他們的閨房之樂(??)好了XDDD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