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七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薩尼那斯神殿各員的住宿區依各職分作四處,左右各鄰近與他們較為相關的建築。例如,祭司為信徒療傷,又需要藥房製藥作毒,因此居於大殿與各教室之間,而勤於修煉的戰士也需要各種武器保養及身體防護的材料,故於修煉場與儲藏室間。

  但於外觀上四者幾乎相同,所以第一次來到神官住宿處的應佐玿並不覺得特別陌生,「妳剛說妳認識一個神官?」

  「是跟我同時入神殿的朋友。」他與她有相同的背景,理應相互關懷,雖然感情沒有特別融洽,但還是知道彼此近況。

  「妳入神殿幾年了?」他決定先在心中估量一番那人的實力。

  「第十年。」

  神殿招募新血要十一歲才能入殿,他入殿第九年今年十九,而她至少是二十起跳,他倒沒發覺她比自己還大。

  入神殿十年,她又稱許他的實力,那麼,「他應該升任二級了吧?」

  「不,他目前還是一級神官。」

  聽得他不禁蹙起了眉頭,位列一級能夠勝任薩長老親派的任務嗎……?

  似是看出他的疑惑,她又續口解釋,「但他是少數擁有言靈能力的人,也能夠使用封印咒語。」

  所以他就是祈長老所說擁有封印力量的第三人嗎?

  再走了幾步,她停在一扇門前,確認了下旁邊標示的名牌,「到了,他叫作封翼淳。」

  遠木薰屈指敲了敲木門,裡面傳來了一些騷動,後才是往這裡而來的腳步聲,門打開的同時聲音已至,「請問有什麼事嗎?」

  「嗨,好久不見。」

  在看到遠木薰的那刻,他揚起了笑容,「最近還好嗎?聽說妳剛去瓦越族出了任務?」

  「那個任務已經結束了,是有其他任務需要你的協助。」她其實有些難開口,畢竟神官通常不會參與克瑪拉雅城外的任務。

  還站在半敞的房門邊的他,似乎直到此刻才發現旁邊還有一位不認識的人等著,應該和她說的那個任務有關吧。

  於是他掩上房門,「我們去交誼室那裡聊聊吧。」

  每區宿舍都有一個交誼室方便大家談論事情、交換情報或增進感情,交誼室旁還有由城裡商家提供的茶水服務。

  應佐玿一個人落在後面,看著前面兩人聊著,順勢打量起封翼淳。

  他的身材中等,不比遠木薰高了多少,雖然是男生,卻蓄了一頭黑色長髮,還綁了一個低馬尾,一雙淡黃色的眼眸在細框眼鏡的遮掩下並不引人注目。身著神官統一的白色有領上衣,搭配的大地色系長褲更顯得灰暗,一言以蔽之,就像個只顧研究的書呆子。

  此時,交誼室裡人不太多,他們選了個四人座的位置,封翼淳與遠木薰各自坐下後,應佐玿當然選了她右邊的位置。

  「先幫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戰士應佐玿,他是神官封翼淳。」遠木薰刻意省去階級,畢竟他們有求於他,不該用輩位盛氣凌人。

  各自點頭打了招呼後,應佐玿才總算開口,「我有一個要去東部臨海的任務,因為資料不全去找了祈長老,她說這個任務需要一個有封印力量的人同行才能完成。」

  「嗯。」封翼淳點點頭表示明白,卻沒再等到他的下文。

  一旁的遠木薰忍不住搖頭,這哪是請人幫忙該有的態度,只能出面緩頰,「我知道你對於古咒語頗有研究,不知道你能不能幫這個忙。」

  雖然剛看到他時沒有認出來,但在互相介紹了名字以及那個需要祈長老出面占卜的任務後,他就猜到他的身份。

  「我想應該有很多神官都比我擅長禱念。」他在神殿裡只是喜歡研究,並沒有那種想要向上爬的念頭,有些麻煩該避則避。

  他平日耽於書本、不善人際,但他還是發覺出他的態度和語氣都寫滿拒意,既然如此他也沒必要惹他的厭。

  「我知道你是謙虛,不過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沒關係我會再找別人的。」她向來不喜歡強人所難。

  見她苦思的模樣,他知道她是為難著如何讓其他神官願意參與城外任務,不過……「妳怎麼這麼關心這項任務?」當事人的反應都沒她劇烈。

  「祈長老要我跟他一起去。」而他擺明了和神官不熟也不太明白祈長老的厲害之處,她只能多擔待些。

  所以如果答應了這項任務,不會只是跟他面面相覷?「我回去問過講師,他同意的話我就跟你們一起去。」

  突然很驚訝他怎麼會突然改變主意,但這樣的結果再好不過,「謝謝你。」

  「我們本來就該互相扶持的。」說著,他覆上她的手,輕輕拍著。



  在約定了答覆和任務討論的時間後,應佐玿沒再理會兩人自己快步離去,再與封翼淳簡單的道歉和道別,遠木薰也追了過去。

  而走得飛快的他,在聽到身後腳步聲時,也終於趨緩一些。

  站定在他的面前,她關心地問,「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雖然他本來就比較冷漠,但總是和以往不同。

  「沒事。」但他撇過頭,不願多解釋。

  她知道他們兩人即使經歷過瓦越族的任務還是沒什麼交情,反而是這次找染毓懷時才更多了些認識,但未來終究還有個任務要同行,就這麼放任不管好像也不太好。

  「你是不是不太喜歡封翼淳?」她只能這樣猜測。

  「沒有。」他飛快地答覆,反而顯得沒有什麼信服力。

  「還是你有認識更適任的對象?」剛才那題不納入考量,她繼續猜。

  「……沒有。」這次他遲疑了些,可信度也隨之提高。

  既然不是人選的問題,那就只有可能是職務的問題了,「我知道戰士是一個很獨立的職業,你也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也許你認為這個任務憑你一己之力就能完成,但我想我和封翼淳應該至少能讓這一切更完善、更保險。」

  聞言,他不免有些詞窮,因為她的確說中自己之前的想法……「我、不是不相信妳。」

  「我知道,不過那是因為我有機會證明我的能力,」他的態度轉變,她不是看不出來的,不然她也不會用這種說詞,「那你可以也給他個機會嗎?」

  其實,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不滿什麼、在煩躁什麼,但那股氣氛就是讓他不願在現場多待。

  他不是不相信她,更不是不相信祈長老,但……「嗯,那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這次,她沒再叫住他。




《卷末雜言》都十九歲人了,你是在耍什麼任性????寫作當下我不斷地在腦中閃過這句話,不過男主角短時間之類還是會繼續這個幼稚下去,請大家多擔持一些唷!!本集又出現了一個書呆子新男角,附圖更新於前一篇人設中,有興趣可以去看一下唷~~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