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八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這次的任務不像瓦越族那次擺明著危險,所以祀長老並沒有再帶他們到儲藏室去,只在他們各自收妥行囊後約在神殿門口送行。

  為了避免在夜裡趕路,他們特地選在清晨出發,這時城裡還沒有什麼人煙。

  特地早起送行的也就只有封翼淳的神官老師、祀長老和染毓懷。

  「上次給妳的增強道具都帶著了嗎?」神殿裡的好媽媽代表:祀長老,再一次提醒。

  「嗯。」雖然是第二次外出任務,她還是不容許自己有一絲拖累團隊的可能,尤其這次還多了封翼淳。

  「這個給妳,」趁著沒人注意,祀塞了張摺疊好的紙條給遠木薰,「這是我和襄的新研究,雖然還沒真的試過,但效用應該不差。」

  不用打開,她也知道裡面寫了什麼,竟然趕在祭祀祭司們前面拿到最新陣型,難怪祀要如此掩人耳目。

  「師父還好嗎?」這次急著出發和交接,她還是無暇到森林一趟。

  「她昨天有和我聯絡,說既然是釀指定也就沒辦法了,還特別叮嚀我拿那個給妳。」

  其實不用癒交代,她也會這麼作的,一來她上次得了很多實用的情報,二來她雖然不是遠木薰的師父,也不擅醫療,但終究統領祭司,對她而言,一個個都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

  「方便的話,替我轉告師父,請她沒事別再熬夜,這次我會努力找些新鮮事告訴她的。」

  應佐玿站遠了幾步,不想去聽那四人各自在談論什麼,慣於任務的他早已經習慣沒有人相送的狀況。

  而染毓懷在看了遠木薰身邊那個不太認識的長老後,選擇走向了他。

  「其實不用特地早起。」看她還睡眼惺忪的,她昨天應該很晚睡吧。

  「你跟薰這麼照顧我,怎麼可以不來呢?」不過他們兩個人一走,她應該也會覺得有些寂寞吧!

  「雖然我們不在,但那裡適應不良的,還是要說哦。」遠木薰從祀長老那邊走來,還有些放不下她。

  染毓懷只是大力地點了頭,還順勢拍了胸脯,「我沒問題的!」

  見各自都聊得差不多,負責領導此次任務的應佐玿發聲,「那我們就……」

  「你們在拖什麼?」遠遠地就有一個聲音極大,但嗓音嬌嫩的聲音傳來。

  「雅?」祀長老倒沒想到武長老也會來送行。

  「我都晨跑回來了,你們怎麼還在這裡婆婆媽媽?」武長老可愛的臉上,帶著明顯的不滿。

  「武長老,」打過招呼後,應佐玿才解釋,「我們正要出發。」

  武沒針對此再說什麼,突然話鋒一轉,「衛昨天夜巡起不來,他要我轉告你任務結束就快回來,神殿還多的事情要做呢。」

  雖然語氣不是太好,但祀和應佐玿都聽得出來,這是期許他早日完成任務,「是,武長老。」

  武沒再多看他一眼,倒是注意起一身戰士裝扮的染毓懷,「妳是新進神殿的那個吧?」幾天沒見,所以忘了她的名字,只對長相有印象。

  在她點了頭後,武一把抓了她過來,「那就一起去晨跑吧!不准跑得比我慢。」

  「是。」突然被增加了修煉量,她還是只能乖乖地跟上前方背影。

  只有祀微笑著,武和癒都還真不坦率呀!



  不同於在神殿時隻身殿後,這次應佐玿以領導之姿獨步於前。

  「路途上所有的魔獸和攻擊由我負責,遠木薰妳只需要負責封翼淳的安全,不用管我。」略過對封翼淳的指派又說到,「我會盡量避免夜宿於叢林中,路途上需要休息都要立刻提出,不要逞強。」

  後面兩句她聽起來似乎是特別針對某人,畢竟在他們的兩人任務時,他可沒有那麼多前言和規矩。

  不過她還是不明白,他對封翼淳的敵意究竟從何而來?

  想著,她腳下的速度未減分毫,也時刻注意著封翼淳,依他們兩人間的氣氛,一個不會主動觀察,另一個也不會願意示弱。

  就只能由她來觀察、由她來示弱,她怎麼那麼無辜又忙碌……

  於是這次的任務就如同上次一般,依舊一片無聲───

  偶爾後頭會傳來一些憶過往的笑鬧,但應佐玿只當沒聽見。

  偶爾魔獸來襲時也都在第一個照面就被解決,但封翼淳只當沒看見。

  偶爾遠木薰會因為氣氛太尷尬、防護罩又無用武之地而提議幫他加些神術,作為話題,但他只會冷著一雙眼,「這種程度還不必。」

  她、快、氣、炸、了,向來冷靜又淡然的她在忍受了他們一整天的陰陽怪氣後,真的很想作出一個陣型把他們關在裡面,直到他們談開了為止。

  但不用想也知道,於事無補。

  好不容易趕路趕進了城,卻是各懷心思且勉強同桌的一頓晚膳。

  為了團隊日後的安詳和樂,遠木薰只好到他們各自的房間促膝長談。

  本來看著書的封翼淳在她到來後,拔下眼鏡慢條斯理地擦拭,「是他先對我這樣的。」

  他和應佐玿所有的互動,她都在場,她應該知道自己無辜得很。

  所以就完全不理會了嗎……?果然是醉心文字、不管世事的個性。

  而本來擦拭著劍柄與劍鞘的應佐玿在她到後,連臉都沒抬,「我不跟不熟的人打交道。」

  合則聚、不合則散,反正這場任務後,他們便毫不相干。

  所以就不需要培養夥伴情誼了嗎……?果然是獨來獨往、自視甚高的個性。

  但是,不行,她還是不能放任這件事不管,得想個辦法解決才是。




《卷末雜言》故事寫到這邊,突然覺得女主角遠木薰很可憐,平常就必須周旋在那些不坦率的長老之間(說什麼在森林裡不過來的、晨跑完又去晨完的、想要避開這種場面就硬說自己去夜巡的),連出個任務還要遇上兩個幼稚鬼。遠木薰會想出什麼辦法改善他們的團隊關係呢?下集(應該吧)分曉!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