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十九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隔天的狀況相差不大,依舊是應佐玿領在最前面,而遠木薰、封翼淳居後。

  一路上遇過幾個魔獸,應佐玿仍然一個照面就輕鬆解決,不用後面兩人費心。

  根據路程規劃,今天直越過這片森林,凌晨時分就可以到達目的地,因為不會再進入城鎮,所以夜宿、煮食的器材他們都已備妥。

  中午時,由於食材難以保存,遠木薰便建議先行烹調,將乾糧留於晚宵時段。

  其他兩人沒有異議,於是分配工作由遠木薰處理食材、封翼淳撿柴、應佐玿生火。

  但當她捧著鍋子和洗淨的材料回來時,封翼淳已經回來,旁邊也架好火堆,只是不見應佐玿。

  「你速度還蠻快的。」雖然態度不像應佐玿那般惡劣,但她也知道他其實不習慣任務生活,所以稍感意外。

  「不是我用的,」封翼淳悶悶地說,「他嫌我撿的都是濕柴不好燒,我就沒旅行過,他教都不教就發脾氣!」

  「所以是他生的火?」那剛才分配工作的時候怎麼不反應呢?現在還不見人影。

  封翼淳點點頭,雖然不滿他的態度,但野外求生這類項,他還是值得學習,「然後他說去獵點動物來。」應該是因為不想和自己獨處吧,想到這他的火又上來。

  「這樣啊。」看著火,遠木薰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應佐玿在森林裡邊隱匿自己的行蹤邊走著,打獵最好的方式就是攻其不備,他躲在一棵樹後終於鎖定目標。

  他手邊沒有遠距離攻擊的武器,雖然目前的距離劍氣能及,但終究引人注目,而且可能會把牠的肉骨分作太散,不利烹調。

  所以他順手撿了一顆石頭,注了些內力朝牠擲去。

  突遭攻擊的牠第一時間轉過身來,往偷襲自己的方向前去,而在那處等著的就是好整以暇的應佐玿。

  估算好牠奔跑的路線和位置,直到距離夠近的時候,他才揚劍一劃,半點武功修為都沒用,牠的肩脖上已經留下一道很深的口子,還暈了過去。

  血腥味會引來其他侵略者,他沒打算在這裡浪費太多力氣,取了獵物就往溪邊走去,處理新食材。

  他拿出一把調理用的小刀,雖然寶劍用來打獵但終究不能貶作菜刀,以比以往更慎重些的態度除去內臟和清洗。

  他承認,他是故意放慢些速度,也可以晚點回去隊伍會合,在神殿九年來,出任務或組隊守衛也已經七年,他從未遇過這樣讓他排斥的組合。

  但他還是沒這麼不負責任,出來前先升了火,這趟也是為了增加葷食,也不算多自私吧!

  瀝了瀝水,他拎著食材準備回集合地時,已經在一片樹林中央見到炊煙裊裊。

  找尋獵物前他先視察過環境,這一區並沒有其他冒險隊,所以那必定是封翼淳和遠木薰。

  不好!他居然疏忽了火會引來魔獸。

  提升到最快腳程,他飛快地往薪火處而去。



  此時,遠木薰正架著防護罩擋在封翼淳的面前,已經離開火堆一段距離,一隻魔獸固守在焰火邊,另外兩隻則虎視耽耽地朝他們逼近。

  對恃了一陣後,其中一隻魔獸發現他們毫無攻擊力,張口便是火焰。

  他們閃避過一次,再下一擊便正中防護罩上,雖然魔獸的攻擊不像瓦越族那般無法防禦,但這樣終究不是辦法,「我去把他們打退!」

  「再等等吧,應佐玿就快回來了!」神官和祭司都沒有什麼實戰經驗,更況現在有三隻魔獸,還是要仰賴戰士。

  「如果牠們三隻圍攻,我不確定防護陣能撐多久。」這個陣型本來就只是為了應急,或者保護他人不受流火波及,而不是設計來硬扛所有攻擊。

  而且帶著他,她的靈敏度會下降,也不像上次遭遇陷阱時,還有應佐玿隨時警戒,讓她有補足防禦力的空檔。

  「妳有把握嗎?」他知道醫療祭司也擅毒,而陣型則不是她的長項。

  「嗯。」如果連這種程度和數量的魔獸都無法處理,她也就不會被派往洛布卡森林聯繫師父了。

  細想了下,封翼淳又開口,「有什麼是我能做的嗎?」至少不要讓她還必須掛心自己。

  她在掌心再畫了個補強版防護陣,然後輕觸上他的額頭,將移動權轉移到他身上,「去後面避著就好。」

  知道自己一離開,她就必須正面對決那三隻魔獸,「現在嗎?」他要再確認一下時機。

  遠木薰算著近處火焰正猛烈的魔獸的攻擊週期,「現在!」

  他退開而她前進的那刻,火焰正從最大區域往後縮減,趁著牠張嘴醞釀下一發火焰的中間空檔,她把毒藥直接彈進了牠的嘴裡。

  牠還來不及作任何反應,嘴邊碰到毒的部分就快速侵蝕,先讓牠噴不出火後,毒性才會繼續揮發到讓牠站都站不起來。

  第二隻魔獸一看到同伴倒下,也奔跑過來,一看到遠木薰又揚起左手使毒時,便閉起嘴巴先往反邊閃去。

  完全沒發現遠木薰藏在背後的右手正催化著陣符紙,揚手她往魔獸正逃脫的地方壓下,一個寫著眾多符號的光罩就圍在牠的身邊。

  不以為意的牠,一衝撞就退了兩步,額處隨即落下血痕,同時,尾巴又碰到了光罩又是傷口。

  「這是什麼?」雖然遠處還有一隻魔獸,但求知欲極為旺盛的封翼淳還是好奇地問了。

  「是祀長老出門前交給我的新陣型。」她已經把陣型記起來,但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快速畫成,所以直接化掉祀長老的原圖最快。

  說話的同時,她仍緊盯著第三隻魔獸,牠雖然有些害怕,但似乎沒有要逃脫的意思。

  遠木薰還想著要如何對付牠時,一道劍氣瞬間把牠劈作兩半。

  當應佐玿趕到視線範圍時,正好看到封翼淳離開、遠木薰迎向火焰的那刻。

  他曾經擔心遠木薰不擅長直接攻擊,而堅持要帶她在森林中尋找染毓懷,但現在居然因為他的個人情緒和疏忽,讓她必須用這麼危險的方式攻擊。

  雖然她確實抓到魔獸的缺點,但只要一個錯估後果都很難設想,尤其她是隊裡唯一擁有醫療能力的人,如果出事沒人救得了她。

  對待封翼淳也是,身為隊長的他居然把沒有戰鬥能力的隊員單獨丟在林子中,如果不是遠木薰挺身而出,別說任務成功與否,隊員的傷亡都會是他的最大遺憾。

  「我為我的疏忽和態度道歉,」停了停又續口,「今天先到神殿分部尋求協助,明天再入城吧!」

  縱使要繞遠路,他還是應該為全體隊員的狀況作調整。

  這是任務,他不能也由不得他再任性。




《卷末雜言》感謝三隻招來橫禍的魔獸,終於讓我們的男主角發現他有多幼稚!當然還是因為女主角的挺身而出,才讓他發現自己原來有多幼稚XDDDD第一次主寫女主角的攻擊喬段,雖然篇幅有些短,沒辦法,魔獸本來就是免洗的對手,強不到哪去的哈哈,但不得不說我家女主角真的好帥唷>////<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