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十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在那之後,應佐玿的態度有很大的轉變,雖然沒進階成朋友關係,但他對封翼淳至少不再針鋒相對,也多了些體諒。

  跟著神殿分部的情報來到臨海小鎮,委託者並不在隨函附上的地址,為了避免擦身而過,遠木薰和封翼淳留在住宅前,應佐玿則隻身探查這個村落。

  「我可以問妳個問題嗎?」看著應佐玿的背影走遠後,封翼淳才開口。

  「嗯?」遠木薰首肯地應著。

  「昨天那件事,妳是刻意的嗎?」對照著應佐玿的態度,更讓他覺得那些疑點不是多心。

  思考了半晌,她只答了這句,「魔獸是火引來的。」

  「但妳應該早就預料到這件事吧?」雖然他跟她沒有共同科目,就讀實習班的時間也不同,但他知道講師私下請來七位長老的始末。



  她沒有回話,他便又開口續道,「妳應該知道火光有辦法掩掉,甚至估算出應佐玿回來的時間吧?」

  魔獸盤踞了這麼久,她才動手反擊,也許可以解釋為是她苦思對策,但他總認為她是刻意在等待什麼。

  「不論我做了什麼,都只是想促進團隊和諧,」百般勸說不得,她也只能利用其他方式了,「這是我唯一的回答。」

  果然如他所猜測的一般,「抱歉,我之後也會好好克制自己。」這樣的發展其實也不只是應佐玿一個人的責任。

  雖然那個事件帶給自己的衝擊沒那麼大,但他該懂的還是懂的。

  「這裡聽得到海的聲音呢。」突然,遠木薰這麼說著。

  他傾耳細聽了下,才捕捉到那細不可聞的聲音,「妳看過海嗎?」

  對著聲波的方向,她點了點頭,「嗯,在很小的時候。」但只是記得這件曾經有過這件事,對於海已經沒有印象。

  克瑪拉雅城地居內陸,與海洋相距頗遠,他原本有些意外,但聽到後句他才突然想起,「我都忘了,妳小時候不住在城裡。」

  她點個頭,沒有作聲,思緒似乎回到了那些年歲……封翼淳也體貼地沒有打擾她。



  不一會兒,應佐玿就回來會合。

  「找到了嗎?」留了些讓遠木薰回神的時間,封翼淳率先問道。

  「還沒,城裡的人說他這幾個禮拜都沒有回來。」所以他才會先回來通知他們。

  「該不會來不及了吧……」出發前並沒有說明任務內容,也許就是情況太過危急,才讓委託人沒有辦法交代一切。

  「應該不會,」遠木薰分析著,「昨天我在神殿打聽過,這裡並沒有居民申請傷病救助。」雖然醫療祭司對於疾病的掌握度不高,但終究有所幫助。

  「我打聽到一個委託人經常出入的地方,不如先去那邊找找。」找人時總是越多人力越好。

  他們一行人走著,發現此處是岩岸地,浪濤拍打崖壁激出白色的水花。

  但他們無心觀賞這樣的風景,只是疾步往目的地而去,「就是那個山洞,從來附近找起吧!」

  平常雖然不滿應佐玿,但封翼淳都不會明言反對,這次卻突然阻止他們各選一個方向,「等等。」

  在應佐玿疑惑的表情下,開口的是遠木薰,「怎麼了嗎?」

  「那個山洞好像怪怪的。」他一來這裡,就覺得那邊很不對勁,但一個人過去好像又不太妥當,才喊住他們。

  「那去看看吧!」應佐玿雖然這般回覆,但他讓封翼淳走在最前面,畢竟他並未感受到可疑的地方。

  封翼淳直對著山洞而去,然後伸出手不知道停在什麼東西面前,「這裡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話還沒說完,他突然掉進一個大洞中,但在那之前他們竟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那裡居然有陷阱。

  應佐玿見狀連忙趨向前去,還來得及抓住封翼淳的衣袖,「手伸上來!」然後把他拉了回來。

  「沒事吧?」遠木薰趕到兩人身邊問著,同時已經作好醫療的準備。

  應佐玿甩了甩手腕,「妳去照顧他吧。」那道拉力還在他的忍受範圍內。

  「原來是土元素和木元素,應該是障眼法。」所以不熟悉元素的他們,才都沒有注意到。

  「先別說這些了。」遠木薰伸掌在他的傷處上療傷,但他還是未脫離能夠親眼見到此景況的興奮感。

  而這也吸引了應佐玿,「是魔獸或是……瓦越族嗎?」也許這項訊息能讓他們釐清任務。

  「不,雖然我不清楚瓦越族的力量,但他們獨出一格,不像魔獸跟魔法石是出自同一個概念。」這也是為什麼瓦越族的力量這麼受人覬覦。

  聽至此,應佐玿是放鬆了些,如果這件事沒牽扯到瓦越族就好了!畢竟他們的態度強硬,他又不願意和他們動手。

  「你們這群小子不要靠近這裡!」一個老者突然傳了過來,但只有封翼淳感到意外。

  應佐玿早就發現了他的氣息,只是覺得他與平常人無異,沒有多加防備,沒想到他居然會往這裡來,「我們是來……」

  應佐玿解釋的話才說了一半,就被發現陷阱已破的老者喊住,「你們想要潛入山洞?」他的語氣兇上了許多。

  「不是的!」因為是自己惹的禍,所以封翼淳搶著解釋,「我只是覺得那邊有股力量才想去探查。」

  「你感覺得出來?」見他點了點頭,他才又續道,「也許你有……」但又突然改了口,「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快回去吧!」

  「老伯,你曾經委託過薩尼那斯神殿任務嗎?」觀察了好一陣子,遠木薰還是決定問道。

  也覺得有這個可能性的應佐玿順勢自我介紹,「我是薩尼那斯主殿的三級戰士,應佐玿,受薩長老的命令來這裡處理任務。」

  聞言,老者認真地掃過眼前三人的臉龐與打扮,怎麼算他們都不超過二十二歲!

  頓時面有難色,「……薩不是在坑我吧!」




《卷末雜言》我家女主角真是太心機了,上一集完全是她的自導自演,而且還不承認XDDDDD不過要不是有她的睿智,也無法結束這個事件,但相較之下男主角似乎笨多了,連封翼淳都比不上啊哈哈哈。趕路結束,任務終於要開跑囉,和薩裝熟的老者到底是誰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哪來的老梗台詞X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