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十一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他們三人對看一眼,確定聽到他剛才的確直呼了薩長老的名諱,不過他的語氣又怪異地讓人不解。

  簡單地歸納後,應佐玿得出一個最大的可能性,「你認為我們無法勝任任務嗎?」

  「我不該嗎?」委託者極沒好氣地說,甚至都要翻了個白眼。

  「但應佐玿是由薩長老直接統領的榮譽級候選人,」雖然他們一路上相處得不太愉快,但他實力之強每個神官都有所記錄,「遠木薰也是唯一直接師承於長老的祭司。」要說這隊裡唯一沒有顯赫背景的敗處也就只能是他了。

  「輩份才不是重點。」委託者才一句話就駁回了封翼淳的說詞,「你們幾歲了?」

  「二十一。」封翼淳率先回答,而遠木薰看出應佐玿一臉陰鬱,便順口答道,「我們都十九。」

  「果然,」與他猜測的年紀一樣,「只有你看出我在洞口動過什麼手腳吧!」

  在正自疑之時,意外得到老者的肯定,讓封翼淳忍不住笑著又不失謙虛地回覆,「我只是碰巧讀過這方面的書籍。」

  「你對這也有興趣嗎?」委託者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樣,讓封翼淳開始與他熱烈討論了起來。

  多年來鑽研學問而少與人相處的封翼淳,自然不會發現此舉讓應佐玿更加不滿,『倚老賣老』四個字在他腦中響了又響。

  他知道,輩份不代表一切,但同理年齡亦是,在進行任務時一切該以能力掛帥,而『能力』即是天分和努力的共同成果。

  他不能接受自己因為年輕就被質疑。

  「你如果不滿意由我們出任,我立刻回神殿並請薩長老另組一個團隊。」在這種無法互信的狀況下執行任務,對雙方都不是好事!

  「不行!」委託者即刻反駁,「來不及!」

  這樣一趟往返的確會耗上不少時間,所以他再提議,「那我去地方分殿調來其他人力。」

  「如果他們處理得來的話,我那還需要去談那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條件!」委託者後面那句話幾乎像是發牢騷了。

  看來這件事只能由他們處理,應佐玿也似乎因為好奇而放軟些態度,遠木薰才出來打圓場,「請你先解釋一下任務,我們再討論可行的方法吧。」至少也不能撒手不管。

  應佐玿點了頭,順著她的台階而下,但是委託者卻一副意外的樣子,「薩沒說?」

  基本上薩只給了張地圖就要他去找祈長老,所以他搖了頭。

  「他到底是在整我,還是在整你們?」那一刻,誰都不能確定這個答案。

  「好吧,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這件任務的委託人,也是一位精煉師。」

  聽到此,他們三人的臉上都寫著意外,尤以封翼淳最是。

  「你說的是那種能將各種元素煉成魔法石的罕見職業?」他知道神殿裡收藏了些魔法石,但對他而言,那依舊是只存在於書上的事物,他從未想過自己真能見到其中一位。

  「是呀!」他顯然相當喜歡這樣的恭維,「不是我要說,這世上可還沒有人製造出來的魔法石品質勝過我,那些越純粹的石頭可是越難鍊成的。」

  魔法石!聽到這個詞彙,應佐玿和遠木薰不約而同地想起自己手上所擁有的那顆。

  所以他一定知道怎樣才能發揮火魔法石的真正實力!

  所以他一定知道自己使用水魔法石時,那股奇怪力量的來由!

  「那麼我剛剛在洞口感受到的元素,就是您煉出來的魔法石囉?」封翼淳依舊孜孜不倦,對他的稱呼也更尊敬了些。

  「是呀,不過那些程度是差了些,不然也不會被你發現啦,小子!」

  一時之間,各懷心思的他們,也就沒把話題導回正途……

  「我真是太佩服前輩您了,所以當初你是如何度過那個難關的呢?」

  「當然是因為我的經驗過人呀!我可不是在倚老賣老,就像我上次去……」

  在精煉師又要開啟另一段往事話題前,遠木薰怕應佐玿發現方才自己的閃神,還是先尋了空檔出聲,「先生,你似乎還沒提到這次任務的事。」

  「咦,我剛講了那麼多,還沒提到嗎?」虧他都講得有些口乾了。

  「沒有。」即使方才有些分神,但該聽的應佐玿還是沒有漏掉。

  精煉師放棄回想自己剛才究竟長舌了什麼,又重拾了話題,「這次的事件,跟暗術師有關。」

  暗術師?他們前不久才直搗了他們的巢穴,雖然並未受傷,但終究是和瓦越族、凜愛侓一起才能全身而退。

  「您是說那支想破壞各大神殿、傳播無神信仰的團體嗎?」雖然聽過一些相關傳聞,封翼淳還是再確認一次。

  「嗯,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暗術師一直進行諸多研究,其中就包括魔法,又因為長年和瓦越族的攻防總是失敗,他們才會把主意動到魔法石頭上。」

  「他們曾經來襲吧!」應佐玿邊說邊打探了下山洞附近環境。

  不然他這段日子不會著急地連家裡都待不下去,甚至在知道他們觸動陷阱時有那麼大的反應。

  「對,雖然我當時成功擊退他們,但還是留下了些後遺症,」說到此處,他定了下視線,雙眼似乎在他們代表身份的神徽上逗留了幾下,才又開口,「你們跟我來吧!」

  跟在精煉師的後方,他們往山洞更走近了些,途中不忘踩著他踏過的步伐,避免和封翼淳稍早那樣誤觸了陷阱。

  在他從懷裡拿出了幾顆石頭略作比劃後,他們三個人都感受出這裡的氛圍和方才完全不同。

  踏入山洞後,裡面比他們所想像的還要明亮,但卻突兀地有一股潮濕且近乎腐朽的氣味。

  牆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痕跡,卻看不出鑿刻的方法,遠木薰走近一看,有些懷疑地問著,「是古文字嗎?」她好像曾經在襄的書櫃裡見過。

  聽她這麼一說,封翼淳也跟著上前一步確認,由左至右、橫向地略讀了下,「對,這是古文字。」

  應佐玿並沒有跟著上前研究那些陌生的字彙,一雙狐疑的眼神停駐在精煉師的身上。

  「這就是魔法石的秘密!」




《卷末雜言》第二項大任務終於揭曉,與第一項任務時大展身手的魔法石&精煉師有關係,大魔頭暗術師也再次出來串了場!老頭精煉師是一個很長舌的人,不過跟封翼淳意外地合拍,因為連他的名字都懶得取,所以什麼人設的就讓我一起省略吧(咦)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