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十二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既然是秘密,為什麼還要帶我們來這裡?」既然他不相信他們,自然應佐玿對他的懷疑就不會減去半分。

  「因為這也是我跟薩談好的條件。」他也不願意呀……但卻只能這麼做。

  「這裡的防護措施還擋不住暗術師嗎?」封翼淳好奇地問,他並未想過他們居然這麼厲害!

  「這其實是被暗術師破壞過後才勉強作出來的防護措施!我平常會以土木、風火、水雷這三組相輔的屬性,在山洞口布下陷阱,再以水和風屬性布出一道讓人遠離此處的結界,洞口處再用土、木、水屬性作出假的山壁。」風屬性製造出流通感、火屬性和雷屬性負責照明功能,六大屬性都守護著這個山洞裡的秘密,「但他們居然還是能溜進來破壞!」

  「是因為水屬性嗎?」因為位處岸上,防護系統中便以水屬性最被重視,所以一旦有個擅用水屬性的強者來襲,就幾乎是門戶洞開了。而且空氣中那股氣味,遠木薰也感覺出和水屬性有所相關。

  「雖然我及時趕到用其他魔法石退敵,但幾乎所有水魔法石都被破壞,外洩的水屬性無法維持住防護機制,還開始侵蝕這些岩壁。」精煉師這麼一說他們才發現後半壁上的文字都被破壞得難以視清。

  「不能把這些水屬性再煉回魔法石嗎?」不然任這些古文字被其吞沒都太過可惜。

  「雖然有火屬性和雷屬性輔助,但臨時煉成的魔法石穩定性還是太低。」所以為了保護這個山洞,更防止暗術師的回馬槍,他只能日日守護在此。

  「這些古文字是關於魔法石煉成的嗎?」應佐玿向封翼淳確認,在他又試圖解讀幾個字後點了頭,「你那麼擅長煉成,何不乾脆毀掉這裡的紀錄,再另外找個方式流傳這些知識。」

  「就算我真的毀掉,別人會相信嗎?」他可不希望讓這個小鎮再被那些有心人士破壞,「況且這洞裡的知識,我參透的不到一半。」

  「才一半?」封翼淳不免意外,這位精煉師如此厲害又經驗老道,這個煉石術真是一項博大精深的學問。

  「我擅長的是單屬性魔法石,而這裡還記錄了融合石的煉成方法。相輔元素的融合石我還稍微涉獵了一些,但相斥元素的融合石太過艱深也太過強大,所以我不能讓它就這樣斷送在我手裡。」

  這件事茲事體大,無論如何不能讓這些知識落在暗術師身上,「我們能怎麼作?」

  「顧名思義,煉石術就是將濃厚的屬性煉進適宜的容器裡,多年以來,我一直在努力尋找適合的素材,才能夠煉出最精巧的魔法石,但是我現在手邊的存量不夠,所以才只能煉出那些暫時性的東西。」

  「所以我們去幫你找容器,還是在這裡守衛山洞?」精煉師沒正面回答這個問題,應佐玿只能自己小結。

  「那些石頭都在一些險峻的地方,你們……」他狐疑地打量了下他們,在應佐玿又要垮下臉時,「好吧,應該做得到!在北方有一個叫寒嶺的小村,整年都覆著白雪連河水也都結了凍,就只有一處支流例外,我要河底這般大小的石頭。」說話的同時,他比了個大小。

  「我一定會完成,到時候希望你能教我如何使用火魔法石。」他拉過隨身攜帶的佩劍,撫著上面閃著紅光的石頭。

  「不行!」精煉師二話不說的拒絕,「我跟薩談的條件已經夠犧牲了。」

  「你和薩長老究竟談了什麼?」靜聽他們討論許久,遠木薰還是沒聽出個端倪。

  「我手上所有收藏的魔法石和這座山洞的文字,從此由薩尼那斯神殿守護煉石術換取這個小鎮的平安。」當然屆時他也會離開這裡。

  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離開時一定會放出風聲,回途必定不得安寧,難怪這個任務地方分部無法勝任。

  一定要想些障眼法,確保封翼淳跟遠木薰的安全,突然一個點子閃過讓他還能一石二鳥,「你一定還缺其他原料石,不如我以個人名義和你條件交換?」

  「那些石頭都在些偏遠又危險的地方,先別說你能不能順利回來,這裡也等不了你那麼久!」只是稍稍信任他們一些,這些年輕人果然就驕傲起來。

  這委託者果然還沒有完全信任他們,好不容易他才想通祈長老的意思呢,現在就證明一下他們的實力吧!「封翼淳。」

  「可以請你拿一顆不穩定的水魔法石來嗎?」說完,他便坐到地上,開始翻起包袱裡占去許多容量的書籍。

  精煉師隨手拿來一個,還不明白他們想作些什麼,但就在封翼淳照著書籍禱念了幾句後,石頭變得更藍、空氣中的水屬性也淡了一些。

  「原來祈長老是要我來暫時封印這些水魔法石。」難怪他們會需要『封印』的力量,祈長老的占卜能力真的很強!

  但從來沒見識過這番力量的精煉師皺起了眉,「你那是什麼怪招?」除了精煉師還有別人能夠操作這些屬性?

  「那是封印,能夠把水屬性封印在石頭裡,不過這和您的能力不同,被封住以後,這石頭就不能再使用,但至少可以減緩這裡被腐蝕的速度。」封翼淳跟精煉師的立場突然對調了過來,改由他解釋他的疑惑。

  「這樣你應該能答應我的條件了吧?」應佐玿的嘴邊勾了一抹笑。

  雖然不太滿意他的態度,但他的確需要那些原料,「火屬石和雷屬石。」為了克制水屬性,這兩者最近的消耗量頗大,然後簡述了下兩者的位置。

  記下以後,應佐玿爽快地答應,「沒問題。」他正好對火屬石最有興趣。

  「那我就不去了,」封翼淳突然開口,他怕自己的體力會拖累他們,而且「距離太遠,我的言靈可能就維持不了,我就在這裡先把古文字記錄好。」

  那小子就這麼確定自己的同伴能完成任務嗎?雖然很想吐嘈,但他對於封翼淳的能力還是頗為好奇,「就這樣吧!」

  「那妳呢?」應佐玿看向並未表態的遠木薰,自已又擅自接下另外兩項任務,他不能勉強她同行。

  「我跟你一起去。」祈長老叫她來一定還有其他用意,而不是只作為他們兩人之間的潤滑,況且那些地方如此險峻,有她的醫療能力必會有所幫助。

  於是這項任務,只餘下他們二人。





《卷末雜言》我的庫存居然只剩六集了!!!!!!!!!!!!!(被揍)這個月很混,貼的文少寫的文更少,每天都一直看其他人寫的小說,自己的就掰了。今年應該也是最後一次貼文了~~明年繼續加油,希望能夠在明年完結這篇超長連載(其實只是一集字數很少,總字數不怎麼可觀XD)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