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一刺、一道橫劈,他輕鬆地將魔獸趕回森林深處。

  確定他被劍氣嚇跑後,他將劍收回鞘中,信步走回由戰士守衛的主道。

  在經過崗位時,戰士禮貌性地握拳抱於左胸前致意,原因無他,因為他是神殿史上最年輕的三級戰士,應佐玿。

  神殿正中心有一座長老殿,是長老聚集大家宣布事宜的地方,門旁還特別砌出一個空間,以便長老與人私議要事。

  應佐玿停在議事室前,「進來吧!」直到裡面傳來聲音,他才走進。

  身為三級戰士,他常有與武長老、衛長老正面對談與任務託付的經驗,但由薩大長老直接找上他,還是第一次。

  他直挺挺地坐在薩長老面前,絲毫不愧於戰士的氣度。

  薩長老為薩尼那斯神殿之首,接掌此位後,必須拋去自己本有的名諱,易命為『薩』,並且不得在公眾面前展露本性。



  所以人人皆知武長老性急、討厭拖泥帶水,祈長老神秘寡言、凡開口必一語中的,卻沒人知道薩長老的實際個性。

  雖然位高權重,但卻無法活出自己。

  薩長老慵懶又不失氣勢地單手支腮,「聽說你以『榮譽劍士』為目標?」

  「是。」這點,入神殿九年來他從不諱言。

  薩尼那斯神殿的傳統層級為:實習→一級→二級→三級→代長老→六長老→薩長老,但在三級與長老之間其實還有『榮譽』這個階級。

  而要晉升為榮譽級必須由兩位統領長老提名,再由薩長老審核通過。從此效忠的對象也從統領長老變為薩長老,因此若長老間感情不睦也多少會影響榮譽級的產生。

  神史上,人數少之又少。

  「那你應該知道最終審核權在我身上?」待他點了點頭,薩又繼續說,「所以今日起你的統領權暫交到我手上。」

  「是。」他終於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

  一直以來,應佐玿都以極快的速度升遷,十歲便進入戰士的實習班,過了兩年實習班與正規教育學校的奔波後,

  一達規定的十二歲底限即成為一級戰士、三年的一級戰士、兩年的二級戰士,也都在最少年限內完成晉級。

  於是,他以十七歲之姿成為最年輕的三級戰士。

  城民多看好應佐玿成為新一位榮譽戰士,但薩實在覺得他還差得遠。

  現史上,離榮譽戰士最近的人便是武跟衛,他們在執行前任薩長老的任務時,因分殿的代長老亡故而被轉派為代長老,當然也就無謂榮譽戰士。

  要晉守榮譽級,除了靠實力也要靠運氣,而應佐玿所擁有的,就薩看來,就只是年輕了些,擁有多試幾年的機會。

  「我必須先提醒你,多數的榮譽戰士都是死後追封,」這便是榮譽級數量稀少的主因:危機四伏的任務,「所以不論我說什麼,你都不能違抗。」

  為了不讓武、衛痛失愛將後來找自己麻煩,薩還是只能替他打算打算。

  「是。」

  又是一個沉默寡言的傢伙,薩實在不喜歡這種不好玩的個性,「跟你講過你第一項任務後,我就帶你去認識你未來的同伴。」

  「同伴?」向來獨來獨往的他,已經很久沒聽過這個詞彙。

  成為二級戰士後,除了共同巡邏的場合外,他多被指派為隊長一職。

  而升為三級戰士的這兩年,免除了巡邏工作之餘,分派給他的也大多為個人任務,『同伴』真的好久不見。

  終於看到他不同的樣子,薩的嘴角總算稍稍揚起,「不然你以為你能夠自己應付嗎?」薩催促,「快看你的任務吧!」

  應佐玿依言打開了牛皮紙,「瓦越族?」

  瓦越族是一個生活在洛布卡森林彼端的種族。

  他們族性高傲,只相信力量與本族血統,是大陸少數的無神論者。

  每位瓦越族民都擁有深厚的魔法實力,能夠隨心所欲地使用各樣極具攻擊性的魔法,為此,各族各城都覬覦不已,甚至派出武力想強力擄回瓦越族民研究其魔法來源。

  因此,養成了瓦越族極度排外的性格,見到外人踏入瓦越族的聚落範圍,便二話不說地進行攻擊。為了抵禦瓦越族的強大武力,外族多半採人數攻勢,長年征戰使得瓦越族即將滅絕。

  「薩長老想派我進攻瓦越族?」應佐玿下意識的反應,卻遭受薩的白眼。

  「我是要你去簽訂共同防禦條約。」無論如何,瓦越族絕不能滅亡,但日漸凋零的瓦越族實在越來越難抵禦外族的侵襲。

  瓦越族的魔法能力必須留存,而且不能讓不懷好意的外族們掠奪成功,這是他們七位長老的共識。

  但多年來自我意識與被害意識都如此強烈的瓦越族不可能接受他們的提議,他們只能派一位有足夠攻擊力與防禦力的使者去傳達善意,再由負責公務與外交的文長老與對方族長協商。

  越少人,就代表越有誠意,而想成為榮譽戰士的應佐玿,則是他們目前最好的託付對象。

  難怪薩長老會說這項任務不簡單了,應佐玿在心中開始估量著自己的勝算。

  「反正你進入神殿也不是因為信仰,應該跟瓦越族很談得來吧!」見應佐玿尷尬地默不作聲,薩笑了笑,「你也不用否認了。」

  克瑪拉雅城中最成熟的戰士訓練,非薩尼那斯神殿莫屬,縱然不是抱持著絕對的虔誠入殿,只要日後作為不違逆神旨,他們也會接受。

  「是。」自己的心思就這麼被點明,應佐玿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回應。

  「差點忘記跟你介紹你的同伴,她,是一位祭司。」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