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十三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還好嗎?」應佐玿開口的同時,嘴邊還呵出白氣。

  觸目所及也是一片白,枯枝、屋頂或遠方的山巔都積上一層不融的冬雪。

  「沒事。」遠木薰簡潔地答道,擺明了不想多說話。


  常年活在四季如春、夏季甚至有些燥熱的城鎮,也許初見雪時有些興奮,但接踵而來的是更多的不適應。

  儘管已經採購了許多禦寒衣物,應佐玿也決定捨去穿越叢林的近路,行經一個又一個村落。

  「妳留在這裡吧。」看她因為寒冷下意識地縮著脖子,他還是開口提議。

  「不用。」她毫不遲疑地拒絕後,繼續向前走去。

  這女人到底在堅持什麼!她又不像自己有武功底子能夠提氣禦寒,也完全沒有藥品或陣型的幫助,見她又攏了攏衣領,他忍不住跨步向前,「妳的手。」

  雖然戴著手套,她其實還是不想從口袋裡伸出手來,但看了看他沉鬱的臉色,還是乖乖聽話。

  他一把扯掉她的手套,除了感受到一股寒風外,更確定了那手套雖然溫暖卻不具提升她掌心溫度的效果。

  應佐玿隨手把手套收進口袋,再握住她的手時,她感覺到的卻是溫熱,明明他沒有戴上手套,甚至只是把手扠在胸前,果然是根本的體質問題呀。

  他右手就這樣牽著她的左手,然後放進自己外套的口袋中,「等一下再換手。」

  隨著掌溫的提高,她也開始覺得暖和了些,更聽出他的不容拒絕,為了避免下一刻她就會被丟進旅館裡禁足,所以她任他握著,還不忘說聲,「謝謝。」



  「這裡就是寒嶺嗎?」這個地方就如其名,地處高竣所以更加寒冷。

  「嗯。」確認過精煉師提供的地圖過後,應佐玿把它收了起來,「先進去休息一下吧!」然後又對她伸出了手。

  他們沒花多久時間就進了一間複合旅館,一樓餐廳的大門敞開還是會透風進來,所以又另外要了間房。

  應佐玿先去點餐跟打聽情報,把房間留給她稍作打理。

  她開了浴室的熱水,洗過臉和手之後,浸熱了一條毛巾留給他。

  當他回房時,她已經站在窗邊好一陣子,「這裡真的有不凍河嗎?」三天前,他們路經的所有河流都結凍了。

  現在隔著窗遠眺,她也再一次確定這裡除了白什麼都沒有。

  拿過毛巾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後,應佐玿才答道,「往西南方走,那邊的河向海流,在洋流的影響下,那邊的氣溫比同緯度的地方都還要高。」

  「往南?」他們本來一路向北的,「我們繞遠路了?」

  「也不算,至少精煉師那樣的說法比較清楚。」寒嶺是分源地,而那條支流附近並沒有更清楚的地標。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光只是水魔法石就花去這麼多天路程,她原先的確沒有預料到。

  「先儲備好體力和熱量吧。」門口適時傳來了送餐的敲門聲,「然後我有東西要給妳。」



  他們一路往支流的下遊處走,冰凍一片的河川終於看起來有些不同。

  結冰的厚度不一,讓河面的光澤有些改變,然後開始龜裂,最後是大小不一的冰塊飄浮於上。

  走到此處,遠木薰才跟著應佐玿停下腳步,「就是這裡了吧!」

  「嗯。」他邊答覆邊脫下了鋪棉大衣。

  「你在幹嘛?」遠木薰按住他動作中的雙手,不能理解在寒風環伺的情況下他怎麼會想脫下保暖衣物。

  「石頭在河底。」現在這身衣服吸水變重,就只會阻礙他在底下的活動,上來以後也會失溫,所以不如把它們留在岸上保持乾燥和溫暖。

  精煉師曾經慎重交代過,帶回去的石頭必須受流水和冰的交互作用才能使用,河床上的不符標準,但她還是不放心他貿然下水,「可是……」

  「我私自接了兩項任務,必須更加緊腳步,」他把大衣直接披在她肩上,以免她枯站在這裡會冷,「我不是不相信封翼淳的封印能力,但我不希望回去時會再有什麼意外。」

  原來他這麼在乎自己設計出來的那件事……但一路上他也沒有趕路的樣子……是為了自己吧!因為她不能適應這樣的氣候。

  心裡有些愧疚和謝意,但她選擇不在此刻說出、拖慢他的步伐。

  「這是我借來的攜帶式暖爐,妳拿著暖手,順便熨一下衣服。」說著,他把手上提著的東西轉交給她,摸起來才逐漸由涼轉溫。

  這應該就是他說要給自己的東西吧,明明要下水的是他,他卻為岸上的她作足準備。

  「別在底下逗留太久,我會先準備預防傷寒的湯藥。」雖然所有的陣型或藥物都和保暖無關,但這是她的強項。

  「嗯。」應佐玿只穿著一件短褲,露出他修煉有成、結實且帶有舊疤的胸膛,拿著蒐集用的束袋,提了一口氣後跳下河川。

  他的動作沒有因為水溫而遲緩,激起的水花在他離開河面後落為波紋,直到一絲漣漪也不復見時,她才收回視線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草藥。

  那是一帖基礎藥劑,也是民眾來神殿時最常出現的需求,跟在襄長老身邊六年來,她數不清自己調配過幾次,但這卻是最不安心的一次。

  她時時分神注意水面,想著他潛下了多久,而正常人的肺活量又能支撐多久,或者哪一刻她必須下水救援。

  終於,他浮出水面,沉甸甸的束袋並沒有影響他矯捷的划水動作,簡單的撐舉動作就上了岸。

  滴著水的髮、失血的唇色、蒼白的膚色和下意識抖動的身軀,應該是他難得狼狽的模樣,但在她眼中看到的卻是『盡責』。

  她另外準備了一塊布讓他擦乾自己,待他換過褲子後,再依序給他衣服、大衣、湯藥、暖爐,和她欠著的感謝,「謝謝。」

  但應佐玿只是把暖爐推回來,「這是給妳的。」

  「我堅持,」明明自己在發抖還逞什麼英雄氣慨,「還有頭髮擦乾,不然會著涼。」

  聽到她的叮嚀,他勾起唇,「好久沒聽到這句話了。」一抒懷念。

  但遠木薰回看他時,眼中卻帶著抱歉,她怕自己就像對染毓懷那時候一樣勾起他傷心的往事。

  看出她眼神的含意,他忍俊不已,「我只是很久沒回家了。」

  聽到他的回應,她幾乎要作出雅長老的招牌動作:翻白眼。

  而全程她都沒著眼於地上那袋她曾經很感興趣的水魔法石。





《卷末雜言》睽違30天的貼文,更糟糕的是這30天我也都維持著零產量(其實應該不只30天)最近實在是既鬆散又分心,不過應該也沒什麼人期待這篇吧XDDDDDD本來打定主意想要在2013年完結這篇的,但我現在非常沒有把握.....目前的計畫也是賀文,這個長連載就只能好事多磨了(被毆)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