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十四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雷霆鳥,傳說能掌控雷電的生物。

  雌鳥終其一生待在雷丘孵蛋並撫育幼鳥,雄鳥於交配後即浪跡天涯,主控不同地域的天象。

  雄鳥的力量分散於天下,而雌鳥的力量只用於保護幼鳥,因此雷丘終日雷聲大作、無人敢進。


  「我以為這只是個傳說?」就像是每個小孩子都聽過的床邊故事,普及、大眾卻不具真實性。

  「我不知道雷霆鳥有沒有傳說那麼神奇,不過牠確實存在。」傳言總會被以訛傳訛地放大。

  「所以也真的有雷丘?」遠木薰向拿著地圖的應佐玿確認。

  「嗯。」要不是這次精煉師提到,他也不會注意到地圖上有這麼一個小點。

  雷霆鳥,在地面築巢,因為由雌鳥獨自孵育,為了避免溫度不夠,牠會拾來許多石頭再鋪上乾草,白天雌鳥才有覓食的時間。

  精煉師要的就是那些巢裡的石頭。

  確定兩人走的方向無誤後,應佐玿收起手邊的紙張,幾乎要下意識地伸手握住她。

  他的食指距離她的只剩不到十公分,才想起來這邊天氣宜人,只能順勢把手收入口袋中掩飾。

  遠木薰沒注意到這邊的小插曲,腦中迴繞的是那句不知道該不該問的問題……

  他光裸的上身。

  當時的狀況,她只來得及擔心他的身體,而沒有時間細究他身上那些傷疤。

  醫療祭司雖然不是無所不能,但通常由他們治療的外傷都會直接痊癒、不會留下痕跡,所謂後遺症也能用湯藥慢慢調理。

  所以他的狀況實在太不合理。

  「怎麼了?」她的步伐比起以往慢了一些,又一副在思索什麼的樣子。

  這應該不算是太私密的問題吧!想著,她還是開口,「你的傷……」

  他一臉疑惑,「我沒受傷。」一上岸,她就傾盡心力照顧自己,他沒感冒,來這裡的路上也沒再遇到什麼危險狀況。

  「我是說那些疤。」她的視線明顯地停在他的胸腹上。

  順著她的眼神看回自己身上,他原先的確沒想到她說的是這個,「練習或出任務的時候受點傷很正常。」

  他這種習以為常的語氣讓她更加確定,「你都不療傷的?」

  「那些都只是小傷。」昏迷或者出血的話,當然由不得他任性。

  真正的小傷並不會留下那些疤,光看那些痕跡她就知道,「你太不愛惜自己了。」

  「我是覺得不需要每件事都麻煩你們。」一說完,他明顯地感覺到她的嘴角沉下了些。

  「那麼祭司何必存在呢?」他們的職責是守護,守護城民、守護神殿,尤其是他們這些戰士。

  「我不是質疑你們,」他覺得她的表情有些熟悉,似乎很久之前也曾經有人指責他不愛惜自己,他想不起來是誰,但思緒的最後是母親為他塗上藥膏的畫面,「我很抱歉。」除了母親已經太久沒有人這樣關心他,所以他終究放軟了態度。

  「以後如果你又受傷了,不論嚴不嚴重都來找我好嗎?」

  「嗯。」他點頭,不想違逆這般表情的她。

  他其實沒想過,當這個任務只剩兩個人的時候,會讓他們靠得這麼近……


  雷丘比他們想像的還大,樹木形成的天然屏障,把這片山地隔出數個區域,讓雷霆鳥們不至於互搶資源。

  地上有著許多碗形的巢,只有一半放著蛋,剩餘的那半堆著豐厚的枝枒,看來牠們深諳日夜分工之道。

  為了避免誤傷到那些鳥蛋,他們決定趁著黃昏,地表與石頭溫度開始下降,各隻雌鳥換巢的混亂之際動手。

  「我先引開牠們的注意力,剩下的就拜託妳了。」他們的分工相當簡單,由他拖延大部份的戰力,讓她順利收集石頭原料。

  她點點頭,「小心點,不要傷害牠們,也不要傷到自己。」

  「我知道。」他才答應過她會好好照顧自己。

  她動手為他施上增加防禦的聖光護體,再同時為兩人施上增加速度的神翼術,施術時的光芒引來了一批對光源相當敏感的雷霆鳥。

  在第一批追客到來之前,遠木薰先躲進一個他們事先找好的隱密處,在那群鳥飛向應佐玿後,她伸手啟動另一個機關。

  反方向的樹林裡也爆出一道火光,害怕自己慘遭圍攻的雷霆鳥又發動第二批追擊。

  確定先後出動的雌鳥們合流追趕著應佐玿之後,她從包裏裡拿出一顆迷藥,勘酌過份量之後,以指勁磨碎讓其散落於風中。

  這藥對於人體和大部份的動物沒有害處,但她並不能確保對於雷霆鳥也是,所以才讓應佐玿引走全數戰力,而未選擇這相對輕鬆的方法。

  雷霆鳥們動也不動還是站挺著身,遠木薰連丟了幾個石頭確定這只是牠們的睡眠習慣後,才摸著束袋潛了進來。

  略過幾個更換位置到一半的鳥巢後,她才在幾個空曠的巢裡撿起石頭。

  那觸感比她想像中的圓滑,應該是雌鳥們怕碰碎了蛋殼做過特別處理,牠們一定很愛這些孩子。

  希望那些為母則強的雷霆鳥,對他而言不是太棘手。

  和鳥比速度似乎是一個可笑的天方夜譚,但對於動作敏銳還增添了神翼術的應佐玿而言似乎不是如此。

  雖然沒有被鳥喙直擊肩頭的危機,但從他們嘴中發出的雷電,還是讓他防不勝防。

  一個側翻滾閃掉了一次攻擊後,他乾脆迴身面對他們,並抽出腰上的佩劍。

  他們無意傷害牠們,所以並沒有施加增強攻擊力的神聖祝福。

  他刻意減緩了功力,旋劍劈出一道混合劍氣與風速的旋迴氣流,他意旨不在傷人,而是擾動大氣、影響他們的飛行。

  在躲了數道雷電攻擊後,他明顯地感覺出牠們的力量不再,於是換了方向再劈了幾次。

  有幾隻聰明的鳥刻意上飛,遠離他的攻擊範圍,他沒有跳上樹借力追擊,嘴邊倒是勾起了正合他意的笑。

  他拿出一條條的繩子,束起暈得七葷八素的牠們的喙嘴,沒有雷電的牠們不足為懼。

  因此,當他牽著那一『串』寵物回來的時候,遠木薰臉上有些意外又有些傻眼的表情足夠讓他回味好久。

  「你現在是在遛鳥嗎?」

  聞言他愣了一下,才聳聳肩答道,「算吧。」




《卷末雜言》男女主角的進度突然大躍進一直放閃了,當初寫的時候還不覺得怎麼樣,現在校正卻突然覺得有點彆扭XDDDD當然淡文還是我的王道(謎:這並不算甜好嗎,妳真的想太多了)最近依舊維持著沒有動筆的狀態,不知不覺我的藏文也只剩下三篇了Q^Q Q^Q突然升起了一股危機意識,嗯我該去打開word了大家掰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