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二十五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我的防護陣又變強了。」遠木薰說著,語氣中帶了一點無奈,雖然這也是祭司專長之一,但她還是有種不務正業的感覺。

  方才,為了確認雷霆鳥們的安全無虞,遠木薰替兩人又施上聖光護體後,先施藥讓昏迷的那群甦醒,並一一解開繩索。

  部分的雷霆鳥立刻衝回巢邊確認蛋及幼鳥的安好,其他隻則立刻對他們施展雷電攻擊。

  雖然有神術蔽體,遠木薰也架著防護陣,但他們還是左閃右躲相當狼狽,因為他們不想再濫傷無辜,只能一路撤退。


  遠木薰更在這段路程中發現,自己的維持力及防禦力都變得更好。

  這樣不好嗎?應佐玿知道祭司們術有專攻,就像每個戰士都有自己擅長的武器一般,但總是會有雅長老這種武器專家,或者襄長老這種兩者兼具的祭司。

  不知道怎麼勸導她的應佐玿,決定伸出自己的手。

  他的手臂突然橫在自己眼前,正想問他有什麼事時,她看到了些微焦黑的灼傷,「你受傷了?」

  「被避開我攻擊的幾隻從上面掃到。」因為他想速戰速決,儘快綁完繩子,就只有稍微閃開而已。

  那些雷電可不只有聲光效果,如果不是有聖光護體,他又及時避開要害的話一定會更嚴重吧!

  她冥想著,將神聖屬性集聚於掌上,輕輕地覆蓋其上、撫平他的傷痕,「還有哪裡受傷嗎?」

  他看著她斂下眼專心處理著自己的傷口,連帶地心情也平靜得多,慶幸自己用對了方法。

  遲遲沒等到回覆,她抬起頭來,「嗯?」

  對上她雙眼的那刻,他才記得要回覆,「沒有。」

  但她並不是很相信他的答案,前後探視了一下,才收回停在他臂上的掌,「剛在想什麼?」那樣恍神不像平常警覺性極高的他。

  「我只是想起我母親治療我父親的樣子。」那一瞬,她的畫面又與母親疊合,尤其是那雙專注的眼神。

  「妳母親也是祭司?」一問完她就覺得不對,依他對於祭司的認識和依賴度,答案其實很明顯。

  「不是,她只是幫我父親抹上膏藥和包紮。」雖然效果不若祭司明顯,但這卻是他們夫妻最體己的時刻。

  之後他才明白,那是有一個人願意為自己收下所有的傷。

  所以他下意識懷抱這項憧憬,而不想倚賴祭司,但直到現在他都還沒遇到那個人,他知道母親會願意,可是他不想要再讓她擔心。

  「有時候這樣的治療更有用呢。」雖然身為醫療祭司,但她不能反駁。



  最後是火屬性石。

  境內最大的一座活火山正值爆發期,當地王室已經撤走居民,不准一般人等接近。

  現場拉起了警戒線,還有幾個人提著武器守衛在此。

  「現在怎麼辦?」沒想到這裡居然受到管制,總不可能硬闖吧!

  應佐玿安撫地看了遠木薰一眼,然後朝其中一名侍衛走去,簡單談了幾句並出示了神殿證明。

  她沒聽清楚他說了些什麼,只看到對方讓開一步,同意他們過去。

  等到遠木薰跟上腳步,他們才又繼續前進,「這裡的主信仰雖然不是薩尼那斯神,但和我們神殿的關係相當良好。」

  事實上,薩尼那斯神殿的身份證明能夠在許多地方暢行無阻,尤其級別越高者總是為了任務出入許多險竣地方。

  可能就只有暗術師與少數幾個無神論區域例外。

  她知道神殿的聲名遠播,但過去從未實際經歷過,「難怪蕓長老這麼忙。」還時不時以外交工作作為威脅,這些可都是她的責任。

  沒再往前走多遠,應佐玿便示意遠木薰停下,「到這邊就好。」

  之前他曾經和其他戰士到另一座火山進行任務,當時為了掌握時機,不顧危險就直闖進去,結果遇上爆發期,狼狽撤退。雖然沒有影響到任務,人員在醫護後也沒有大礙,但經歷過這次驚魂的他們,都不敢再輕忽大自然的力量。

  「嗯。」

  精煉師對於火屬性石的要求是火山,曾經被泥漿覆蓋過的土地裡經過各種風化而成形的石頭。

  他們分頭尋來幾顆適宜的大小,裝進束袋後終於完成這次任務。



  連趕幾天路,回到那個臨海小鎮時,他們沒想過氣氛會是這麼的……和樂融融。

  「所以融合型的魔法石裡,同時擁有兩種屬性囉?」封翼淳一邊問著,手上還抄著筆記,「不過要怎麼發動呢?」

  「冥想力你知道吧,不過很少人能夠同時聚集兩種屬性,融合型的魔法石就能儲存起來,縮短發動的時間差。」

  看來封翼淳在抄寫之餘,還成功獲得了更多知識。

  沒辦法,終其一生研究各種屬性而且熱愛各種石頭的精煉師,看到這麼孜孜不倦的孩子時,怎麼捨得不傾囊相授。

  甚至在他們兩人帶著石頭回來時,他還一一向他分析了石頭的好壞。

  某幾顆火屬性石被他嫌了幾句,但他相當滿意水屬性石的品質。

  抓了石頭入山洞之前,他停在洞口說了句,「小子,你進來觀摩一下吧!」

  「可以嗎?」封翼淳擺明了受寵若驚。

  「你還得幫我解除封印不是?」拋下這句話,精煉師就進了洞去。

  封翼淳也加快腳步跟了進去,甚至沒跟洞外兩位同伴多說一句話。

  還真是一點也沒變!遠木薰笑看著封翼淳的背影,只要有學習的機會,他就會這麼積極,甚至漠視其他事物,不過……「沒想到,他們相處的這麼好。」

  「是呀。」不過他大概無法跟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打好關係。

  「怎麼不休息一下?」她回頭看應佐玿,才發現他還是一副警戒的模樣。

  「等一下會有大量的水屬性反應,我怕會有人注意到。」尤其是當初前來攻擊的那票暗術師。

  經他這麼提醒,她才想起這裡危機四伏,跟著繃緊神經、左右看察。




《卷末雜言》Glory貼到這邊要暫時休刊一下了,未來會先以賀文為主,但是根據我目前打文&爆字的程度,總覺得會以相當、相當慢的速度和大家見面。不過賀文都是單集完結,不用像Glory一樣要集成一大篇或坐等完結(我只能說這會是很久以後的事情)總之我會努力少看一點視頻,多打一點文的!(←極難作到orz)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