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贈嫿】週年賀文;節後餘生

  【類型】:自創

  【背景】:Glory。榮耀印記

  【時代】:架空

------

  每年夏天,克瑪拉雅城都會迎來城裡最大的祭典:坡莫斯節。

  節慶共有七天,期間克瑪拉雅城民都會放下工作、全心參與,除了不願放下這大好商機的商人們,會推著攤車聚到廣場前後,但這也變成節慶時一大街容特色。

  而主辦節慶的薩尼那斯神殿,在這幾天也幾乎陷入休眠狀態,平時絡繹不絕的信徒都聚在廣場上,戰士與醫療祭司也停止操練與課程,只留下足夠的人力輪守。

  節慶的主力:神官與祭祀祭司雖然仍在廣場與大殿間忙碌穿梭,但節慶結束後也已經安排好假期讓他們好好休息。

  『真是悠閒的一天呀。』節慶第二天,衛長老:洛眼睛一睜開的那刻,腦中便浮現這個想法。

  審判場這幾天也暫停運作,長老們的表訂行程也只有第一天晚上的撞鐘與第七天的祈福,也就是說她有五天的假期可以好好安排。

  纖足踏上黑色的磁磚地板,她走至窗前拉開白色的窗簾,陽光從整片落地窗流溢整室。

  洛的房間由黑白兩色構成,而且極其簡單。

  黑色的書桌上只擺了一組筆,不像蕓那樣堆滿了公文,黑色的櫃子裡只有換洗衣物,不像嫿保存了紀念照片也沒有襄那樣豐富的書籍,房裡唯一能看出屋主身份的應該只有白色展示架上那把她不離身的銀色長劍。

  但她的房間也不是毫無特色,這片落地窗還有明明在神殿正中央卻還是展現於眼前的森林一隅,是她對於空間設計的唯一堅持。

  這種對於大自然的嚮往,更加深了某些人對於她精靈血統的確信,甚至認為她房間裡只會擺上一組吊床,但洛真的想說:這種睡覺還硬要修煉的行為只有雅那種人作得出來,噢對了,這不是眨意。

  會這麼簡單又綠意盎然,只是她不想把審判室的擁擠帶回房而已。

  公文、審判書、武器、刑具,那邊一樣都不缺,她又何必帶回來礙自己眼。

  看著森林深吸一口氣,才是她在這個房間裡想作的事。

  但即使這麼放鬆,她還是沒忽略門外閃過的腳步聲,所以當來人沒禮貌地直衝進門時,洛也沒有一絲意外。

  「妳沒敲門。」甚至可以有餘地開口。

  但來人完全不理會這句話,甚至連辯解或改進的意思都沒有,「我想到我們要幹嘛了!」依舊雀躍。

  不用看窗戶的倒影,只是聞到那股味道,她就知道她的來意,「我拒絕。」

  「為什麼?!」她碧色的大眼睛寫著不滿,直接闖進洛與窗戶之間,「我連要幹什麼都沒說耶!」身高與氣勢完全不符。

  「神殿不能喝酒。」身為執法者,她當然不會知法犯法。

  「衛長老放假去了啦,我找的是洛。」是了,整座神殿會這樣跟衛長老叫囂的人也只有她了,武長老:雅。

  「我還是不想。」原因也許不同,但結果還是沒有不同,只是從不能變成不想。

  「欸,妳這個人……」雅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門外的聲音打斷,「雅。」

  雅闖進來就沒關上的洛的房門邊不知道何時倚了個人,而且還被她們的對話都聽了去,「跟她喝酒不好玩的。」

  「那妳要跟我喝嗎,薩?」雅完全不堅持地換了個對象。

  沒注意到薩的到來的洛有些意外,但還是先行勸阻,「蕓知道會生氣的。」先撇去法規,這幾天瘋狂爆肝的文長老一定會抓狂。

  「所以我有個好主意!」



  最後薩帶她們去的地方居然是……

  「咦?」即使打開了門,室內的光線卻比走廊更加微弱,應門的人身上覆著的黑斗篷又為這個空間帶來了沉重感。

  「釀妳應該不介意我們來串串門子吧?」雅這句話雖然帶著問號,但完全沒給人拒絕的機會,推開門就闖了進去。

  「她們絕對不會猜到這裡的。」比起雅手上那兩大瓶,薩抱著的這一缸更是海量,「不要開窗簾。」薩阻止道,這可是她計劃中的一輪。

  收回觸上布簾的手,洛悻悻然地倚著櫃子坐下。

  「都來了就不要在旁邊假仙了啦!」雖然雅還是不知道洛為什麼會突然改口首肯。

  她會來純粹是怕這兩個不安份的人捅出什麼簍子好嗎?!但洛只是交叉雙臂沒有回話。

  「別管她了,這酒我收藏了很久哦,快嘗嘗。」在薩的催促下,雅馬上放棄候補酒友,拿起酒杯一口灌下。

  「好香哦。」甚至還回味地舔了舔唇上的餘香。

  而開了門後就被丟在一邊的屋主在看了看兩邊後,走向櫃前,拿下櫃上那座蠟燭架,向洛推了一下,她知道她喜歡光亮的地方。

  「沒關係。」身為武人,她很快就能適應黑暗,不過如果又讓釀點起蠟燭的話,對她的眼睛又是傷害。

  釀輕點了下頭,把東西又放回櫃上,然後又坐回洛的旁邊。

  洛向來不多話,釀也是能不說話的時候就不開口,沉默橫亙在兩人之間,但她們都不覺得尷尬,反而是雅看不過去。

  「她們不覺得很悶嘛!」雅又快速灌下一杯,音量在酒精的催化下又變得更大。

  理應會聽到的兩人,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依舊文風不動地坐在原地。

  在薩又體貼地為雅斟完一杯,她也迅速乾掉後,薩才開了口,「釀妳過來一下。」

  聽到薩的叫喚,釀不疑有他地起身走來,而洛則坐起身來,不明顯地注視著這裡。

  「釀知道現在是節慶,神殿放假吧?」雖然昨天撞鐘的時候釀有出席,但她的反應實在常常讓人懷疑她究竟有沒有搞清楚狀況。

  「嗯。」她點了點頭,昨天蕓在她面前耳提面命了好幾次,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的,連節慶的含義也幫她再惡補了好幾次。

  這樣的情節每年都會輪迴一次,但她就是記不起來,沒辦法她的生活實在是太不『世俗』。

  「那釀應該也知道放假就應該放下工作,好好休息放鬆一下吧!」在釀又緩緩點過頭後,薩又續口,「像我跟雅現在呢,就是在犒勞為神殿辛苦一整年的自己,喝了這個就會變得很開心哦!」

  說完,他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第三個杯子,倒出清澈的一杯給釀。

  釀接了過手,但只是疑惑地看著手上的液體,和薩跟雅奇怪的表情。

  如果她沒會錯意的話,那應該是『不懷好意』跟『萬分期待』吧。

  「薩。」洛還是看不下去地出聲警告,長老們雖然可以放下工作,但不代表可以放下職責。

  「吼,洛,妳自己不喝就算了,不要在那邊雞雞歪歪啦!」黃湯下肚的雅不耐煩與爆粗口的指數都直線上升!

  「釀,妳不要管釀說什麼,也不要聽我跟雅的,妳自己想喝的話再喝吧。」

  釀抬頭看了看薩,在看看手上這杯,終究還是難敵好奇心地喝下一口。

  「好喝嗎?」這次的問句似乎有種『得逞』的味道。

  「好喝!」釀回答的同時,嘴角還不自覺地揚著,甜甜的,還有一股她說不出的味道。

  「那就快喝一點吧!」多了一個酒伴,雅自然是樂得很,「乾杯!!!」

  「乾杯?」這個詞對於釀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字彙。

  薩終究還是說服釀成功了,如果他能把這種功力用在吸引信徒或殿員上的話,想必神殿的規模會更壯大的。

  洛無奈地移開視線看向另一邊,算了,她本來就是打算來收拾殘局的,現在只是從兩人變成三人罷了。

  「釀。」在釀又乾了幾杯也吃起她們從外面攤販夾帶進來的下酒菜後,薩又拍了拍她。

  「嗯?」釀歪頭看向薩,在他指了指洛後,她立刻了悟地拿起酒杯走去。

  「洛也喝。」釀的這句話,不是提議也不是勸酒,而是,言靈。



  「還說要來收拾善後,結果根本第一個倒嘛,哈哈哈哈哈,嗝───」雅一邊嘲笑已經睡死在一邊的洛,一邊大喇喇地打了個酒嗝。

  「嗝───」坐在旁邊的釀的斗篷已經不知道丟到哪去,一起打了酒嗝。

  那是因為洛從坐來這裡的時候開始,舉杯灌下的動作就從來沒停過或緩過,沒想到釀的一句話功力可以維持這麼久。

  薩一邊暗地緩下自己飲酒的速度,一邊看了躺平的洛一眼,喝醉了居然就只是乖乖睡覺,真無趣。

  「釀妳不覺得好熱嗎?快受不了了!」因為酒精升高的體溫與室溫,讓雅開始無法忍受室內的悶熱感。

  「熱嗎?那開窗啊!」釀的語氣意外地開朗,下一刻,窗戶的玻璃全數以最強烈的姿態破碎。

  但是房裡那扇小窗戶根本無法負荷雅的熱情,「還是熱呀,我要風~」

  「我要風~」在釀的應和聲中,房間中心憑空捲起了一陣小型的龍捲風,她們的衣服颯颯作響,比較輕的傢俱也一一移位。

  像雅這樣就有趣多了,喝醉的時候就是要胡言亂語,而釀這種應聲蟲也是挺常見的,雖然還夾帶了點副作用,薩邊想邊看了看又作大的風速,好吧,挺多副作用的。

  收集大家發酒癖的模樣,才是薩邀約而且把她們拐來釀房間的目的,只是這三個人還是沒有喝醉時會撂狠話而且醒來時會全部忘光的嫿,或者是會抱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蕓經典。

  這樣他就只差躲去洛布卡森林的襄的酒態沒見過了,可是要拐她喝酒好像有點困難,薩逕自想著,沒多注意另兩個人。

  「太好了,好舒服!」雅開心地舉起雙臂,迎接風的洗禮。

  「舒服!」釀不只台詞,連動作也跟雅一模一樣。

  「我們不醉不歸!」雅舉起酒杯向著釀的方向。

  「不醉不歸!」喝醉時學習力特強的釀已經懂得乾杯的意思。

  當薩發覺異聲,後知後覺地往門口看去的時候,門縫跟門把處早就已經糊了一片,事態好像變得有點難以收拾……

  他突然有點想跟洛一樣,直接醉倒好像比較省事?

  也許是薩尼那斯神聽到薩的祈禱了,下一刻,薩感覺到後腦勺一陣刺痛,然後筆直地往前倒去。

  這就是洛從深眠中醒來時看到的模樣,窗戶全破、窗簾大飛、房裡遭強風肆虐沒一樣東西還留在原地。

  尤其還有那張,她怎麼施力都拉不開也推不開的門。

  這種慘況是誰造成的?她狐疑地看著還在睡夢中的三個人。

  釀似乎張嘴說了些什麼,武人的好耳力沒讓洛漏掉那句話,「好討厭燈哦……」

  下一刻,天花板上掛掉的吊燈筆直地落下,為現場的狼籍再錦上添花一番。

  嗯……她可以再睡倒回去嗎?



  「找不到他們人?」還對著稍後行程細流的蕓,沒想到提早出現的嫿帶來的卻是這個消息。

  「侍衛這兩天只看過雅曾經溜出去看一下熱鬧,連廚房都沒看到她們幾個。」剛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她已經派人和守衛的戰士詢問過。

  釀為了占卜是很有可能在房間裡廢寢忘食,可是最愛拉著洛到處跑的雅不可能會這麼安份,當然薩也不會放過這個最能惡作劇的機會。

  「去她們房間找過了嗎?」一般殿員進不去長老結界,探查不了,但這卻是她們最有可能待的地方。

  「我正要過去,想說先跟妳說一聲。」免得真找不到第三位長老出席時,她無法控制全場狀況。

  「我跟妳一起去吧!」想了想,蕓還是決定同行。

  「妳都準備好了?」雖然蕓是那種作好充份準備不臨時抱佛腳的性格,但她依舊會把握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讓一切更加完美。

  「嗯,」蕓點了點頭,她其實一點都不擔心找不齊人手,只是她有點擔心釀,還是得先交代幾句,「走吧。」

  一走進結界裡,她們都感覺到不對勁,嫿還在釐清緣由時,蕓已經一改平常優雅的姿態,快步又堅持地往某個方向而去。

  當嫿跟上她的腳步時,蕓已經停在釀的房間外,雙目瞪著那本該是門把的地方,縱使嫿心中滿是疑惑,但看蕓的眼神她也知道該保持沉默、明哲保身。

  在蕓喃喃了幾句後,本來糊開的門縫都化了開,然後一股力量把門狠狠地撞到牆上。

  溫柔如嫿正想勸藉蕓幾句時,在看到房內的狀況後,又住了口。

  現場一片狼藉,根本沒有完好之地,配上四個因為聲音而驚醒,但現在仍一片茫然的臉龐,是讓人不禁聯想到『意外』的畫面,但瀰漫的酒味卻騙不了人。

  向來好脾氣的她都有些不平了,更別說為了莫坡斯節,勞心勞心連續幾天都沒有睡好的蕓。

  「很好嘛,我在外面忙得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妳們居然可以在這邊醉個幾天幾夜,」蕓的聲音冷冷的,反正讓挨罵的幾個人更緊張,甚至連雅大氣都不敢吭一下,「不過很可惜,其他人不像妳們這麼好命,這房間要等到節慶之後才有辦法維修了。」

  「那我……?」雖然很不願意開口惹現在的蕓,但清醒過來的釀實在對這樣光亮的房間不甚習慣。

  「不習慣就先窩在薩的房間裡吧。」

  「為什麼是我?」薩是理虧地挨訓,但不代表他要接受這個決定。

  「誰闖的禍就該誰收拾,不是嗎?」別以為她什麼都不知道,這樣類似的場景她可是曾親身體驗過,「對了,神殿剛舉辦莫坡斯節財務有點吃緊,等我忙完以後會擬一份預算表,到時再請大家多擔待了。」

  擔待?不會是他們要扣薪俸來完成房間修繕的意思吧?!

  「不是有一個什麼特別費可以負責這些支出嗎?」雖然曾經簽署過相關文件但薩基於對蕓的信任並沒有細究。

  「剛剛那項預算被調整了。」邊說,她揚起了一個微笑,「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我就先回廣場上忙了。」

  「蕓───」當然,不管幾個人喊她,都停不住她的腳步的。

  惹狼惹虎,千萬不要惹到財務長,身為一殿之長的薩,有著這樣的體悟。

  「蕓好久沒有這樣罵我了。」釀邊說,語氣中還帶了點『懷念』的意味,好像回到了她們升為長老前,還只是神官時的相處模式。

  『這算是一種自虐嗎?』在場幾人心中都出現了這句話,但她們還是決定什麼都不開口。

  「嫿,妳去幫我們跟蕓說啦!」雅完全無法想像沒有薪俸的日子會有多麼地可怕和無趣。

  始終在風暴之外的嫿,心中本來還有一小小小小小點的不滿,但在蕓的處置後她甚至有些可憐她們,可是她還是不願去淌這場渾水。

  即使人再好,也別輕易捲入長老們的戰爭,是她陞任後最大的體認。

  「平常不就叫妳多少存點錢嘛!」洛在意的不是薪俸,而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妳們怎麼會突然來找我們?」

  雖然她很感謝蕓的言靈,讓她終於可以離開這個房間,停止喝酒巡迴,但長老們表訂的行程只有第一天和最後一天,為什麼她們兩個會突然離開廣場,回到結界來找她們呢?

  呃……「因為行程突然有變嘛!晚上的祭祀也該開始了,我先回去準備了。」一說完,嫿的速度可比剛才追著蕓的時候還快。

  只留下不解的洛、不滿的薩、為錢傷神的雅和兀自傻笑的釀。



  隻手扶著美麗的陶瓷杯皿,裊裊飄起的煙氤氳了整個氛圍,襄輕啜了一口,嘴角不自覺地仰起:

  這種好玩的事情再不找我嘛!






《卷末雜言》這篇文章叫【節後餘生】,其實一開始是聖誕賀文,但是在Glory的神殿信仰下放上聖誕節,長老們應該會被指責為異教徒吧XDDDDD 所以才會把背景拉到我一直為克瑪拉雅城設計的大節慶裡,Glory的主角們(雖然在此篇完全沒出現)在這個大節慶又會作些什麼,敬請期待!!!!!!(←完全不貼文還要能期待是哪招XD
這篇重點就是想寫寫身為一般人的長老們,才取作這個名字,所以才會有各種酒癖的分享,不過以這個名字作為友情週年似乎很觸霉頭哦????但是沒辦法跟我認識七年的嫿小姐莫名地迷戀這七位人士,甚至還捨棄掉她自己創造出來的角色們,那我當然拿舊靈感搪塞她從善如流,相信她絕對不會拘泥這小小篇名的。
久久沒打文,所以花了3天才完成5193,只能說瘋狂撞牆期啦......久違打這麼多字,真的很累人又不習慣,不過都出了第一篇,第二篇應該會比較順也比較有產出的可能??(應該啦.....)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小襄女神(應要求改女神了!)我愛你喔喔喔喔喔喔(衝撞抱
好久不見的Glory我都快要忘記七個長老各是做什麼工作的了啦XDDDD
超感動的抱歉我都沒有什麼慶祝表示,沒想到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是老樣子寫文慶友週嗚嗚嗚希望我們能一直慶祝到老

\我好喜歡大家發酒瘋/(才沒有大家
釀好可愛喔喝酒之後像小朋友一樣!!
也好喜歡嫿跟蕓的設定,溫柔的嫿會抓狂烙狠話,蕓會邊哭邊抱怨都好有趣好搭www
不過最搭的其實是襄跟洛吧!不要否認了襄就是個腹黑走到哪都腹黑(被打爆
總之不愧是小襄襄啊,六個人的酒後設定都好相配,看到的時候真的好驚喜>////<

真的惹天惹地不要惹到管錢的,不然一輩子悲劇(欸
有點好奇長老們的薪資來源跟每個月大概是多少錢耶,你之後有機會交代到這方面的事情嗎ww
不過不知道到底是我太久沒看Glory所以設定上忘光光還是怎樣,我總覺得喝酒那段薩、洛、釀的對話裡面,很多地方好像錯置名字!?
還是因為你的眼睛真的很疲勞了...(摸摸
但是還是看的懂喔喔喔喔!

我不介意這篇名字好奇妙(?),有得看我就感動的謝天謝地了真的!!
雖然我也很想寫一篇還你但我一點想法都沒有,我也不敢亂開支票...(望天
嗚嗚我會努力的,如果有機會把之前欠你的小劇場補起來就好了,請不要打我(緊抱
最後還是\小襄襄我愛你灰色系萬歲/
友情第十週年的時候乾脆來盛大慶祝吧啾咪(你不要再亂開支票了(被甩出門

SHua. | URL | 2013-07-27(Sat)01:39 [編輯]


這對沒看前面的我來說,看得有點痛扣??? XDDD
(滿滿的薩是誰XDDD 為何都是女的?? 我還以為 蕓釀洛是男的XD)

然後,這篇我怎麼只有一堆酒友的想法XDDD
(可是沒有酒後見真情啊XD(不要鬧))
小襄是對喝酒有什麼新得了嗎XDDD (被揍)

總之,重點還是住 \襄嫿周歲快樂!!!/
(快把這個鬧事的傢伙拖走)

蕓夜 | URL | 2013-07-27(Sat)02:04 [編輯]


Re: 小嫿

耶!!!!!我變成女神了(heart)
忘記這七個人的工作是正常的啦,我寫到中段之後也忘記把每個人的稱謂都補出來了,只好送妳人設連結:http://sinonwso.blog.fc2.com/blog-entry-51.html#more
其實我寫文也不是老樣子,七年來這頂多第三篇而已吧~~我中間已經lose好幾年了(遠目

無法大家都發酒瘋哦,寫七個人聚在一起我會瘋掉,所以初緣我總是只寫老的那三隻,這篇也是一人抓一個角色出來當代表這樣XD
而且大家一起瘋,就沒有人可以當大魔王或者腹黑,這樣實在太可惜了XDDDD
其實釀一直被我當作這篇的重點,總覺得她的言靈亂爆發會有很精彩的畫面,至於嫿跟蕓的,如果我說我是打到一半硬湊上她們酒癖的,不知道妳會怎樣XDDDD
襄洛會搭是因為是事實呀(咦) 而且根本沒揭露到襄的XDDDD
我個人喝醉就真的是睡啦,而且真的有被人說過「不是說要來善後,怎麼第一個倒?」的這種話

完全沒打算交代錢的事耶,畢竟主題不在這呀,他們也不用像太陽一樣為錢所苦XD
不過還是可以說一下我的想法:薪資來源 = 神殿運作基金,而基金來自於信徒捐獻+(沒打算提到的)政府資助+任務及醫療協助
然後我有乖乖改錯字囉,不過名字錯置的地方就只有看到妳提醒我的那個,其他也就多改了一個錯字,如果妳還有看到的話,再來校我稿囉~~

說真的,妳願意把欠我的小劇場補起來就好了,
事實上,基本妳還會再更新綠初我也夠阿彌陀佛了,尤其是近期饗的戲份根本都要大於緣初了呀(遠目
十週年大慶嗎??!!我完全不敢保證我那時候還有沒有任何平台或頭腦呢(遠遠目

傅。允洛 | URL | 2013-07-28(Sun)00:54 [編輯]


Re: 雅雅

讓我做個極簡的人介好了,
薩尼那斯神殿是七位長老共治:大長老=薩、戰士長老=武(雅)、衛(洛)、祭司長老=祀(嫿)、癒(襄)、神官長老=文(蕓)、祈(釀)
因為我的七人人設是早於緣初的,而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性轉這個梗,所以我的蕓釀洛一直都是女的哦!!!!!
只有洛的外型被我寫得比較中性,其他都是正港的女性,薩的性格、長相我則是一直略過不提。

其實我忘記我當初為什麼會想要寫她們喝酒了耶,
可能是因為我當時看神放,剛好在揭露他們每個人的酒癖吧
就覺得她們既然都放假了,應該也要有一些迥異於她們平常性格的行為吧XDDDDD
然後我個人是戒酒很久了啦XD 人生醉&吐過一回也就夠了,所以大三那年偶爾會喝一下,大四之後就禁絕了,所以請不要懷疑我是酒鬼啊哈哈哈哈

傅。允洛 | URL | 2013-07-28(Sun)01:01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