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落_€

殘花、澐夕、飛星、細雨、珠淚,殞落的都是 傷心

【連載】Glory。榮耀印記 .集三

  【類型】:自創

  【背景】:薩尼那斯神殿

  【時代】:架空


------

  「薩,你給我說清楚。」久未踏入神殿的癒長老,在民眾與殿員面前還維持住一貫的冷靜形象,一進入長老結界後才喊出來。

  「好久不見了,回來觀光呀?」襄一回到神殿,薩便移動到房間門口慵懶地等她過來。

  「我在跟你說正事。」看她的態度,襄的怒火就越盛。

  「我就說只有這種事能把妳激回來。」看她的樣子,薩就開心,為了這個『愛逃家』的長老,他可是傷透腦筋。

  「所以你是故意派薰去的?」可是不可能不經過自己的同意呀,「嫿也參了一腳,對吧?」
嫿,也就是祀長老,與襄共同統領祭司。

  遠木薰雖然是襄的徒弟,但也必須聽從祀的命令。「沒辦法,現在只有嫿掌管祭司了。」

  祀一直是他們之中最溫和的人,凡事講求以和為貴,就算要自己擔下所有責任也無所謂,所以,「一定是你指使嫿的吧!」

  「是呀!」他大方承認,「不然妳還想保護遠木薰到什麼時候?」

  「我……」她一時語塞,然後坦誠,「我不是因為這樣才搬到森林的。」

  「是不只吧!」薩笑了,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也和緩了些。

  「你們不要吵架啦!」直到現在才有空隙插話的祀擔心地說,她真的有極力勸過薩了,雖然自己最後反被他說服……「襄妳不要生氣嘛,神殿裡專司治療的三級祭司不多,妳又不常待在神殿,實在不能再撥出人手去完成這項任務,而二級祭司裡,又是遠木薰最值得信賴,所以……」

  這些她都知道呀,只是……「至少也先告訴我一聲嘛!」襄小聲嘟囔。

  祀看了看薩,還是決定把自己曾經提醒過卻被薩駁回的話吞回來,「我已經跟遠木薰提點過第一次去神殿外出任務應該注意的事項。」

  襄收遠木薰為徒弟這六年來,只讓她在神殿內進行治療,而未執行過隨隊任務。使她空擁有一身治癒能力,卻沒有真正的『實戰』經歷。

  這對她、對神殿,都是一種損失。

  「有妳在,我就放心了。」襄邊說邊記恨地瞄向薩。

  祀再次催眠自己眼不見為淨,「遠木薰馬上就要出發了,妳要去送行嗎?」

  「不用了,」她還是不喜歡這種場合,尤其是在這種狀況下……「就拜託妳了,嫿。」

  說完襄便轉過身離開,在走出結界前,她不忘回頭提醒薩,「既然薰這段時間不在,那我就不處理任何公文囉,拜拜。」不反將一軍,實在不是她的作風。

  「我就知道會這樣……」雖然這樣整她很有趣,但還是得承擔後果。

  「我就勸過你了嘛。」祀笑著,小小聲地說。



  收拾完自己所需的行李後,遠木薰邊想著還缺漏什麼邊往儲藏室而去。

  這是她第一次出殿外任務,沒有經驗可以依據。

  個人物品忘了帶就算了,如果缺了補給品而影響到應佐玿就不好了。

  為此,祀特別叮嚀她在離開神殿前要來儲藏室一趟。

  一踏進她便發現一道坐在窗台上的身影,應佐玿,她未來幾天的同伴。

  他墨藍色的髮絲順著風飄揚,一雙深藍色的眼眸此刻正望著窗外的樹影。全副武裝後的銀白色戰甲幾乎掩住了之下的藍色貼身衣袍。

  他一身的藍。

  藍也的確非常適合他,就像一片海洋,沉穩靜謐,但在他握上腰間配掛的利劍後,即波濤洶湧。

  遠木薰總覺得自己該走向他,或者打聲招呼、或者介紹自己的能力專長、或者討論任務的執行模式,但她只是看了左邊一眼,來到右方的櫃前。

  在她停下腳步後,應佐玿回過頭看了她一眼,又轉回窗外。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祀踏入儲藏室後說道,「剛癒回來,耽擱了一些時間。」

  應佐玿跳了下來,移步至祀的面前,想等她進入主題,遠木薰又岔開,「師父回來了?」

  祀點了點頭,「罵了罵我跟薩就回去了。」

  師父一定是為了自己才回到神殿吧!「祀長老,對不起。」她昨晚才得知這項任務,在祀長老做了人員調度相關的解釋下,她無法拒絕也來不及告知師父。

  「要怪也是怪薩!」祀拍了拍遠木薰的肩,「東西都收好了吧?」

  見她點了點頭,祀長老示意兩人走到較深處的一個櫃前,她抬手劃過,被鎖住的櫃子便往兩邊敞開。

  「這個戴著。」遠木薰接過她遞來的戒指,上面似乎隱約畫著一個小小的符陣,「我聽癒說妳可以不用陣形就可以使用精簡版的防護罩?」

  「是。」

  擅長祭祀的祭司們除了主持大型祭典、建立神殿與薩尼那斯神之間的溝通之外,也能藉用『陣形』使出各種類型的結界。

  通常實際畫出陣形能夠讓結界的威力更佳,但高階祭司們還是能夠不靠陣形就使出結界的能力。

  而遠木薰雖是擅長治療的祭司,但在襄的教導下,她結界的功力也不馬虎。

  「這個戒指能夠放大妳結界的力量。」邊解釋,祀邊尋找下一項工具,「還有這個,這是水魔法石。」

  雖然魔法是瓦越族民的特有能力,但精煉師還是能夠將屬性煉作石頭,讓不擁有該屬性的人能夠透過石頭增加自己的攻擊或防禦力,多數的屬性石都相當罕見,尤其是魔法石。

  魔法屬性石相當珍貴,但要與瓦越族進行交涉,還是必須帶著防身,「謝謝祀長老。」

  「火魔法石給你,這可以增加你的攻擊力。」接著,祀遞給了應佐玿。

  「謝謝。」這是應佐玿第一次看到魔法石,他將火石放在劍柄上的凹槽,與他的武器最能相益得彰的位置。

  「我能幫你們的就只有這些,」祀長老關上櫃子,「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他們兩人向祀點了頭,轉身,開始這場任務。





【文末雜念】前面幾篇連載文都忘了寫這一行XP 經過這篇舖陳之後,第一道主線也就要開始囉!總覺得好像花了太多篇幅去說明背景了,感謝大家有精神看得下去 :) 然後說明一下男主角的姓名讀音應(一ㄥˋ)佐玿(ㄕㄠˊ)這一篇取名走怪音&怪字路線,拜託不要問我他們到底姓什麼(掩面)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